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歷史中文弱的劉表為何能夠單騎定荊州? | 時光網

 

A-A+

三國歷史中文弱的劉表為何能夠單騎定荊州?

2017年09月22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33 次

  劉表此人,是三國前期的重要人物。在曹孫劉三家三分天下之前,是坐擁兩湖千里之地,帶甲十餘萬,人口六百餘萬的大軍閥。在演義中,劉表此人文弱多疑,缺少決斷,並因此失去荊州。其實並非如此,僅看劉表單騎定荊州,就足可見其文采風流,雄才偉略。在董卓亂國之後,孫堅起兵長沙,揮師北上,在經過荊州的時候,殺死了荊州刺史王睿,南陽太守張咨。之後,袁術接管了南陽,作為回報,表奏孫堅為豫州刺史。而董卓聽從屬下建議,選拔一些宗室名流出任州牧刺史,以此拉攏人心。而劉表正是此時走馬上任。劉表一個兵也沒帶,單人獨騎來到了荊州的宜城。劉表為何不帶兵?劉表之前的官職是北軍中侯,一個六百石的小官,並沒有多少實權。進入荊州,要經過佔據宛城的袁術的地盤。袁術可不是什麼善人,此人早就心懷不軌,是一位即對抗董卓,又反對朝廷,對兄長袁紹也不買賬的主,和劉表也完全沒交情。帶兵,劉表沒有幾個兵,一旦人多,招搖過市,被袁術發現,保不定袁術就把劉表給幹掉。

  那劉表為何前往宜城?荊州的州治在武陵的漢壽縣,最繁盛的政治經濟中心卻在南陽的宛縣和南郡的襄陽縣。然而劉表卻既沒去漢壽,也不去襄陽和宛城,而是去了宜城。東漢末年的漢壽,早已沒有漢初的繁華,幾代荊州刺史都沒有再那裡駐守了,宛城和襄陽則分別在袁術和農民起義軍的手裡,而宜城有著劉表約好的幾位老友在等候。宜城的三位老友分別是延平人蒯良、蒯越,襄陽人蔡瑁。這三人對劉表仰慕已久。劉表官職不大,三人仰慕劉表什麼呢?一者,劉表是漢室宗親。和劉備一樣,是漢景帝的後代,不同的是,劉表是景帝之子魯恭王之後,劉備是中山靖王之後。有這樣一個金字招牌,就如同有了一塊官場通行證一樣,尤其是在民間一些文人心中,地位是很崇高的。

  二者,劉表是名人,地位崇高。在東漢時期,非常流行品評人物,而對人物的評定,很大程度上體現了這個人在文人官僚集團心中的地位。在演義當中,劉備是「江夏八駿」之一。八駿其實不僅僅局限於江夏,有汝南人,魯國人,渤海人等等,天南海北,其實就是天下群賢。而在其他的史料中,劉表還被歸到不同的名士集團,比如說《漢紀》裡劉表被稱為「八交」之一,。《漢末名士錄》稱劉表為「八及」之一,《後漢書》稱劉表為「八顧」之一,也就是說,無論在哪本書中,哪個人眼中,劉表都是漢末當之無愧的名流,在文人心中有著崇高的威望。蒯良、蒯越、蔡瑁對劉表的仰慕,也就是荊州士林對劉表態度的縮影。也就是說,尊貴的宗室身份,崇高的文化地位,是劉表能夠單騎定荊州的第一個原因。

  二者,劉表是名人,地位崇高。在東漢時期,非常流行品評人物,而對人物的評定,很大程度上體現了這個人在文人官僚集團心中的地位。在演義當中,劉備是「江夏八駿」之一。八駿其實不僅僅局限於江夏,有汝南人,魯國人,渤海人等等,天南海北,其實就是天下群賢。而在其他的史料中,劉表還被歸到不同的名士集團,比如說《漢紀》裡劉表被稱為「八交」之一,。《漢末名士錄》稱劉表為「八及」之一,《後漢書》稱劉表為「八顧」之一,也就是說,無論在哪本書中,哪個人眼中,劉表都是漢末當之無愧的名流,在文人心中有著崇高的威望。蒯良、蒯越、蔡瑁對劉表的仰慕,也就是荊州士林對劉表態度的縮影。也就是說,尊貴的宗室身份,崇高的文化地位,是劉表能夠單騎定荊州的第一個原因。

  與好友相會之後,大家開始商討對策。當時的荊州一共有這樣幾派勢力:一是南陽太守的袁術,,控制了荊北大片地區;二是長沙太守蘇代,控制了荊南;三是華容縣長貝羽掌握了南郡的一部分;四是農民起義軍張虎和陳生,擁有襄陽左近地區;五是盤踞荊州各地的「宗賊」勢力。這五大勢力中,以袁術的勢力追強,南陽雖然是一個郡,卻是天下第一大郡,擁有人口200多萬,袁術手下更有精兵十餘萬,根本動不了,其他如蘇代、貝羽等人,都手握重兵,無法輕易拿下。要想找到突破口,最好的選擇是擊破「宗賊」勢力,然後勸說襄陽農民義軍歸降。什麼叫做「宗賊」?「宗賊」,是指南方丘陵地區以宗族為單位的地方武裝。東漢一朝,豪強宗族勢力很盛。他們以田莊經濟為基礎,建立起具有經濟、軍事功能的「塢堡」,經濟上完全自給自足,甚至可以「閉門為市」,軍事上可以抵禦外來入侵。

  宗賊勢力強大,長期以來又保守自足,對官府基本上不買賬。劉表又怎麼看待這個問題呢?劉表說:「宗賊的問題比較嚴重。第一,袁術會利用他們來反對我的統治;第二,他們把人口都控制了,我征不到兵;第三,就算征到了兵也容易受他們的鼓惑而跑走。怎麼辦?」蒯良回答說:「眾人不歸附你的話,是因為你的仁德不夠,歸附了你而沒有太平的話,是義不夠啊。如果您把仁義修煉到家了,老百姓來投奔您就像洪水嘩啦啦地往下流啊!您還怕什麼呢?居然還在這裡問徵兵的辦法!」蒯良此人是典型的儒家思想,想以儒家的仁義思想感化宗族首領,基本上是空談。

  弟弟蒯越不贊同大哥的觀點,蒯越說:「在太平盛世,治理國家確實要講究仁義,但是在亂世則要看重權謀。兵不在乎多,而在於能夠得人心。袁術這個人很勇敢,但是卻沒有決斷,蘇代、貝羽等人也都是只有勇力的莽夫,不值得擔心。至於宗賊的首領,很多人都貪婪而殘暴,老百姓心中並不服從。我手下有一些比較有修養的人,如果我們把這些人派出去告訴這些宗族首領,歸降我們有利可圖,他們必然會前來,使君您可以把那些殘暴無道的首領誅殺,然後在安撫、任用其他人,這樣的,整個荊州的百姓必定會歸順使君,願意為使君效命。」蒯越還立足荊州,提出了他對天下大勢的分析:「只要使君立住腳跟之後,能夠推行仁德,那麼百姓必定支持。這樣的話,就可以擁有雄兵,在南佔據江陵,在北掌控襄陽,然後荊州八郡只要傳遞檄文就可以平定了。就算是袁術等人到了,也必將沒有作為!」

  劉表一聽,很是高興,以後他治理荊州基本上走的就是蒯越的思路。不過對於大哥蒯良,劉表也同樣表示了尊敬。劉表說:「子柔之言,可謂雍季之論。異度之計,可謂臼犯之謀。」雍季和臼犯,是晉文公的兩位大臣。晉文公去打仗,問這兩人怎麼辦。臼犯說用詐,雍季說不能詐,詐騙是不好的,不利於樹立誠信。結果晉文公採用了臼犯的詐計,回去卻表揚了雍季的誠信論。劉表用了這個典故,安慰了蒯良,卻用了蒯越的計謀,體現了高明的領導藝術。之後,劉表邀請了荊州五十五個宗族首領,並把他們全部都殺了,把這些人的軍隊全部接管,建立起自己的武裝,然後在軍事力量的支持下,派了蒯越單騎進襄陽城,說降了農民起義軍首領。至此,除南陽以外的整個荊北都已經在劉表的掌控之下了。結交荊州名士,消滅宗賊勢力,是劉表能夠單騎定荊州的第二個原因。

  不久之後,劉表佔據了南郡、江夏郡、章陵郡、襄陽郡四個郡。不久劉表派遣心腹黃祖去鎮守荊州東大門江夏,派遣蒯越擔任章陵太守,自己則移鎮南郡的襄陽。而在立足荊北三郡之後,劉表沒有急於進兵統一荊州,而是和襄陽名流蔡瑁聯姻,結交荊州各路豪強勢力,鞏固已有的地盤。同時表奏袁術,正式擔任南陽太守,和袁術保持了短暫而必需的和平,於是南陽在名義上也歸順於劉表。劉表又派了使者去曉諭荊南四郡。當時長沙太守蘇代已經死去,接任太守張咨也忙於鞏固自己的勢力,於是名義上長沙、零陵、桂陽、武陵四個郡也歸順了劉表。至此,荊襄九郡全部歸屬劉表的名下。穩定已有根基,徐圖未來發展,是劉表能夠單騎定荊州的第三個原因。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