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蟠陷害賈寶玉了嗎?賈寶玉被打是薛蟠造成的嗎 | 時光網

 

A-A+

薛蟠陷害賈寶玉了嗎?賈寶玉被打是薛蟠造成的嗎

2018年02月25日 文史百科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關於賈寶玉被打,很明顯,是兩條線索導致的。一條就是金釧之死,這個很清楚,小說寫明了,是賈環使的壞,後來也被花襲人給對質出來了。但是,另一條,蔣玉菡和賈寶玉交往並且互贈汗巾子的事情,就沒有那麼簡單了,這麼私密的事情,當時是在馮紫英家,就那麼幾個人,是誰把這件事情透露出去的呢?

  其實只要仔細閱讀原文,也不複雜,曹公是給出了答案的,只是這答案給得相當的隱晦和模糊,怎麼說呢?

  第一,第三十三回,寶玉被暴打幾乎致死,聰明的花襲人豈會善罷甘休,她是做了調查的,首先找的就是寶玉的跟班茗煙。對質的情況是這樣的:

  襲人滿心委屈,只不好十分使出來,見眾人圍著,灌水的灌水,打扇的打扇,自己插不下手去,便越性走出來到二門前,令小廝們找了焙茗來細問:「方纔好端端的,為什麼打起來?你也不早來透個信兒!」焙茗急的說:「偏生我沒在跟前,打到半中間我才聽見了。忙打聽原故,卻是為琪官金釧姐姐的事。」襲人道:「老爺怎麼得知道的?」焙茗道:「那琪官的事,多半是薛大爺素日吃醋,沒法兒出氣,不知在外頭唆挑了誰來,在老爺跟前下的火。那金釧兒的事是三爺說的,我也是聽見老爺的人說的。」襲人聽了這兩件事都對景,心中也就信了八九分。

  這場對質,一是把賈環這個小爬蟲給對質出來了,金釧的事情就是他誣告的。二是把薛蟠給對質出來了。但是茗煙的話,有幾分可信,也有幾分不可信。

  1.薛蟠酷愛男風,吃寶玉和蔣玉菡的醋是有的,小說也寫了;

  2.薛蟠氣不忿兒,在外面鬼混,馬尿黃湯灌多了,隨口說出來是可能,但是有意陷害,卻不可能。

  其一,薛蟠再糊塗,也知道四大家族和義忠親王老千歲和北靜郡王和馮紫英是一夥兒的,和忠順親王不是一夥兒的,這個薛蟠再糊塗,所謂政治底線還是有的,不可能挑唆人去忠順親王府打小報告;

  其二,王夫人和薛姨媽商議的把薛寶釵嫁給賈寶玉這事兒,薛蟠是知道的,對於將來的妹夫,如今的表弟,薛蟠再混蛋,也不會去陷害,這一點從第三十四回薛寶釵回去和哥哥對質就可以看出來,連曹公都直接寫了:

  原來寶釵素知薛蟠情性,心中已有一半疑是薛蟠調唆了人來告寶玉的,誰知又聽襲人說出來,越發信了。究竟襲人是聽焙茗說的,那焙茗也是私心窺度,並未據實,竟認準是他說的。那薛蟠都因素日有這個名聲,其實這一次卻不是他幹的,被人生生的一口咬死是他,有口難分。

  這事兒真不是薛蟠干的。

  所以,在花襲人對質那段裡,曹雪芹寫得很巧妙,花襲人是信了八九分。

  第二,到了第三十四回,當花襲人把這事兒告訴薛寶釵的時候,薛寶釵的分析不僅印證了只能信八九分,而且進一步指出,這事兒就是薛蟠在外頭吃酒,說話沒遮攔,被人偷聽了去的:

  寶釵聽說,便知道是怕他多心,用話相攔襲人,因心中暗暗想道:「打的這個形像,疼還顧不過來,還是這樣細心,怕得罪了人,可見在我們身上也算是用心了。你既這樣用心,何不在外頭大事上作工夫,老爺也喜歡了,也不能吃這樣虧。但你固然怕我沉心,所以攔襲人的話,難道我就不知我的哥哥素日恣心縱慾,毫無防範的那種心性。當日為一個秦鐘,還鬧的天翻地覆,自然如今比先又更利害了。」想畢,因笑道:「你們也不必怨這個,怨那個。據我想,到底寶兄弟素日不正,肯和那些人來往,老爺才生氣。就是我哥哥說話不防頭,一時說出寶兄弟來,也不是有心調唆:一則也是本來的實話,二則他原不理論這些防嫌小事。襲姑娘從小兒只見寶兄弟這麼樣細心的人,你何嘗見過天不怕地不怕,心裡有什麼口裡就說什麼的人。」

  薛寶釵的學識豈是花襲人可比的,因此,薛寶釵對這件事情的分析,是透徹而中肯的,也並沒有袒護哥哥薛蟠的意思,薛蟠的性格說了,當年為秦鍾和寶玉爭風吃醋的事情也說了,但是,薛蟠只是不注意場合說話被人聽了去報告忠順親王的,這件事情其實就是定調了,那就是,並不是薛蟠有意挑唆。

  前面說過了,薛寶釵後來還回去和哥哥對質了,對質的結果,薛蟠確實是被冤枉了,他沒有陷害賈寶玉,但是,賈寶玉和蔣玉菡交好這件事以及互贈汗巾子這件事,就是薛蟠薛大爺在外頭喝酒喝高了,信口說出來被忠順親王的眼線聽了去的。所以才有忠順親王前來興師問罪。

  通過這件事情,可以知道,其實忠順親王是很可怕的,他早已經在四處安插親信和眼線,收集政敵的罪證,這是一個很可怕的敵人。其實,賈府的罪證就是這麼一點一點的被忠順親王府收集起來的,包括淫喪天香樓,包括放印子錢,包括聚眾賭博,包括受賄害命,包括妨礙司法公正,包括虐待家人致死等等等等,這裡面,也有薛蟠的份兒,薛蟠也是賈府被抄的受害者,這也再一次證明了咱們薛大爺其實就是個二百五,並不是內奸。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