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點評李世民偷看國史:何必與天下人辯是非 | 時光網

 

A-A+

乾隆點評李世民偷看國史:何必與天下人辯是非

2017年12月25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導讀:《御批歷代通鑒輯覽》,是乾隆親自抓的一項文化重點工程。全書共有一百二十卷,記事上自伏羲氏,下至明亡,是中國古代史籍中記事時間最長的一部史書。因為親自抓,於是抓得細,據說,書每成一卷都要抄好進呈御覽,乾隆極負責任,沙裡披金,留下了一千九百多條批注,十五萬字之多,內容涉及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各方面。

  乾隆江山坐得好坐得穩坐得久,讀書當然也讀得大膽別出蹊徑。在他眼裡,堯帝最有水平,因而是所有皇帝的學習典型。他欣賞堯帝什麼呢?置諫鼓,立謗木,虛心納諫,讓提意見的人當面擊鼓,還可以在意見簿上留下真姓大名。一個人、一個政府,無論做什麼,聽取意見大概是最主要的。

  乾隆看皇帝:對李世民趙匡胤也是要批評的

  乾隆讀書廣泛,但也有重點。他的重點自然是那些和他擔當一樣角色的皇帝們。他是以欣賞的角度看李世民的。他對唐太宗有如下的評價:一是唐高祖李淵沒水平,如果他將李世民選為太子的話,就不會有玄武門事件。要是李建成繼位,那麼,乾隆斷定,唐也脫不了隋的命運,絕對短命,所以責任還在唐高祖;二是李世民儘管目的正確,但達到目的的手段卻有違做皇帝的職業道德,要是人人都像他這樣(後來明成祖確實學樣),那整個社會豈不是亂套了?

  因此,他對唐太宗也就比較挑剔。我們僅舉李世民想看起居注的故事,看看乾隆的反應。貞觀年間的一天,李世民對褚遂良說:你負責記錄我的言行,你都寫了些什麼啊,我能看看嗎?褚答:這個恐怕不行吧,我們史官有規矩的,好的壞的都要記下來,這樣和您說吧,這也是一種監督,因為要傳下去給後人看的。李世民明知故問:我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你也要記下來嗎?褚答:這個當然,這是我的職責所在!這時,邊上的黃門侍郎劉洎插嘴:即便褚遂良不記下來,天下的人也都記著它呢。自然,李世民不死心。有一天,他又對監修國史的房玄齡說:我想看一下國史,瞭解我以前做過的不妥當的事,作為今後的教訓,你拿來給我看一下。房真的很為難,皇帝想看一下國史,有錯嗎?可是,李世民明明是想打擦邊球嘛。怎麼辦呢?李世民的這個心事,估計整個唐朝的幹部群眾都知道了。這時,諫議大夫朱子奢開始行使他的本職權力了:您好不好其實自己應該知道,您看一下起居注也不會造成什麼損失。但是,您想過沒有,如果把這個規矩傳給了後代的子孫們,有的人就會掩蓋自己的錯誤和短處,那時,就會有史官被誅殺,那麼,哪個人還敢直言呢?千百年後,這些記載還怎麼能說得上是真實可信呢?也許是有心結,李世民在這件事情上很固執,一定要看,非看不可!房玄齡他們絞盡腦汁,真要看,他們不執行,都要死,那麼,就讓他看吧,但是,全本絕對不能給他看的。於是,李世民看到的國史是刪節後的。

  乾隆對此的評論,倒也沒有長篇大論,大意是說,我們做皇帝的,有意想不到的讚美,也會有求全責備的譭謗。作為人君,只要用心去做事就行了,怎麼可以每天喋喋不休地和天下人辯論是非呢?對於和李世民同樣類型的皇帝,乾隆基本上是同一個態度。趙匡胤陳橋兵變,對這種黃袍加身取得天下的手段,乾隆極不贊同,對杯酒釋兵權,又多為讚賞,但他是從英明決斷、勇敢有為這個角度來分析的,並不像有人評論說宋太祖耍的是彫蟲小技。乾隆這樣辯證分析:就取得政權的方式看,是下三濫;就治理政權的手段看,是大智大謀。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