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小說中的亮點:金庸小說中令人銷魂的場面 | 時光網

 

A-A+

武俠小說中的亮點:金庸小說中令人銷魂的場面

2017年07月24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導讀:與臥龍生等同期成名武俠小說作家不同,金大蝦在武俠創作涉性方面相對保守。換言之,他在武俠創作上是有輕微「性潔癖」的。在他的作品中,極少出現諸如《紅樓夢》、《金瓶梅》以及臥龍生等人的武俠著作中那樣露骨的情色描寫。作為一名有擔當的武俠作家,他不喜那種崖底洞內歡男喜女纏纏綿綿的露骨描寫,而把更多的筆觸用以謳歌武林正能量(也是社會正能量的一部分)上。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從中找到了一些情色方面的精彩畫面。如果把金庸所有的小說看成是一個湖泊,那麼這些為數不多的情色描寫可稱為一圈圈攪人心動的漣漪。

  《天龍八部》公主主動與陌路和尚一夜情?人公主願意。

  這一日睡夢之中,虛竹忽然聞到一陣甜甜的幽香,這香氣既非佛像前燒的檀香,也不是魚肉的菜香,只覺得全身通泰,說不出的舒服,迷迷糊糊之中,又覺得有一樣軟軟的物事靠在自己胸前,他一驚而醒,伸手去一摸,著手處柔膩溫暖,竟是一個不穿衣服之人的身體。

  那少女嚶嚀一聲,轉過身來,伸手勾住了他頭頸。虛竹但覺那少女吹氣如蘭,口脂香陣陣襲來,不由得天旋地轉,全身發抖,顫聲道:「你……你……你……」那少女道:「我好冷,可是心裡又好熱。」虛竹難以自己,雙手微一用力,將她抱在懷裡。那少女「唔,唔」 兩聲,湊過嘴來,兩人吻在一起。虛竹所習的少林派禪功已盡數為無崖子化去,定力全失,他是個未經人事的壯男,當此天地間第一大誘惑襲來之時,竟絲毫不加抗禦,將那少女愈抱愈緊,片刻間神遊物外,竟不知身在何處。那少女更是熱情如火,將虛竹當作了愛侶。

  點評:乖乖我的俏公主,矜持一點好木好?對來路不明身份不清的陌生人隨意賣萌,惡意犯規你知木知?

  《鹿鼎記》敢「偷」的「太監」有「奶」吃?這個可以有。

  韋小寶輕輕一掙,想推開她,公主扳過他身子,向他唇上吻去。韋小寶登時頭暈眼花,此後飄飄蕩蕩,便如置雲霧之中,只覺眼前身畔這個賤貨狐狸精說不出的嬌美可愛,室中的紅燭一枝枝燃盡熄滅,他似醒似睡,渾不知身在何處。正自昏沉沉,迷迷糊糊之際,忽聽到窗外阿珂叫道:「小寶,你在這裡麼?」韋小寶一驚,登時從綺夢中醒覺,應道:「我在這裡。」阿珂怒道:「你還在這裡幹什麼?」韋小寶驚惶失措,道:「是!不……不幹什麼。 」想推開公主,從床上坐起身來,公主卻牢牢抱住了他,悄聲道:「別去,你叫她滾蛋,那是誰?」韋小寶道:「是……是我老婆。」公主道:「我……我是你老婆,她不是的。」阿珂又羞又城,一跺腳,轉身去了。韋小寶叫道:「師姊,師姊!」不聽答應,兩片溫軟的嘴唇貼了上來,封住了口,再也叫不出聲了。

  點評:敢「偷」的「太監」有「奶」吃?這個可以有。韋小寶童鞋慨歎說,阿珂妹紙,不是我的定力不夠高,實在是人公主的兩片溫軟的嘴唇太主動,我韋小寶也是方當少年一男銀,那種場面下,你知道的啦,沒辦法的啦。

  《天龍八部》神馬比天上月亮更圓更白?馬夫人身上的「月餅」。

  馬夫人道:「這小……小妮子,也真嚇了我一跳,還說什麼八月十五的,那正是馬大元的死忌。可是後來我說了兩句風情言語,我說天上的月亮又圓又白,那天老色鬼說:『你身上有些東西,比天上月亮更圓更白。』我問她月餅愛吃鹹的還是甜的,那天老色鬼說:『你身上的月餅,自然是甜過了蜜糖。』你那位段姑娘卻答得牛頭不對馬嘴,立時便給我瞧出了破綻。」

  點評:月餅是甜是鹹?馬夫人用「肢體語言」告訴白世鏡,「你身上的月餅,自然是甜過了蜜糖」。蜜糖是神馬東東?那滋味——讓人回味無窮啊。

  《碧血劍》十八摸?玉真子同志是真逍遙。

  只聽得男女嬉笑之聲不絕,循聲走去,忽聽得玉真子笑道:「你身上哪一處地方最滑?」那女子笑道:「我不知道。」玉真子笑道:「我來摸摸看。」

  《鹿鼎記》敢「偷」的「太監」有「奶」吃?這個可以有。

  韋小寶輕輕一掙,想推開她,公主扳過他身子,向他唇上吻去。韋小寶登時頭暈眼花,此後飄飄蕩蕩,便如置雲霧之中,只覺眼前身畔這個賤貨狐狸精說不出的嬌美可愛,室中的紅燭一枝枝燃盡熄滅,他似醒似睡,渾不知身在何處。正自昏沉沉,迷迷糊糊之際,忽聽到窗外阿珂叫道:「小寶,你在這裡麼?」韋小寶一驚,登時從綺夢中醒覺,應道:「我在這裡。」阿珂怒道:「你還在這裡幹什麼?」韋小寶驚惶失措,道:「是!不……不幹什麼。 」想推開公主,從床上坐起身來,公主卻牢牢抱住了他,悄聲道:「別去,你叫她滾蛋,那是誰?」韋小寶道:「是……是我老婆。」公主道:「我……我是你老婆,她不是的。」阿珂又羞又城,一跺腳,轉身去了。韋小寶叫道:「師姊,師姊!」不聽答應,兩片溫軟的嘴唇貼了上來,封住了口,再也叫不出聲了。

  點評:敢「偷」的「太監」有「奶」吃?這個可以有。韋小寶童鞋慨歎說,阿珂妹紙,不是我的定力不夠高,實在是人公主的兩片溫軟的嘴唇太主動,我韋小寶也是方當少年一男銀,那種場面下,你知道的啦,沒辦法的啦。

  《天龍八部》神馬比天上月亮更圓更白?馬夫人身上的「月餅」。

  馬夫人道:「這小……小妮子,也真嚇了我一跳,還說什麼八月十五的,那正是馬大元的死忌。可是後來我說了兩句風情言語,我說天上的月亮又圓又白,那天老色鬼說:『你身上有些東西,比天上月亮更圓更白。』我問她月餅愛吃鹹的還是甜的,那天老色鬼說:『你身上的月餅,自然是甜過了蜜糖。』你那位段姑娘卻答得牛頭不對馬嘴,立時便給我瞧出了破綻。」

  點評:月餅是甜是鹹?馬夫人用「肢體語言」告訴白世鏡,「你身上的月餅,自然是甜過了蜜糖」。蜜糖是神馬東東?那滋味——讓人回味無窮啊。

  《碧血劍》十八摸?玉真子同志是真逍遙。

  只聽得男女嬉笑之聲不絕,循聲走去,忽聽得玉真子笑道:「你身上哪一處地方最滑?」那女子笑道:「我不知道。」玉真子笑道:「我來摸摸看。」

  點評:「你身上哪一處地方最滑?」這問題,須得吃他三五杯燒酒,而後搞個十八摸,親身實踐才知道。

  《天龍八部》康敏的櫻桃小口?恐怕是月餅的一部分。

  馬夫人又嬌笑道:「我最恨你這雙腿啦,邁步一去,那就無影無蹤了。」說著在他大腿上輕輕扭了一把。

  馬夫人伸手在他肩上輕輕撫摸,湊過櫻桃小口,吻他的臉頰,漸漸從頭頸而吻到肩上,口中唔唔唔的膩聲輕哼,說不盡的輕憐密愛。

  點評:這情這景,不似生死離別,更似打情罵俏,哎呦我的小冤家,儂撥弄得餓全身暖烘烘,有勁無地使,急急急,找個地兒咱來吐相思。

  《鹿鼎記》想揩油?鹹豬手最佳對象是方怡。

  韋小寶將缽中的蜜糊都敷上了她傷口,自己手指上也都是蜜糊,見她椒乳顫動,這小頑童惡作劇之念難以克制,順手反手,便都抹在她乳房上。那女子又羞又怒,叫道:「小……小郡主,快……快給我殺了他。」小郡主解釋:「師姊,他給你治傷呢!」

  點評:乘人之危真本事。順帶說一下,鹹豬手前須知的常識有一條,那就是發展一個像小郡主這樣的「幫兇」先,好處在於,它可以幫你成功鹹豬手,且名正言順,不用背上調戲良家婦女的道義責任,既當婊子,又立牌坊,還有比這更美的事嗎?

  《天龍八部》解開美女的衣扣,段譽童鞋,儂想幹神馬?

  段譽吃痛,只叫了一聲「啊」,突覺丹田中一股熱氣急速上升,霎時間血脈賁張,情慾如潮,不可遏止,但覺摟在懷裡的姑娘嬌喘細細,幽香陣陣,心情大亂,便往她唇上吻去。這一吻之下,木婉清登時全身酸軟。段譽抱起她身子,往床上放落,伸手解開了她的一個衣扣。

  點評:丹田又熱急上升,霎時間血脈賁張的,儂想幹神馬?嬌喘細細,幽香陣陣,少女櫻唇的誘惑從來都是一把利劍,此時的你,還能自禁嗎?

  《天龍八部》鍾靈的足踝,段譽的癡情眼光。

  段譽點點頭,俯身去除她鞋子,左手拿住她足踝,只覺入手纖細,不盈一握,心中微微一蕩,抬起頭來,和鍾靈相對一笑。段譽在火光之下,見到她臉頰上亮晶晶地兀自掛著幾滴淚珠,目光中卻蘊滿笑意,不由得看癡了。

  點評:美女的足踝,配上她梨花帶雨的臉龐,癡了嗎?醉了嗎?

  《天龍八部》赤裸的美女橫抱,貼身小衣意味著什麼?

  只見一個青年男子披頭散髮,赤裸著上身走將出來,下身只繫著一條短褲,露出了兩條大腿,正是段譽,手中橫抱著一個女子。那女子縮在他的懷裡,也只穿著貼身小衣,露出了手臂、大腿、背心上雪白粉嫩的肌膚。

  點評:手臂、大腿、背心上雪白粉嫩的肌膚都露了出來,段譽童鞋,你們在研究啥?

  《神雕俠侶》衣帶漸寬儂悔了嗎,小龍女?

  她心中一蕩,驚懼漸去,情慾暗生,心想原來楊過這孩子卻來戲我。只覺他雙手越來越不規矩,緩緩替自己寬衣解帶,小龍女無法動彈,只得任其所為,不由得又是驚喜,又是害羞。

  點評:把這個情節放在最後來寫,實在吃不準他們之間到底是不是郎情妾意,這個場面有點「寬錯衣帶做錯愛」的嫌疑。不過這也怪小龍女,咋就不一刀結果了尹志平那小子呢?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