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金庸小說中郭襄為何會創立峨眉派? | 時光網

 

A-A+

揭秘:金庸小說中郭襄為何會創立峨眉派?

2017年03月25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第十八回《倚天長劍飛寒芒》,作者有一段很有意思的敘述:「殷梨亭只因曾和紀曉芙有婚姻之約,才算比滅絕師太低了一輩,倘若張三豐和峨嵋派祖師郭襄平輩而論,那麼滅絕師太反過來要稱殷梨亭為師叔了。好在武當和峨嵋門戶各別,互相不敘班輩,大家各憑年紀,隨口亂叫。宋青書稱師伯師叔,靜玄等人自非謙讓不可。」

  這是刀光血影中少有的溫馨場面,聯想到《紅樓夢》裡「敘起年庚,連他們自己也不能細細分析,不過是"弟""兄""姊""妹"四個字隨便亂叫。」不由發出會心的微笑。關於兩派的輩分實在是一筆糊塗帳。幸虧兩家是朋友,不然要是起了糾紛,硬以長輩身份互佔便宜,不知又是何場好戲了。眉頭方舒,驀然驚覺,武當還有這位活神仙罩著,門下不失主心骨時,峨眉已經傳到第三代了!君子之澤,三世而竭。這是門戶的普遍規律。宋青書算是出類拔萃的了,武功比上一輩也差之遠矣,看看全真教第三代趙志敬之流就清醒感受到,傳到第三、四代掌門手中,峨眉派今後的興敗續亡是何等迫人眉睫的挑戰!

  當我們津津樂道郭襄當年如何清揚灑脫、如何正邪兼容,似乎滅絕這位徒孫很丟祖師的人,然而大家可否想過,桃花島人間仙境,如果沒了那些啞僕,一應雜役由郭靖黃蓉親手來做,那可煞風景了。開創門戶的一應瑣事可不能神龍見首不見尾,說來就來,說走就走,要別人替你把不灑脫的事做完了,你才能灑脫得起。要想在江湖上成名立萬,跟顯赫背景有莫大關係。比方說趙敏因為家世好才指揮得動一眾高手,但好像沒有人認為郭襄借了父親的光。因為郭襄並不張揚,她絕不會給你憑身份凌駕於世人之上的感覺,但不予你這種感覺並不等於事實上不存在。

  金庸說得明明白白,「武林人就算不礙著郭靖、黃蓉的面子,也得礙著楊過的面子。」大家手筆就有這等氣度,讓你覺得郭二姑娘的幸運是理所當然而不會嫉妒。峨眉派初始的名聲有一半是因為郭靖這個大俠父親。經過蒙古入侵中原這場浩劫,武林精英所餘無幾,殘存下來的白道才有了六大派之分。我想郭襄自己不會喜歡這些虛名,肯定是江湖悠悠之口把這個新生的門派硬趕上了架。以後的開課收徒募捐開銷,為種種俗務操心只能自己知了。記得有一部《金毛獅王》的港劇,年輕的滅絕師太有個甚美的名字叫方湘君。滅絕師太和被謝訊殺的兄長方評在舊版中被金庸寫成一對情侶,不知為什麼未成眷屬,一個出家,一個自斷一臂,立誓終身不娶,愛情之慘烈,連逍遙二使都要甘拜下風。改版後居然把這段刪了,只能說金庸有意剝奪讀者對峨眉派的同情分。

  金庸說得明明白白,「武林人就算不礙著郭靖、黃蓉的面子,也得礙著楊過的面子。」大家手筆就有這等氣度,讓你覺得郭二姑娘的幸運是理所當然而不會嫉妒。峨眉派初始的名聲有一半是因為郭靖這個大俠父親。經過蒙古入侵中原這場浩劫,武林精英所餘無幾,殘存下來的白道才有了六大派之分。我想郭襄自己不會喜歡這些虛名,肯定是江湖悠悠之口把這個新生的門派硬趕上了架。以後的開課收徒募捐開銷,為種種俗務操心只能自己知了。記得有一部《金毛獅王》的港劇,年輕的滅絕師太有個甚美的名字叫方湘君。滅絕師太和被謝訊殺的兄長方評在舊版中被金庸寫成一對情侶,不知為什麼未成眷屬,一個出家,一個自斷一臂,立誓終身不娶,愛情之慘烈,連逍遙二使都要甘拜下風。改版後居然把這段刪了,只能說金庸有意剝奪讀者對峨眉派的同情分。

  我討厭滅絕,但我不能忽略書上的那句話:「手上不帶絲毫血漬者,除了少林派、峨嵋派若干僧尼之外,可說極是罕有。」也就是說在那個多事之秋, 還有能夠不殺人的人的門戶,天下除了少林惟有峨眉而已,連武當派都做不到。比起那些壞事不妨讓底下人去做,保證自己好名聲的領袖,哪一個比較有慈悲心?滅絕在她能力的範圍內,保護她的門人,可說已做到了極致。事實上只要遇到無關魔教的事務,峨眉派弟子的修養遠勝於一般江湖人,從那張「敬奉坐騎三匹,以謝毀舟之罪」的紙條可以看出來,雖和武當動了手,但雙方都不失和氣。靜虛師太在「自進船艙之後,一直文文靜靜的沒有開口,這時才道:「此事原委究竟若何,還請俞二俠示下。」一句話結束了華山和天鷹教冗長而肯定全無結果的爭執,禮貌的請當事人盡快提出解決方案,令我大生好感。這樣一位好師太居然死在韋一笑吸血之下,實在無法原諒.

  在這裡談錢似乎有點俗氣,因為武俠世界裡最不在意的就是錢財。當然藏寶圖除外。張無忌和趙敏婚後生活是勤儉持家還是花錢如流水、千金買一笑是趙迷們值得探討的話題。像慕容復那樣找姑媽借幾萬兩黃金也不是不可能。江湖女俠速成培訓裡說得好:你不能否認趙敏小姐高興了就可以去shopping而周芷若就只能等打折。哎,扯遠了,趕緊拉回來。當然趙敏的經濟來源完全無處考證,我們只有找其他資料。書中列了一個有趣的對比,就是天鷹教和武當派的對比,難怪大家走江湖都不願當俠客要當妖女,人家岳父一送就是二百款禮品,衣履冠帶、服飾器用,還有筆墨紙硯,而武當「把山上所有的銀子集在一起,也未必能賞得出手。」

  張真人好端端一個生日,「那些壽禮大都是從山下鎮上臨時買的一些壽桃壽麵,只有峨嵋派送的才是真正重禮,十六色珍貴玉器之外,另有一件大紅錦緞道袍,用金線繡著一百個各不相同的「壽」字,」連張三豐也「心下甚喜」,當然不是在乎禮金,喜歡的是這份心意,說明人家尊重你,是真心來給你過生日的。這能說明峨眉的經濟比武當好上些麼?當然不是,那個時世女子的經濟來源比男人狹隘得多,要清高就不能打家劫舍做綠林買賣,但峨眉派絕對是注重場面禮節的,不是鬧虛文,即使在少林大會上也「均不帶兵刃,兵器顯然都盛在木盒之中」。掌門人都是清茶白燭,「她們自己飲食甚是簡樸,但款待殷梨亭卻是十分慇勤,」連岳靈珊那樣有名無實的夫妻,心裡怎麼委屈,也要充場面,「衣飾頗為華麗,鬢邊插著一朵紅花,」可是看見一襲青衫的宋夫人,無論張無稽還是韓林兒壓根不覺奇怪,可見平時素淨打扮太深入人心,覺得理當如此。

  紀曉芙又是一個例外。她能隨手拿出個金項圈安慰張無忌這樣的孤兒,也只有苗若蘭剛出場就送玉馬一對給書僮的氣派能比擬,可見紀曉芙原先在父親家裡過的是精緻優雅的千金生活,她的經濟比起門裡其他人相當寬裕,出手也爽朗,這或許也是門中大多數弟子和她交好,而遭少數人妒忌的原因之一。但跟所有弟子相同的是,她缺少門戶危機意識。她崇敬師父,但她不理解師父。她的意識裡無論什麼戰役,師父一定會贏,就像對付金花婆婆那樣。滅絕師太始終是孤獨的,肩上重任沒人分憂,她焦躁,她自負,她把門下弟子調訓出一副慷慨決死的英風豪氣,絲毫不讓鬚眉,她所說「最怕是你們都死了,老尼卻孤零零的活著。」一句裡,多少辛酸,不為人道。

  沒有壓服群倫的武功,今後的峨眉派如何生存,如何自立?滅絕死後,峨眉派經過多少世態炎涼才痛苦的認清了這個現實。那些建議只要行善就能保護峨眉派的人,簡直是幼稚。以往單純的心靈只把魔教認做敵人,萬安寺浩劫後,對於腕力遠弱於男兒的女子來說,少一根手指,握劍就分外不穩,武功等於去了三四成,輕易被金花婆婆打得一敗塗地。看到「活的是贏,死的便輸。閻五爺是公證人」這種驚心動魄的話,我只能想,什麼樣的慘痛遭遇才能使一向彬彬有禮的峨眉弟子蠻不講理?受了多少侮辱恥笑使她們在少林大會上不顧一切對男性宣戰?連張教主都甩了你家掌門,弱肉強食的江湖中誰不踩一腳?在這裡我想談一下霹靂雷火彈的問題。我認為周芷若不應負全責.首先殺司徒千鍾就不能算在她頭上,當時完全是靜迦壓抑不住火氣。

  我想名門正派看不起暗器的原因之一是凡暗器高手都比較殘忍,殺戮必重。因為暗器一發出去,誰的生死都不受控制。用刀劍的話,你拔劍出鞘、飛身入場之間還有個過程,一打幾十回合佔到上風,看著敵人狼狽的樣子,怒氣也就漸漸消了。一意要他吃點苦頭的話你還可以慢慢割,反正斷了十根手指人也死不了,或許心一軟就饒了也說不定。可是霹靂雷火彈手指一勾就奪去一條人命,你一氣之下,想挽回也來不及。假設霹靂雷火彈是以前郭襄浪跡江湖時無意間得到的,因此物太凌厲而禁用,立下規矩,除非生死存亡的關頭才能拿出來。包括滅絕遠征光明頂時也不屑用。周芷若自然不知道。婚變後全派一致決議通過,要在少林大會上出手立威。坦白說就是要橫下一條心大開殺戒,只看誰倒霉。結果撞到槍口上的兩位都是作者著意描寫的好漢,要是換做無名小卒一筆帶過如韓姬,還會激起那麼大憤慨麼?

  假設周芷若根本不在了,峨眉換個弟子做掌門,那又會怎樣?答案是:一樣。無論在金花婆婆面前不亢不卑、令張趙暗暗叫好的靜玄,還是和藹可親、暗中放了楊不悔的貝錦儀,都會如此做。使用一直被禁用的霹靂雷火彈,遇佛弒佛,遇神弒神.是的,這是最殘酷的手段,因為除此之外,別無他法。用武林的冷酷眼光來看:這樣的大場面殺兩個人傳揚出去,就震懾住了欺善怕惡之輩 ,比普通時刻行走江湖殺兩百個敵人還管用。(宵小之徒真要進犯可不止殺兩百個。)兩個和兩百個,哪一種方案死的人少?最後周芷若讓張無忌答應她一件事,引動讀者多方猜測,其實舊版寫過要他接任峨眉掌門,但後來金前輩也覺得不太可能,修改後這件事就當懸案擱下了,後來在《笑傲》 裡寫令狐沖繼承恆山掌門,才算了卻這樁心願。

  一開始就寫令狐沖屢次對恆山派弟子相救,定逸對他的賞識,埋下了淵源,讓他接任掌門雖在意料之外,卻在情理之中.至於讓幾千豪客加入就近乎滑稽劇了。恆山派都是極可愛的女性,不要說儀琳三定, 連於嫂秦絹都是十分可愛有人情味的,一部極寫政治人性殘酷的書中,居然對女性為主的恆山如此厚待,是不是為了彌補前一部書裡對峨眉派的歉疚?恆山派是運氣好時的峨眉派。 峨眉卻未必是運氣差的恆山。 任大小姐真是周到,在恆山腳下購置良田三千畝作為庵產,以後弟子只要念佛誦經,連化緣都不用,但這真的就是福氣嗎?女子依賴心理本強,在險惡江湖裡趟水都怕濕鞋,還練武做什麼? 於是數百年後,峨眉派飽經憂患,奮發圖強,終於和少林武當並屹千秋,而恆山派有個好靠山,吃穿不愁,沒人來犯,卻漸漸消沒江湖,真個是塞翁失馬,禍福非我等凡人所預知了。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