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最後的大將孫傳庭:為何有人說傳庭亡則明亡 | 時光網

 

A-A+

大明最後的大將孫傳庭:為何有人說傳庭亡則明亡

2017年12月30日 風雲人物 暫無評論 閱讀 25 次

  孫傳庭(1593年-1643年),字伯雅,又字百谷,一字白谷,代州鎮武衛(今山西代縣)人。

  生於明神宗萬曆21年,卒於明思宗崇禎16年,年約51歲。

  萬曆四十七年(公元1619年)進士。

  明崇禎十五年(1642)任兵部侍郎,總督陝西。

  次年升為兵部尚書(改稱督師)。

  帶兵鎮壓李自成,在潼關戰死。

  生平簡介

  鎮壓農民起義

  在孫傳庭的一生中。鎮壓農民起義構成了他軍旅生涯的主要內容,其起點始於崇禎八年(1635年)。這一年的秋天,孫傳庭出任驗封郎中,後又越級升為順天府(今北京市)府丞。崇禎九年(1636年)再擢為右僉都御史。此時,以整齊王為首的農民起義軍正雄據商洛(今陝西商州市、洛南縣一帶)之地,嚴重地威脅著明朝在陝西的統治,陝西巡撫甘學闊多次鎮壓失利,陝西士大夫請薦傳庭督秦,傳庭遂於崇禎九年三月巡撫陝西。傳庭到任後,令副將羅尚文率明軍進擊商洛地的起義軍,並誅殺了整齊王。不久,農民起義軍又在關中地區展開鬥爭,孫傳庭在陝西周至的黑水峪之戰中鎮壓了起義軍中勢力最強的高迎祥部,並俘殺了闖王高迎祥。當陝西的起義軍屢遭挫折之際,活動於河南的起義軍馬進忠、劉國能等17部進兵渭南。孫傳庭急忙聯絡河南明軍對起義軍進行圍追堵截。崇禎十年(1637年)初,馬進忠等部再渡西折入陝,進襲商州、洛南、藍田等地。孫傳庭率部與各路明軍以優勢兵力接連打擊了起義軍聖世王、瓜背王、一翅飛、鎮天王等部,才使關中以南地區趨於平定。

  鎮壓陝西義軍

  孫傳庭折衷了兵部「堵截正面,固守商洛」的議定,派重兵扼守商洛一帶的戰略要地。當大天王率領的起義軍進襲慶陽、寶雞時,孫傳庭迅速回師在合水將其擊敗。崇禎十一年(1638年)初,過天星、混天星的起義軍從徽(今甘肅徽縣),秦(今甘肅天水市)等地經鳳翔將通向澄城時,孫傳庭指揮其部分五路合擊該起義軍於楊家嶺、黃龍山一帶,捕殺二千餘人,又在(鹿)州(今陝西富縣)以西、合水以東的方圓三、四百里的深溝峽谷內採用分兵堵截,機動設伏的戰術再敗起義軍,並打退了馳援陝西起義軍的馬進忠、馬光玉所率領的宛、洛之部後,又與洪承疇在潼關南原以重兵埋伏,使闖王李自成部幾乎全軍覆沒,李自成僅以18騎兵突圍而走。至此,陝西境內的起義軍幾被鎮壓下去。

  生平簡介

  鎮壓農民起義

  在孫傳庭的一生中。鎮壓農民起義構成了他軍旅生涯的主要內容,其起點始於崇禎八年(1635年)。這一年的秋天,孫傳庭出任驗封郎中,後又越級升為順天府(今北京市)府丞。崇禎九年(1636年)再擢為右僉都御史。此時,以整齊王為首的農民起義軍正雄據商洛(今陝西商州市、洛南縣一帶)之地,嚴重地威脅著明朝在陝西的統治,陝西巡撫甘學闊多次鎮壓失利,陝西士大夫請薦孫傳庭督秦,孫傳庭遂於崇禎九年三月巡撫陝西。孫傳庭到任後,令副將羅尚文率明軍進擊商洛地的起義軍,並誅殺了整齊王。不久,農民起義軍又在關中地區展開鬥爭,孫傳庭在陝西周至的黑水峪之戰中鎮壓了起義軍中勢力強的高迎祥部,並俘殺了闖王高迎祥。當陝西的起義軍屢遭挫折之際,活動於河南的起義軍馬進忠、劉國能等17部進兵渭南。孫傳庭急忙聯絡河南明軍對起義軍進行圍追堵截。崇禎十年(1637年)初,馬進忠等部再渡西折入陝,進襲商州、洛南、藍田等地。孫傳庭率部與各路明軍以優勢兵力接連打擊了起義軍聖世王、瓜背王、一翅飛、鎮天王等部,才使關中以南地區趨於平定。

  鎮壓陝西義軍

  孫傳庭折衷了兵部「堵截正面,固守商洛」的議定,派重兵扼守商洛一帶的戰略要地。當大天王率領的起義軍進襲慶陽、寶雞時,孫傳庭迅速回師在合水將其擊敗。崇禎十一年(1638年)初,過天星、混天星的起義軍從徽(今甘肅徽縣),秦(今甘肅天水市)等地經鳳翔將通向澄城時,孫傳庭指揮其部分五路合擊該起義軍於楊家嶺、黃龍山一帶,捕殺二千餘人,又在(鹿)州(今陝西富縣)以西、合水以東的方圓三、四百里的深溝峽谷內採用分兵堵截,機動設伏的戰術再敗起義軍,並打退了馳援陝西起義軍的馬進忠、馬光玉所率領的宛、洛之部後,又與洪承疇在潼關南原以重兵埋伏,使闖王李自成部幾乎全軍覆沒,李自成僅以18騎兵突圍而走。至此,陝西境內的起義軍幾被鎮壓下去。

  鎮壓河南義軍

  此時,只有河南起義軍對明廷仍具威脅。羅汝才、馬進忠、賀一龍、左金王等十三部(即「革左五營」)聯營廣達數十里,待機進逼潼關。面對這一形勢,孫傳庭認為起義軍主力都在河南,於是率部而東,在閿鄉(今河南靈寶縣西北)、靈寶的山地間大敗十三家兵馬,起義軍窘境日甚,不得已向熊文燦請求受降。但自以「主剿」著稱的孫傳庭未採納熊文燦的勸阻,執意要進攻起義軍,終接到楊嗣昌的手書才停止進攻。起義軍雖受詔歸降,但並未解除武裝,而是移兵易陣,伺機進襲商洛一帶。孫傳庭令部將王文清等率部數戰起義軍,起義軍餘部波迫轉移內鄉、淅川。

  貶為平民

  崇禎十一年(1638年)八月,多爾袞、岳托率清兵分路從牆子嶺(今密雲東北)、青山口(今遷西東北)入長城,明京師戒嚴;督各路入京勤王之兵的總督盧象升在巨鹿陣亡。明廷遂召孫傳庭、洪承疇主持京師防守,升孫傳庭為兵部右待郎兼右僉都御史,指揮各路援軍。孫傳庭抵達京郊後,由於他和主和派的楊嗣昌及中官夏起潛矛盾頗深,崇禎帝降旨不准他入京朝見,而洪承疇則在京郊受到慰勞,並奉旨進殿拜見崇禎帝。孫傳庭對此不平待遇自然大為不滿。楊嗣昌任洪承疇為薊遼總督,並主張將陝西軍全部留下,用於守衛薊遼。孫傳庭對此極力反對,認為「秦軍不可留也。留則賊勢張,無益於邊,是代賊撤兵也。」楊嗣昌對孫傳庭的意見置之不理,孫傳庭對此不勝憂鬱重重,以致耳聾。第二年,明廷調孫傳庭總督保定、山東、河南軍務,孫傳庭立即上疏請見皇帝,但因楊嗣昌的百般阻撓而未成。孫傳庭心中慍怒,引病告休。但楊嗣昌仍不放過,言孫傳庭稱病乃推托之舉。崇禎帝大怒,將孫傳庭貶為平民後,又將其禁囚,以待判決。

  重得啟用

  在孫傳庭下獄的三年期間,熊文燦、楊嗣昌在鎮壓起義軍的戰爭中連遭敗績,闖王李自成在河南打開了局面,擁兵數十萬,第二次包圍了開封。在這種形勢下,明廷於崇禎十五年(1642年)再度起用孫傳庭為兵部右侍郎。崇禎帝親臨文御殿詢問孫傳庭有關鎮壓起義軍的方略,並設宴款待,為他壓驚,嗣後即速命孫傳庭率禁衛軍馳援開封。

  陝西總督

  由於開封防守堅固,加上明援軍的到來,李自成在久攻不下的情況下,果斷地撤出了開封之圍,並在以後的襄城之戰中殺死了陝西總督汪喬年,孫傳庭逐奉命赴陝西代行其職。孫傳庭到任後,立即奉旨扣押了原撫剿總兵賀人龍,將其正法。為對付日益壯大的起義軍,孫傳庭日夜加緊整肅軍務。崇禎十五年(1642年)五月,李自成第三次包圍了開封,崇禎帝連催孫傳庭火速出關入豫。孫傳庭則上疏回復:「兵新募,不堪用」。但心急如焚的崇禎帝不加理會,只是逼迫孫傳庭盡快救援開封。孫傳庭只得起兵馳援,於九月底進抵潼關。時恰逢大雨連下數十日,河水驟漲,李自成遂決黃河馬家口段,水灌開封。就在孫傳庭的援軍剛出潼關之時,李自成早已揮軍南下,撤離了成為水鄉澤國的開封,於是孫傳庭便揮軍直趨南陽。李自成與羅汝才合兵西進,與孫傳庭的陝西軍交戰,並在郟縣大敗之。孫傳庭率殘部逃至鞏縣,由孟塬進入陝西。

  死守潼關

  孫傳庭敗回陝西後,決心死守潼關,以扼京城之上遊要地。當時明軍因在郟縣之戰中損失慘重,補充了許多新兵。根據這種情況,孫傳庭制定了不宜速戰,開墾屯田,修繕兵器,儲存糧食的戰略方針。為對付李自成強大的騎兵,增強明軍的火力和防護能力,孫傳庭特地趕製了三萬輛載有火炮的「火車」,這種「火車」行進時可抵禦騎兵的衝擊,駐紮時則可環陣拱衛。崇禎十六年(1643年)五月,明廷授孫傳庭為兵部尚書,並加督河南、四川、山西、湖廣、貴州及江南、江北七省軍務,令其迅速兵出潼關。此時,李自成已相繼殲滅了明軍數支主力,久經戰陣,兵強馬壯。孫傳庭深知與如此強大的對手交戰必是凶多吉少,不由得頓足歎息:「奈何乎!吾固知往而不返也,然大丈夫豈能再度對獄吏乎!」表示了寧死疆場的決心。八月十日,孫傳庭師出潼關,最初在汝州、靈寶、唐縣(今河南泌陽)、郟縣連勝起義軍,但襄城一戰遭到慘敗,他逃回陝西。

  起義軍繳獲了孫傳庭的帥旗,士氣大振,一鼓作氣,乘勝攻破潼關。孫傳庭與監軍副使喬遷高策馬大呼,戰死陣中。但是孫傳庭的屍體一直未找到,以至後來崇禎帝對其下落產生了懷疑,始終未追封加謚於他。孫傳庭之死,對李自成的起義軍來說,關中唾手可得。同時,明廷再也沒有可以同李自成相抗衡的悍將勁旅了。

  傳庭死而明亡矣

  孫傳庭自萬曆四十七年(1619年)中進士至崇禎十六年(1643年)兵敗身亡的25年間,他由永城知縣,逐步升至兵部尚書,統領七省軍務,先後參與並主持了數十次對明末農民起義軍的鎮壓活動,深得明廷賞識。不論是在「四正六隅」的聯合圍剿中,還是在「汛守要隘」的單獨行動中,他都以其獨有的狡黠、多謀、果斷,使農民起義軍多次處境艱險,成為明廷手中一張不可多得的王牌。故此,《明史》有「傳庭死而明亡矣」的說法。

  孫傳庭墓

  孫傳庭墓址代縣陽明堡鎮下花莊村東,北屏青山南面綠水,佔地7000平米,塚高4米周長約22米。四周紅牆環繞,遍植蒼松翠柏,有響堂,墓碑等,磚墁甬路修嚴,旁列石人、石馬、石豬、石羊,前建牌坊。明崇禎十六年(1643)五月,皇上親自賜劍,孫傳庭以兵部尚書及督師銜出征,與李自成義軍作戰,天陝西潼關兵敗生亡,家人葬其衣冠與其妻妾遺體於此,墓毀「文革」現存清刑部員外郎馮去驤撰《大明督師七省兵部尚書白谷孫公馮淑人同葬墓誌銘》,鐫刻於6塊石板之上,共6000餘字,詳載其生平事跡。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