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亞樵刺殺宋子文疑云:為何刺宋又為何最終失手? | 時光網

 

A-A+

王亞樵刺殺宋子文疑云:為何刺宋又為何最終失手?

2017年12月29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4 次

  1931年7月23日,上海火車站發生了一起激烈的槍戰,殺手是著名的暗殺大王王亞樵,刺殺對象是當時國民政府財政部長宋子文。在槍林彈雨中,宋子文奇跡般地毫髮無損,而他的秘書唐腴臚卻死於非命。王亞樵與宋子文有何過節?為什麼一定要致宋於死命呢?

  王亞樵,字九光,1887年生於安徽合肥。其父王蔭堂一身兼二職,經營一家棺材鋪,專掙死人的錢。同時也開著一爿藥鋪,幹著懸壺濟世、救人性命的營生。王亞樵受家庭的影響,從小對殺惡人和救窮人有一種偏好,青年時代便養成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氣,靠著五十把利斧起家,在刀光血影中名聲越來越大,成為上世紀30年代著名的斧頭幫老大和暗殺大王,是一位令蔣介石和戴笠心驚膽戰的危險人物。

  暗殺宋子文的原因還要從蔣介石的南京國民政府與汪精衛的廣州國民政府的矛盾說起。

  1931年2月,蔣介石軟禁了西南派領袖胡漢民。5月27日,反蔣派在廣州召開了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和監察委員會非常會議,議決在廣州成立國民政府,推舉汪精衛、唐紹儀、陳濟棠、李宗仁、孫科等十七人為國民政府委員,汪精衛、鄧澤如、鄒魯、孫科、李文范等五人為常務委員,輪流擔任國務會議主席。同時成立廣東軍事委員會,將粵桂兩省軍隊分組為國民革命軍第一、第四兩集團軍,陳兵湘境,叫嚷要發兵討伐蔣介石。與此同時,胡漢民的親家林煥庭帶著二十萬大洋到上海,找到上海灘斧頭黨的龍頭老大王亞樵,將現金支票往王亞樵面前一拍,請其殺一個「仇家」。

  王亞樵問:「不知先生的仇人是誰?」林煥庭用手指蘸著茶水寫了一個「蔣」字,王亞樵微微一笑:「原來是『草頭王』,我正看他不順眼呢。」

  常言道:拿人錢財,給人消災。王亞樵當即成立了行動小組。把暗殺「草頭王」的任務交給華克之與鄭抱真。

  6月4日,「斧頭黨」在南京的聯絡處得到蔣介石赴廬山的情報。機不可失,華克之帶著助手成誠等人喬裝成遊客,直奔廬山,他們秘密偵察了蔣介石的行蹤和警衛情況。

  王亞樵絞盡腦汁,想了一個密運武器之策。他買來十多隻金華火腿,用刀劃開,將中間挖空,把數只手槍拆散,用油紙將零件及子彈包好,分別放進火腿之中,再用針線將火腿縫好,塗上一層鹽。然後,令其妹妹王亞瑛和其表弟媳劉小蓮化裝成闊太太的模樣,兩個槍手裝扮成隨從,從容地通過上海碼頭嚴密的檢查,登上開往漢口的輪船。當她們到達九江後,雇了兩頂轎子,又大搖大擺地通過了沿途嚴密的盤查,到達牯嶺,將火腿送到華克之等下榻的「廬山新旅社」。

  6月14日上午,天朗氣清,蔣介石坐滑竿出了美廬別墅,外出散心。他的衛隊和外勤警衛人員都像獵犬一樣,瞪大眼睛,四下搜尋。當他們行進到一片蔥翠的竹林時,王亞樵的一名刺客正在附近,見這是一個極好的下手機會,來不及與同伴聯絡,便摘下草帽,取出藏在其中的左輪手槍。正在這時,蔣介石的衛隊長蔣孝先眼明手快,大喊一聲:「危險!」一把將蔣介石從滑竿上拉下。「啪——」隨著一聲清脆的槍聲,子彈貼著蔣介石的光頭飛過。頓時,槍聲大作,蔣介石的衛隊紛紛開槍還擊,將刺客打成了「馬蜂窩」。槍聲一響,華克之等知道事情敗露,帶著人立即撤離廬山。

  廬山刺蔣行動失敗後,王亞樵、華克之等準備再尋機會下手,但由於已經打草驚蛇,蔣介石出入更加戒備森嚴,無從下手。廣東方面認為,倒蔣必先去宋!蔣介石要討伐西南反蔣派,靠的是宋子文的財政支持,殺宋對蔣介石來說是亂其經濟組織,等於釜底抽薪。如果得手,蔣介石必敗無疑,可以不戰而勝。於是,廣東方面再次派人與王亞樵聯絡,將暗殺的目標定在宋子文身上。

  王亞樵暗中佈置人手,調查宋子文的行蹤並秘密買通了在財政部上班的一名職員,瞭解到每逢星期六,宋子文可能回上海的信息。

  7月22日下午,王亞樵突然接到鄭抱真從南京發來的加急電報:「康叔於今晚由南京乘夜車來滬,明晨准到,望迎勿誤。」康叔不是別人,正是王亞樵給宋子文起的代號。

  王亞樵興奮不已,立即進行部署:行動組成員分成三路,組成三道狙擊線,諒宋子文插翅難逃。王亞樵發給行動小組成員每人一把手槍、十粒子彈和一枚煙幕彈,王本人租下北站附近天目路一家旅館三樓臨街的一間客房為聯絡點,親自觀察和坐鎮指揮。

  7月23日晨,就在列車到達上海前的15分鐘,站內突然來了一隊警察,將月台上的閒雜人等統統清除乾淨。原來日本駐華大使重光葵也坐這趟車來上海,上海警察局接到通知,於是佈置警戒。華克之、孫鳳鳴等人無法在月台上動手,急忙向候車室埋伏的第二小組發出動手信號。

  7時整,從南京方向開來的藍鋼快車隆隆駛進北站。當熙熙攘攘的大批旅客陸續湧出車站後,在列車尾部專門為宋子文準備的豪華車廂門打開了,兩名衛士先跳下車來。隨後出現在車門前的是宋子文的機要秘書唐腴臚,他身穿白色亞麻西裝,頭戴白色硬殼太陽帽,左腋下夾著一個黑色的公文包。緊隨他身後的是同樣穿著白色西裝,頭戴白色硬殼太陽帽的宋子文,後下來的又是四名背著盒子槍的衛士。

  當宋子文一行穿過長長的月台,經過車站東大樓,向出站口走去時,預伏在大樓樓柱後面第二狙擊組的劉剛等人突然躍出,四五把槍同時從兩側向他們開火。走在前面的唐腴臚猝不及防,當即中槍。只聽見他「啊」的一聲慘叫,便倒了下來,其左肋、右腹、右臂等多處受傷,白色的西裝滿是鮮血。唐腴臚是上海人,家庭富裕,他的父親唐乃安原籍浙江金華,是個買辦商人。唐腴臚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畢業後曾擔任馮玉祥的秘書、上海英文大陸報主筆、淞滬警備司令錢大鈞的秘書,1930年擔任財政部長宋子文的機要秘書,深得宋子文的信任。1931年5月,唐腴臚與原南京政府行政院院長譚延閩的女兒舉行婚禮,愛巢安在上海。

  槍響之後,宋子文第一個動作是把在灰暗的車站裡十分顯眼的白色硬殼太陽帽甩掉,然後拚命跑進人群,躲到一根柱子後面瑟瑟發抖。宋子文的衛兵也清醒過來,紛紛拔槍還擊,子彈橫飛,火星飛濺,整個車站大廳都瀰漫著刺鼻的硝煙味。華克之的第一小組也趕來參戰,槍聲四起。混亂的旅客喊叫著、擁擠著,拚命向站外逃命,秩序大亂。槍戰持續了大約有數分鐘,警笛聲由遠而近,大隊警察趕來增援。宋子文在衛士和警察的保護下,快步登上候車大廳的三樓,脫離險境。華克之等不敢戀戰,扔出煙幕彈,在白煙的掩護下,全體行動隊員迅速撤離現場。

  唐腴臚當即被送進醫院,動了手術。由於傷勢太重,是日中午11時30分謝世,終年32歲。宋子文為其治喪,而宋母倪桂珍恰在這時病逝,《申報》頭版頭條並列著兩條以宋子文名義刊登的訃告。在唐腴臚治喪人員名單中,有王賡和徐志摩兩人的名字。

  王亞樵誤以為打死了宋子文,正在彈冠相慶之際,忽見報端刊出唐腴臚殞命的消息,才知道誤中副車,遂懊悔不已。王亞樵自嘲說:「我們已經盡了力。古人云:千金之子,不死於盜賊。宋子文福大命大,沒有辦法。」

  1935年11月1日,國民黨召開四屆六中全會,王亞樵再次謀劃了刺殺蔣介石的行動。由華克之、孫鳳鳴等登記了一個晨光通訊社,孫鳳鳴假扮記者混入會場,趁全體代表照相之時,乘機下手刺殺蔣介石。由於蔣介石見會場混亂,臨時決定不去照相,而汪精衛代替蔣介石挨了兩槍,還是誤中副車。盛怒之下的蔣介石令戴笠限期破案,戴笠手下通過王的小老婆,終於查到王亞樵在廣西梧州的線索。1936年12月20日,軍統特務將王亞樵刺殺,這才了卻蔣介石、宋子文的一樁心頭大恨。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