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代儒學的瘋狂擴展:兩漢董仲舒學派和王充學派 | 時光網

 

A-A+

漢代儒學的瘋狂擴展:兩漢董仲舒學派和王充學派

2017年10月22日 文史百科 暫無評論 閱讀 9 次

  西漢的董仲舒和王充反映了兩漢時期兩種截然不同的哲學觀點。

  董仲舒認為天和人息息相關,要用儒家思想統治天下。儒學的核心是天人感應,君權神授。儒墨道法四家,最開始得寵的是法家,結果造成了秦朝速亡,「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最起碼不能全用法家。墨家是肯定不能用,這個選舉天子制度,哪朝也贊成。那就剩道家和儒家,所以漢初70餘年實行黃老之術,推崇道家思想,清靜無為,任其自然發展。結果國家強大,經濟恢復,老百姓安居樂業,諸侯王勢力坐大,匈奴威脅。朝廷什麼都不幹,地方豪強什麼都干,這麼看來道家也不行。

  於是就只剩儒家可以選擇了。儒家可以煽惑百姓,仁政,民貴君輕,但是它太強調百姓,強調民,忽視了君,所以董仲舒應運而生。他把儒家思想改造了,就是天人感應。其實子不語怪力亂神,孔子不說神神鬼鬼的東西。你要問孔子人死了之後怎樣,孔子會很不高興。未知生,焉知死,儒家思想只講究活著的時候怎麼做一個君子,聖人,活得好就不錯了,死後的事我們不討論。其實也代表了孔子「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的實事求是的態度,死後的事確實不知道,你對鬼神祇要「敬而遠之」就行了,要有崇敬之心,祭祖上墳什麼的要去,然後離他遠點,別老念在心頭掛在口頭。

  所以董仲舒一不老實,把孔子的意思改造成天人感應,「道之大原出於天,天不變道亦不變」。皇帝是代表天道,任何人都要服從,皇上一看這個思想太好了,用!而法家的思想不是這麼說的,它是說:「老師現在告訴你們,你們每個人都要認真聽課,誰不聽誰滾,因為我是老師。儒家則說,老師告訴你們,一定要聽,因為我講的高考特有用,你們準能考上一流大學。一個說的是法家思想:我是老師,所以你得聽我的,不聽滾;第二個是儒家思想:你要聽我的,因為我為你們好。

  對百姓也是這樣。法家是,要尊重天子聽皇帝的話,不聽把你腳剁了,人跑越南去了,你怎麼剁啊。儒家說,你要尊重他,他是天子,他代天行生生之道,要是不聽他的,必遭天譴,一個雷給你劈了,跑南極也劈。這樣一來,你得服從天子吧,皇上如果失德,蒼天就會示警:乾旱、山崩、地震。蒼天示警了,皇上就知道自己做壞事了,於是齋戒沐浴,下罪己詔,把自己臭罵一頓。老百姓覺得這個皇上不怎麼,你就禱告吧,老天爺,你兒子太壞了,你趕緊把你兒子收走吧。50年後皇上駕崩,當然你能熬上50年的話,你的禱告就算應驗了。所以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很牛,跟焚書坑儒有一拼,但這個時侯的儒跟孔子的儒已經不一樣了,實際上變成了外儒內法。漢宣帝的時候,就曾經非常高興地說,漢家有制度,霸王道雜之。霸道就是法家,王道就是儒家,這已經不是孔子所提倡的那種思想了,朝廷不管那個,只強調要為鞏固統治,為政權服務就行。

  跟董仲舒的思想不一樣的是王充,王充的思想體現在《論衡》一書。他認為萬物由元氣構成,元氣是物質,物質構成論,當然是唯物的了。他反對天人感應,反對有鬼論,反對厚葬。「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老天的運行是有自己的規律的,該冬天就冬天,該夏天就夏天,跟堯賢桀戾也沒關係,不是說堯在位就天天風調雨順,桀在位就天天地震,它有自己的自然規律。

  他從反對有鬼論出發,反對厚葬。

  中國的古墓,十墓九空,所有重大的考古發現都屬於搶救性挖掘。為什麼十墓九空,因為中國的盜墓事業欣欣向榮,幾乎可說是中國最古老的事業了。行業如此發達的原因就是厚葬,中國人視死如生,把死人當活人對待,墓穴裡微波爐熱水器全都放進去,當然有人刨。埃及法老王弄那麼大個金字塔,當然也有人刨,指不定能刨出幾百個微波爐。

  歐洲人的墓就沒人刨,歐洲中世紀的國王葬在教堂裡面,一個石頭棺材,一身衣服,一把寶劍,刨他幹嗎?現在就更加簡單,用膝蓋想都知道,挖開之後是一本聖經,這個家家都有,然後一套西裝,你敢穿嗎,你知道他怎麼死的?所以那邊沒人盜墓。

  反觀中國,前些年那個老山漢墓開挖,中央電視台現場直播,是重大考古發現,想著應該有金縷玉衣、黃腸題湊。最後吹了,還沒進墓室就看到王后在地上躺著,成了化石,證明早就被盜了,而且不是現代盜的,恨不得剛埋完就盜。皇帝陵那盜墓的專用工具叫洛陽鏟,因為洛陽周圍古墓多,所以說別厚葬,沒有用。隆重的葬禮其實是做給活人看的,瞧我多孝順,我對我爸多好,他活著的時候你對他好點不行嗎?有的地方那風俗,老太太一死,所有的閨女得給她做被子,綢緞的被子一床床地塞進棺材裡去,最後塞的老太太擱不進去了,這何苦呢。那麼好的被子,她活的時候蓋過嗎,活的時候爛棉絮,死了再給她蓋嶄新的被子,擱在地下讓水漚著,讓土埋著。所以王充當時就看到了事情的本質,他的唯物主義思想很有意義。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