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周名臣王峻:後周太祖郭威最頭疼的五代魏征 | 時光網

 

A-A+

後周名臣王峻:後周太祖郭威最頭疼的五代魏征

2017年12月26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19 次

  王峻(902年-953年),字秀峰,相州人。父王豐,官樂營使。 王峻善歌唱,鎮州節度使張筠很欣賞他的才能,後歸趙巖。趙巖被殺,王峻投靠後唐三司使張延朗。不久,張延朗被殺,王峻歸劉知遠。劉知遠稱帝后,拜王峻為客將。官兵馬都監。948年,河中節度使李守貞等反叛,被樞密使郭威與王峻的大軍擊敗,王峻以功升至宣徽北院使。後周建國後,封王峻為樞密使,兼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王峻日益驕縱,要求兼任青州節度使,又要求罷免宰相李谷、范質。郭威想把柴榮調到京師時,王峻等群起反對。953年,王峻被貶商州,不久以腹疾卒於商州。

  由於從小受父親的影響,王峻的音樂天賦很高,既聰明又善於唱歌,嗓音也非常好聽。後梁大臣張筠在做鎮州節度使時,很欣賞他的才能,將他留在身邊。一次,權臣趙巖到張筠的家裡去,張筠設宴招待,酒席間又讓王峻出來唱歌助興,見趙巖喜歡,張筠就將他送給了趙巖。後梁滅後,趙巖也被殺,王峻又寄宿於別人家,不久他又投靠了後唐的三司使張延朗,張延朗是掌管財政的大臣,但對於王峻卻一點也不看重。等後唐亡了,由於張延朗也被殺,王峻和張延朗的財產一樣歸劉知遠所有了。沒想到因禍得福,王峻從此柳暗花明,命運一下子有了個大轉折。

  開始,王峻在劉知遠手下做了一名小軍官,但畢竟有了前途,所以王峻做事非常賣力,深得劉知遠的喜愛,把他當做心腹提拔。等劉知遠做了皇帝,王峻也隨著升了官,又從內客省使升任宣徽北院使,專管傳達皇帝的詔命,權力很大。

  後漢隱帝繼位後,逐漸地不喜歡被大臣們挾制,後和舅舅李業一起殺掉了幾個顧命大臣,當時王峻沒有在京城,在駐守鄴都的郭威軍中做監軍,他們倆的家屬因為都在京城,被隱帝全部殺害,隱帝又命人出京去殺他和郭威等人。

  同樣的遭遇使王峻和郭威走到了一起,王峻便和郭威一起謀劃了兵變,殺回首都,打進了開封。王峻奉皇太后之命任樞密使,和郭威一起主持政局。後來郭威領兵出京,再一次發動兵變,稱帝建立後周,而王峻在京城則配合郭威,派出郭崇和馬鐸兩員大將分別開赴宋州和許州,以防意外,使郭威領兵順利地到達京城控制局勢。

  王峻對後周的建國立下了頭功,郭威封他為樞密使,兼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即宰相。成為後周首屈一指的重臣。王峻輔佐郭威,辦事非常認真,任勞任怨,京城日夜加班,在新舊交替的時期為後周政權的穩定又立下了新的功勳。

  身為後周重臣的王峻開始驕橫起來,竟連郭威也不尊重了。他本來就性情急躁,做事草率,以天下為己任,不管什麼事都要按照他的意思辦,否則就不高興。郭威儘管是君主,但在王峻的面前卻經常遷就他。王峻不知好歹,仍然是隨心所欲地做事,如果郭威順著他,他就高興地走了,如果不答應,他立刻怒容滿面,嘴裡不乾不淨的粗話就出來了。王峻論年齡比郭威大兩歲,郭威也很敬重他,經常以兄相稱,或者只稱呼他的字。稱呼一個人的字,標明兩個人的關係很好,比如,毛澤東字潤之,能這樣稱呼他的人一般都是關係很好的。郭威這樣對待王峻是表示不忘當初的交情,但王峻卻得寸進尺,更加肆無忌憚,這讓郭威難以忍受。但郭威還是一直忍著,沒有發作。

  郭威剛剛稱帝,劉知遠的弟弟劉崇也稱帝建立北漢,然後就像石敬瑭一樣請契丹出兵聯合進攻後周,圍攻晉州(今山西臨汾),王峻奉命出征,郭威對他還是非常信任,讓他督率各路軍馬,還授他便宜行事之權。軍需盡量滿足,將吏任他挑選。臨行時又超越常規地賞賜給他很多東西,後還親自設宴餞行,另賜他御馬和玉帶,握手而別。

  王峻領兵到達陝州(今河南三門峽市),就將軍隊停了下來。京城得到消息,郭威坐不住了,急忙派人火速催他進兵,解晉州之圍,否則他就要親征了。王峻對使者說:"你回去轉告陛下,就說晉州城牆堅固,不容易攻下,劉崇兵勢正強,不能和他硬拚。我之所以駐兵不進,是要等他士氣衰落時再攻擊,並非畏怯懼敵。陛下剛繼位,也不宜輕舉妄動。現在朝中聽命的將領只有李谷和范質幾個人,陛下如果親征一出,那慕容彥超便會乘虛攻進開封,到時候大事去矣。"王峻在當時就能看出慕容彥超反叛跡象,確實謀略過人。使者回去告訴了郭威,郭威猛醒,自己揪著自己的耳朵說:"差一點壞我大事。"

  王峻等了一段時間,覺得時機成熟,就突發奇兵猛撲進攻晉州的北漢軍隊。攻城久而不下,北漢軍隊早已疲憊不堪了,士氣也很低落,一聽說王峻的部隊來了。沒等交戰,就先嚇跑了。開進晉州後,眾將都要求乘勝追擊殲敵,但王峻這時卻遲疑起來,不敢發兵,等第二天他才命令追擊,軍機早以錯過。如果當時急追,全殲的可能都有,王峻覺得沒有什麼戰績,就修了修平陽舊城,然後班師回來。

  不管怎樣,王峻退敵解了晉州之圍畢竟立下一功。不久慕容彥超真的在兗州反叛,郭威先派曹英和向訓去鎮壓。王峻則想自己領兵去討伐,幾次對郭威說:"慕容是巨賊,曹英不好戰勝他。"郭威沒有說什麼,沒多久郭威就御駕親征了。王峻也隨同出征,他率領的部隊率先在南城攻入,又為破慕容彥超立下大功。

  功勞很大,但王峻卻不懂得功成身退的道理,也不知道不能居功自傲。而且他又有嫉妒的缺點,在郭威任命他以前的功臣要職時,王峻非常忌恨,就想出了一個下策,即用辭職的辦法來試探郭威的用意,他以為郭威要剝奪他的權力了。

  他先想在外的將領們發出書信,讓他們保舉自己,然後就向郭威提出退職。王峻躲在家裡不出,公務也不管了。不久各地將領們的奏折也紛紛送到郭威的手上,大臣們和郭威一樣驚訝,沒想到王峻會這麼做。郭威一面派人去勸說,一面又嚴厲地說自己要親自去他府上請他,王峻趕忙騎馬去間郭威,郭威好言安慰了他一番。王峻總算一顆心落了地。

  但王峻沒有一點收斂,反而覺得郭威離不開他,因而更加狂妄了,對郭威也不留一點情面。自己做不好的事還要說別人。他在樞密院建了一座很大的公署,裝飾得極其華麗,落成時還請郭威來看,郭威沒說什麼,又賞賜了他不少東西。不久,郭威在內園也建了一個小殿,王峻見了,很嚴肅地奏道:"宮室已經很多了,建這個有何用?"郭威不緊不慢地說:"樞密院的房子也不少了,你為什麼還要造那個公署呢?"王峻慚愧地閉上了嘴,灰溜溜地走了。

  王峻居功自傲,以為備受君主寵信,竟想請郭威為自己封榮譽性高官,立碑褒揚。有人就勸他說:"原來趙巖要立碑是因為他靠讒媚侍君,得到了高官,後來敗壞了後梁,到今天人們談起來還無不切齒痛恨,假如像你想的那樣去做,必招致非議。"王峻只好做罷。

  此事不成,王峻又要做別的事,他極力擴大自己的權勢,孤立郭威。他要兼任青州節度使,郭威只好答應。他又藉機借國庫綾絹萬匹,郭威又給了他。他和郭威的養子柴榮關係不好,畏忌柴榮的聰明果斷,嫉妒柴榮的威望。郭威因為兒子們都被隱帝殺死,只有這個養子,但每當郭威讓柴榮進京時,王峻都橫加阻攔,即使進了京城,也不讓柴榮過夜。

  王峻的度量很小,一點小恩怨也耿耿於懷。有一年,戶部侍郎趙上交負責當年的科舉考試。趙上交曾去找王峻議事,王峻就請他照顧一個人,趙上交沒有給他辦,結果那人名落孫山,王峻於是就懷恨在心。等趙上交領新進士們來的時候,王峻竟高聲喝道:"今年選士不公,必須複試。"大家都來勸阻,王峻更加惱怒,大聲斥責趙上交,聲音傳出很遠。不久,他竟找茬罷免了趙上交,要將他貶為商州(今陝西商州)司馬,由於眾人反對,說處罰太重,沒等王峻再處理趙上交,他自己卻被貶為了商州司馬。

  王峻的跋扈到了最後,到將自己搭進去了。郭威喜歡用文臣做宰相治理國家,而且對他們也很滿意,但王峻卻看不慣,認為他們不巴結自己就是和自己做對,而且他選中的官吏人選被刷下去三十多個,更讓他不滿。他為了讓自己喜歡的人當上宰相,擴充勢力,就要郭威撤掉這些文臣,而且要郭威當場恩准。郭威很不高興,推辭說:"宰輔之臣的進退,怎麼能這麼倉促呢?應該慢慢商量再做決定。"王峻不依不饒,快到中午了還糾纏不走,嘴裡的髒話也出來了。郭威只好說等過完節日再商議,因為過節時不便於找大臣們議事,王峻這才回去。

  郭威這次實在忍不下去了,等再次臨朝時,他便將王峻拘押起來,郭威流著眼淚對馮道等大臣們說:"王峻欺凌朕也太過分了,也太無禮,他是要除盡朕的左右僚臣,去掉朕的羽翼。朕的兒子在外,他總是阻撓不讓進京,暫時來一次他也怨恨不已,哪有既總樞機,又兼宰相。強要重鎮做節度使,不久也給他了,隨他意願,但他還不滿足,如此目無君主的人,你們說誰能忍受!"

  王峻雖然功高蓋世,但卻居功自傲,排斥異己,連皇帝也不放在眼裡,終於咎由自取,落得個貶官的下場,而且是他要貶趙上交去做的商州司馬,趙上交沒有去,他卻自己去了。郭威還算照顧他,讓他的妻子去探望,不久,王峻就死在了商州。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