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昭襄王的愛臣范雎簡介 范雎說秦王的典故 | 時光網

 

A-A+

秦昭襄王的愛臣范雎簡介 范雎說秦王的典故

2017年09月26日 文史百科 暫無評論 閱讀 19 次

  范雎生平

  范雎成為魏國中大夫須賈門客,後因被懷疑通齊賣魏,差點被魏國相國魏齊鞭笞致死。

  公元前271年,范雎在鄭安平的幫助下,易名張祿,隨出使魏國的王稽入秦。

  范雎見秦昭襄王之後,提出了遠交近攻的策略,被拜為客卿。

  公元前266年,范雎為相。秦昭襄王聽取范雎的提議,廢除了大秦宣太后,並將國內四大貴族趕出函谷關外。

  公元前262年,長平之戰爆發。范雎以反間計使趙國啟用無實戰能力的趙括代廉頗為將,使得白起大破趙軍。

  長平之戰後,范雎妒忌白起的軍功,借秦昭襄王之命迫使白起自殺。此後秦軍遭諸侯援軍所破,鄭安平降趙。

  公元前255年,范雎舉薦的王稽因通敵之罪被誅,范雎因此失去秦昭王的寵信,辭歸封地。

  公元前255年,范雎病死。

  范雎說秦王典故

  范雎來到秦國,秦昭王在宮庭裡迎接,秦王對范睢說:「我很久以來,就該親自來領受您的教導,正碰上要急於處理義渠國的事務,而我每天又要親自給太后問安;現在義渠的事已經處理完畢,我這才能夠親自領受您的教導了。我深深感到自己愚蠢糊塗。」於是秦王以正式的賓主禮儀接待了范睢,范睢也表示謙讓。

  這一天接見范雎,看到那場面的人無不臉色變得嚴肅起來。秦王屏退左右的人,宮中沒有別人了,秦王跪著請求說:「先生拿什麼來賜教寡人?」范雎說:「對,對。」過了一會兒,秦王再次請求,范雎說:「對,對。」像這樣有三次了。

  秦王長跪著說:「先生不肯賜教寡人嗎?」

  范雎表示歉意說:「不是臣子敢這樣啊。臣子聽說當初呂尚遇到文王的時候,身份只是個漁父,在渭水北岸垂釣罷了。

  像這種情況,關係可說是生疏的。結果一談就任他做太師,請他同車一起回去,這是他們交談得深啊。

  所以文王果真得到呂尚為他建立的功勳,終於據有天下而自身成了帝王。假如文王因為跟呂望生疏而不跟他深談,這樣周就沒有天子的德行,文王、武王也就不能成為王了。

  長平之戰後,范雎妒忌白起的軍功,借秦昭襄王之命迫使白起自殺。此後秦軍遭諸侯援軍所破,鄭安平降趙。

  公元前255年,范雎舉薦的王稽因通敵之罪被誅,范雎因此失去秦昭王的寵信,辭歸封地。

  公元前255年,范雎病死。

  范雎說秦王典故

  范雎來到秦國,秦昭王在宮庭裡迎接,秦王對范睢說:「我很久以來,就該親自來領受您的教導,正碰上要急於處理義渠國的事務,而我每天又要親自給太后問安;現在義渠的事已經處理完畢,我這才能夠親自領受您的教導了。我深深感到自己愚蠢糊塗。」於是秦王以正式的賓主禮儀接待了范睢,范睢也表示謙讓。

  這一天接見范雎,看到那場面的人無不臉色變得嚴肅起來。秦王屏退左右的人,宮中沒有別人了,秦王跪著請求說:「先生拿什麼來賜教寡人?」范雎說:「對,對。」過了一會兒,秦王再次請求,范雎說:「對,對。」像這樣有三次了。

  秦王長跪著說:「先生不肯賜教寡人嗎?」

  范雎表示歉意說:「不是臣子敢這樣啊。臣子聽說當初呂尚遇到文王的時候,身份只是個漁父,在渭水北岸垂釣罷了。

  像這種情況,關係可說是生疏的。結果一談就任他做太師,請他同車一起回去,這是他們交談得深啊。

  所以文王果真得到呂尚為他建立的功勳,終於據有天下而自身成了帝王。假如文王因為跟呂望生疏而不跟他深談,這樣周就沒有天子的德行,文王、武王也就不能成為王了。

  現在臣子是個客處他鄉的人,與大王關係疏遠,而所想要面陳的,又都是糾正國君偏差錯失的事。處在人家骨肉之間,臣子願意獻上一片淺陋的忠誠,卻不知大王的心意如何,所以大王連問三次而不回答,就是這個原因。

  臣子並非有什麼害怕而不敢說,即使知道今天說在前面,明天受死刑在後面,然而臣子也不敢害怕。大王真能實行臣子的話,死不足成為臣子的禍殃,流亡不足成為臣子的憂慮,渾身塗漆像生癩瘡,披頭散髮裝作發狂,不足成為臣子的恥辱。

  五帝這樣的聖人要死,三王這樣的仁人要死,五伯這樣的賢人要死,烏獲這樣的力士要死,孟奔、夏育這樣的勇士要死。

  死,是人無法逃避的。處在難免一死的形勢下,可以對秦國稍為有些益處,這就是臣子最大的希望了,臣子還擔心什麼呢?

  伍子胥藏在袋子裡混出昭關,夜間趕路,白天隱蔽,到了蔆水,沒東西可吃,坐著走,爬著行,在吳市討飯,最後振興了吳國,吳王闔廬成為霸主。

  假如臣子進獻謀略能像伍子胥那樣,就是把我禁閉起來,終身不再見大王,只要臣子的主張實行了,臣子憂慮什麼呢?

  箕子、接輿他們,渾身塗漆像生癩瘡,披頭散髮裝作發狂,可是對殷朝、楚國並無好處。假如臣子可以跟箕子、接輿有相同的行為,渾身塗漆能對我認為賢明的君主有所幫助,這就是臣子最大的榮耀了,臣子又有什麼恥辱呢?

  臣子所怕的,只怕臣子死了以後,天下人看到臣子盡了忠而身體倒下,從此鎖住了嘴,裹住了腳,沒有人再願到秦國來罷了。

  大王上怕太后的嚴厲,下受奸臣的偽裝迷惑,居住在深宮之中,離不開輔臣的手,終身受到蒙蔽,沒法洞察奸佞,大則王室覆滅,小則自身陷於孤立危險的境地。這才是臣子所怕的!至於那些被困受辱的事,死刑流亡的禍殃,臣子不敢害怕。臣子死了而秦國能夠治理好,比活著更有意義。」

  秦王直跪著說:「先生這是什麼話!秦國遠離中原,僻處西方,寡人又笨拙而不賢明,先生竟能光臨此地,這是上天要寡人來煩勞先生,從而使先王的宗廟得以保存啊。

  寡人能夠受到先生的教誨,這是上天賜恩於先王而不拋棄他的兒子啊。先生為什麼要這樣說呢!事不論大小,上到太后,下到大臣,希望先生全都教導寡人,不要懷疑寡人啊。」范雎向秦王拜了兩拜,秦王也向范雎拜了兩拜。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