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公主第二任丈夫武攸暨簡介 武攸暨怎麼死的 | 時光網

 

A-A+

太平公主第二任丈夫武攸暨簡介 武攸暨怎麼死的

2017年10月20日 文史百科 暫無評論 閱讀 6 次

  武攸暨(663—712年),女皇武則天伯父武士讓的孫子。天授年間,封武士讓為楚王,封武攸暨為千乘郡王。賜爵實封三百戶。封其兄武攸寧為建昌郡王,唐朝駙馬。為武則天之堂侄、太平公主第二任丈夫。

  武攸暨最初為右衛中郎將,武則天殺攸暨之妻以配太平公主。武攸暨娶太平公主後,授駙馬都尉。累遷右衛將軍,進封定王,又加實封三百戶。此後又改封安定郡王,歷遷司禮卿、左散騎常侍,加特進。神龍年間,拜司徒,復封定王,實封滿一千戶,武攸暨固辭不拜。尋而隨例降封樂壽郡王,拜右散騎常侍,加開府儀同三司。武延秀等被誅後,又降封楚國公。延和元年逝世,贈太尉、并州大都督,追封定王。後來因為太平公主謀逆,令平毀其墓。

  太平公主與武攸暨生二男一女,並食實封。

  《舊唐書 卷一百八十三 外戚》

  攸暨,則天伯父士讓孫也。天授中,封士讓為楚王,攸暨封千乘郡王。賜爵實封三百戶。兄攸寧為建昌郡王,實封四百戶。攸寧歷遷鳳閣侍郎、納言、冬官尚書,病卒。

  攸暨初為右衛中郎將,尚太平公主,授駙馬都尉。累遷右衛將軍,進封定王,又加實封三百戶。俄又改安定郡王,歷遷司禮卿、左散騎常侍,加特進。神龍中,拜司徒,復封定王,實封滿一千戶,固辭不拜。尋而隨例降封樂壽郡王,拜右散騎常侍,加開府儀同三司。延秀等誅後,又降封楚國公。延和元年卒,贈太尉、并州大都督,追封定王。尋以公主謀逆,令平毀其墓。

  太平公主者,高宗少女也。以則天所生,特承恩寵。初,永隆年降駙馬薛紹。

  紹,垂拱中被誣告與諸王連謀伏誅,則天私殺攸暨之妻以配主焉。......公主孽氏二男二女,武氏二男一女,並食實封。

  《新唐書 列傳第一百三十一》

  士訄兄士梭、士逸。

  士稜,字彥威,少柔願,力於田。官司農少卿,宣城縣公,常主苑囿農稼事。

  卒,贈潭州都督,陪葬獻陵。

  ......

  初,後擅政,中宗幽逐,承嗣自謂傳國及己,武氏當有天下,即諷後革命,去唐家子孫,誅大臣不附者,倡議追王先世,立宗廟。又王元慶曰梁王,謚憲;元爽魏王,謚德;後從父士讓楚王,謚僖;士逸蜀王,謚節。又贈兄子承業陳王。而承嗣為魏王,元慶子三思為梁王,士讓之孫攸寧為建昌王、攸歸九江王、攸望會稽王,士逸孫懿宗河內王、嗣宗臨川王、仁范河間王,仁范子載德穎川王,士稜孫攸暨千乘王,惟良子攸宜建安王、攸緒安平王、從子攸止恆安王、重規高平王,承嗣子延基南陽王、延秀淮陽王,三思子崇訓高陽王、崇烈新安王,承業子

  延暉嗣陳王、延祚鹹安王。承嗣實封千戶,監脩國史。......

  攸暨自右衛中郎將尚太平公主,拜駙馬都尉,累遷右衛大將軍。天授中,自千乘郡王進封定王,實封戶六百。遷麟台監司祀卿。長安中,降王壽春,加特進。中宗時,拜司徒,復王定,加戶千,固辭,進開府儀同三司。延秀之誅,降楚國公。攸暨沈謹和厚,於時無忤,專自奉養而已。景龍中卒,贈太尉、并州大都督,還定王,謚曰忠簡。坐公主大逆,夷其墓。

  《全唐文 卷二百四十 宋之問》

  ○為定王武攸暨請降王位表

  臣攸暨言:臣聞力微任重,無德者履之必危;功薄賞隆,有識者陋其非據。臣地因外戚,器實中庸,顧慚蓬艾之姿,謬忝葭莩之末。則天大聖皇后敦睦九族,崇念六姻,曲申猶子之情,爰垂降主之澤,禮優築館,恩洽錫□,拔自堂侄之流,光以親王之位。臣嘗再瀝誠懇,已蒙賜等諸昆,今陛下龍德嗣興,鴻基紹復,群萬物而改旦,宅千齡而配永。洛讖河圖,允葉純深之義;□行雨施,載流寬大恩。追奉先慈,將覃後命,外家諸子,降等猶誓於山河;主第增榮,在臣更超於等數。陛下雖渭陽情重,沁水恩多,凡是封冊王公,終須憲章堯舜,以濯龍之戚,今□方於五侯;緣駙馬之姻,古未封於四履。私親越禮,聖人之孝理載光;冒寵延災,微臣之官謗斯久。又以班參禁內,秩比侍中,自非德邁應璩,識侔慶忌,將何以對揚顧問,規獻文章?況臣位以恩外,寵非才進,無脛而至,凡姿□於珠玉;無翼而飛,睿澤借其毛羽:未貽身譴,幸庇容光。臣亡兄攸寧,循榮增懼,以臣叨鳧繹之貴,日夕魂兢;負鰲□之恩,歲時力盡。屬纊之夕,再受懇言,憂臣愚蒙,令臣退讓。倘陛下俯遂勤請,照察冥心,納臣揆分之言,置臣獲全之地:去茲王號,降以公名,爰食封邑,同諸兄弟,賜改散職,即望參朝。實冀家福惟新,朝章鹹序,天德更逾於造化,神理不責於滿盈。臣無任懇款□懼之至。

  ○第二表

  臣聞富貴者,易象謂之崇高;滿盈者,至人誡其顛覆。臣在非次,久冒殊恩,所以輟寢思危,廢食懷懼。嫌疑之極,載陳前表,備瀝中誠之訴,實非外飾之詞。而聖鑒未回,寵章仍舊,戴岳之重,何憚力疲?阽原之隍,日憂身墜。臣某中謝。臣雖學業慚敦史,而塗聽前言:屍位者必會短期,冒榮者難為長守,豈有外戚尚主,異姓封王?男皆公侯,女食郡縣,佩服五等,輝耀一門,湯沐山河,家逾萬戶,耕夫織婦,凡有幾人?役彼有勞之人,供臣無億之用,縱蒙聖心垂假,其如神理不容。自先後臨朝,攀榮已久,聖皇纂極,沐澤惟新。自古迄今,如臣流輩,苟進者速禍,勇退者獲全。且王者的以強?弱枝。為藩作屏,封必李氏,無闕漢章。伏乞陛下降河渚之姻,感渭陽之族,賜臣軀命,永守蒸嘗,得同昆季之流,望捨郡王之號。臣以日為歲,以榮為憂,希回三捨之光,允臣萬死之請。無任□冒之至。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