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水滸:金翠蓮為何寧做小三也不嫁給魯智深? | 時光網

 

A-A+

解密水滸:金翠蓮為何寧做小三也不嫁給魯智深?

2017年03月21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2 次

  金翠蓮對魯達怎麼樣呢?很遺憾,金翠蓮對魯達沒有什麼感覺。除了剛見面的一次行禮外,金翠蓮和魯達之間沒有任何親密的交流,連多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魯達在潘家酒樓上遇上了一位叫做金翠蓮的女子,怦然心動,為了救這位金翠蓮不惜打死人命,棄官潛逃。可是,這位金翠蓮在離開魯提轄之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竟然就攀上高枝,給一位趙員外當了小三。在世人眼中,魯提轄何等英雄,不想在金翠蓮眼中,卻比不上鄉間的一個趙員外。金翠蓮為何如此呢?讓我們結合文本瞭解下金翠蓮其人。

  魯提轄在潘家酒樓上初遇金翠蓮,在魯達眼中看來,金翠蓮雖然沒有十分的容貌,卻也有些動人的顏色。每天只知道刺槍弄棒、不近女色的豪俠魯達,竟然覺得金翠蓮長得有幾分動人顏色,可見金翠蓮雖然不是那種傾國傾城的美人,氣質卻很是不同。書中有段對金翠蓮姿容描寫的詩詞:鬅松雲髻,插一枝青玉簪兒;裊娜纖腰,系六幅紅羅裙子。素白舊衫籠雪體,淡黃軟襪襯弓鞋。蛾眉緊蹙,汪汪淚眼落珍珠;粉面低垂,細細香肌消玉雪。若非雨病雲愁,定是懷憂積恨。大體還他肌骨好,不著脂粉也風流。魯達眼中的金翠蓮,紅羅裙,素白衫,淡黃鞋,顏色分明,搭配得宜,顯出金翠蓮,腰肢纖細,皮膚雪白,加上鬅松雲髻,三寸金蓮,讓人注目。更讓魯達動容的是,金翠蓮正因不知道如何躲避鄭屠大娘子的催逼,臉上滿是淚痕,猶如珍珠串串。女人的眼淚往往是最有殺傷力的武器。尾句的風流並非貶義,而是讚歎金翠蓮氣質出眾,別有風韻。在四五十天之後,魯達在雁門重遇金老漢,金老漢做主,邀請魯達到家中坐坐,要請魯達喝酒致謝。到達家中時,喊出金翠蓮。書中對金翠蓮又有一段描寫。

  魯達只見那女孩兒濃妝艷飾,從裡面出來。魯達看那女子時,另是一般丰韻,比前不同:金釵斜插,掩映烏雲;翠袖巧裁,輕籠瑞雪。櫻桃口淺暈微紅,春筍手半舒嫩玉。纖腰裊娜,綠羅裙微露金蓮;素體輕盈,紅繡襖偏宜玉體。臉堆三月嬌花,眉掃初春嫩柳。香肌撲簌瑤台月,翠鬢籠松楚岫雲。魯達第二次看到金翠蓮,第一感覺是炫目,有的版本是「濃妝艷飾」,有的版本是「濃妝艷裹」,結合下文看,魯達並非在說金翠蓮那天化了過分濃的妝,擦了過分厚的粉,而是之前魯達眼中的金翠蓮是比較樸素,比較純潔,讓人憐惜的小女子,和今天看到的貴婦人完全不同。青玉的簪子換成了金釵,素白的舊衫換成了簇新的綠羅裙、紅繡襖,臉上的淚痕不見了,現在猶如三月嬌艷的花朵、眼中,臉上滿是喜悅和幸福。

  

  因為遇上了趙員外,成了趙員外的一個外宅——沒有正式的名分,連妾都不算,就是我們現在說的小三。有人說,金翠蓮愛慕虛榮,嫌貧愛富,這個評語可能重了一點。當初,金翠蓮父女就是因為在家鄉呆不下去,於是到渭州來投親,不想投親不成,金翠蓮的媽媽還病死了,於是只能夠嫁給鄭屠做妾,換得短暫的平安。可是沒到三個月就被掃地出門,過著貧苦受辱的日子。魯達出頭搭救金翠蓮父女,給了他們十五兩銀子,希望他們把這十五兩當作路費回家。十五兩相當於4500人民幣,已經不少了,可是就算是回到了家鄉東京,金翠蓮父女又如何生活下去呢?當然,也有人會說,自力更生嘛,然後和一個門當戶對的窮苦人家的男人結婚度日,做個舉案齊眉的夫妻,不也挺好?可是金翠蓮希望自己日子過的富裕一點,從容一點也不算錯。何況,金翠蓮已經嫁給了鄭屠,不再是一個黃花閨女了,再嫁給人做妻子,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於是,給富豪做妾,給大款做外宅,當小三,就成了最好的選擇。

  對於這個選擇,金翠蓮是滿意的。她見到魯達,對魯達連續六拜,感謝魯達,說:「若非恩人垂救,怎能夠有今日!」金翠蓮很感謝魯達,並非感激魯達打死了鎮關西,金翠蓮並不討厭鄭屠,甚至還希望和鄭屠一家團聚,可是魯提轄卻三拳把人家男人給打死了,完全斷了人家後路。金翠蓮感謝的是,正因為魯達的瞎攪和,金翠蓮能夠有機會在雁門遇上趙員外,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鄭屠只是一個屠夫,手下有著十多個徒弟幫手,家業再大也是有限。可是雁門的趙員外卻絕對是當地的豪富,不但是有多處田莊,而且為人非常豪爽,至少是對金翠蓮很是不錯。趙員外給金翠蓮買了一棟單獨的房子,給請了丫環小廝,兩個僕人服侍金翠蓮,讓金翠蓮穿金戴銀,手上還有不少的閒錢(書中金老漢請魯達吃飯,買了許多酒菜,可見家財頗豐),對於金翠蓮的救命恩人魯達,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幫忙,花了大筆的金錢重新文殊院。這樣的男人哪裡再找呢?

  有錢,捨得花錢,尤其是捨得為金翠蓮花錢,金翠蓮怎麼不會死心踏地的跟上趙員外?至於魯達,對金翠蓮是喜愛的,在雁門徘徊一個月左右就是證明。而當聽說金翠蓮就已經找到男人了,魯達很失落,但是還是想看看金翠蓮,看看自己喜歡的女人現在過得究竟怎麼樣。當看到金翠蓮濃妝艷飾後,當金翠蓮邀請魯達到樓上坐時,魯達說:「不須生受,洒家就要去。」既然金翠蓮已經找到了歸宿,魯達也就放心了,或者說死心了。畢竟魯提轄是一個豪邁仗義的人。金翠蓮對魯達怎麼樣呢?很遺憾,金翠蓮對魯達沒有什麼感覺。除了剛見面的一次行禮外,金翠蓮和魯達之間沒有任何親密的交流,連多一句感謝的話都沒有。反倒是金翠蓮的老父親,多次打圓場,表示自己父女二人都很感激魯達。金老漢心中或許是有些愧疚吧。那金老漢知道魯達對金翠蓮的感情嗎?可能知道一些。

  金老漢是個機警的人,很有幾分眼力。當在雁門看到魯達時,金老漢一把抱住魯達,叫:「張大哥,你如何在這裡!」這句張大哥就說明金老漢也不是凡人,很會來事。而魯達兩次看金翠蓮,金老漢都在場,魯達癡癡的眼神,應該逃不過金老漢的眼睛。當魯達表示自己不上樓,就要走時,金老漢趕緊說:「恩人既到這裡,如何肯放教你便去。」一面接過了魯達的包裹桿棒,並帶著魯達到樓上做定了。然後金老漢又忙前忙後,自己親自到街上去買了很多雞鴨魚肉,讓自己的女兒在樓上陪魯達閒聊。金老漢給魯達創造機會,不避嫌疑,可惜金翠蓮和魯達還是一句話沒說。魯達拳頭厲害,嘴上卻笨得很,自然也是沉默。於是一直沉默到金老漢回來。三人喝酒,金老漢看氣氛沉悶,再次離席下跪,表示自己當初到達雁門的時候,就每天寫個紅紙牌兒,早晚一炷香,「子父兩個兀自拜哩」。金老漢特意把「子」,也就是金翠蓮放在前面,不正是因為金翠蓮表現過於冷淡,金老漢怕魯達難堪故意如此嗎?魯達當然明白,魯達說:「卻也難得你這片心。」金老漢明明說的是「子父兩個」,到魯達口中卻變成「你」,變成金老漢一個人了。

  至於後來趙員外帶上三二十個莊客,拿了棍棒要來打金翠蓮樓上的野男人,金老漢解釋開了,雙方認識,重新喝酒,看起來都挺融洽,其實不然。趙員外還是很忌諱魯達的。後來,很可能是趙員外授意,金翠蓮慫恿,金老漢出面,跑到趙員外處,當著魯達的面說最近有三四個公差到住處打探,恐怕官府已經察覺,借此緣由,把魯達送到五台山出家當了和尚,徹底斬斷了魯達和金翠蓮的糾葛。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