後漢大將史弘肇:因為性格關係而導致身死的名將 | 時光網

 

A-A+

後漢大將史弘肇:因為性格關係而導致身死的名將

2017年10月21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9 次

  史弘肇(?-950年),字化元,鄭州榮澤(今河南鄭州西北)人,五代時期後漢名將

  後梁末入禁軍,後晉時為小校,歸劉知遠(後漢高祖),為武節指揮,領雷州刺史。治軍有法,行兵所至,秋毫無犯。代州王暉不臣,弘肇征之,一鼓而拔,授忠武軍節度使、後漢乾佑元年 (948),遷侍衛親軍馬步軍都指揮使,領歸德軍節度使,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高祖臨終,與蘇逢吉、楊鄰同受顧命。隱帝劉承佑嗣位,加封弘肇檢校太師、兼侍中,後拜中書令。時河中、永興、鳳翔連橫謀叛,社會秩序大亂,弘肇都轄禁軍,殺戮過濫;與同僚相處,出言不遜;加上隱帝漸近小人,與後贊、李業等嬉遊無度,太后族頗行干托,弘肇稍裁抑之,以致樹敵過多。乾佑三年 (950),隱帝與李業等謀殺弘肇於廣政殿,並夷其族。周太祖郭威踐位,追封弘肇為鄭王,以禮葬之。

  嶄露頭角

  父親史潘,農民出身。在小時候,史弘肇就和父親不同,不喜歡下地幹活,只知道整天遊來蕩去,耍弄拳棒,據說他能日行二百里,趕得上奔馬。由於只知練武不肯務農,被鄉親們視為不務正業,但史弘肇喜歡這些,也不管別人怎麼說了。在後梁末年,朝廷下詔,命令每七戶人家出一個人當兵,史弘肇就此參加了後梁的軍隊,由於他基礎較好,武藝超群,被選入了禁軍。後來又在石敬瑭的手下做了貼身的侍衛,等石敬瑭稱帝時,將他提拔為親兵的一名低級軍官。在劉知遠被調到太原駐守時,又將他要到自己的手下,把他提升都將,並兼任雷州刺史。到這時,史弘肇總算出人頭地,有了一些地位。

  此後,史弘肇為劉知遠的帝業立下了不少功勞,在劉知遠剛剛稱帝時,代州(今山西代縣)的王暉反叛,投降了契丹,史弘肇奉命征討,一鼓作氣拿下代州,不久被授任許州節度使,還當上了侍衛步軍都指揮使這樣的親軍要職。當時駐守上黨(今山西長治)的王守恩請求歸降後漢,契丹命令大將耿崇美領兵越過太行山,想直取上黨,劉知遠讓史弘肇前去迎敵,支援王守恩,還沒等交戰,史弘肇剛到潞州時契丹兵就退走了,史弘肇又一路進兵攻擊契丹曾迫降的地區,澤州、河陽等地的將領也紛紛獻城投降。所以,劉知遠從河東進兵洛陽之所以非常順利,都是因為史弘肇作為先鋒作戰得力,屢立戰功,佔領了通往洛陽的一些咽喉要道。

  治軍有道

  史弘肇雖然自己少言寡語,但治軍相當嚴厲,凡是他手下的將士,不管是誰,只要違犯軍紀,絕不寬恕姑息。他的手下有一個指揮使,由於不肯聽從史弘肇的調遣,被史弘肇當場亂棍打,將士們見狀都嚇得腿直發抖,有了嚴明的軍紀,史弘肇領兵一直順利地打到了洛陽和開封。在進兵洛陽的時候,他的軍隊做到了秋毫無犯,因為他的軍隊紀律最嚴明,所以戰鬥力在後漢軍中也是最強的。有了史弘肇的這支勇猛善戰的部隊,劉知遠非常順利地佔領了中原大部地區,最後佔領了後晉的首都開封。

  托孤稱臣

  在劉知遠彌留之際,把兒子托付給了他和楊分、王章、蘇逢吉、郭威等大臣。史弘肇很認真地擔當起了輔佐幼主的責任,在河中、鳳翔、永興三地將領反叛時,後漢派兵前去征討,但京城裡的人卻驚慌不已,流言也開始在民間和朝廷內外傳播開來,京城秩序急需治理。史弘肇掌管禁軍,負責京師的治安,他嚴厲地制裁那些散佈流言的不法之徒,有的時候在大街上抓到後把這些人就地正法。那些想趁機作亂的無賴們嚇得不敢出來,就連路上別人丟的東西也沒有人敢隨便去拾。

  殺戮過濫

  史弘肇輔政後的強硬手段又產生了一些弊端,因為處理極其嚴酷,只要有一點過錯也被處,根本不問罪的輕重,使被冤枉的人家也不敢申訴,唯恐再遭不幸。有些下級軍官,開始用恐嚇手段敲詐百姓,獲取不義之財。有人抬頭看在白天出現的太白金星,被認為私自觀看天象,有反叛之心,於是被腰斬處死。有個百姓喝多了酒,和一個士兵發生口角,就誣陷他惡語傷人,也處死,並暴屍街頭。  史弘肇的嚴酷做法雖然使京城的治安得到了很好的治理,但其不利的後果也是很嚴重的,這和他的性格有很大的關係,凶狠殘暴的性格在戰爭的環境裡不但顯不出缺陷,反而能嚴肅軍紀對作戰有利,但到了和平的環境裡,治理國家的時候,就不能再像戰爭年代那樣做了,而史弘肇恰恰沒有弄清這點區別,在和其他大臣和將領的交往中仍然是過去的那種做法,特別是對於文臣,不但鄙視,而且矛盾很深,對於皇帝也是如此,結果最後死時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像他濫殺冤殺其他百姓時百姓不知道為什麼一樣。

  在這次京城類似戒嚴的嚴酷治理中,一些殘酷的刑罰被廣泛使用,如斷舌、抽筋、折足等等。史弘肇還京城親自審問,手下人認為有罪的就抓來,史弘肇一聽屬下簡單回報的情況,也不再重新審問,就伸出三個手指頭,屬下馬上就明白了,拖出去就處死了。

  史弘肇只知道嚴厲治理,但不知道也不會明辨是非,致使一些大臣如先前的宰相李菘被蘇逢吉冤殺,他不但沒有制止,反而在李菘被殺後將他的小女兒收做自己的奴婢。還有一個幽州人,名叫和福殷,用十四萬緡錢買了一個玉枕,然後派家童和商人李進賣到淮南,再換成茶葉回來。家童貪財,將價值數十萬的財物藏了起來。和福殷訓斥家童,讓他償還,家童不肯,和福殷就用棍子打他。這個家童就去向史弘肇誣告和福殷,說契丹原來進入開封時,趙延壽曾經讓和福殷帶著玉枕秘密地給了淮南之主,想聯合淮南勢力夾攻後漢。史弘肇不問青紅皂白,馬上派殘酷而又善於用刑折磨人的解暉去審問,結果和福殷在酷刑之下被破招認,許多家族的人也被連累處死。然後,他的妻子女兒被史弘肇的手下人分別霸佔,財物也被沒收。

  重武輕文

  史弘肇不喜歡和文人來往,經常說:「這些文人讓我無法忍受,他們總是輕視我們這些武將,說我們是小卒子,真是可恨!真是可恨!」 對文臣史弘肇不願意交往,所以只能和武將們來往,他對武將出身的郭威極力拉攏,凡事都盡量和郭威他們站在一起,但主政大臣中的蘇逢吉由於是文臣,史弘肇就和他過不去。  有一次,郭威領兵出征到北方,史弘肇固執地要讓郭威帶走樞密使的官銜,蘇逢吉不同意,他為郭威辯解說:「領樞密之職可以便宜行事,能使將士們服從命令。」在皇帝面前,史弘肇也站在郭威一邊,直到皇帝同意的他的意見。

  第二天,大臣竇貞固出面設宴為郭威餞行,文武大臣們都來了,史弘肇沉著臉舉杯對郭威說:「昨天朝廷議事,都是為公,請將軍同飲一杯酒。」楊分和蘇逢吉也舉起酒杯說:「這都是為了國家大事,何必往心裡去!」大家都一飲而盡。史弘肇覺得窩火,又大聲說:「安朝廷,定禍亂,有長槍大劍就足夠了,至於什麼毛錐子(指毛筆,因為筆尖像錐子,所以,俗稱為毛錐子),又有什麼用!」在場的掌管財政的三司使王章聽了很不高興,就反駁說:「光有長槍大劍,沒有毛錐子,那軍隊的物資給養從何而出呢?」史弘肇一個武將不會說話,而王章也是多心了,本來王章也是很輕視文臣的,沒有想到史弘肇這麼說,禁不住也回了幾句。史弘肇聽了無話可說,不久宴席就結束了。

  沒有多久,王章在他的府第也設宴招待大臣們,許多人都去了。在這次宴席之上,史弘肇和蘇逢吉的矛盾開始公開化。在酒席上,大家都喝得差不多了,為了活躍一下氣氛,就行起酒令來,史弘肇不太擅長,而內客省使閻晉卿坐在他的旁邊,幾次教他,蘇逢吉藉機說起了風涼話,逗史弘肇說:「旁邊有姓閻的人,就不必怕罰幾杯酒了。」這一句將史弘肇惹惱了,因為他的妻子正好也姓閻,而且原來是個酒妓,史弘肇以為蘇逢吉是在諷刺他,於是大怒,用髒話罵蘇逢吉。蘇逢吉沒有想到會惹下史弘肇,但他也沒有示弱,史弘肇更惱火了,揮拳就要打蘇逢吉,蘇逢吉趕忙跑出去,騎上馬溜了。史弘肇跳起來找劍,要出去追蘇逢吉。楊分拉住他說:「蘇公是宰相,您如果殺了他,那皇帝的尊嚴又置於何地,公三思為上。」說完,眼淚掉了下來。史弘肇沒有說話,打馬而去,楊分擔心再出什麼意外,連忙也緊跟著他,一直送到他的家們前才回去。史弘肇雖然沒有殺蘇逢吉,但將相之間的矛盾激化,關係形同水火。後漢皇帝為化解他們的矛盾,讓大臣王峻在公子亭設酒宴調解,竟也沒能說服他倆。

  他們之間的矛盾,使皇帝和在皇帝身邊的一些人有了可乘之機。主要是李業,即皇帝的舅舅,他在皇帝的面前經常說一些大臣,特別是史弘肇這樣專橫不給皇帝留情面的大臣的壞話。史弘肇也沒有那麼多的心計,不但不知道協調各方面的關係,自己反而貪污斂財。他曾經遙領睢陽節度使,派他的親信楊乙去代替他管理政務,楊乙也很貪財,性格殘暴,仗勢欺壓當地官吏和百姓。大小的官員都要向他進獻財物,每月楊乙給史弘肇的錢就高達萬緡。境內的軍民百姓視楊乙為仇敵一般。

  史弘肇做事有時雖然很對,但做法卻讓人覺得粗暴蠻橫,對於一般無所謂,但對皇帝也是如此,這就給一些人提供了攻擊他的好機會。後漢隱帝在平定關西的叛亂之後,以為國家太平了,於是對母親家族的親屬們大加重用,史弘肇非常反感,太后有故人請求補任軍職,史弘肇不但沒有答應,反而將此人斬首了。隱帝喜歡聽歌舞音樂,高興了就賜給教坊使玉帶,給伶官們錦袍,史弘肇則沒收了他們所有賞賜的東西,還給了官府,又斥責他們說:「建兒們為國守衛邊疆,冒酷暑,忍嚴寒,也沒有皇帝的一星半點的賞賜,你們這些人有什麼功勞,敢冒領賞賜!」隱帝對他的這種目無君主的態度自然很惱怒,所有在李業挑撥攻擊史弘肇的時候,自然就容易聽進去了。

  史弘肇只知道和武將交往,信任武將而對所有的文臣有偏見,這也使他吃了大虧,喪了性命,內客省使閻晉卿在知道他將有不測的確切消息後,冒著殺頭的危險急急忙忙去他的家裡告訴他,但史弘肇竟以有他事為借口不見,第二天就喪了命。李業等人因為受史弘肇的壓制,做不了高官,就在隱帝面前尋機挑撥,而隱帝剛剛成人,也想自己主政,擺脫史弘肇這樣的大臣的控制,李業就投其所好,說史弘肇這種人如果聽任他們專權,時間長了就會不把皇帝放在眼裡,說不定什麼時候心生異志,就會加害皇帝了。這使隱帝異常恐慌,對舅舅李業的話深信不疑。有一天的晚上,隱帝聽到皇宮下屬的作坊裡有鍛造鐵器的聲音,就懷疑外面有軍隊來了,以致整夜沒有睡好覺。從此隱帝主動和舅舅在宮中秘密謀劃如果誅殺史弘肇等人。商議好了之後,又偷偷地去告訴太后,李太后說:「此事怎麼能這麼草率呢!要和其他的宰相商量一下。」李業在一旁說:「先帝說過,朝廷的大事,不要和那些書生們商量。」太后還想勸阻,隱帝不高興地說:「國家大事,閨門裡的婦人知道什麼!」說完甩袖子就走了。

  不久,在史弘肇和楊分、王章奉命上朝時,在宮殿外邊的走廊下被幾十名武士殺死了。

  史弘肇是後漢的開國功臣之一,他治軍有方,紀律嚴明,但在和平環境裡卻不能稍微改變一下處事方略,以致做事得罪了一些人,尤其是皇帝,還有對於文臣的無原則的偏見,也使他更加孤立,在大難臨頭的時候,把閻晉卿一番苦心和好意拒之門外,這等於將自己的性命也送到了他人的手中。至於李業也沒有落個好下場,在史弘肇被殺時,郭威的親人也被殺了很多,等郭威領兵回來報仇時,李業只好出逃,連他的親兄弟也不敢收留他,在逃亡他處的路上被盜賊殺死了。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