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囊飯袋:誰是水滸傳裡酒量最猛飯量最大的人! | 時光網

 

A-A+

酒囊飯袋:誰是水滸傳裡酒量最猛飯量最大的人!

2017年03月23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2 次

  水滸傳裡有很多好漢,不過要說酒量猛飯量大的莫過於魯達,當年武松喝了十八碗酒已經大醉,而魯達的酒量就不是武松所能比的,書上說:

  魯智深揭起簾子,走入付店裡來,倚著小窗坐下,便叫道:「主人家,過往僧人買碗酒吃。」莊家看了一看道:「和尚,你那裡來?」智深道:「俺是行腳僧人,遊方到此經過,要買碗酒吃。」莊家道:「和尚,若是五台山寺裡的師父,我卻不敢賣與你吃。」智深馗:「洒家不是。你快將酒賣來。」莊家看郵魯智深這般模樣,聲音各別,便道:「你要打多少酒?」智深道:「休問多少,大碗只顧篩來。」約莫也吃了十來碗酒。智深問道:「有甚肉?把一盤來吃。」莊家道:「早來有些牛肉,都賣沒了。只有些菜蔬在此。」智深猛聞得一陣肉香,走出空地上看時,只見牆邊沙鍋裡,煮著一隻狗在那裡。智深便道:「你家見有狗肉,如何不賣與俺吃?」莊家道:「我怕償是出家人,不吃狗肉,因此不來問你。」智深道:「洒家的銀子有在這裡。」就將銀子掏與莊家道:「你且賣半隻與俺吃。」那莊家連忙取半隻熟狗肉,搗些蒜泥,將來放在智深面前。智深大喜,用手扯那狗肉,蘸著蒜泥吃。一連吃了十來碗酒。吃得口滑,只顧要吃,那裡肯住。莊家倒都呆了,叫道:「和尚,只恁地罷。」智深睜起眼道:「洒家又不白吃你的,管俺怎地!」莊家道:「再要多少?」智深道:「再打一桶來。」莊家只得又舀一桶來。智深無移時,又吃了這桶酒。剩下一腳狗腿,把來揣在懷裡。臨出門,又道:「多的銀子,明日又來吃。」嚇得莊家目睜口樣,罔知所措。

  這裡交代了魯達的酒量與飯量:其一,莊家看郵魯智深這般模樣,聲音各別,便道:「你要打多少酒?」智深道:「休問多少,大碗只顧篩來。」約莫也吃了十來碗酒。這裡已經有了十來碗酒墊了底子,後來又一連吃了十來碗酒。便是二十多碗酒。莊家道:「再要多少?」智深道:「再打一桶來。」莊家只得又舀一桶來。智深無移時,又吃了這桶酒。

  其二,有酒還要有肉,這是魯達的最愛。智深問道:「有甚肉?把一盤來吃。」莊家道:「早來有些牛肉,都賣沒了。只有些菜蔬在此。」智深猛聞得一陣肉香,走出空地上看時,只見牆邊沙鍋裡,煮著一隻狗在那裡。智深便道:「你家見有狗肉,如何不賣與俺吃?」莊家道:「我怕償是出家人,不吃狗肉,因此不來問你。」智深道:「洒家的銀子有在這裡。」就將銀子掏與莊家道:「你且賣半隻與俺吃。」那莊家連忙取半隻熟狗肉,搗些蒜泥,將來放在智深面前。剩下一腳狗腿,把來揣在懷裡。俗話說:能吃能喝是好漢,這魯達的確是高手,吃肉喝酒揍人都是一流的,沒有這樣的吃法,如何能練的銅牆鐵壁,三拳打死鎮關西,如何能野豬林救林沖,如何能拿下二龍山,做了頭把交椅。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