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軍閥張宗昌的姨太太為何多是娛樂圈中人? | 時光網

 

A-A+

揭秘:軍閥張宗昌的姨太太為何多是娛樂圈中人?

2017年07月25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3 次

  歷史上有人將張宗昌冠以民國風流將軍,其實,這是對「風流」的誤讀。張宗昌應為民國最荒淫無恥將軍才名符其實!

  張宗昌,奉系軍閥頭目之一,綽號「狗肉將軍」、「混世魔王」、「長腿將軍」、「三不知將軍」、「五毒大將軍」、「張三多」等。這位民國時期的「張三多」幼年家境貧寒,18歲闖關東,當過鬍子,武昌起義後投靠山東民軍都督胡瑛。此後幾經改換門庭,位高權重時先後任進攻護法軍第二路總指揮、綏寧剿「匪」司令、綏寧鎮守使。二次直奉戰爭後改任宣撫軍第一軍軍長,蘇皖魯剿匪司令,山東軍務督辦兼任山東省省長,直魯聯軍總司令。張宗昌曾殘酷鎮壓青島日商紗廠工人罷工,造成「青島慘案」。1932年9月3日被山東省政府參議鄭繼成槍殺於津浦鐵路濟南車站。

  說起來,張宗昌的「美名」很多,但最吸引人眼球的「美名」有兩個:一是「三不知將軍」,這「三不知:是指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錢,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兵,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姨太太;二是「張三多」,指的是他兵多、錢多、女人多,多得他自己也數不清。據《民國通俗演義》中說,張宗昌的姨太太有50多人,但是,能夠說得出來朧去脈的有23人,而被張宗昌糟蹋的女人不知多少才是真的。

  張宗昌正宗夫人是鄰村的賈氏,也是貧苦農民。賈氏新婚月與張宗昌有夫妻之實外,做了一世活寡婦。一九一六年張宗昌南京遇仇家報仇,張逃得生命,賈氏卻死在了殺手槍口下。與張宗昌亦無子女留下。

  張宗昌第一個姨太太叫袁書娥。張宗昌與賈氏新婚不久即去闖關東,與瀋陽美女袁書娥成婚。張宗昌英俊挺拔,袁書娥相貌出眾,兩人恩愛異常。每次張宗昌回到家第一件事就熱烈擁抱袁氏,叫做見面「抱三抱」。兩人育有三男二女。

  袁書娥的二妹袁中娥時年19歲,也是個大美人,她迷上了姐夫英俊魁梧,對姐姐呵護有加的男子漢本質。張宗昌倒也本分,對姨妹的親近視而不見。這袁中娥看慣了居住瀋陽的俄國人奔放不拘的男女之愛,便發動了主動攻擊。袁中娥梳有一條長及膝下的烏黑辮子,她乘姐姐不在時將辮子纏住姐夫的脖子,撲到他懷裡撒嬌。面對妙齡美女挑逗,張宗昌克制了很長時間,最終壓不住熊熊慾火與二姨妹上了床,接著袁中娥不顧姐姐反對,尋死覓活最終做了張宗昌的二姨太。

  然而,此時讓張宗昌始料不及的是,大姨太袁書娥深感閨房寂寞,便養了一個秘密情夫。這情夫姓賈,雖相貌英俊,卻是瘸子,人稱「賈瘸子」。賈瘸子利用張宗昌琵琶別抱,對袁書娥大獻慇勤。袁書娥並看不上賈瘸子,但她非常憤恨張宗昌與二妹袁中娥的婚事,於是和賈瘸子偷腥。只要張宗昌不在家之時,他們就公然同居,出雙入對,毫無顧忌。後二人生有一女,也就是三女春梅。

  張宗昌獲聞此事後,即留心捉姦。一次,他突然折返回家,嚇得賈瘸子匆忙越牆落荒而逃。張宗昌在其背後放了一槍,但未擊中。張宗昌乃著名的神槍手,以他的槍法,又有所準備,一槍出去,當可放倒賈瘸子,之所以未打中,可能與張有意嚇阻、無意傷人有關。張宗昌的目的達到了,從此賈瘸子再也沒有進過張家門。

  隨著權力和金錢的膨脹,張宗昌從愛家的男人演變為好色成性「處處為家」。到1920年前後,張宗昌先後娶了三姨太、四姨太、五姨太、六姨太、七姨太。這5位姨太太全是青樓妓女,張宗昌娶她們主要目的是顯示身份地位,娶了她們之後基本上沒有在一起,故這5位姨太太都沒有子女。鑒於「冷宮」滋味不好受,5位姨太太主動提出下堂,在張宗昌同意下離去自謀生路。

  譬如,四姨太雅仙是一個青樓妓女,為人非常風流,她到張家後,深受張宗昌的寵愛。雅仙掠財很多,手頭積蓄頗豐。1928年,雅仙下堂。七姨太人稱「老七」,乃一妓女、交際花,生性活潑,長得小巧玲瓏,人極聰明,對男人很有一套手段。張宗昌與「老七」經常在一起,所送珠寶、首飾很多。1927年左右,七姨太要求離婚,張忍痛答應之後,她嫁給天津國民飯店的老闆,白頭偕老。

  此後,張宗昌娶姨太太就如玩兒一樣。接連娶了朝鮮抗日英雄安重根女兒安淑貞為八姨太;娶了雜耍藝人富貴兒為九姨太,年紀最小的是著名評劇演員朱鳳霞,被張宗昌納為二十一姨太時年僅14歲。洞房花燭之夜,朱鳳霞面對一米八五的張宗昌,嚇得鑽進了床底下,但怎能逃脫張宗昌的魔爪。而二十二姨太太則是位小巧玲瓏的日本女人。

  說到這八姨太,原來是張家的一個侍女,叫安淑義。提起安淑義,人們並不知曉,但一說安重根,則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安淑義就是安重根的侄女,朝鮮國新義州人。由於安重根刺殺伊籐博文事件發生,日本人要殺安家滿門,迫不得已,安重根的弟媳帶著六個女兒、一個兒子連夜逃到中國丹東。她們身處異國他鄉,舉目無親,語言又不通,結果,安家的第四個女兒——安淑義就被人販子賣到張家做了侍女。

  張宗昌第一個姨太太叫袁書娥。張宗昌與賈氏新婚不久即去闖關東,與瀋陽美女袁書娥成婚。張宗昌英俊挺拔,袁書娥相貌出眾,兩人恩愛異常。每次張宗昌回到家第一件事就熱烈擁抱袁氏,叫做見面「抱三抱」。兩人育有三男二女。

  袁書娥的二妹袁中娥時年19歲,也是個大美人,她迷上了姐夫英俊魁梧,對姐姐呵護有加的男子漢本質。張宗昌倒也本分,對姨妹的親近視而不見。這袁中娥看慣了居住瀋陽的俄國人奔放不拘的男女之愛,便發動了主動攻擊。袁中娥梳有一條長及膝下的烏黑辮子,她乘姐姐不在時將辮子纏住姐夫的脖子,撲到他懷裡撒嬌。面對妙齡美女挑逗,張宗昌克制了很長時間,最終壓不住熊熊慾火與二姨妹上了床,接著袁中娥不顧姐姐反對,尋死覓活最終做了張宗昌的二姨太。

  然而,此時讓張宗昌始料不及的是,大姨太袁書娥深感閨房寂寞,便養了一個秘密情夫。這情夫姓賈,雖相貌英俊,卻是瘸子,人稱「賈瘸子」。賈瘸子利用張宗昌琵琶別抱,對袁書娥大獻慇勤。袁書娥並看不上賈瘸子,但她非常憤恨張宗昌與二妹袁中娥的婚事,於是和賈瘸子偷腥。只要張宗昌不在家之時,他們就公然同居,出雙入對,毫無顧忌。後二人生有一女,也就是三女春梅。

  張宗昌獲聞此事後,即留心捉姦。一次,他突然折返回家,嚇得賈瘸子匆忙越牆落荒而逃。張宗昌在其背後放了一槍,但未擊中。張宗昌乃著名的神槍手,以他的槍法,又有所準備,一槍出去,當可放倒賈瘸子,之所以未打中,可能與張有意嚇阻、無意傷人有關。張宗昌的目的達到了,從此賈瘸子再也沒有進過張家門。

  隨著權力和金錢的膨脹,張宗昌從愛家的男人演變為好色成性「處處為家」。到1920年前後,張宗昌先後娶了三姨太、四姨太、五姨太、六姨太、七姨太。這5位姨太太全是青樓妓女,張宗昌娶她們主要目的是顯示身份地位,娶了她們之後基本上沒有在一起,故這5位姨太太都沒有子女。鑒於「冷宮」滋味不好受,5位姨太太主動提出下堂,在張宗昌同意下離去自謀生路。

  譬如,四姨太雅仙是一個青樓妓女,為人非常風流,她到張家後,深受張宗昌的寵愛。雅仙掠財很多,手頭積蓄頗豐。1928年,雅仙下堂。七姨太人稱「老七」,乃一妓女、交際花,生性活潑,長得小巧玲瓏,人極聰明,對男人很有一套手段。張宗昌與「老七」經常在一起,所送珠寶、首飾很多。1927年左右,七姨太要求離婚,張忍痛答應之後,她嫁給天津國民飯店的老闆,白頭偕老。

  此後,張宗昌娶姨太太就如玩兒一樣。接連娶了朝鮮抗日英雄安重根女兒安淑貞為八姨太;娶了雜耍藝人富貴兒為九姨太,年紀最小的是著名評劇演員朱鳳霞,被張宗昌納為二十一姨太時年僅14歲。洞房花燭之夜,朱鳳霞面對一米八五的張宗昌,嚇得鑽進了床底下,但怎能逃脫張宗昌的魔爪。而二十二姨太太則是位小巧玲瓏的日本女人。

  說到這八姨太,原來是張家的一個侍女,叫安淑義。提起安淑義,人們並不知曉,但一說安重根,則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安淑義就是安重根的侄女,朝鮮國新義州人。由於安重根刺殺伊籐博文事件發生,日本人要殺安家滿門,迫不得已,安重根的弟媳帶著六個女兒、一個兒子連夜逃到中國丹東。她們身處異國他鄉,舉目無親,語言又不通,結果,安家的第四個女兒——安淑義就被人販子賣到張家做了侍女。

  安淑義為人溫柔、賢淑,長相端莊、俊美,身高近一米六。在生活中,安氏與人相處時特別能忍,寡言少語,寬宏大量,任勞任怨,人緣不錯。張宗昌納安氏為妾後的1922年,安氏生有一女,叫張春綏。

  張宗昌被刺身亡之後,以張學良等人為首的治喪善後委員會指定安氏到北平西北原石老娘胡同居住,帶女兒守節。其生活費用,一開始主要靠治喪善後委員會發給的存在銀行裡的5000元利息,後來由於戰亂頻繁,存款本金被銀行侵吞,安氏生活無著落,無奈之中只好靠女紅維持生計,給洋行繡花以供餬口,有時還糊火柴盒、雕雨傘柄等。儘管生活極其艱辛,安氏仍堅持讓女兒上學讀書。

  安氏對人十分和善,尤其是對拉洋車之類的貧苦人家非常之好,如幫人做一些朝鮮式的小棉襖、酸泡菜等,以至於其他姨太太竟說她「賤」。有一件事最能說明她的性格。石老娘胡同當時住著一位姓趙的女人,極其蠻橫霸道,人稱「母老虎」。一次,她家用來接雨水的小桶丟失,她懷疑是安氏所為,竟當眾毆打安氏,而安氏卻低頭不予還手。恰逢其女兒春綏放學回家,用腳跺趙氏之小腳方得解圍。事後才瞭解到,小桶是被一吸大煙者竊走的。1943年3月13日,安氏於貧病交加中棄世而去。

  九姨太富貴兒原來是一個雜耍藝人,平日裡浪跡街頭巷尾,因擅長耍花轱轆棒,有時也在雜技團裡獻藝。張宗昌有一次觀看曲藝,相中了富貴兒,經人撮合,收為九姨太。

  富貴兒個頭不高,長得小巧玲瓏,為人十分善良。張宗昌有一陣子很龐愛她,不過他們並沒有生育。1932年,張宗昌被刺身之後,治喪善委員會分給富貴兒3000元大洋,定居天津。富貴兒手頭有不少的積蓄,因此衣食無憂,平日裡也抽抽大煙。後來與一男子同居。這人知道富貴兒有許多首飾,故蓄意壓之。富貴兒得知後,便打算與之分手。

  恰在此時,富貴兒巧遇一個30多歲的男子,此人曾上過大學,為人正派善良,二人遂私下交好。此事被第一個同居的男人發覺後,竟喪心病狂地用硝鏹水灑向正在吸大煙的富貴兒。匆忙中富貴兒用枕頭一擋,保住了雙眼及以下臉部正面,但面部側面仍有大面積燒傷。那男子在報復富貴兒之後,席捲傢俬一空後逃逸。富貴兒被送到北京協和醫院治療。在醫院期間,那位大學生始終陪護其身邊,還以自己大腿的皮膚供移植之用。此後二人相依為命,白頭偕老。

  十姨太祁氏,河北霸縣人,家境貧寒,長大後被賣到北京八大胡同妓院。張宗昌到妓院遊樂,恰逢祁氏,祁氏得此良機,極力要求張為之贖身。於是,張便出巨資贖其從良,列為十姨太。祁氏到張家後,於1922年底生下一子,叫張盛樂。張宗昌被刺身亡後,祁氏被治喪善後委員會安排到石老娘胡同,與八姨太安氏一家同住。

  九姨太富貴兒原來是一個雜耍藝人,平日裡浪跡街頭巷尾,因擅長耍花轱轆棒,有時也在雜技團裡獻藝。張宗昌有一次觀看曲藝,相中了富貴兒,經人撮合,收為九姨太。

  富貴兒個頭不高,長得小巧玲瓏,為人十分善良。張宗昌有一陣子很龐愛她,不過他們並沒有生育。1932年,張宗昌被刺身之後,治喪善委員會分給富貴兒3000元大洋,定居天津。富貴兒手頭有不少的積蓄,因此衣食無憂,平日裡也抽抽大煙。後來與一男子同居。這人知道富貴兒有許多首飾,故蓄意壓之。富貴兒得知後,便打算與之分手。

  恰在此時,富貴兒巧遇一個30多歲的男子,此人曾上過大學,為人正派善良,二人遂私下交好。此事被第一個同居的男人發覺後,竟喪心病狂地用硝鏹水灑向正在吸大煙的富貴兒。匆忙中富貴兒用枕頭一擋,保住了雙眼及以下臉部正面,但面部側面仍有大面積燒傷。那男子在報復富貴兒之後,席捲傢俬一空後逃逸。富貴兒被送到北京協和醫院治療。在醫院期間,那位大學生始終陪護其身邊,還以自己大腿的皮膚供移植之用。此後二人相依為命,白頭偕老。

  十姨太祁氏,河北霸縣人,家境貧寒,長大後被賣到北京八大胡同妓院。張宗昌到妓院遊樂,恰逢祁氏,祁氏得此良機,極力要求張為之贖身。於是,張便出巨資贖其從良,列為十姨太。祁氏到張家後,於1922年底生下一子,叫張盛樂。張宗昌被刺身亡後,祁氏被治喪善後委員會安排到石老娘胡同,與八姨太安氏一家同住。

  祁氏聰明過人,很喜歡講故事,一肚子典故、神話講不完,孩子們都愛圍在她身旁靜聽講解。後有的孩子喜歡文學即與之有關。平時生活中,祁氏除了留戀大煙之外,生活十分儉樸。她愛清潔,室內整潔、明亮,生氣盎然。1941年除夕之夜,日本憲兵闖入她家,將其子張盛樂抓走,盛樂被嚴刑逼瘋。祁氏從此憂憤成疾,於1944年病逝。

  十一姨太出生在東北一農村富農之家,長相奇醜無比。在她27歲的那年,張宗昌因公務路過她家,其父提出將他的老閨女嫁給張宗昌,張一見就跑,堅決回絕。張宗昌回到山東督署後,本以為此事已了,不曾想丑姑娘的父親嫁女心切,趕著大車三送女兒,連遭拒絕後竟將女兒丟下就走,還聲稱張與其女同過夜。其實是訛詐,是貪圖張家錢財。張宗昌無奈中,只好將其納為十一姨太,但堅決不與之同房,十一姨太一進張家就獨守空房。張宗昌遇刺身亡後,十一姨太拿了治喪善後委員會分給的3000元大洋回了老家東北。十一姨太十分孤僻,性格刁惡,心胸狹隘,張家的人對她頗為厭惡。

  這張宗昌好色成性,每到一地,必逛妓院,凡看中的就帶回來,找一處房子安頓好,門口派一位哨兵,就算過了門。譬如,十二姨太乃一藝人,是張宗昌在一次遊玩時遇上的,後收為十二姨太。十二姨太到張家後,耐不住寂寞,不願意苦守空房,一兩個月後就要下堂,後另嫁他人,結果不得而知。十三姨太和十二姨太差不多,在張家呆的時間更短,不足一月就下堂,另謀出路。

  十四姨太原來就是一名妓女,北京人,平時的愛好就是買衣服,好打扮。1931年,十四姨太在鐵獅子胡同因患肺結核,不治而死。十五姨太和十二姨太、十三姨太一樣,在張家呆的時間很短,不久就下堂另嫁他人。

  十六姨太是一個唱京劇的武生,為人忠厚老實,張宗昌之母對之十分喜愛,讓她隨侍左右。十六姨太沒有孩子,張宗昌死後,拿著治善後委員會分給的3000元大洋,改嫁給一布販。後夫出身貧苦,二人勤儉持家,得以善終。

  十七姨太是一個美女,她嫁給張宗昌後生一女,名叫春霄。張宗昌死後,十七姨太不願守節,帶著女兒另嫁他人。

  十八姨太是上海人,大家都稱之為「上海太太」。她長相一般,包牙。十八姨太是以帶孕之身嫁給張宗昌的,後生有一雙胞胎,一男一女,男孩呢東樂,女孩叫春和。張宗昌死後,十八姨太帶著子女到上海居住,她從未告知子女其父為張宗昌,也再未與張家其他人來往。

  張宗昌的部下曾向其獻二妓,年方十六歲,張將二人納為十九姨太和二十姨太。十九姨太叫盧輔義,她可能並未真正被賣到妓院,所以還不能肯定是妓女。盧氏身材細高,相貌嬌好。到張家後,於1929年生有一子,名叫昭樂。張宗昌死後,盧氏年方19,故未守節,嫁給了胡氏。胡號叔潛,乃進步人士,其長兄鬍子昂是新中國政界副主席兼工商聯主席。盧氏再婚後生有二子,其中一子丟失,另一子定居於香港。盧氏在生子後又與胡家鬧翻,下落不明。

  二十姨太長得滿臉的青春痘,故不為張宗昌所喜歡,二人未同過房,後不知所終。

  二十一姨太朱寶霞是一個著名的評劇演員,為人比較善良,她與張宗昌沒有孩子,張被刺殺後繼續演戲。新鳳霞在回憶錄中數次提到的朱寶霞,即是此人。

  二十二姨太是日本人,個頭比較小,是一個典型的日本女人,1931年張宗昌在日本納之為妾。回到中國旅順時,二十二姨太因不習慣中國的生活,不足20天就隻身回國。

  1931年,張宗昌在一次大宴上遇到一位唱梨花大鼓的女藝人李艷紅,遂納之為二十三姨太。李艷紅為人比較善良、安分。她識字,梳著一條又黑又粗、長過膝蓋的大辮子,以至於人稱「大辮子」。李艷紅到張家時,年方20歲左右。

  張宗昌不僅納朝鮮女人、日本女人為姨太太,而且還對白俄女人表現出濃厚的興趣。有一次,他從流亡的白俄女人中挑選了五個年輕漂亮的帶回山東,與他的23個姨太太享受著同等待遇,並且經常帶著這五個白俄太太在濟南的大街上招搖過市,還竟然對外宣稱「俺這也是給俺們中國人長了臉面!」看來,這種話恐怕也只有張宗昌能說出口了。其實,張宗昌如此的品味,就不難看出他喜歡挑娛樂圈中的女人做姨太太的原因了。

  張宗昌被山東省政府參議鄭繼成槍殺後,林語堂曾寫了一篇獨具諷刺意味有趣的悼念文章:「狗肉將軍張宗昌死了……然而狗肉將軍的死,卻對我特別有意義,因為他是現代中國所有顯著的、傳奇的、封建的和不顧羞恥的統治者中最顯著的、最傳奇的、最封建的,而且我必須說,最率直而不顧羞恥的一個。」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