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凱稱帝花多少錢?龍袍60萬龍椅40萬服裝200萬 | 時光網

 

A-A+

袁世凱稱帝花多少錢?龍袍60萬龍椅40萬服裝200萬

2017年09月28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4 次

  要說袁世凱敢於開歷史倒車,將自己的頭銜從大總統閣下改為大皇帝陛下,那也是有「民意」強力支持的。1915 年12 月11 日上午9 時,中華民國參政院專門舉行全體會議討論有關變更國體事宜。據記載,當天參加會議的各省「國民代表」共1993 人,竟一致同意國家實行帝制,稱「中華帝國」,並袁世凱登基大典籌備處推戴袁總統為皇帝:「恭戴今日大總統袁世凱為中華帝國皇帝,並以國家最上完全主權奉之於皇帝,承天建極,傳之萬世。」經過兩個半小時的歌功頌德,會議宣告結束,隨即便將推戴書送到中南海總統府。面對國民代表機構的「擁戴」,袁總統自然十分感動和激動。在按照歷史上的慣例客套性地推脫了一番後,袁世凱最終接受全體國民的「擁戴」,開始著手策劃登基稱帝事宜。

  與此同時,以朱啟鈐、梁士詒等人為骨幹的登基大典籌備處開始忙碌起來。儘管袁世凱一再叮囑手下要節省開支,但該花的錢還得花,僅初步預算就得590 余萬元,內含祭典費26萬,修理大殿工程費105 萬,調度費117 萬,饗宴費22 萬,接待費51 萬,犒賞費69 萬,大禮關係費166 萬等不一而足。而據有關史料披露,實際上為了此次稱帝,袁氏政府前前後後竟花了3000 萬元!儘管當時國家財政困難,但在「梁財神」梁士詒的精心運作下,還是為此次復辟帝制提供了非常充裕的資金。

  據保存下來的賬單顯示,僅僅為籌備登基大典,袁世凱就支出了2000 萬元。例如單是為了感謝美國政治顧問古德諾在學術理論上對帝制的「支持」,政府就付給其50 萬元的「潤筆費」。再有,為了獲得輿論界的支持,袁世凱還慷慨地向《亞細亞日報》《國華報》等提供了30 萬元的友情贊助。至於為了修繕紫禁城內太和殿、中和殿和保和殿,則更是一筆浩大的開支。為了顯示新王朝的新氣象,袁世凱先是下令將三大殿分別改名為承運殿(取意「奉天承運」)、體元殿(取意「恭體黎元」)、建極殿(取意「建國立極」)。由於嫌原來宮殿的黃色不符合本朝的「火德」,又下令大殿內裝飾一律改漆朱紅色,殿中央的八根大柱加嵌赤金,飾以盤龍彩雲。正所謂肥水不流外人田,這項大工程交給了袁世凱同姓不同宗的侄子袁乃寬辦理,結果袁乃寬竟花費了270 萬元,而據承包商透露實際上只用了100 多萬元。

  為了準備登基大典,袁世凱及其家人乃至大小官員都要添置新式服裝和各類用具。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專門為袁世凱定制的兩件龍袍,據說花費了60 萬元!說起這兩件龍袍,其豪奢程度真是絲毫不亞於古代帝王的龍袍。據親歷者記載,該龍袍由內務部官員陶洙設計:「冠用平頂,皇帝十二旒、卿九旒、大夫七旒、士五旒。上衣下裳,繡山龍火藻八章。……黃龍袍由庶務司長郭葆昌承辦,命大柵欄瑞蚨祥製衣,特繡金龍,雙目皆嵌以精圓珍珠。」龍袍全用真金絲織成,上面鑲嵌大大小小無數顆珍珠,甚至還有一顆從遜清皇宮「借」來的鴿子蛋大的東珠。儘管龍袍的承辦商、著名的老字號「瑞蚨祥」不敢怠慢,集中了所有名師精心製作,可當他們將做好的第一件龍袍呈送給袁世凱審查時,卻遭到了一番奚落。原來,龍袍儘管看上去富麗華貴,上面所繡的九條龍張牙舞爪,但要求苛刻的袁世凱卻總覺得「龍氣」太散,缺乏帝王之氣。

  恰巧那幾天著名京劇老生劉鴻聲正在上演《斬黃袍》,身為其戲迷的袁世凱便大方地將這件龍袍送給偶像作戲服了。於是乎,劉老闆竟有幸身穿貨真價實的龍袍在舞台上亮相,因此而紅遍全國。之後按照袁世凱的要求,瑞蚨祥又重新做了一件九團龍袍,每團繡一條龍,龍眼上各嵌一顆大珍珠,龍頭各部還鑲有小珍珠,龍鱗處則綴有珊瑚斷片。對於這第二件龍袍,袁世凱很是滿意。此外登基大典籌備處還花10 萬元定制了兩頂復古式皇冠,12 萬元的一枚玉璽,60 萬元的兩顆金印,40 萬元的一把新龍椅,如此等等。除了袁世凱外,其家人的服裝用品也是一筆大開銷。據說光是眾多「娘娘」所需費用就高達200 萬元。

  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新時代,袁世凱還興致勃勃地下令將中南海總統府改名為新華宮,下令發行一套刻有其本人頭像和「中華帝國」「洪憲紀元」字樣的紀念金幣,甚至專門派手下到景德鎮督造一批「洪憲」瓷器。

  為了準備登基大典,袁世凱及其家人乃至大小官員都要添置新式服裝和各類用具。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專門為袁世凱定制的兩件龍袍,據說花費了60 萬元!說起這兩件龍袍,其豪奢程度真是絲毫不亞於古代帝王的龍袍。據親歷者記載,該龍袍由內務部官員陶洙設計:「冠用平頂,皇帝十二旒、卿九旒、大夫七旒、士五旒。上衣下裳,繡山龍火藻八章。……黃龍袍由庶務司長郭葆昌承辦,命大柵欄瑞蚨祥製衣,特繡金龍,雙目皆嵌以精圓珍珠。」龍袍全用真金絲織成,上面鑲嵌大大小小無數顆珍珠,甚至還有一顆從遜清皇宮「借」來的鴿子蛋大的東珠。儘管龍袍的承辦商、著名的老字號「瑞蚨祥」不敢怠慢,集中了所有名師精心製作,可當他們將做好的第一件龍袍呈送給袁世凱審查時,卻遭到了一番奚落。原來,龍袍儘管看上去富麗華貴,上面所繡的九條龍張牙舞爪,但要求苛刻的袁世凱卻總覺得「龍氣」太散,缺乏帝王之氣。

  恰巧那幾天著名京劇老生劉鴻聲正在上演《斬黃袍》,身為其戲迷的袁世凱便大方地將這件龍袍送給偶像作戲服了。於是乎,劉老闆竟有幸身穿貨真價實的龍袍在舞台上亮相,因此而紅遍全國。之後按照袁世凱的要求,瑞蚨祥又重新做了一件九團龍袍,每團繡一條龍,龍眼上各嵌一顆大珍珠,龍頭各部還鑲有小珍珠,龍鱗處則綴有珊瑚斷片。對於這第二件龍袍,袁世凱很是滿意。此外登基大典籌備處還花10 萬元定制了兩頂復古式皇冠,12 萬元的一枚玉璽,60 萬元的兩顆金印,40 萬元的一把新龍椅,如此等等。除了袁世凱外,其家人的服裝用品也是一筆大開銷。據說光是眾多「娘娘」所需費用就高達200 萬元。

  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新時代,袁世凱還興致勃勃地下令將中南海總統府改名為新華宮,下令發行一套刻有其本人頭像和「中華帝國」「洪憲紀元」字樣的紀念金幣,甚至專門派手下到景德鎮督造一批「洪憲」瓷器。

  萬事俱備後,按照原定計畫,新皇帝將於1916 年1 月1 日在紫禁城內的太和殿舉行登基大典。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不知出於什麼考慮,袁世凱竟沒有耐心地突然決定提前登基,並且地點也臨時變動,鬧得眾多官員手足無措。關於當時忙亂無序的情形,曾親身經歷這一過程的唐在禮是這樣回憶的:

  忽然,在12 月13 日(陰曆十一月初七日)早晨8、9 點鐘,在我們毫無準備之下,由段芝貴臨時通知皇帝即日在居仁堂登極,召集所有原總統府、政事堂、大元帥統率辦事處及各部司長、局長以上和各軍隊師長以上各員,即刻準備依次分批參與朝賀。說辦就辦,一時忙亂異常。大家想,參與盛典需要整換衣履,但時間確已來不及。當時在京城左近的大員有的也得到消息,趕著入京朝賀,但負有地方守土重責的大員則接到指示,應以職守為重,概免朝賀。約在9 點多鐘,居仁堂大廳內朝賀典禮開始了。廳中上首擺設龍案龍座。出於一般意料的是龍座設在龍案前面,兩旁並無儀仗,只有平日貼身伺候袁的幾個衛兵排列在座後兩旁。袁這天龍袞、皇冠並未加身,只穿著平時的大元帥戎裝。他素來不喜歡上飾疊羽的元帥軍帽,平時很少戴用,這時也未戴帽。參加朝賀的人先到先賀。當時段芝貴傳袁的話,說行禮要簡單些,三鞠躬就行了。

  但大家朝賀時,仍舊跪拜,很多人還行三跪九叩首的大禮,只是旁無司儀,因之行禮時並不齊整。朝賀人下拜時,袁並未就座,只站在座旁,左手扶著龍座擱臂,右手掌向上,不斷對行禮者點頭。有時對年長、位高的人,袁就作出用右手攙扶的姿態,表現出一種內心受用而外表故作謙遜的、難於刻畫描寫的複雜心情。朝賀者有的著戎裝,有的著袍褂,有的著便服,形形色色,多種多樣。當天引人注意的是黎元洪、段祺瑞等並未參加。總之,這次大禮使我這身與「曠世盛典」的人感到懷疑。為什麼偏要趕在這天這樣侷促草率地突然舉行?大有坐在家裡稱天子,不敢公開的模樣。事後大家說:「這樣就算改朝換代了嗎?」可見抱著悶葫蘆的不止我一個。我們這一批人認為,如此大典,殊欠鄭重。因此對負責張羅佈置的段芝貴、黃開文、張士鈺等有意見的人就很不少。

  至於袁世凱為何如此匆忙草率地舉行登基典禮,外人始終無法探知。就這樣,在外界的一片議論聲中,袁世凱宣佈廢除共和政體,改國號為「中華帝國」,年號「洪憲」。從此,中華民國大總統搖身一變成為了中華帝國大皇帝。為了安撫一些老資格的地方大員和民國元勳,袁世凱又於12月20 日專門下令特批徐世昌、趙爾巽、李經羲、張謇四位元老級人物為所謂的「嵩山四友」,即他們不用在皇帝面前稱臣跪拜。與此同時,新皇帝又對有功之臣大加封賞,分別賜予128 人為公、侯、伯、子、男等不同的爵位。

  內容和圖片摘自《1915,中國表情》作者:楊紅林(轉載請註明出處)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