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身材惹的禍!薛寶釵選秀失敗是因為性感豐盈 | 時光網

 

A-A+

都是身材惹的禍!薛寶釵選秀失敗是因為性感豐盈

2017年07月27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9 次

  薛家進京的目的在《紅樓夢》第四回借薛蟠交待得很清楚:一為送妹待選,二為望親,三因親自入部銷算舊賬,再計新支。這其中主要目的應該是送薛寶釵待選。因為「望親」是可望可不望,賈家雖然財大氣粗,我們薛家也不差呀,豐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鐵,雖然家道中落,但尚有百萬之富,犯不著投奔賈家。而到部中算賬領錢薛蟠一人就可以了,用不著攜母挈妹的一家人浩浩蕩蕩殺到京城。「待選」二字著意於等待,你能讓薛寶釵一個女娃孤單單地守著嗎?所以,舉家遷徙是最好的法子。當然,對於薛蟠來說,那三條都不是目的,他是想到京城第一繁華之地、花花世界瀟灑一番。真是想什麼有什麼,恰巧就遇到了絕色女子英蓮。其實,就我個人看法,英蓮跟了薛蟠比跟那個同性戀馮淵要強,當然,強搶豪奪打死人又另當別論。唉,真是說不清,道不明,冤孽啊!

  這且按下不表。薛寶釵一家就借賈府東北角的梨香院住了下來。薛蟠依舊在外面胡混,偶爾外出替政府買辦採購;寶釵無非是看書下棋,或作針黹,偶爾與黛玉迎春姊妹相聚一番。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地過去了。

  很奇怪,薛家安頓下來後,沒有人再提到選秀,似乎大家都忘了這件事,這是為什麼呢?

  薛寶釵到底有沒有參加選秀?結果如何呢!

  據劉心武考證,薛寶釵參加了選秀,但是失敗落選了,依據是第二十九回清虛觀打醮前後,薛寶釵表現反常。《紅樓夢》第三十回《寶釵借扇機帶雙敲齡官劃薔癡及局外》確有這樣一段描寫:

  寶玉又笑道:「姐姐知道體諒我就好了。」又道:「姐姐怎麼不看戲去?」寶釵道:「我怕熱,看了兩出,熱的很。要走,客又不散。我少不得推身上不好,就來了。」寶玉聽說,自己由不得臉上沒意思,只得又搭訕笑道:「怪不得他們拿姐姐比楊妃,原來也體豐怯熱。」寶釵聽說,不由的大怒,待要怎樣,又不好怎樣。回思了一回,臉紅起來,便冷笑了兩聲,說道:「我倒像楊妃,只是沒一個好哥哥好兄弟可以作得楊國忠的!」二人正說著,可巧小丫頭靛兒因不見了扇子,和寶釵笑道:「必是寶姑娘藏了我的。好姑娘,賞我罷。」寶釵指他道:「你要仔細!我和你頑過,你再疑我。和你素日嘻皮笑臉的那些姑娘們跟前,你該問他們去。」

  兩樁小事令寶姐姐大怒,這的確反常,似乎有一股無明火無處發洩。寶姐姐不像林妹妹,平時並非是開不得玩笑的人,為何寶玉將她比作楊妃,她竟然生氣發飆呢?而且,跟丫環靛兒翻臉,也不是寶姐姐的作風呀!

  劉心武先生認為這是寶釵選秀失利的反應,我十分贊同。與大觀園中其他姐妹不一樣,寶釵心性非常高,在她眼下,林黛玉只是一個略有才情、情商不高、喜歡耍小性子的小女子,她甚至打心眼裡瞧不上林妹妹,而對其他的姊妹更是一覽眾山小。

  她確實有這個資格。她那豁達的胸懷、溫柔的秉性、豐富的學識、敏捷的才情、豐盈的身材、艷冶的相貌,無不令人著迷。

  兩樁小事令寶姐姐大怒,這的確反常,似乎有一股無明火無處發洩。寶姐姐不像林妹妹,平時並非是開不得玩笑的人,為何寶玉將她比作楊妃,她竟然生氣發飆呢?而且,跟丫環靛兒翻臉,也不是寶姐姐的作風呀!

  劉心武先生認為這是寶釵選秀失利的反應,我十分贊同。與大觀園中其他姐妹不一樣,寶釵心性非常高,在她眼下,林黛玉只是一個略有才情、情商不高、喜歡耍小性子的小女子,她甚至打心眼裡瞧不上林妹妹,而對其他的姊妹更是一覽眾山小。

  她確實有這個資格。她那豁達的胸懷、溫柔的秉性、豐富的學識、敏捷的才情、豐盈的身材、艷冶的相貌,無不令人著迷。

  她賢良淑德,她學富五車,她是智慧的化身,她是沒有翅膀的天使,她 簡直是要當娘娘的節奏呀!

  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但,還有一句不好聽的話:落地的鳳凰不如雞。

  心高氣傲的寶姐姐遭受如此大的打擊,自然會失控,而寶兄弟又不合時宜地提到「楊貴妃」,更是火上澆油。

  這位要問了,楊貴妃是四大美女之一呀,旁人想要還蹭不上哩!將寶姐姐比作楊貴妃是好事呀,為何生氣呢?

  事情還要從寶姐姐選秀失敗的原因說起。這可是在下考證的結論,劉心武老先生也沒有說過,以前似乎也沒有人提及。

  寶姐姐選秀失敗的原因是:她體態性感豐盈!

  讓我們先品評一番寶釵的相貌吧:她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臉若銀盆,眼如水杏。生得肌骨瑩潤,舉止嫻雅,第二十八回寶玉要看寶釵的紅麝串子,那寶釵生的肌膚豐澤,容易褪不下來。寶玉在旁看著雪白一段酥臂,不覺動了羨慕之心,暗暗想道:「這個膀子要長在林妹妹身上,或者還得摸一摸,偏生長在他身上。」

  連寶兄弟都動心了!要摸一摸。所以,我用「性感豐盈」的評價很是到位,這種豐腴肥美的女人要是放在唐朝,肯定是國寶,比楊妃還楊妃。但清朝不像唐朝那樣以肥為美,清朝好細腰,所以宮中皆餓死。李漁在《閒情偶寄》之《修容》中提到「吾觀今日之修容,大類楚宮之末俗, 矧腰成一縷,有餓而必死之勢哉!」

  由是觀之,清朝喜歡骨感美人,所以,如果是林妹妹參選,勝算的可能性還大一些,只可惜顰兒不屑如此。

  薛寶釵被庸俗的審美觀拋棄了。如果是在唐朝,或是今朝,她真的有可能著黃袍、戴鳳冠,和本家麗媛姐一樣,成為雍容華貴的國母,接受萬民參拜。心有多大,路就有多遠,是時間的過錯,讓一切成了虛幻。

  所以,她並非因為被比擬楊妃而生氣,更不是懊喪沒有一個像楊國忠一樣的兄弟支持,要知道,楊國忠是因為楊貴妃而發達起來,並不是楊玉環靠楊國忠才做了貴妃,這個邏輯關係不能顛倒。在這一點上,劉心武老先生也走眼了。

  薛寶釵恨的是生不逢時。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