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蒙疆國首腦德王:日本扶持的「泛蒙古主義者」 | 時光網

 

A-A+

偽蒙疆國首腦德王:日本扶持的「泛蒙古主義者」

2018年02月27日 文史百科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內蒙古德穆楚克棟魯普親王(以下簡稱德王),是個頗有政治野心的「泛蒙古主義者」。辛亥革命爆發後,清朝末代皇帝溥儀被廢退位,德王聽到這個消息痛惜不已,如喪考妣。其後他和溥儀猶如政治上的「孿生兄弟」,為追求復辟「帝制」,不惜出賣民族利益投靠日本帝國主義。在日本的卵翼下,繼溥儀成為偽「滿洲國」皇帝之後,德王當上偽「蒙疆」(「蒙古自治邦」)主席。德王與溥儀,積極充當日本侵華「滿蒙政策」的幫兇。同時德王還勾結日寇,進行所謂「日蒙合作」陰謀活動,妄圖實現其做「蒙古大帝國」皇帝的迷夢。

  德王出生於1902年2月8日(清光緒二十八年正月初一)。他的父親時任內蒙古錫林郭勒盟盟長兼蘇尼特部右翼旗世襲札薩克多羅杜稜郡王,在60歲時,才生下了這個兒子。按干支計算,德王出生時正是虎年虎月,具有「虎虎生威」的偉人徵象。但是,父親也生於壬寅年。蒙古人認為「二虎相遇,必有一克」。因此,寺院大喇嘛和王室妻妾等,都勸阻其父子不要見面。老郡王雖晚年得子,視為掌上明珠,卻一直忍痛避諱見面。讓兒子隨其生母,住在察哈爾部正白旗的家鄉撫養。

  1908年,德王6歲,老郡王去世。德王承襲郡王爵職。1919年,德王年已18歲,開始管理旗政。德王自幼以成吉思汗裔系的繼承者自居,夢想重振成吉思汗雄風,再建蒙古大帝國,他曾說:「當今時代,能振興蒙古者,捨我與誰共?」

  德王幼年時,頭腦裡充滿了新與舊的矛盾困惑,他一方面極力主張革除蒙旗的陳規陋俗,另一方面卻又非常留戀封建帝王專制一統的威嚴。德王承襲蘇尼特右旗親王爵位,雖然已是民國時期,但是他的頭腦裡仍然充滿濃厚的維護封建專制君主統治的思想。1917年7月,張勳、康有為等擁戴溥儀復辟。德王聽到這個消息後,手舞足蹈,希望將來能在溥儀的支持下,實現其政治「抱負」。不意幾日後復辟就失敗了。德王聽到消息,痛惜不已。

  1924年11月,溥儀被馮玉祥的國民軍攆出紫禁城,又逃入日本公使館。日本公使芳澤特為他安排了「大清皇帝」的奏事處和值班房。德王得知後,立即暗赴北京,拜見溥儀。溥儀轉移天津後,德王又趕赴天津張園會見溥儀,行三叩九拜的「君臣大禮」,並把他帶去的1萬銀元呈獻給溥儀。

  德王在政治上的一系列活動,引起了正在積極推行侵華「滿蒙政策」的日本關東軍的注意。1929年冬,日本駐張家口大特務盛島角芳等4人,潛入內蒙各地,進行拉攏德王的陰謀活動。

  1932年3月,溥儀在關東軍卵翼下就任偽「滿洲國」執政(後改稱「皇帝」)。與此同時,日本關東軍也加緊對內蒙古地區採取了公開的軍事佔領和隱蔽的政治陰謀並舉的侵略政策。繼偽「滿洲國」成立後,日本帝國主義急謀將內蒙古完全納入它的侵略勢力之下,使之成為偽「滿洲國」的護翼和緩衝地帶;同時,以內蒙古地區為基地,進一步實現其南北張弓的侵略圖謀。德王也加緊與日本勾結,妄圖實現他成為「蒙古帝國」皇帝的政治野心。

  同年,日本特務目來蘇尼特右旗「遊歷」。在德王掩護下,潛入德王家廟,冒充喇嘛,長期進行搜集情報和為德王與關東軍聯繫的特務活動。同時,盛島角芳等也潛來蘇尼特右旗,加緊與德王勾結。德王要求日本關東軍給予武器支持,以擴充蒙古武裝的槍械,並秘密派遣他的親信補英達賴去長春,同關東軍部聯繫接洽購買槍支彈藥。1933年7月,德王赴百靈廟聯絡烏蘭察布盟盟長蘊端旺楚克等,共同創導發動「內蒙古高度自治」運動。並以錫、烏、伊(克昭)3盟各旗王公聯名致電國民黨中央,又派遣尼瑪鄂特為「代表團」赴南京請願。

  1934年,國民政府批准在百靈廟成立「蒙古地方政務委員會」,指定何應欽為指導長官、趙戴文為副指導長官,蘊端旺楚克為委員長,德王任秘書長,實際上「蒙政會」大權完全操縱於德王一人之手。

  這時,隱藏在德王身邊的關東軍特務目當即回日本報告。不久,他帶著前川、野中等日本特務向德王贈送收音機、電台等禮物。在蘇尼特右旗和貝子廟(今錫林浩特市)兩地設立日本財團法人「善鄰協會」分支機構,以辦理衛生、文化事業為掩護,進行搜集情報,拉攏蒙古王公等陰謀活動。不久,駐張家口日本特務盛島角芳再次潛來百靈廟,告訴德王說:「關東軍叫我通知你,準備無償送給你步槍兩千枝,現已運到林西,請你派汽車運回。」

  德王在暗中勾結日本帝國主義的同時,仍與蔣介石和國民黨政府保持聯繫。同年8月,德王派陳紹武赴廬山會見蔣介石,要求給「蒙政會」撥發經費、武器、電台等物資。為探詢蔣介石的態度,陳紹武故意告訴蔣,日軍不久要西進,攻打察東,並要求德王予以協助。請示蔣如何對待這一事件。蔣除批准撥發經費物資外,指示准予撥給「蒙政會」經常辦公費每月3萬元。對日本進出西蒙與德王聯繫的問題,指示德王對日本人要以「不亢不卑的態度,相機辦理」。同年10月,日本駐天津大特務土肥原賢二,前來會晤德王,德王要求他給予軍事裝備支持。

  1935年,日本關東軍為全面控制德王,送他一架6人座的飛機,並派遣兩名日本軍人充當專機駕駛員和助手。9月,關東軍參謀副長阪垣征四郎偕渡邊大佐等飛來錫盟,會見原盟長索王和德王,商談日本軍進駐錫盟和進犯綏遠省的計畫。德王提出:「乘日本進軍綏遠地區之機,希望日本幫助我把東西蒙合併起來,早日建立'蒙古國',完成蒙古獨立建國的大業。」阪垣當即答覆:「蒙古獨立建國,我們是願意幫助的。但東部蒙古是滿洲國的領地,我無權答覆。但是為了你們籌備蒙古建國,我可先派三個日本顧問來幫助你們。」索王聽到這裡,馬上嚴辭拒絕:「這不是滿洲國第二嗎?」阪垣看到索王堅決反對,會談無法繼續下去,便說:「那麼,我們以後再詳細研究吧!」此後,德王便單獨與日本關東軍加緊「日蒙合作」勾結活動。

  1935年10月,日本關東軍派中島萬藏、中澤大喜和投靠日寇的蒙員陶克陶、金永昌到百靈廟,促德王赴長春與關東軍新任司令官會談。12月,德王到偽「滿洲國」新京(長春),會見日本關東軍司令官南次郎、參謀長西尾、副參謀長阪垣等人。德王在會談中再次提出不贊成將內蒙古東部盟旗劃入「滿洲國」,要求日本幫助先搞個內蒙古獨立局面,再建立「蒙古國」。關東軍駐蘇尼特右旗特務機關長浦亦迎合德王說:西部蒙旗不滿意「滿洲國」對待東蒙的現狀,希望搞一個蒙古「獨立」局面。阪垣當即回答:「好!我們盡量幫助你們,先送給你們日元50萬元。」接著田中隆吉補充說:「還給你們五千枝槍,作為擴充軍隊用。」

  在田中隆吉等參加下,德王與偽「滿洲國」總理、軍政、外交、宮內等大臣會談,締結「滿蒙合作協定」。其後,德王徵得關東軍允許,前去拜見偽「滿洲國」皇帝溥儀。德王的忠君思想很濃厚,1934年,在溥儀當上偽「滿洲國」皇帝時,他特意穿上清朝時的蟒袍、馬褂,戴上朝珠、頂戴,在溥儀畫像前叩拜拍照。還派人專程赴偽滿,將照片送給溥儀,表示忠心。此次他見到溥儀後,先行了三跪九拜的「君臣」大禮,祝賀他又登基稱帝。德王問溥儀:「日本人待皇帝怎樣?在我們那邊日本人氣焰很囂張。呼倫貝爾盟總管凌升被日本人殺了。」溥儀當即說:你的話太硬了。會見即終止。
    日本關東軍為籠絡德王,指示溥儀封德王一個「親王」尊號,於是,德王被封「武德親王」。

  德王從長春返回蘇尼特右旗王府後,即與浦等日本特務人員共同策劃,先在察北建立偽「蒙古軍總司令部」。繼而又組建「蒙古軍政府」。

  1936年2月,百靈廟「蒙政會」保衛科長雲繼先等,在緩遠省傅作義部軍事策應下,率保安隊官兵千餘人起義。從此德王與國民黨當局公開分庭抗禮,明目張膽地與日本勾結。同年5月,德王在關東軍指使下,先後召開「蒙古大會」,成立偽「蒙古軍政府」,德王任總裁。

  1937年夏,德王在歸綏市(今呼和浩特)出任偽「蒙古聯盟自治政府」主席。12月,在張家口出任偽「蒙疆聯合委員會」委員長。但是,這個「委員會」完全由日本駐張家口軍部和日本最高顧問金井章二所把持。

  日本對偽「滿洲國」和偽「蒙疆」傀儡政權的經營,開始主要是準備作為進攻蘇聯的軍事基地。後來則為進一步侵略中國大陸奠定了政治、經濟基礎。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後,中日戰爭全面爆發。1938年秋,金井章二率領德王等「蒙疆聯合委員會」成員赴日本東京等地訪問。德王在會見東條英機和阪垣征四郎時,要求日本人幫助他擴大政權範圍,實現「蒙古獨立建國」。過了幾天,阪垣答覆說:現時機還不成熟,俟將外蒙古收復,實現內外蒙古統一,才能幫助蒙古獨立建國.

  1938年出任蒙古聯盟自治政府主席,後合併「察南自治政府」及「晉北自治政府」而成立「蒙疆聯合自治政府」,領有巴彥塔拉(今黃河北岸前套平原的呼和浩特市、包頭市所轄相關旗縣區)、察哈爾、錫林格勒、烏蘭察布、伊克昭(今鄂爾多斯)等五個盟與晉北(大同)察南(張家口)兩政廳。聯合政府的首都設於呼和浩特,名義上歸南京的汪偽國民政府所轄,實際則是一個獨立的政權,在日本和偽滿洲國駐有單獨的外交機構,懸掛其「四色七條旗」,汪偽與偽蒙疆自治政府雙方在界限兩側分別設卡,徵收關稅、過境費,人民出入邊境則需要辦理「出入境證」。[2]

  1941年2月15日,德王赴日,參加祝賀日本皇紀二千六百年紀念典禮。他仍然妄圖實現其「蒙古建國」的夢想,為此曾分別拜見日本天皇裕仁和首相近衛文縻等人。當時日本首腦們沒有給予他明確的答覆。不久,太平洋戰爭爆發,日本為了強化對德王和偽蒙政權的控制,同意將偽「蒙古聯合自治政府」易名為「蒙古自治邦」。德王任主席。從此,德王與溥儀這對「政治孿生兄弟」,更加死心踏地成為日本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忠實工具。

  1942年4月12日,偽「滿洲國」成立十週年,德王赴新京(長春)參加慶祝活動。這次訪問偽「滿洲國」,溥儀在東便殿接見他時,不用君臣禮節,而以「蒙古」政權首腦的禮儀相待。在宴會上,溥儀亦改稱德王為「貴主席」了,但是,德王在溥儀單獨召見時,仍伏在地上行了三跪九叩的大禮。當天晚上,日本關東軍司令梅津美治郎宴請德王。德王致辭說:「飲水思源,實深感激。今後我蒙古願在大東亞共榮圈內,誠心誠意地獻出我們所有力量,為東亞大理想、皇軍大勝利而努力!」

  雖然,偽「蒙」、偽「滿」政權,都是日寇直接操縱下的兩個傀儡組織,但是,德王與溥儀,為爭奪內蒙古東部盟旗疆域的隸屬,時常明爭暗鬥。德王訪「滿」歸來,向日本駐「蒙疆」軍部司令官蓮治藩提出,要求把「滿洲國」轄屬的呼倫貝爾、哲裡木、昭烏達三個盟旗的地區,劃歸「蒙古自治邦」統轄。蓮治藩當即答覆說:「滿洲國是蒙疆政府最親密的盟邦,目前還不宜有此交涉。皇軍赫赫戰果,不久會結束支那戰爭,那時皇軍就會替你收復外蒙古,你就是全蒙古的大皇帝了。」

  此時,日本為加速對中國大陸的侵略步伐,並強化對「滿」、「蒙」偽組織的控制,在日本設立「興亞院」,在「蒙疆」設有聯絡部,成為日寇統治「蒙疆」地區的最高指揮機關。興亞院駐「蒙疆」聯絡部長官竹下義晴,成為凌駕於偽「蒙古自治邦」頭上的太上皇,他操縱「蒙疆」的軍、政、財、文各項大權。興亞院聯絡部長官和原有的偽「自治邦政府」最高顧問金井章二等,也都是站在德王頭上的主子。因此,德王與日本統治者之間的磨擦時有發生。日本在太平洋戰爭中,他便使出「狡免三窟」伎倆,通過國民黨在張家口的軍統特務,暗中與重慶的蔣介石取得聯繫,表示願脫離偽「蒙疆」去重慶。蔣復電囑他:「仍留蒙疆,忍辱負重,以圖將來。」蔣給他的這一指示,不僅成為他與日寇勾結的「護身符」,而且,1945年日本投降後,德王又以此為由,赴重慶向蔣要求「東山再起」。

  1944年,德王看出日本行將失敗,他便積極擴充偽軍力量,並與偽「滿洲國」興安警備區蒙古武裝頭目密謀策劃,待日本失敗後,將內蒙古東西部合併起來,建立「蒙古自治國」。1945年8月15日,日本戰敗。偽「滿洲國」和偽「蒙疆」隨之徹底垮台。在八路軍包圍張家口時,德王隨同繳械的日軍由張家口逃往北平。

  同年9月,德王偕李守信、吳鶴齡等飛抵重慶,面見蔣介石,「陳述內蒙危機擬具措置辦法三項」報告書,向蔣要求重建「內蒙古高度自治」政權。蔣介石當即拒絕,指出,他在偽「蒙疆」時的所作所為,為大多數中央官員所不能諒解。又告誡他:「最好抱著緘默不言的態度」,求得「不咎既往」,從寬對待,蔣答應每月供給「15萬元生活費」,令他迅速返回北平做「隱居」的寓公。

  1949年1月1日,德王在北平和平解放之際逃往南京,後來又竄到內蒙古西部,糾集李守信等舊部,妄圖取得美國支持,再次籌組成立「蒙古自治政府」。同年9月19日,綏遠傅作義部軍政人員接受和平解放,蘭州、銀川等地亦相繼解放。德王在定遠營剛剛組建的「蒙古自治政府」人員惶惶不安,內部分裂。12月,德王等越界進入蒙古國烏蘭巴托,尋求「政治避難」。

  1950年春,中蘇、中蒙友好條約相繼簽訂,同時公佈德王、李守信等為偽「蒙疆」戰犯魁首,即被蒙古人民共和國政府逮捕入獄。同年9月18日德王等被引渡回國,走上歷史審判台。德王被關押在撫順戰犯監獄之時,與此前已關在該監獄服刑的偽「滿洲國」頭號戰犯溥儀,又成了獄中的「難兄難弟」。此後,他們經過改造學習,思想得到感悟,痛悔認罪。於1963年春同時獲准特赦出獄,被聘為內蒙古文史館館員。曾主持編成《二十八卷本詞典》(蒙古文),著有晚年回憶錄《德穆楚克棟魯普自述》。1966年5月23日在呼和浩特過世。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