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吳三桂降清始末:並非僅是因為紅顏陳圓圓! | 時光網

 

A-A+

揭秘吳三桂降清始末:並非僅是因為紅顏陳圓圓!

2017年07月28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38 次

  明末名將的故事中,恐怕最被文學家、戲劇家寵愛的便是吳三桂了。吳三桂引清兵入關,衝冠一怒為紅顏,一直是婦孺皆知的典故。但說來說去,總離不開那點兒香艷的味道。

  吳三桂,何許人也?一個有大周皇帝的天子命,卻為大清朝打下半壁江山的人;一個敢為愛情擔負身後滾滾罵名的人;一個使一代梟雄李自成命喪其手的人。諸多的悲劇與無奈造就了他色彩鮮明、複雜多變的人生性格:既有「衝冠一怒為紅顏」的真情實感;又有愛江山甚於愛美人的殘暴與貪婪;他反覆無常,言而無信,仕明叛明,聯闖破闖,降清反清……人生之善與惡,無一不在他身上迸發……然而,作為歷史上的傳奇人物之一,吳三桂在明末清初的歷史舞台上卻又是最關鍵的籌碼。曾左右了當時的歷史走向。因此,後人對其評價多是毀譽參半、亦揚亦抑的。很難簡單勾勒出他本身的性格及其演繹出的那些光怪陸離、令人目不暇接的人生變故。

  瞭解吳三桂降清的具體過程,瞭解一個真實的吳三桂,並且作出準確的評價,有助於我們客觀、準確地去瞭解那段特殊的歷史。

  大明最後一張軍事王牌

  山海關與北京城相隔不過三百多公里,是京師的護翼,更是從遼東通往北京的最後一道屏障。「兩京鎖鑰無雙地,萬里長城第一關」。山海關由明初的大將軍徐達修建,後來經譚綸、戚繼光、熊廷弼、孫承宗、袁崇煥、洪承疇等明朝幾代軍事將領加固及重修,由城裡到城外,已經形成了一整套嚴密的軍事防禦體系。關城呈四方形,四面均有關門:東樓鎮東,西樓迎恩,北樓威遠,南樓望洋。城外有護城河,城南城北是兩座翼城,此外還有兩座羅城,分別為東西羅城,護城河由其中穿過。出東門三十餘里,是山海關第一個前哨軍事據點「中前所城」(今遼寧省綏中前所),前面有一座護衛城名叫「前屯衛」(今遼寧綏中前衛),再前行數十里,是「中後所城」,(今遼寧綏中縣城)。在同海關城東二里的歡喜嶺上,還有一座用於軍事暸望的高地,名叫威遠城。

  松山會戰之後,逃到杏山的吳三桂的軍隊再次被擊敗,他與一名部將隻身逃往寧遠。對明朝軍事情況瞭如指掌的洪承疇和祖大壽先後降清,陷入無將可用的尷尬處境的崇禎皇帝一反常態,不僅沒有下旨降罪,反而給吳三桂加升了提督職銜,並指示他「收殘轉敗」,收拾各鎮潰兵散勇,總歸吳三桂統一管理。這樣一來,吳三桂的兵力反而增強了,成為崇禎皇帝手上最後一張軍事王牌。

  吳三桂的繼母是祖大壽的妹妹,祖大壽於是成了吳三桂的舅父。祖大壽降清後,皇太極利用祖大壽,頻頻向吳三桂伸出橄欖枝,一心想招撫吳三桂。

  勸降進行了一年,卻毫無結果。

吳三桂圖

  皇太極去世後僅一個月,喪期未滿,多爾袞、濟爾哈朗與諸王貝勒便作出出征寧遠的決策。名為征寧遠,實則是攻取寧遠以西至山海關之間的中後所、中前所、前屯衛三城,從而切斷寧遠與大本營山海關的聯繫,把寧遠變為一座孤城。三所的明軍哪裡會是多爾袞的對手,前後不過七八天,就被清軍擊敗。

  吳三桂在困守孤城中,迎來了公元1644年。

  大明最後一張軍事王牌

  山海關與北京城相隔不過三百多公里,是京師的護翼,更是從遼東通往北京的最後一道屏障。「兩京鎖鑰無雙地,萬里長城第一關」。山海關由明初的大將軍徐達修建,後來經譚綸、戚繼光、熊廷弼、孫承宗、袁崇煥、洪承疇等明朝幾代軍事將領加固及重修,由城裡到城外,已經形成了一整套嚴密的軍事防禦體系。關城呈四方形,四面均有關門:東樓鎮東,西樓迎恩,北樓威遠,南樓望洋。城外有護城河,城南城北是兩座翼城,此外還有兩座羅城,分別為東西羅城,護城河由其中穿過。出東門三十餘里,是山海關第一個前哨軍事據點「中前所城」(今遼寧省綏中前所),前面有一座護衛城名叫「前屯衛」(今遼寧綏中前衛),再前行數十里,是「中後所城」,(今遼寧綏中縣城)。在同海關城東二里的歡喜嶺上,還有一座用於軍事暸望的高地,名叫威遠城。

  松山會戰之後,逃到杏山的吳三桂的軍隊再次被擊敗,他與一名部將隻身逃往寧遠。對明朝軍事情況瞭如指掌的洪承疇和祖大壽先後降清,陷入無將可用的尷尬處境的崇禎皇帝一反常態,不僅沒有下旨降罪,反而給吳三桂加升了提督職銜,並指示他「收殘轉敗」,收拾各鎮潰兵散勇,總歸吳三桂統一管理。這樣一來,吳三桂的兵力反而增強了,成為崇禎皇帝手上最後一張軍事王牌。

  吳三桂的繼母是祖大壽的妹妹,祖大壽於是成了吳三桂的舅父。祖大壽降清後,皇太極利用祖大壽,頻頻向吳三桂伸出橄欖枝,一心想招撫吳三桂。

  勸降進行了一年,卻毫無結果。

吳三桂圖

  皇太極去世後僅一個月,喪期未滿,多爾袞、濟爾哈朗與諸王貝勒便作出出征寧遠的決策。名為征寧遠,實則是攻取寧遠以西至山海關之間的中後所、中前所、前屯衛三城,從而切斷寧遠與大本營山海關的聯繫,把寧遠變為一座孤城。三所的明軍哪裡會是多爾袞的對手,前後不過七八天,就被清軍擊敗。

  吳三桂在困守孤城中,迎來了公元1644年。

  艱難的撤離

  1644年春節,已經佔領了「百二秦川」、既而席捲山西的李自成確定國號為大順,年號永昌。崇禎皇帝意識到,明都北京已經受到嚴重的軍事威脅。而此時,衛戍京城的軍隊已經幾乎一年沒有得到軍餉。兵士們人心極度渙散,正如一位將領所報告的:「鞭一人起,一人復臥如故。」

  儘管情況已經不能再糟,崇禎皇帝還是嚴詞拒絕了群臣遷都南京的建議,堅決主張固守北京。這年四月,皇帝下旨:調吳三桂回師勤王。

  這是一道破釜沉舟的命令,因為這樣的話,寧錦防線將徹底崩潰,等於將山海關——這座大明王朝對抗清軍最後的屏障直接暴露在敵軍面前。八旗軍的鐵騎,向著北京又近了一步。

  對於吳三桂來說,這是一次艱難的撤離。除了他自己的四萬軍隊,還有遼東的七八萬百姓,所有的人都不願留在寧遠。吳三桂不能不為這些大明子民們著想,只能把寧遠及其附近的兵民全部帶入山海關內,這樣一來,撤退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精心地準備之後,吳三桂率領軍民號稱五十萬人,放棄了明王朝苦心經營近兩百年的寧遠孤城,向山海關進發。

  從寧遠至山海關,僅有兩百里路程。按照吳三桂軍隊的速度,最多兩天一夜即可到達。而百姓們背井離鄉,將妻攜子,一路擁擠不堪,人擠馬嘶,於是在這條本不太長的路上,吳三桂走了整整五天。

  大明末代皇帝的悲慘結局

  崇禎皇帝望眼欲穿,卻始終看不到吳三桂勤王軍的影子。無奈之下,他下令徵召民兵,同時,派遣部分京城守軍開到城外紮營,其餘的派往各個城門。又把宦官們武裝起來,命令他們把守通往紫禁城的主要路口。他甚至還將藏於地下的並不多的內帑儲備挖了出來,以招募軍隊,協助唯一一支及時趕到的勤王軍--總兵唐通的部隊守衛居庸關。

  但一切似乎都是徒勞的。

  四月二十一日,唐通不戰而降,起義軍過居庸關。

  四月二十二日,距紫禁城西北僅六十五公里的昌平失守,朝野恐慌。

  四月二十三日,崇禎皇帝主持了生平最後一次正式朝會。他環顧群臣,不禁先落下淚來。群臣相向而泣,束手無策。

  四月二十四日,李自成命令部隊開始攻城。當晚,他的部隊已經逐漸佔領了南城。

  四月二十五日清晨,滿朝文武竟無一人上朝。

  孤獨的皇帝絕望了,此時他身邊僅有一名隨從。二人走出皇宮,互相攙扶著爬上了紫禁城北邊的萬歲山。他們找到兩棵一人高的海棠樹,然後拿出隨身帶著的繩子,在樹上上吊自殺了。

  崇禎皇帝死得非常狼狽,據說當時他披散著頭髮,穿著藍色的衣服,左腳光著,只有右腳上穿著一隻紅鞋。

  在我國歷史上,丟了江山憤而自殺者寥寥無幾,朱由檢算是一個。多數亡國之君一無廉恥,二無勇氣,他們不會選擇「殉國」。

  就在崇禎皇帝結束自己生命的時候,北京城內的明軍已經放下了武器,大開城門,迎接起義軍。

  大明末代皇帝的悲慘結局

  崇禎皇帝望眼欲穿,卻始終看不到吳三桂勤王軍的影子。無奈之下,他下令徵召民兵,同時,派遣部分京城守軍開到城外紮營,其餘的派往各個城門。又把宦官們武裝起來,命令他們把守通往紫禁城的主要路口。他甚至還將藏於地下的並不多的內帑儲備挖了出來,以招募軍隊,協助唯一一支及時趕到的勤王軍--總兵唐通的部隊守衛居庸關。

  但一切似乎都是徒勞的。

  四月二十一日,唐通不戰而降,起義軍過居庸關。

  四月二十二日,距紫禁城西北僅六十五公里的昌平失守,朝野恐慌。

  四月二十三日,崇禎皇帝主持了生平最後一次正式朝會。他環顧群臣,不禁先落下淚來。群臣相向而泣,束手無策。

  四月二十四日,李自成命令部隊開始攻城。當晚,他的部隊已經逐漸佔領了南城。

  四月二十五日清晨,滿朝文武竟無一人上朝。

  孤獨的皇帝絕望了,此時他身邊僅有一名隨從。二人走出皇宮,互相攙扶著爬上了紫禁城北邊的萬歲山。他們找到兩棵一人高的海棠樹,然後拿出隨身帶著的繩子,在樹上上吊自殺了。

  崇禎皇帝死得非常狼狽,據說當時他披散著頭髮,穿著藍色的衣服,左腳光著,只有右腳上穿著一隻紅鞋。

  在我國歷史上,丟了江山憤而自殺者寥寥無幾,朱由檢算是一個。多數亡國之君一無廉恥,二無勇氣,他們不會選擇「殉國」。

  就在崇禎皇帝結束自己生命的時候,北京城內的明軍已經放下了武器,大開城門,迎接起義軍。

  亡國之師的選擇

  當吳三桂的軍隊到達距京師不遠的豐潤時,傳來了北京城陷落的消息。於是他下令部隊返回山海關駐紮。

  佔領了北京的李自成將吳三桂的家人扣為人質,並讓吳三桂的父親給他寫了一封信,信中寫道:如若歸降大順,不僅可以搭救一家人的性命,還可官封王侯。隨信一同送到吳三桂軍營的還有白銀萬兩,黃金千兩。

  吳三桂並沒有像他曾經的戰友唐通那樣迫不及待地賣身求榮,這位年方三十出頭的名將經過幾天反覆考慮,決定先試探一下部將們的想法。於是在一個例行公事的碰頭會上,吳三桂突然將國破帝亡、今後何去何從的問題拋了出來。眾部將猜不透他的意思,均沉默不語。吳三桂又說,現在闖王的使者已經來了,我們是殺了他們還是歡迎他們呢?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李自成的使者已經到了。於是眾人紛紛表示,無論吳三桂是戰是降,他們都將誓死效忠,永遠追隨。

  吳三桂心中暗喜,他聽到了想要聽的話。

  投降,似乎只是個時間問題了。

  吹皺一池春水的女人

  大風起於青萍之末。吹皺了一池春水的,是一個叫陳圓圓的女人。

  風流才子冒辟疆在《影梅庵憶語》中,曾這樣描述過陳圓圓的美:其人淡而韻,盈盈冉冉,衣椒繭時,背顧湘裙,真如孤鸞之在煙霧。

  陳圓圓原姓邢,生於江南,家境貧寒,年幼時父母雙亡,由姨媽收養,姨夫姓陳,故改姓陳。姨媽家生活也很拮据,陳圓圓十歲那年被姨夫賣到藝館,學習歌舞伎、琴棋書畫,由於天賦聰穎,美艷絕倫,且吹拉彈唱樣樣俱全,很快就出類拔萃,成為風月場所中「色藝雙全」的大紅人。當時陳圓圓在江南一帶名噪一時,多少達官顯貴為之美色而傾倒。

  本為昆山歌妓的陳圓圓後被國丈田弘遇贖身。在一次國丈的家庭宴會上與吳三桂相識。吳三桂被她的美艷震驚,一見傾心。田弘遇為了結交這位手握兵權的少壯實力派人物,慷慨地將圓圓送給了吳三桂,成就一段「英雄美女」的佳話。

  吳三桂與陳圓圓度過了一段短暫卻美好的時光。當吳三桂啟程返回邊關時,因前線戰事吃緊,並沒有將圓圓帶在身邊,而是讓她暫時住在父親的府中。

  陳圓圓艷名遠播,李自成手下的悍將劉宗敏派人來到吳府,掠走了這個吳三桂最為心愛的女人。消息傳來,吳三桂勃然變色,拍案而起,大喊:「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見天下人?」一代梟雄怎能忍受戴綠帽子的恥辱,血氣方剛的吳三桂當即決定與李自成決戰到底,以雪此奪妻之恨。於是有了「衝冠一怒為紅顏」的經典名句。

  五月三日,李自成派唐通出征山海關,大敗逃至永平。

  五月十日,李自成再派白廣恩部與唐通部聯軍,對山海關發起攻擊。吳三桂再次獲勝。

  陳圓圓原姓邢,生於江南,家境貧寒,年幼時父母雙亡,由姨媽收養,姨夫姓陳,故改姓陳。姨媽家生活也很拮据,陳圓圓十歲那年被姨夫賣到藝館,學習歌舞伎、琴棋書畫,由於天賦聰穎,美艷絕倫,且吹拉彈唱樣樣俱全,很快就出類拔萃,成為風月場所中「色藝雙全」的大紅人。當時陳圓圓在江南一帶名噪一時,多少達官顯貴為之美色而傾倒。

  本為昆山歌妓的陳圓圓後被國丈田弘遇贖身。在一次國丈的家庭宴會上與吳三桂相識。吳三桂被她的美艷震驚,一見傾心。田弘遇為了結交這位手握兵權的少壯實力派人物,慷慨地將圓圓送給了吳三桂,成就一段「英雄美女」的佳話。

  吳三桂與陳圓圓度過了一段短暫卻美好的時光。當吳三桂啟程返回邊關時,因前線戰事吃緊,並沒有將圓圓帶在身邊,而是讓她暫時住在父親的府中。

  陳圓圓艷名遠播,李自成手下的悍將劉宗敏派人來到吳府,掠走了這個吳三桂最為心愛的女人。消息傳來,吳三桂勃然變色,拍案而起,大喊:「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見天下人?」一代梟雄怎能忍受戴綠帽子的恥辱,血氣方剛的吳三桂當即決定與李自成決戰到底,以雪此奪妻之恨。於是有了「衝冠一怒為紅顏」的經典名句。

  五月三日,李自成派唐通出征山海關,大敗逃至永平。

  五月十日,李自成再派白廣恩部與唐通部聯軍,對山海關發起攻擊。吳三桂再次獲勝。

  經歷了兩次失敗後,李自成決定親率十萬大軍來襲。大軍壓境,吳三桂頗覺吃力。如果硬打,他肯定不是李自成的對手,雙方的兵力相差過於懸殊。可是事情已經發展到了這個地步,不打,又該怎麼辦呢?忽然腦海中靈光一閃,向關外的大清借兵?

  借兵?投降!

  幾乎就在一念之間,吳三桂就下了借兵的決心。

  一個月前,當吳三桂放棄寧遠時,攝政王多爾袞就驚喜地發現,建立偉業的機會似乎來了。

  隨著明朝政府的崩潰,範文程力勸多爾袞進取中原。範文程認為,李自成的軍隊雖然強大,但進入北京之後,逼死了明朝的皇帝,虐待前朝的縉紳和官員,縱兵在城內四處搶掠,天怒人怨,已經失去了人心。這是大清統一全國的大好時機。但「得民心者得天下」,部隊要軍紀嚴明,所到之處應保證秋毫無犯,以成大業。

  多爾袞認為範文程說得有道理,果斷決定全民動員,「男丁七十以下,十歲以上,無不從軍。」秣馬厲兵,做出征前的準備。

  五月十四日,攝政王多爾袞以討伐叛匪為名,率領八萬大軍離開盛京,前往山海關方向。

  五月二十日,吳三桂的使者到達了清軍大營,表示願以財物和割讓領土為酬謝,請攝政王多爾袞出兵共剿李自成。但是吳三桂還是留了一手,他提出清軍由密雲、喜峰口等處繞道入關,伏擊李自成,而自己坐鎮山海關,以對李自成統領的大順軍形成合圍之勢。

  多爾袞當然看穿了吳三桂將山海關緊緊抓在手中不放的用心。他在給吳三桂的回信中,不僅對吳三桂的來信表示高興,還提出所率軍隊已到達寧遠,與吳三桂駐守山海關的部隊會合後,定能擊潰叛匪。

  五月二十五日,李自成的主力抵達山海關城郊。

  已經沒有時間討價還價的吳三桂,不得不同意了多爾袞進入山海關的要求。而多爾袞又提出,吳三桂的部隊與大順軍裝束相似,無法辨認,恐致誤傷,要吳三桂命令其將士剃髮以相區別。並要按照滿族習俗,訂立正式盟誓。

  吳三桂已經沒有選擇的餘地,他接受了這個條件。也就是從這時起,借兵變成了投降。

  吳三桂降清是其所處的歷史環境、性格因素等多方面作用的結果。陳圓圓不過是個導火索,把一代梟雄的叛逆歸結為紅顏禍水,實在是有失公正的。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