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紅樓夢:紅樓夢裡的女人為何有天壤之別? | 時光網

 

A-A+

細說紅樓夢:紅樓夢裡的女人為何有天壤之別?

2017年03月26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紅樓夢中的已婚婦女按身份分為夫人、侍妾(這是以中國封建社會而言的),同是已婚女人她們會出現明顯的不同,由身份關係地位、由地位涉及利益,由利益影響生活,牽一髮而動的豈止一個方面。《紅樓夢》中的王夫人和趙姨娘就充分顯示了這相同與不同的天囊之別。王夫人和趙姨娘二人相同之處,都是生活在榮國府的女人,都是已婚女人,都為賈府生育了子女,再有一點,她們都嫁與賈府二老爺賈政。相同點很多。可是她們之間的不同點比相同之處就多得不知有多少。出現眾多不同點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王夫人和趙姨娘的出身不同。

  王夫人,出身金陵王氏,其門弟與賈府相當。她與內侄女王熙鳳均嫁入了賈府,分別成為政老爺、璉二爺之妻。在書中,王夫人沒有說過她王家的富有,可是王熙鳳卻經常把她娘家的事掛在嘴邊上。一說外國進貢使臣由她家來養活,二是說掃一掃她王家的地縫就夠賈府過日子的,三是說她與太太(指王夫人)的嫁妝如何如何,誇富之情躍然紙上,書中借王熙鳳之口變相說明了王夫人娘家的地位和富有。

  而趙姨娘呢?書中明白地說明她的出身是一個家生子,也就是家奴。這個出身在中國有封建社會中是低得不能再低的。主子甚至對他們有生殺大權,可以把活生生的人作為一般物件隨意處置。從書中看,趙姨娘也許是賈府的家奴,也許是王夫人的陪嫁丫環,可是她的家奴出身無法改變。她在成為賈政的侍妾以後,她的兄弟趙國基還是跟隨她的兒子賈環上學,見到賈環必須要起身站立,與跟隨賈寶玉的僕人李貴是同等身份。就是這一點不同,使得王夫人與趙姨娘的生活不同,所生育的子女前程不同,二人的人生也向著不同的方向走下去。

  一是日常工作不同。王夫人日常信佛,唸經、燒香是每日必做的功課;趙姨娘沒見信佛,可是與不三不四的馬道婆交情似乎很深,可以說心腹話。王夫人陪伴賈母左右,趙姨娘輕易不在賈母的上房露面。王夫人沒見做什麼活計,而趙姨娘時不時地在做針線活。

  二是待遇不同。王夫人每月有二十兩銀子的分例費用,趙姨娘僅有二兩銀子一弔錢,這一弔錢還是她所用的兩個小丫環的月費,相差十倍。王夫人可以從庫房拿整匹的緞子,趙姨娘手中只有零星布頭。賈府筵宴,王夫人總是上坐,趙姨娘則要看有沒有人想著才能得到一點殘羹剩飯。賈母不太喜歡王夫人,說她「不大言語,木頭似的」,但總算是給臉面的,批評她也就是一半回,可是趙姨娘動輒就被罵得狗血噴頭,賈母哭罵,賈政喝斥。王夫人找她來挨罵,就連王熙鳳,應該算是侄兒媳婦的,也是張口就說她不是主子,連她管教兒子也不許。

  三是所生子女的前程不同。王夫人所生的女兒元春已經貴為皇妃,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在賈府無人可及。趙姨娘的女兒探春要學問有學問,要能力有能力,其才學恐怕不比元春遜色,雖在書中前八十回還未明確出嫁對象,但憑第五回的判詞和第六十二回她抽到的花簽,可知她雖也成為王妃一流的人物,可是已在非常遙遠的地方。遠嫁在中國古代是女子的不幸。第五十八回王熙鳳對平兒有一名句話說得擲地有聲:如今有一種輕狂人得知姑娘是庶出而不要的。焉知探春不是在第一次議婚失敗後,才有了遠嫁的悲劇。而賈寶玉作為賈府的繼承人一切都是第一位的。男孩子與女子又有不同,先是世襲的官爵,寶玉能襲,賈環幾乎沒份。說到日常,寶玉前呼後擁,一旦行動,隨從一大堆,而賈環一般是帶著兩個小子或自己到處閒竄。再說到親事,寶玉已有人提親,賈環還沒有,同是王熙鳳曾提到,賈環的親事不是賈府的一件大事,因為以開支來衡量,簡直不能算一件事。賈府內當家的看人從來就是看人下菜碟,由於趙姨娘,賈環也就永遠上不得檯面。就拿二人以後服侍的人來說,王夫人明確提出襲人的地位和待遇,王熙鳳立即照規矩辦理,可在同時,誰也沒有想到賈環也比寶玉小不到那裡去,也應該定個人,有和襲人一樣的身份。作為母親,趙姨娘想為賈環安排一個人,只能對賈政說,但碰了釘子。可是她也沒有想一想,賈政是不管這些「俗事」的,末了還不是由王夫人胡亂了事。她那裡會把賈環的事當一回事去辦一下。

  至此,王夫人和趙姨娘雖有那麼多的相同點,可一個出身不同就引出了這麼多的不同點。相同與不同都在乘著時間的翅膀滾滾前行。由此我們可以推斷一下二人的結局。大概賈家家敗落以後,王夫人會與李紈、賈蘭一起生活,畢竟她是李紈的正式婆母,從家庭倫理上講應該由李紈奉養,再貧再苦受氣到也不會。只是趙姨娘,探春遠嫁後,賈環恐怕也不會聽她的擺佈,她又沒有什麼人緣,手中也沒積蓄,日子過得估計不會那麼自在。若是仍在一起生活,趙姨娘恐怕到死都是他人腳下的泥,是不是會餓死,也委實難說,但貧病交加沒有人管,是真的有可能的。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