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順帝生父之謎:歷史上元順帝是誰的兒子? | 時光網

 

A-A+

元順帝生父之謎:歷史上元順帝是誰的兒子?

2018年02月11日 文史百科 暫無評論 閱讀 12 次

  元順帝是元朝的末代皇帝,按《元史》記載他是元明宗的長子。不過元明宗的弟弟元文宗卻說順帝不是明宗的兒子,而且還將他流放到邊疆。在明朝人的一些作品中,對順宗是南宋恭帝趙顯的兒子、元明宗的養子的說法得到了充分肯定,並且進一步搜集資料加以豐富論證。

  《元史》記載,元順帝奇渥溫妥懽帖睦爾,生於延祐七年(1320),是元明宗的長子。至順四年(1333),他只有十三歲,被權臣擁立為帝,成了元朝的最後一個皇帝。順帝的生母是罕祿魯氏,名邁來迪,居於金山之北,明帝到北方時,見到了貌美品端的她,就收納為妃子,之後生下了順帝。照理說,關於元順帝生父母的記載是比較明確的,不該有什麼疑問。然而,從元朝開始,有許多人對元順帝的出生表示出了極大的興趣,並且提出了一些令人意想不到的看法。

  首先提出順帝不是元明宗兒子的是元文宗圖帖睦爾。元泰定帝死,圖帖睦爾在權臣燕鐵木兒等人的支持下,自江陵入居大都,被立為帝。但文宗考慮到其兄和世?是武宗的嫡長子,應讓位於他,所以派人到漠北迎和世?還京師,即皇帝位,是為明宗。明宗即位數月,就被燕鐵木兒投毒害死,這樣文宗第二次即皇帝位於上都。次年四月,明宗皇后八不沙被謀殺,妥懽帖睦爾被遷徙到高麗,居大青島中,不與人接觸。在這樣的一種皇位爭奪背景下,至順二年(1331),文宗詔告天下,說明宗在生前一直聲稱妥懽帖睦爾不是他的親生兒子,因而將妥懽帖睦爾移到廣西靜江(今廣西桂林)去了。這件事由於影響較大,所以宮廷史冊《脫卜赤顏》和明初修的《元史》均有詳細記錄。不過就事實來看,文宗說妥懽帖睦爾不是明宗的兒子,主要的意圖恐怕是為了保住皇位,因為明宗的長子應是皇位最有力的競爭者。

  自文宗提出後,再加上順帝是元朝最後的一個皇帝,歷代文人對他的出生就格外關注。元末明初有個叫權衡的人在《庚申外史》一書中,從文宗的詔書著手,將順帝的出生妙筆生花成一個帶有傳奇色彩的故事,順帝的父親變成了宋恭帝趙顯。書中記道,德祐二年(1276),元軍入臨安城,幼帝趙顯、皇太后全氏與宗室、宮人、文武官員及太學生等數千人被俘北上。這年五月,趙顯來到上都,忽必烈封他為瀛國公。之後趙顯在白塔寺中為僧,天天唸經吃齋,後又奉詔遷居甘州山寺。有一位趙王可憐趙顯上了年紀,但仍孤身一人,遂將一個回回女子送給他作為侍妾。延祐七年(1320),這位女子生下一子。當時元明宗正好前往北方路過此地,突然見到寺廟上面有五色雲氣緩緩上升,像一條龍的形狀,遂走上前來察看。他來到趙顯的居室,得知他剛生下一個兒子,一看,很招人喜愛,就收為養子,並將母子二人都帶進了宮內。

  權衡《外史》的傳說,引起了後人對順帝生父的探索,各種各樣的傳說猜測越來越多,細節越來越清晰,內容更加豐富,故事特別生動。在明朝人的一些作品中,對順宗是趙顯的兒子、明宗的養子的說法得到了充分肯定,並且進一步搜集資料加以豐富論證。明朝史家談遷更是將這則故事當作史實載入他的名著《國榷》中,余應、何喬新、程敏政、錢謙益等人對此也津津樂道。

  自文宗提出後,再加上順帝是元朝最後的一個皇帝,歷代文人對他的出生就格外關注。元末明初有個叫權衡的人在《庚申外史》一書中,從文宗的詔書著手,將順帝的出生妙筆生花成一個帶有傳奇色彩的故事,順帝的父親變成了宋恭帝趙顯。書中記道,德祐二年(1276),元軍入臨安城,幼帝趙顯、皇太后全氏與宗室、宮人、文武官員及太學生等數千人被俘北上。這年五月,趙顯來到上都,忽必烈封他為瀛國公。之後趙顯在白塔寺中為僧,天天唸經吃齋,後又奉詔遷居甘州山寺。有一位趙王可憐趙顯上了年紀,但仍孤身一人,遂將一個回回女子送給他作為侍妾。延祐七年(1320),這位女子生下一子。當時元明宗正好前往北方路過此地,突然見到寺廟上面有五色雲氣緩緩上升,像一條龍的形狀,遂走上前來察看。他來到趙顯的居室,得知他剛生下一個兒子,一看,很招人喜愛,就收為養子,並將母子二人都帶進了宮內。

  權衡《外史》的傳說,引起了後人對順帝生父的探索,各種各樣的傳說猜測越來越多,細節越來越清晰,內容更加豐富,故事特別生動。在明朝人的一些作品中,對順宗是趙顯的兒子、明宗的養子的說法得到了充分肯定,並且進一步搜集資料加以豐富論證。明朝史家談遷更是將這則故事當作史實載入他的名著《國榷》中,余應、何喬新、程敏政、錢謙益等人對此也津津樂道。

  與此同時,明朝也出現了一種稍有不同的說法,稱元順帝確是趙顯的兒子,但是個遺腹子。元明宗北上見到趙顯的妻子時,十分喜歡,強行將她納為自己的妃子。趙顯的妻子此時已有身孕,嫁給明宗不久就生下了順帝。這種說法見諸於袁忠徹《符台外集·紀瀛國公事實》中。從所述內容來看,這種說法實際上是在將前面的傳說進行修正,以使它與《元史》的記述互相沒有矛盾。

  清朝及近代的一些史學家仍然認同順帝是趙顯兒子的說法,萬斯同、全祖望及王國維等都有專門文字進行考證。北方的一些少數民族如遼、金等都有收繼養子及外姓人入族的習俗,元人也同樣是如此,元明帝收養趙顯的兒子在當時是符合蒙古人的風俗習慣,因此可能性較大。至於說順帝是趙顯的遺腹子,從出生年月上看,有許多地方不相符合,這種說法很難使人確信。

影視劇形象

  當然更多的人並不相信上面的傳說是真的,他們認為元順帝的生父確是元明宗,根本不可能是趙顯。畢沅的《續資治通鑒》是一部重要的編年體史書,在談到這一問題時他認為文宗的詔書並不足信,《庚申外史》和明朝余應之等的詩文是「委巷俚鄙之談」,根本不足為據。《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五二對《庚申外史》這本書評價較高,但對其中稱順帝是瀛國公的兒子這一條進行了辨證,認為是無稽之談。指出明朝袁忠徹、權載之、程敏政、錢謙益、余應之的詩文中談到的這件事,發端都是《庚申外史》,經對事實核查,「渺無可據,實為荒誕之尤,非信史也」。之所以出現這樣的傳說,主要是直到元朝中葉,仍有一些宋朝遺民對元朝滅宋十分憤恨。當他們見到元文宗說順帝不是明宗的兒子,就乘機編造故事進行發洩。明人恨元朝蒙古人,於是也附和上去加以渲染流傳,使這件事傳播得很廣,影響較大。《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的觀點得到了許多人的認同,所以清末民國初年的一些有關元朝史書,如魏源的《元史新編》、柯劭忞的《新元史》等,都沒有將趙顯是順帝的生父作為信史採用。

  照小編理解,明人提出的趙顯是順帝的生父,從目前所佔有的史料來看,還難以使更多的人堅信。因為正像《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所說,所有的觀點其實是來自一源——《庚申外史》,因而資料並不充分。但我們又如何面對元文宗說順帝不是明宗兒子之類的話?說他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帝位而採用的伎倆是否講得通?元順帝的生父是誰說不定將永遠是一個歷史疑案,人們無法得到滿意的答案。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