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中楊志的性格特點是什麼? | 時光網

 

A-A+

水滸傳中楊志的性格特點是什麼?

2017年07月30日 文史百科 暫無評論 閱讀 6 次

  楊志,《水滸傳》的人物,為三代楊家之後,武侯楊令公之孫,在梁山裡排名第十七,臉上有一塊青色胎記,故綽號叫青面獸。年少時中過武舉,原為殿帥府制使,因押送花石綱在黃河裡翻了船,不敢回京赴命,四處逃難。後因被赦返往東京,在東京時,卻因賣刀與潑皮牛二發生爭吵,楊志"火從心上起,怒向膽邊生",兩刀殺了牛二,被發配到大名府充軍。充軍時被大名府留守司梁中書所賞識,被封為提轄,為其護送生辰綱,又被晁蓋等用計所劫。無奈之中與花和尚魯智深打上二龍山,殺了鄧龍,做了山寨之二寨主。三山聚義時與眾英雄共歸梁山。征討方臘時在途中病故。

  楊志相當精明,相當警惕。他明白天下形勢:「如今須不比太平時節」,也明白一路的情勢,他知道黃泥崗「正是強人出沒的去處」,「閒常太平時節;白日裡兀自出來劫人,繡道是這般光景」。他的判斷完全正確。他發現有人在對面松林裡「舒頭探腦價望」,馬上前去盤問。他一見眾軍漢買酒,就斷然制止,生怕中了蒙汗藥的計策,事情果真如此,吳用之計果真用的是蒙汗藥。

  但是,我們只能說楊志「相當」精明,不能說「十分」精明。凡防範措施,總須以防萬一,寧可過頭不可不防。即使酒裡真的沒有下藥,還是不吃保險。吳用他們做手腳,楊志「在遠遠處望」,是看在眼裡的,但是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見「吃了半瓢,想是好的」,不想一想,第二人去舀一瓢酒,為什麼被奪住往桶裡一傾,這舉動有沒有別的文章。他到底被吳用做的手腳蒙住了,結果中計被劫。可見,他的精明,跟吳用相比,就略輸一籌。

  楊志是舊軍官的代表,是梁山革命陣營中的過客,他始終不能忘記功名利祿,一心為朝廷出力,在情勢所逼之下上了梁山,是宋江實現其政治路線的中堅力量。

  楊志客籍關西,是「三代將門之後,五侯楊令公之孫」。他自己是武舉出身,官至殿司制使,因先後失陷花石綱、生辰綱,投魯智深二龍山落草,三山入伙打青州後上梁山入伙,在梁山好漢中排名第17位,為山寨馬軍八驃騎兼八先鋒使之一,征討方臘時在途中病故。

  楊志生活在腐朽混亂的時代,一生處處被逼迫,失意--得志--幻滅三部曲概括了他的求官之夢。他在奮起自衛中開始艱難坎坷的征途:楊志押送花石綱翻船,謀求復職時在高俅處碰壁,被逼入窮困潦倒之地;他被迫賣刀不幸遇到沒毛大蟲牛二,在牛二的苦苦相逼下殺人獲罪;押送生辰綱似乎可以成為楊志命運的轉機,但他又被先他起義造反的梁山好漢逼迫,失綱落草。

  楊志是舊軍官的代表,是梁山革命陣營中的過客,他始終不能忘記功名利祿,一心為朝廷出力,在情勢所逼之下上了梁山,是宋江實現其政治路線的中堅力量。

  楊志客籍關西,是「三代將門之後,五侯楊令公之孫」。他自己是武舉出身,官至殿司制使,因先後失陷花石綱、生辰綱,投魯智深二龍山落草,三山入伙打青州後上梁山入伙,在梁山好漢中排名第17位,為山寨馬軍八驃騎兼八先鋒使之一,征討方臘時在途中病故。

  楊志生活在腐朽混亂的時代,一生處處被逼迫,失意--得志--幻滅三部曲概括了他的求官之夢。他在奮起自衛中開始艱難坎坷的征途:楊志押送花石綱翻船,謀求復職時在高俅處碰壁,被逼入窮困潦倒之地;他被迫賣刀不幸遇到沒毛大蟲牛二,在牛二的苦苦相逼下殺人獲罪;押送生辰綱似乎可以成為楊志命運的轉機,但他又被先他起義造反的梁山好漢逼迫,失綱落草。

  楊志時刻以楊家後代自居,強烈的名門意識使他立志發奮有為,光宗耀祖。楊志是要和林沖刀光劍影的博殺中出場的,可以說是未見其人,先聞其聲。第11回,正當林沖為心胸狹隘的王倫所逼,「投名狀」的期限到了最後一天時,楊志出場了,他挺著朴刀,大叫如雷:「潑賊,殺不盡的強徒,將俺行李哪裡去!洒家正要捉你這廝們,倒來拔虎鬚。」這一聲大喝不僅道出了他粗豪的性格,更重要的是顯示了他思想深處的階級烙印,緊接著是他那給人印象深刻的洋溢著出身優越感的「三代將門之後,五侯楊令公之孫」的開場白,從這裡可以窺見楊志醉心仕途,想「博個封妻蔭子」的思想面貌。楊志與林沖不打不相識,被王倫一起邀上梁山。但他一心想到東京找個官做,堅決不肯入伙,為的是「清白姓字,不肯將父母遺體來玷污了」。

  自以為高貴的血統和急於建功立業的抱負的難以實現形成了楊志孤獨的性格。他精明能幹,既不求人幫助也不屑讓人接近自己,在一些行動中,他主要考慮的是與別人利益不同的特殊利益,不與他人協同,處於與別人的隔絕甚至於對立中。

  楊志相當精明,相當警惕。他明白天下形勢:「如今須不比太平時節」,也明白一路的情勢,他知道黃泥崗「正是強人出沒的去處」,「閒常太平時節;白日裡兀自出來劫人,休道是這般光景」,他的判斷完全正確。他發現有人在對面松林裡「舒頭探腦價望」,馬上去盤問。他一見眾軍漢買酒,就斷然制止,生怕中了蒙漢藥的計策。

  楊志更致命的弱點是既不善帶兵,又不善處理人際關係。他的軍閥作風和棍棒紀律使得部下一路上怨聲載道,離心離德。他在押送生辰綱的隊伍中沒有威信,也不注意協調自己與老都管、虞候的關係,不懂得籠絡人心。事前他沒有把道理講明白,不把紀律規定好,當然無法使大家齊心,戰勝困難。單靠打罵,最後黔驢技窮,指揮陷於僵局,他們行到黃泥崗時,楊志已徹底陷入孤立。

  【總結】

  1.將門之後,武藝高強,一心想做官,「博個封妻蔭子」,結果是賠盡小心,依然落得一場空。

  2.幾經周折,對統治階級的效忠,沒有本質的變化。

  3.精明、警惕,但不會帶兵,性格孤立,不與他人協同,不會處理人際關係。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