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明帝皇后是誰?漢明帝劉莊明德馬皇后簡介 | 時光網

 

A-A+

漢明帝皇后是誰?漢明帝劉莊明德馬皇后簡介

2017年09月27日 文史百科 暫無評論 閱讀 7 次

  明德皇后(公元39年-公元79年),馬氏,扶風茂陵(今陝西興平東南)人,伏波將軍馬援的小女兒,漢明帝劉莊皇后。公元52年(建武二十八年),她被選入太子宮時只有十三歲。由於她生性謙恭和順,對太子的母親陰皇后服侍體貼,對其她妃嬪誠摯熱情,宮中無人不對她稱讚,太子對她也是寵愛有加。公元57年(中元二年),光武帝病逝,劉莊即位,謂漢明帝。馬氏即被封為貴人。公元60年(永平三年)春,馬氏被立為皇后。馬皇后一生以儉樸自奉、不信巫祝、待人和善、約束外家著稱,公元79年(建初四年),馬皇后去世,終年四十餘歲,謚號明德,與漢明帝合葬於顯節陵。明德馬皇后是中國第一位女史學家,著有《顯宗起居注》一書,開創了「起居注」這一史書體例之先聲。

  幼理家事

  明德皇后,馬氏,名字失載,伏波將軍馬援的小女兒。少年時父母都逝世。其兄馬客卿聰明穎惠而早夭,他的母親藺夫人因悲痛傷心而引發疾病,神志恍惚。馬氏當時只有十歲,料理家事,管理教育僕人,內外之事咨詢稟報,她處理起來如同成人一樣。

  起初,別人都不知道這種情況,聽說以後,都表示驚異和讚歎。馬氏曾經長時間地患病,其母藺夫人讓人給她占卜,卜筮者說:「這女子雖然是有病的樣子,但是她必將大貴,其兆不可說出。」後來又叫來相面的人給女兒們占卜,相面的人見到馬氏,大驚說:「我必將對此女稱臣。然而她雖然尊貴,卻少有子息,若是養育別人生的孩子得力的話,比自己親生的孩子還要強。」

  入太子宮

  起初,馬氏的父親馬援領兵攻打五溪蠻人,死在軍中,虎賁中郎將梁松、黃門侍郎竇固等人趁機誣陷馬援,由此馬家日益衰落,又多次被權貴們所欺侮。馬氏堂兄馬嚴十分憂心憤怒,稟告藺夫人斷絕與竇氏的婚約,請求將馬氏進納掖庭。於是便上書說:「我的叔父馬援先逝去辜負皇恩未報,而妻子和孩子受到特殊恩惠得以保全,對陛下愛戴尊仰,像對待上天對待父親一樣。人之常情既然得以不死,就想追求祥福。我聽說太子、諸王的妃子匹配尚未齊備,馬援有三個女兒,長女十五歲,次女十四歲,幼女的十三歲,她們的儀容身材頭髮皮膚,在女子中都屬上中以上的人才。而且都孝順小心,文靜溫柔有禮教。希望派相工下來察看,從中選拔合格的人。如萬一有幸入選,馬援在黃泉之下也可得到安慰了。另外馬援的姑姐妹都是漢成帝的妃子,葬在延陵。臣馬嚴有幸蒙恩重獲此生,希望憑借先姑的關係,讓我的堂妹充入後宮。」於是把馬氏選入太子宮,時年十三歲。侍奉皇后陰麗華,接近周圍的嬪妃,禮法完備,上上下下都和她處得很好。受到太子劉莊的寵愛,經常居住在劉莊寢宮的後堂。

  封為貴人

  公元57年(建武中元二年),光武帝劉秀駕崩,皇太子劉莊即位,是為漢明帝,立馬氏為貴人。當時馬氏異母姐姐的女兒賈氏也被選人後宮,生下劉炟(漢章帝)。漢明帝因為馬氏沒有兒子,就讓她來帶養劉炟。對她說:「人不一定要自己生兒子,怕的只是不精心愛護養育而已。」於是馬氏對劉炟精心撫育,操勞的程度要超過對自己的親生孩子。而劉炟也是天性孝順淳厚,感恩的本性出於自然,所以母慈子愛,始終沒有一點矛盾隔閡。馬氏常常因為漢明帝的子嗣不多,每每心懷憂慮,薦引左右侍奉皇帝的人,似乎惟恐有不及之時。後宮嬪妃有進見皇帝的人,她每每安慰接納。如果多次得到皇帝的寵愛,總是提高對被寵愛的嬪妃的待遇。

  賢德皇后

  公元60年(永平三年)春,有關主管官員上奏想要立長秋宮,即確定皇后的人選,漢明帝沒有表示。皇太后陰麗華說:「馬貴人的德行在後宮當中是數第一的,就立她吧。」於是就立馬氏為皇后。

  馬氏在被立為皇后的前幾天,她夢見有無數只小飛蟲飛來落在她的身上,鑽入她的皮膚又飛出來。她成為皇后以後,愈加謙遜恭敬。她身高七尺二寸,方口,一頭美發。能夠背誦《易經》,喜好讀《春秋》、 《楚辭》,最喜歡《周禮》和董仲舒的著作。時常身穿粗帛,衣裙都不加邊。初一和十五眾妃公主前來朝見,遠遠看去馬皇后袍衣粗疏,反而以為是精細的絲綢,靠近了看,才笑了。馬皇后借口說:「這種絲織品特別適宜染色,因此才穿用。」嬪妃們聽了,無不歎息。漢明帝經常出宮到苑囿離宮,馬皇后總是提醒漢明帝風雲變化注意健康,說的話和表達出的意思誠懇周備,大多被漢明帝仔細採納。漢明帝到濯龍園中,把眾才人都召集來,下邳王以下的人都在一旁,請求喚出皇后一同遊樂。漢明帝笑著說:「她生性志趣不喜歡遊樂,即使來了,也沒有歡樂。」因此漢明帝的出遊娛樂之事她很少隨從。

  公元72年(永平十五年),漢明帝查案地圖,準備封給皇子,封給他們的封地都只有其他諸侯國一半大。馬皇后晉見之後說道:「諸位皇子的封地才只有幾個縣,從制度上說不是過分節儉了嗎?」漢明帝說:「我的兒子怎麼好與先帝的兒子相等呢?每年得到的供應二千萬就足夠了。」當時楚王劉英的案件連年不斷,囚犯互相指證牽連,因罪被捕的人極多。馬皇后擔心此案牽連的人過多過濫,乘機說到此事,心中悲惻。漢明帝有所感悟,夜間起來徘徊,思索馬皇后所獻納的話,終於有很多人得到寬宥。當時各位將領上言奏事以及公卿大臣公開討論難以評定的,漢明帝多次試讓馬皇后來評論。馬皇后則分析其中的旨趣道理,對各種意見都能推求其真實情況。每當服侍漢明帝的時候。總要談到國家政事,對漢明帝決策多有輔助補益,而不曾以自家私事求漢明帝。所以漢明帝對她的寵愛和尊敬日益加深,始終不衰。

  拒封外戚

  公元75年(永平十八年),漢明帝去世,漢章帝劉炟即位,尊馬皇后為皇太后。諸貴人應當遷徙到南宮居住,馬太后感念離別之情,各賜予她們諸侯王赤綬,另加安車駟馬,白越布三千端,雜色帛二千匹,黃金十斤。親自撰寫《顯宗起居注》,刪去其中她的哥哥馬防參管醫藥事務的內容。漢章帝請求她說:「黃門舅馬防朝夕侍奉將近一年,既沒有褒揚顯異之舉,又不記綠他的勤勞,不是太過分了嗎!」太后回答說:「我不願意讓後世之人聽到先帝多次親近後宮家屬的事情,所以不著錄。」

  公元76年(建初元年),漢章帝想給幾個舅舅封爵,太后不允許。第二年(公元77年)夏天,大旱成災,議論事情的人認為是沒有封外戚的緣故,有關官員為此上奏漢章帝,認為應該依從以前的典章制度。太后下詔說:「所有議論事情的人都是想要獻媚討好我來求得好處而已。昔日漢成帝時曾給王太后的五個弟弟同一天封侯,那時黃霧瀰漫,並沒有聽說有時雨的瑞應。另外田蚡、竇嬰這些外戚,倚仗著尊寵和高貴,恣意橫行,遭受傾敗覆滅之禍,這已經是為世人廣為傳說的。所以明帝在世時就對外戚的事情小心提防,不讓他們佔據重要的地位。在給自己的兒子封國時,只讓他們擁有楚、淮陽等封國的一半大小,常常說「我的兒子不應當和先帝的兒子一樣」。現在有關官員為什麼想要拿現在的外戚比先帝的外戚呢!我是天下之母,但身著粗帛,吃飯不求甘美,身邊的侍從人員也穿著普通布帛的衣服,沒有香囊之類的飾物,這是想以自己的行動來給下面的人做表率。本以為外戚們看到此種情況,應當憂心自誡,可他們只是笑著說太后一向喜好儉樸。以前在過濯龍園時,看到來問候起居的外戚們,攜帶的僕從眾多,可說是車如流水,馬如遊龍,奴僕穿著綠色臂衣,衣領衣袖色澤正白,回頭看看給我趕車的御者,比他們差遠了。故意不對他們表示譴責憤怒,只是斷絕他們一年的費用而已,希望以此默默地讓他們內心感到慚愧,而他們卻還是鬆懈懶惰,沒有憂國忘家的想法。瞭解大臣沒有誰能比得上君主,何況是親屬呢?我怎麼可以上負先帝的意旨,下損我馬氏祖先的德行,而重蹈西京敗亡之禍呀!」堅決不允許給外戚封爵。

  封為貴人

  公元57年(建武中元二年),光武帝劉秀駕崩,皇太子劉莊即位,是為漢明帝,立馬氏為貴人。當時馬氏異母姐姐的女兒賈氏也被選人後宮,生下劉炟(漢章帝)。漢明帝因為馬氏沒有兒子,就讓她來帶養劉炟。對她說:「人不一定要自己生兒子,怕的只是不精心愛護養育而已。」於是馬氏對劉炟精心撫育,操勞的程度要超過對自己的親生孩子。而劉炟也是天性孝順淳厚,感恩的本性出於自然,所以母慈子愛,始終沒有一點矛盾隔閡。馬氏常常因為漢明帝的子嗣不多,每每心懷憂慮,薦引左右侍奉皇帝的人,似乎惟恐有不及之時。後宮嬪妃有進見皇帝的人,她每每安慰接納。如果多次得到皇帝的寵愛,總是提高對被寵愛的嬪妃的待遇。

  賢德皇后

  公元60年(永平三年)春,有關主管官員上奏想要立長秋宮,即確定皇后的人選,漢明帝沒有表示。皇太后陰麗華說:「馬貴人的德行在後宮當中是數第一的,就立她吧。」於是就立馬氏為皇后。

  馬氏在被立為皇后的前幾天,她夢見有無數只小飛蟲飛來落在她的身上,鑽入她的皮膚又飛出來。她成為皇后以後,愈加謙遜恭敬。她身高七尺二寸,方口,一頭美發。能夠背誦《易經》,喜好讀《春秋》、 《楚辭》,最喜歡《周禮》和董仲舒的著作。時常身穿粗帛,衣裙都不加邊。初一和十五眾妃公主前來朝見,遠遠看去馬皇后袍衣粗疏,反而以為是精細的絲綢,靠近了看,才笑了。馬皇后借口說:「這種絲織品特別適宜染色,因此才穿用。」嬪妃們聽了,無不歎息。漢明帝經常出宮到苑囿離宮,馬皇后總是提醒漢明帝風雲變化注意健康,說的話和表達出的意思誠懇周備,大多被漢明帝仔細採納。漢明帝到濯龍園中,把眾才人都召集來,下邳王以下的人都在一旁,請求喚出皇后一同遊樂。漢明帝笑著說:「她生性志趣不喜歡遊樂,即使來了,也沒有歡樂。」因此漢明帝的出遊娛樂之事她很少隨從。

  公元72年(永平十五年),漢明帝查案地圖,準備封給皇子,封給他們的封地都只有其他諸侯國一半大。馬皇后晉見之後說道:「諸位皇子的封地才只有幾個縣,從制度上說不是過分節儉了嗎?」漢明帝說:「我的兒子怎麼好與先帝的兒子相等呢?每年得到的供應二千萬就足夠了。」當時楚王劉英的案件連年不斷,囚犯互相指證牽連,因罪被捕的人極多。馬皇后擔心此案牽連的人過多過濫,乘機說到此事,心中悲惻。漢明帝有所感悟,夜間起來徘徊,思索馬皇后所獻納的話,終於有很多人得到寬宥。當時各位將領上言奏事以及公卿大臣公開討論難以評定的,漢明帝多次試讓馬皇后來評論。馬皇后則分析其中的旨趣道理,對各種意見都能推求其真實情況。每當服侍漢明帝的時候。總要談到國家政事,對漢明帝決策多有輔助補益,而不曾以自家私事求漢明帝。所以漢明帝對她的寵愛和尊敬日益加深,始終不衰。

  拒封外戚

  公元75年(永平十八年),漢明帝去世,漢章帝劉炟即位,尊馬皇后為皇太后。諸貴人應當遷徙到南宮居住,馬太后感念離別之情,各賜予她們諸侯王赤綬,另加安車駟馬,白越布三千端,雜色帛二千匹,黃金十斤。親自撰寫《顯宗起居注》,刪去其中她的哥哥馬防參管醫藥事務的內容。漢章帝請求她說:「黃門舅馬防朝夕侍奉將近一年,既沒有褒揚顯異之舉,又不記綠他的勤勞,不是太過分了嗎!」太后回答說:「我不願意讓後世之人聽到先帝多次親近後宮家屬的事情,所以不著錄。」

  公元76年(建初元年),漢章帝想給幾個舅舅封爵,太后不允許。第二年(公元77年)夏天,大旱成災,議論事情的人認為是沒有封外戚的緣故,有關官員為此上奏漢章帝,認為應該依從以前的典章制度。太后下詔說:「所有議論事情的人都是想要獻媚討好我來求得好處而已。昔日漢成帝時曾給王太后的五個弟弟同一天封侯,那時黃霧瀰漫,並沒有聽說有時雨的瑞應。另外田蚡、竇嬰這些外戚,倚仗著尊寵和高貴,恣意橫行,遭受傾敗覆滅之禍,這已經是為世人廣為傳說的。所以明帝在世時就對外戚的事情小心提防,不讓他們佔據重要的地位。在給自己的兒子封國時,只讓他們擁有楚、淮陽等封國的一半大小,常常說「我的兒子不應當和先帝的兒子一樣」。現在有關官員為什麼想要拿現在的外戚比先帝的外戚呢!我是天下之母,但身著粗帛,吃飯不求甘美,身邊的侍從人員也穿著普通布帛的衣服,沒有香囊之類的飾物,這是想以自己的行動來給下面的人做表率。本以為外戚們看到此種情況,應當憂心自誡,可他們只是笑著說太后一向喜好儉樸。以前在過濯龍園時,看到來問候起居的外戚們,攜帶的僕從眾多,可說是車如流水,馬如遊龍,奴僕穿著綠色臂衣,衣領衣袖色澤正白,回頭看看給我趕車的御者,比他們差遠了。故意不對他們表示譴責憤怒,只是斷絕他們一年的費用而已,希望以此默默地讓他們內心感到慚愧,而他們卻還是鬆懈懶惰,沒有憂國忘家的想法。瞭解大臣沒有誰能比得上君主,何況是親屬呢?我怎麼可以上負先帝的意旨,下損我馬氏祖先的德行,而重蹈西京敗亡之禍呀!」堅決不允許給外戚封爵。

  漢章帝看到太后的詔書悲傷感歎,又重新請求說:「漢朝興起之時,舅氏親族封侯,猶如皇子封王一樣。太后誠心保持謙虛,怎能讓兒臣偏偏不對三位舅舅加以恩賞呢?況且擔任衛尉的舅父年紀已大,另兩位擔任校尉的舅舅也是身患重病,如果出現不可諱言的情況,將使臣長懷刻骨銘心的遺憾。應趁著他們都健在的好時機給予封賞,而不可拖延。」

  太后回答說:「我反覆考慮過此事,想使之兩全其美。難道只是想要獲得謙讓之名聲,而使皇帝受到不對外戚施恩封爵的嫌疑嗎!昔日竇太后想要封王皇后的哥哥王信為侯,丞相條侯說受漢高祖之約規定,沒有軍功的,不是劉氏家族不能封侯。今天我馬氏家族對國家沒有功勞,怎麼能與陰氏、郭氏這些中興之時的皇后等同呢?常常看到富貴的人家,官祿爵位重疊,猶如再度結實的樹,它的根必受損傷。況且人們之所以願意封侯的原因,無非是想上奉祖宗祭祀,下求溫飽罷了。現在外戚家祭祀所用的是接受四方貢獻的珍品,衣食則承蒙有皇家府藏的余資,這難道還不夠,而必須要得到一縣之封嗎?我考慮這件事已經是深思熟慮,不要再有懷疑。所謂至孝的品行,應以安慰雙親為上。現在國家多次遭受變異之災,糧價上漲數倍,使人晝夜憂慮惶恐,坐臥不安,而要先去營謀給外戚封侯,違背了慈母的拳拳之心呀!我一向剛直性急,有胸中之氣,不可不順。若是陰陽之氣調和,邊境清靜無爭,然後再行皇帝的志向。我將口含飴糖,逗弄小孫子,安度晚年,不能再關心國政了。」

  議政去世

  當時新平主家的御者不慎失火,火勢延及北閣後殿。太后認為是自己的過失,起居不樂。當時正準備拜謁原陵,她自認守備不慎之過,愧見陵園,於是不肯動身前往。起初,太后的母親埋葬,起墳略微高了一些,太后為此說了話,其兄馬廖等人立即把墳減削到合適的程度。她的外戚當中有謙虛樸素仁義品行的,她就給予好言褒獎,賞給財物官位。如有細微的差錯,她的臉上先表現出嚴峻的神色,然後加以譴責。對於那些乘坐好車穿著華貴而不遵守法度的人,太后便斷絕其屬籍關係,遣返他回鄉下種田。廣平王、巨鹿王、樂成王所使用的車騎樸素,沒有金銀的裝飾,漢章帝把此事稟告太后,太后立即賜給他們錢每人五百萬。於是宮內宮外都歸從教化,穿著如一,諸家皇親國戚惶恐小心,其程度比永平年間倍加嚴重。於是便設置織布房,在濯龍園中植桑養蠶,並且多次前往觀看,以此為娛樂。太后還經常與漢章帝朝夕談論國家政事,以及教授諸位小王子,論說經書,敘述生平經歷,使後宮終日和睦。

  公元79年(建初四年),全國糧食豐收,邊陲也沒有戰事,漢章帝於是便封他的三位舅舅馬廖、馬防和馬光為列侯。三人都推辭不受,願意就任關內侯,領受爵號而不受封地。太后聽說此事之後,說道:「聖人設置教化,各有不同的方式,這是因為知道人的性情沒有人能使它整齊一致。在我年輕力壯的時候,只是羨慕古人青史留名,不顧生命的長短。現在雖然已經年老,還是遵循『警戒貪得』的古訓,不肯濫封親戚,所以我日夜憂懼如同時刻面臨危險,想著自己貶抑謙下。居住不要求安逸,膳食不追求飽足。希望能以這種做法,不辜負先帝的恩寵。我所以要教化勸導我的兄弟,共同遵守這一志向,是想使我在瞑目之時,不再有什麼遺憾。哪裡料到老來的志向還不肯聽從呢?看來是一定要留下千年的長恨了!」她的哥哥馬廖等人不得已,接受了封爵後又辭退爵位回家。

  同年,太后臥病在床,她不信巫術小醫,多次敕令禁止禱告祭祀。公元79年(建初四年)六月三十日,太后逝世,終年四十餘歲,謚號明德皇后。七月初九日,與漢明帝合葬在顯節陵。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