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軼事:蔣介石竟給上海大流氓黃金榮磕頭拜壽 | 時光網

 

A-A+

民國軼事:蔣介石竟給上海大流氓黃金榮磕頭拜壽

2016年04月28日 近代名人 暫無評論 閱讀 191 次

  上海大流氓黃金榮,是浙江余姚人,十二歲到上海,二十四雖混到法租界巡捕房當包探,兼管走私、綁票等勾當。他在巡捕房一路福星高照,由包探升為督察員,再升為法租界警務處中唯一的華人督察長,1925年退休,仍被聘為警務處顧問,法國帝國主義三次授勳給這條走狗。而當年擔任委員長的蔣介石卻給這樣的走狗拜壽下跪磕頭,當然是有原因的。

  一、蔣介石曾是黃金榮的門生

  據《黃金榮事略》中稱:「黃金榮指揮上海碼頭上『三十六股黨』租界裡『八股黨』和手下『一百零八將』,為租界當局效勞。同時也在上海茶樓裡佈置走私、綁票等,為自己聚斂錢財。上海法租界裡的帝國主義勢力和幫會勢力就此融為一爐,官警和流氓也就此鑄成一體。」黃金榮憑借他的地位和權勢,在租界當局的默許下,每日指揮他的徒眾給上海煙土商押運鴉片,從中獲得巨利。後來和杜月笙、張嘯林等合股辦起「三鑫公司」,在法租界巡捕房的武裝警衛下,包辦了法租界的煙土經銷,在軍閥、租界當局和軍警一體的保護下,「三鑫公司」的營業日趨興旺,為黃金榮聚集了大量財富。黃金榮聚財的另一途徑是開賭局,早在1917年,他就和門下人開設了「新吉利」賭台,後來發展到合股開設五、六個大賭台,除每月從各賭台分得盈利外,每個賭台每天還要孝敬他一百元。一個兩手空空的流氓靠煙、賭、敲詐等辦法,不僅擁有了上述種種產業,而且在上海的源成裡、鈞培裡擁有數十幢裡弄房產,在蘇州唯亭鄉有數百畝良田,成了家產巨萬的大富翁。

  黃金榮的門人遍及上海各個角落、各個行業,上自軍閥政客、律師報人,下至侍役車伕、地痞流氓,入黃門者數以千計。在「數以千計」的黃門狐群狗黨裡,其中有一個小流氓,就是蔣介石。蔣介石的發跡與大流氓黃金榮息息相關。蔣介石當初原在上海物品交易所當「劃線」小職員,收入不多,很不得意,耳聞黃金榮的勢力,就托虞洽卿介紹拜黃金榮為先生,黃金榮同意後,由徐福生當傳道師,正式舉行拜師儀式,投了門生帖子。1921年上海交易所處於不景氣時期,蔣介石和陳果夫等經營的恆泰號經紀行也虧空甚巨。蔣介石本人也負債數千元,後經黃金榮、虞洽卿出面代為瞭解。當時蔣介石想去廣州投靠孫中山先生,黃金榮認為自己替孫先生出過力,就與虞洽卿一同資助旅費,使蔣介石走上國民革命道路。

  二、蔣介石與黃金榮關係非同一般

  1926年至1927年期間,蔣介石當上了北伐軍總司令。北伐軍到上海之前,黃金榮即和虞洽卿商量,退還蔣介石的門生帖子。蔣介石到上海後,由虞洽卿伴同去黃金榮家探望,黃金榮改變了過去的師徒稱呼,對蔣介石說:「總司令親自到我家是我的光榮,過去的那段關係已經過時了,那張紅帖我找出來交給虞老送還。」蔣介石當時謙虛地說:「先生總是先生,過去承黃先生、虞先生幫忙是不會忘記的。」說著從懷中取出一中黃橙橙的金掛表送到黃金榮面前說:「這是我送給黃先生的紀念品,聊表心意。」黃金榮接過表,連連稱謝。黃金榮對這隻金表,一向重視,每逢喜慶大事,總要拿出來炫耀一番,一直保存到死後被黃源壽取去。

  蔣介石北伐在上海時,警衛部隊約有一百多人,駐紮在南市董家渡附近,蔣介石本人決定隨帶警衛隊長便衣進入法租界。為了保護蔣介石的安全,警衛隊抽調了六十多人,開了兩輛軍用卡車,從董家渡出發,經外馬路轉一枝春街,準備進入法租界的愛多亞路。車到一枝春街口,被法租界的安南巡捕攔阻,不許這批軍警進入租界,並將兩輛警衛車攔進法租界巡捕房,警衛班長也被扣押。黃金榮得知後,親自到法租界巡捕房,與程子卿一起去向捕房頭頭解釋,說蔣總司令進入租界是看黃的,黃金榮為安全起見,請蔣介石的警衛隊開進租界到黃家保衛,故希望和平解決。巡捕房打電話請示法國領事館,法國領事館感到事態嚴重,指示巡捕房讓黃金榮出面調解,黃金榮主張先讓被扣押的兩輛警衛車開進法租界遊行一圈,然後開到八仙橋鈞培裡黃家。巡捕房同意了黃金榮的主張,統治一枝春街的巡捕讓警衛車開進法租界,經愛多亞路進入八仙橋鈞培裡路口。黃金榮辦了此事,頗得蔣介石讚賞。

  三、蔣介石為顧全面子,留有餘地,保全大局,當著眾人的面為黃金榮下跪磕頭

  正因為黃金榮和蔣介石這對流氓師徒間的關係非比尋常,所以1947年在黃金榮八十大壽時,蔣介石以一國之尊,要秘密行了行幫中的規矩:

  農曆十一月初一是黃金榮的八十壽辰,按照往例,每年黃金榮生日,他的徒子徒孫不下三千餘人,都要孝敬送禮,最少的百把元,多的上千元。現在八十做壽,是一個撈取錢財的良機。但是黃金榮考慮到蔣介石的軍隊在各個戰場上連吃敗仗,對魯錦臣等說:「今年不要太鋪張,因時局不利,還是節省點好,就在玉佛寺擺素菜席算了。」將近十一時,李濟深來了,吃了碗素麵後,去向黃金榮拜壽,並說了一些關於蔣介石的話。黃金榮聽不太懂李濟深的話,後來楊虎把李濟深的話詳細講給黃金榮聽,大意是說:蔣介石忘恩負義,打下了天下,就背叛孫中山,如今又派人捉我,太沒有義氣,對這樣的人,我就是不買賬。

  在黃金榮做壽後三天,即1947年農曆十一月初四那天下午,陳佈雷從南京打電話給黃金榮,說蔣介石隔天來滬到黃家花園拜壽。黃金榮得知後喜出望外,趕快派人到黃家花園佈置四教廳。第二天一清早,黃金榮的徒弟陶雪生派自衛團五、六百人,在漕河涇前前後後,沿路站崗,在佔地近六十畝的黃家花園裡,打掃得很是整潔,四教廳前陳列著一堂樊石八仙,廳中正中供著福祿壽三星,左右擺著十二把紅木大椅,下午黃金榮率領楊虎、杭石君、龍天健、魯錦臣等在花園前面迎接。到四教廳時,蔣介石對黃金榮說:「未來拜壽,因玉佛寺不便,又因公事很忙,請原諒。」隨即親自動手去搬一隻紅木大椅,陳希曾馬上把椅子接住,蔣介石要他搬到八仙桌前正中放下,又親手從其他紅木椅上取下一隻軟墊放好,把黃金榮扶到當中的紅木椅上坐下,黃金榮連忙說:「不敢當,行個鞠躬禮吧!」可是蔣介石卻已跪下向黃金榮磕了一個頭。磕頭時,黃金榮急忙站了起來去攙扶蔣介石。蔣介石說:「這次特來拜壽,表表我的心意,因為前線情況緊急,我馬上要走,請保重身體,多福多壽。」說罷就向黃金榮告別,匆匆離去。後來,黃金榮不斷誇讚說:「蔣總統真是個禮重義厚的大人物,我能受到他這樣的尊重,真是一生的榮幸。」

  蔣介石一生扮演多種面孔,他在黃埔軍校學生面前,是校長;在浙江同鄉面前,是鄉長;在國大代表面前,是總統;在錢穆、曾約等老古板面前,是皇帝;在幫會特務面前,是大龍頭……他對黃金榮的磕頭拜壽,當然在某種程度上尊重這一流氓體制,以維持他在黑社會的勢力,而利於統治。他磕這個頭,顯然是值得的!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