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堂春》中的蘇三是否真有其人? | 時光網

 

A-A+

《玉堂春》中的蘇三是否真有其人?

2017年07月24日 文史百科 暫無評論 閱讀 16 次

  京劇《玉堂春》是頗出名的, 其唱工做工扮工均可稱絕, 所以凡扮演青衣的角色, 其入門戲之一, 必須是先學其中一出的折子戲《女起解》,它是京劇的基本功。

  這樣, 戲劇中的主體人物蘇三 (玉堂春) 也就更見紅了。

  中國傳統戲劇涉及到男女情事, 通常有兩種特殊圖式: 一是公子和小姐.所謂公子好逑.小姐懷春, 通過貼身丫頭拉線私訂終身, 風行的`落難公子中狀元, 後花園私訂終身'即是百說不厭的;另一就是公子和青樓妓女.大概仍是公子好色, 妓女多情義, 經歷磨難, 終於完成大團圓的理想模式.此中旖旎, 似源於唐人《李娃傳》傳奇.我很懷疑《玉堂春》故事由此嬗變而來.但它似比公子和小姐那類圖式要多些傳奇味.就其主旋律的悲慘交響樂涵蓋的苦中作樂、樂中有苦, 這正也調諧農耕社會的士民心理機制和致思途徑的, 因而為人歸依和認同, 盛行了幾百年。

  據說《玉堂春》的蘇三起解所以出名, 走紅大千世界, 還有一個原因是實有其事的.唯真, 才能盡善盡美, 引起人們加倍的共鳴。

  最早得悉與《玉堂春》有關的實證的, 是十年浩劫後見到的一則報道, 說是山西洪洞縣修復了縣衙裡的虎頭監獄.它是三晉大地罕有見存的一座明朝牢獄, 有人還明確指出此中女監某處就是囚禁蘇三的牢房.江山也要名人捧.據說當時新修復的洪洞監獄, 門上還曾寫有`蘇三監獄'字樣, 地以人貴, 它當然是真人真事了.因此遊洪洞縣, 除了到城北二里地那棵大槐樹下轉轉, 寄托回歸之鄉情, 其次就是看那因蘇三得名的虎頭牢獄了。

  據說蘇三案件還為洪洞留下不少古跡, 像皮氏要砒霜的那家藥鋪;有人還在路旁公園內豎立一塊標誌: 蘇三於押解中曾在此休息過.總之, 它要留給人們的印象是, 蘇三確有其人其事, 也確實在洪洞縣落難過.為此那個王三公子王金龍也被說成確有其人的.還說他本名叫王三善, 原籍河南永城.由於父親在南京當吏部尚書, 就結識了蘇三.他後來努力為蘇三平反, 以後雙雙回歸永城.不久, 蘇三病死, 葬在王氏祖塋邊, 據稱三十年代還有人在那裡見到她的墓碑, 上書`亡姬蘇氏之墓'。

  當然, 在山西, 像晉中太原和洪洞一帶, 蘇三故事是更為走俏的.`特別是太原, 人們長期傳說『蘇三為沈洪妻皮氏誣陷的檔案』確有其事.並說蘇三檔案在辛亥革命前, 由當過洪洞縣知事的河北玉田縣孫奐侖竊走.還有人說, 蘇三檔案被孫奐侖賣給法國巴黎古董商人, ' (王定南《從蘇三故事談起》, 《文史研究》1988 年1 期) 據說`有人考證王三公子和玉堂春確有其人.甚至有人在山西洪洞縣看到過玉堂春的檔案' (王延齡《歷史大舞台》, 江蘇文藝出版社, 1987 年10 月) , 所以胡士瑩界定馮夢龍創作的《玉堂春落難逢夫》, (《警世通言》第二十四卷) `所敘為明代實事' (《話本小說概論》) 。

  蘇三故事也許真有其人的.據王延齡說, 他聽人講及明代中葉就有古本廣東潮劇《玉堂春》, 演蘇三全部, 劇情有一段故事是說蘇三在三堂會審後, 等候在五里亭, 因天寒兼體弱受刑有病, 竟凍死在郊外.不久蘇三父親來尋女, 驚悉蘇三已死, 於是痛哭一場.在哭詞裡介紹了身世.原來他叫周彥字玉柯, 河北曲周人, 赴山西做官前, 將愛女留在家中, 竟為繼母賣給保定府的蘇家妓院, 按年齡排為第三, 故叫蘇三.`潮劇的老藝人卻說這是真事, 而且祖輩相傳, 材料來自洪洞縣蘇三的供詞案卷.這供詞還講到玉景隆 (一般戲中稱為王金龍) 和蘇三同鄉, 也是曲周縣王家集村人, 和蘇三的故鄉相距僅十餘里, 他到蘇家妓院見了蘇三就十分傾倒, 兩人相愛.' (《歷史大舞台》)

  看來, 蘇三故事乃是以明朝中期為大背景的, 有其人也有其事.

  但是, 現今所見最早記述的《全像海剛峰先生居官公案傳》 (明萬曆三十四年萬卷樓刊本, 李春芬撰) , 與現今流傳的《玉堂春》蘇三故事構架大體相同, 唯出場之主角王金龍作王舜卿, 沈洪作彭應科, 且是浙江蘭溪人, 與山西洪洞無關, 此案後由時任江浙運使的海瑞審判.此處玉堂春亦姓周而不姓蘇.也無`蘇三'字樣, 最後還是海瑞成全他倆姻緣了的.`公令人偽為妓兄, 領回籍, 後與舜卿為側室.' (卷一第二十九《妒奸成獄》) 此處人地各異, 看來是與今本蘇三故事, 風馬牛而不相及, 或循此建構再加工的.所謂玉堂春姓蘇, 始見於馮夢龍《情史》, `河南王舜卿, 父為顯宦, 致政歸.生留都下, 支領給賜, 因與妓玉堂春姓蘇者狎', (卷二《玉堂春》) 爾後才有王離去.`山西商聞名求見'`攜歸為妾'故事.而《警世通言》以此為據, 作了維妙維肖的形象思維, 以致不脛而走, 使蘇三故事成為家喻戶曉。

  因為源流自小說平話, 尤其是其源始見於海瑞判審, 當不可信.據王定南說, 在`文化大革命前, 山西省委書記鄭林對他說, 華北局某領導曾請鄭組織人員研究蘇三故事.為此他作了大量搜集工作.特別是山西省文史館館員尚德赴洪洞查看蘇三檔案情節.尚德參加過太原辛亥革命, 曾任副都督府秘書長.`辛亥革命前在太原就傳說: 洪洞縣縣衙門檔案庫有蘇三檔案.尚年輕好奇, 又與孫奐侖友好, 為此專到洪洞縣向孫奐侖詢問, 要看『蘇三檔案』, 孫和尚一起去問管檔案的人, 該人說: 「檔案庫沒有蘇三檔案。」

  洪洞縣衙有否見存蘇三檔案, 當然不能判斷有否其人, 明末和清季的多次農民起義, 洪洞縣衙多次受毀, 要能保存它, 當時也不會有這強烈的意識, 但《洪洞縣志》均無此案記述, 也沒有傳聞和發現`蘇三檔案'.因此王定南界定, `蘇三的故事流傳很廣是小說家馮夢龍的功勞', `寫小說的人可以憑空虛構任意編造, 但不能作為歷史事實' (《從蘇三故事說起》) .王延齡也認為, 所謂王金龍即王三善說, 卻在《明史》本傳中`不見一個蘇三字樣, 他也並未做八府巡按到山西去三堂會審過', `看來這些考證都是文人的臆測, 真正看戲的人欣賞的是表演藝術, 受感動的是故事情節, 為他們兩位大翻家譜, 不免有畫蛇添足之嫌.' (《歷史大舞台》)

  看來還是這句話, `假作真時真亦假'.蘇三故事並非撲朔迷離, 其真偽如何, 也許這可以作為答案了。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