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妓賽金花向德國人下跪為慈禧求情是真是假? | 時光網

 

A-A+

名妓賽金花向德國人下跪為慈禧求情是真是假?

2017年10月21日 演義趣聞 暫無評論 閱讀 12 次

  我母親從小生活在大家庭,大家長樊樊山是個清末民初的名人,老先生曾在清朝任高官,清亡後以詩文名聞天下,一生寫了三萬多首詩。樊寫了那麼多詩,但有一首最出名,在民國初年是個轟動的文化事件。這就是他擬寫了梅村體長篇詩作《彩雲曲》,詠名妓賽金花事,風靡天下。

  按現在的說法,由於樊的《彩雲曲》,掀起了一股惡炒賽金花的風,多年不衰。《彩雲曲》是一首敘事詩,分為兩部分,即前曲和後曲。前半敘述的是賽金花(傅彩雲)傳奇生涯中早年的事情。她十三歲被拐騙到賣身行業,以及她十四歲脫離青樓,被比她大三十五歲的洪鈞買去為妾。洪1868年狀元及第,1877年後陸續被任命出使中國駐柏林、聖彼得堡、維也納和海牙使館。因為當時中國女人對參與公開政務顧慮大,彩雲就以夫人的身份陪同出使外國。賽金花嫁給洪鈞為妾的「婚姻」以及她替代大使夫人出國,在歷史上是真實準確的。而且,她是第一批到國外旅行和居住的中國婦女之一。他們在到達柏林之前,先去了聖彼得堡,又去了倫敦和巴黎,後來常駐柏林。一個女能夠達到這樣的地位,也算個傳奇。

  依據傳說,彩雲開始學習德語,她迷人的風度和姿色使她在柏林社交界顯得非常出色,當她的丈夫埋頭做學問和參加外事活動時,她積極參加社交活動,甚至有傳說她與一位認識的德國軍官有染。《前彩雲曲》結尾描寫她和丈夫一起從歐洲返回中國,對丈夫有一連串不忠行為。而洪鈞回國後很快去世,隨之而來的是彩雲命運的衰落。

  《後彩雲曲》寫於民國期間,主要敘述賽金花在庚子年鬧義和團前後的傳奇。一開始,描寫八國聯軍進入北京及其對反洋人的義和團的鎮壓。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逃往西安。德國將軍瓦德西被任命為八國聯軍最高統帥。他幾年前在柏林任皇家衛隊官員就與彩雲有過接觸,這次進入北京後即派人去找賽金花。傳說兩個人一起在紫禁城皇帝的寢宮裡,像中國皇帝和妃子一樣住了幾個月。樊山在《後彩雲曲》序中言:「因思庚子拳董之亂,彩侍德帥瓦爾德西,居儀鸞殿。爾時聯軍駐京,唯德軍最酷。留守王大臣,皆森目結舌,賴彩言於所歡,稍止淫掠,此一事足述也。儀鸞殿災,瓦抱之穿窗而出。當其穢亂宮禁,招搖市黶,晝入歌樓,夜侍夷寢,視從某侍郎使英、德時,尤極烜赫。」

  樊樊山尚如此論說,民間傳聞就更神了,當年鬧義和團,最大的事件之一是亂軍將德國公使克林德打死在長安街上,所以八國聯軍以德國將軍為司令,德國報復心很強烈,德國佔領軍要求懲辦禍首慈禧太后的呼聲很高。特別是克林德的遺孀,非讓慈禧老太太償命。據說,賽金花為此事費力溝通,並幾次跪在克林德的遺孀面前代為求情。最後事情以修建克林德碑牌坊的方式來了結克林德被害一事。該漢白玉牌坊現仍在中山公園大門內,不過,匾額改成郭沫若題寫的「和平萬歲」。到底賽金花起了多大作用,很難說,但當時聯軍確實有一種要求懲辦慈禧的呼聲。老佛爺在西安也惶惶不可終日,趕緊請李鴻章往北京趕,後來談判有了轉機,提出殺莊親王載勳等,慈禧簡直迫不及待讓快殺他們。當時莊親王被賜自盡,給了他根白綾,王爺是個大胖子,上吊後居然綾子斷了,他再也不自掛了,這邊老佛爺一勁催,最後太監們急了,進屋給王爺按倒,用沾濕了的白棉紙一層一層往王爺嘴上糊,生給王爺憋死趕快去交差,你看老佛爺為保命給急的。

  賽金花救沒救慈禧、睡沒睡瓦德西也無從考,算有這麼一說吧。但在聯軍佔領北京期間,她倒是經常出入德國軍營,也給中國人講了情,京城人對賽金花多有感激,稱她為「議和人臣賽二爺」。當時有個學者齊如山,他懂德文,被請去做翻譯,他經常見到賽金花。但他說「同她來往的人都是中尉、少尉,連上尉都很難碰到一個。因為上尉已是一連之長,舉動上便需稍微慎重」。他不太相信賽與八國聯軍總司令老瓦的艷史,也不相信兩人在故宮金鑾殿上鬧春。不過,因為賽金花當時已經又淪為女,士大夫們小看她,這顯然有點自以為是。她當年是以公使夫人出洋的,在西方社交界確曾引起轟動,西洋人沒見過中國上流社會女子,結果把咱中國使臣的妾當成貴夫人。她的衣裝、做派等,都引起西人強烈好奇,她在英國,被女王請進王宮,私下招待,併合影留念。她在德國柏林居住時間也很長,瓦德西曾任過德皇的侍衛官,在一些場合認識她完全可能。所以,賽金花的故事不是沒有根據的。

  賽金花由清末民初第一流大詩人樊樊山作長詩《彩雲曲》吟誦,特別是民國後發表的《後彩雲曲》,雖然不如白居易的《長恨歌》來得響亮,但也夠轟動了,因為樊樊山曾慧眼發現齊白石,提攜他而得以為世人所知。我母親說,齊不僅尊樊樊山為師,而且樊家子女婚慶,齊白石必送連對聯帶畫的一套作品,我外公和外婆的賀幛是畫的一幅鴛鴦戲水,是「文革」後僅存的一張字畫了。樊還幫梅蘭芳改劇詞,讓梅劇生色不少。所以後來很多文人墨客跟風大寫賽金花,非常有名的《孽海花》很多章節寫的洪狀元和賽金花的事,張春帆的《九尾龜》、樊子東的舞台劇作品《頤和園》等都以賽金花故事為主要內容,熊佛西和夏衍的劇本《賽金花》還拍了電影。

  北大教授劉半農曾專程到上海採訪仍活著的賽金花,做了個長篇考察報告。甚至德國人斯蒂芬·封·門登也寫了《賽金花傳奇》一書。當然這個妓女救國的故事聽著是挺彆扭的,新中國自然很少提到這種故事,所以就說賽金花救老佛爺,更能接受點兒。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