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絕世才女卓文君為何淪落到要當壚賣酒? | 時光網

 

A-A+

一代絕世才女卓文君為何淪落到要當壚賣酒?

2017年09月27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4 次

  西漢時,司馬相如與卓文君私奔,到司馬家後,發現他「家徒四壁」。於是二人又回到卓文君的家鄉,開了一個小酒壚,這就是卓文君當壚賣酒的典故。西京雜記記載:司馬相如初與卓文君還成都,居貧,愁懣,以所著鷫鹴裘就市人陽昌貰酒,與文君為歡。既而文君抱頸而泣曰:我平生富足,今乃以衣裘貰酒。遂相與謀於成都賣酒,相如親著犢鼻褌滌器,以恥王孫。王孫果以為病,乃厚給文君,文君遂為富人。

  這便是文君當壚賣酒的故事。一對追求幸福的小夫妻,因為自由戀愛,決心共築愛巢,可惜衝破重重阻力以後,卓文君發現丈夫的小屋是如此的破爛不堪。貧賤夫妻百事哀,過慣了富日子的卓文君子自然知道自己可能選擇錯了,只是路回不去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掙錢,搞發家致富。只是在一個稿費不高的國度裡,書生能幹什麼,給別人打工累。小兩口想了想,於是決心自己幹,幹什麼,開個小酒館。

  這時候,請不起打雜的怎麼辦,司馬相如親自刷碗洗筷子,而卓文君自己端茶斟酒給客人。注意小兩口的生意注定不怎麼的,你想想一個是千金大小姐,一個是自命不凡的大才子,至於為何這樣做,只有卓文君心裡知道,要不然不會親自當壚賣酒。其一,窮日子太難,窮則思變,過慣了啃老族,一下子變成月光族,肯定不適應。要去給父親張嘴,父親肯定會有很多話要說。既然如此,不如不去求父親,變個法子逼父親就範,要知道父親可是當地的首富。

  其二,父親是個要面子的人,當初不同意這樁婚事,就是因為司馬相如太寒酸,不過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卓文君和自己父親生活了十七年,知父莫若女。卓文君自然知道,一旦自己當壚賣酒,老爹肯定知道自己生活過不下去了,女兒是父親的小棉襖,女兒的幸福牽動著父親的心。

  其三,卓文君知道,司馬相如琴挑自己,雖然自己才貌雙全,不過自己的家世也占一部分,倘若自己?真的一貧如洗,也無法讓屌絲的對生活充滿自信。要知道金錢不是萬能的,但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的。所以卓文君當壚賣酒,賣的不是色相,賣的是父親的一張老臉,一顆疼愛女兒的心。果然不久「王孫果以為病,乃厚給文君,文君遂為富人」。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