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祖的職場超級秀是怎樣把手下人玩死的? | 時光網

 

A-A+

宋太祖的職場超級秀是怎樣把手下人玩死的?

2017年03月22日 宮廷野史 暫無評論 閱讀 2 次

  憑心而論,宋太祖趙匡胤這個皇帝老倌做得還真是不賴,因此有「唐宗宋祖」一說。單就其「勒石三戒」,就已經讓後來人望塵莫及。其一,保全柴氏子孫;頗有仁者之風,史上能做到這點的除了草頭王苻堅大帝,以及魏武王曹操外,還真是不多見。其二,不殺士大夫;咱拿刀子的和拿筆桿子的較什麼勁呀?其三,不加農田之賦;以此收買人心,籠絡了不少大宋草根。老趙說到做到,僅此約法三章,就將前朝皇族遺民、天下讀書人和底層民眾基本上一網打盡,再不合法的篡位也讓你無話可說,心甘情願的跟著趙老大風風火火的建設一個嶄新的帝國。

  不僅如此,對待那些功臣勳將,老趙也做得仁至義盡,雖然演戲的本事對於這位職業軍人來說有些牽強,但是老趙扮起梨園子弟來也毫不遜色,話說這一日老趙用柴禾棍兒支起眼皮,楞是三天三夜不睡,然後招來石守信和王審琦等黨,像個小孩兒一樣對著老哥們兒放聲大哭,「不好玩了,太不好玩了,當個皇帝太累了,吃不香,睡不著啊,不如做個軍區司令和弟兄們好吃好喝痛快」,老趙這一哭一鬧,弄得石王心裡很不是滋味,趕緊問老大,「咋回事?」,「誰不想做皇帝呢?誰想做,俺讓給他,可別到時候賣了俺」,石王一聽魂飛魄散,「不敢不敢,誰敢呢?」「你們不敢,可有人敢呀,俗話說,富貴險中求,保不準手下人霸王硬上弓,到時你不做能行嗎?」眾黨一聽,知道老大犯疑心病了,這一犯病,可是啦死啦滴沒商量,趕緊讓老大指一條明路。老趙怪眼一翻,「這樣吧,人生苦短,抓緊胡侃;人生如夢,抓緊胡弄,你們跟著俺不就是圖個富貴嗎?俺給你們一家一個現成的『富世通』(富士通,世界級工廠,打這兒來的),快活一輩子咋樣?」老趙就這樣連哄帶嚇,坑蒙拐騙下收回了軍權,讓這幫一起打天下的老傢伙們服服帖帖的從此再也不敢胡擰次。

  以不流血的方式解決了兵權問題,老趙又尋思著給幕僚們找點茬兒,搞什麼么蛾子收心運動。幕僚裡誰譜兒最大?趙普呀,想當初,不是趙普給他出謀劃策,誰當皇帝還不一定呢?趙普是誰?名聞天下的大宋帝國專家級刀筆吏,整天就研究帝王權術,學得是法家那一套。老趙這天找來趙普,劈頭蓋臉就是一番訓斥,「趙普呀,你也太不靠譜了,你咋就不看書呢?成天研究獄訟錢糧,難道是想掐俺老趙的脖子嗎?」趙普一聽,老大這是要找事啊,論讀書,俺再不濟也是個謀士,而你呢?不過是個職業大頭兵,整日裡舞槍弄棒的,還教訓我不讀書,可心裡這樣想,嘴上哪能這樣說。「老大教訓的是,人不風流枉少年,人不讀書枉為官,俺從今以後專讀老大你指定的書,讀哪本呢?」「《論語》呀,你要句句解讀,深刻領會裡面博大精深的思想內涵」,趙普被老大一番修理,專攻《論語》,凡是論語所說,銘記於心;凡是治國方略,言必稱論語。普哥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兩個凡是」路線的執行人,因為被趙老大給洗了腦,所以才會兩度為相,也給後世留下了一句「半部《論語》治天下」的美談。

  以不流血的方式解決了兵權問題,老趙又尋思著給幕僚們找點茬兒,搞什麼么蛾子收心運動。幕僚裡誰譜兒最大?趙普呀,想當初,不是趙普給他出謀劃策,誰當皇帝還不一定呢?趙普是誰?名聞天下的大宋帝國專家級刀筆吏,整天就研究帝王權術,學得是法家那一套。老趙這天找來趙普,劈頭蓋臉就是一番訓斥,「趙普呀,你也太不靠譜了,你咋就不看書呢?成天研究獄訟錢糧,難道是想掐俺老趙的脖子嗎?」趙普一聽,老大這是要找事啊,論讀書,俺再不濟也是個謀士,而你呢?不過是個職業大頭兵,整日裡舞槍弄棒的,還教訓我不讀書,可心裡這樣想,嘴上哪能這樣說。「老大教訓的是,人不風流枉少年,人不讀書枉為官,俺從今以後專讀老大你指定的書,讀哪本呢?」「《論語》呀,你要句句解讀,深刻領會裡面博大精深的思想內涵」,趙普被老大一番修理,專攻《論語》,凡是論語所說,銘記於心;凡是治國方略,言必稱論語。普哥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兩個凡是」路線的執行人,因為被趙老大給洗了腦,所以才會兩度為相,也給後世留下了一句「半部《論語》治天下」的美談。

  搞定了手下一起出生入死的文臣武將,老趙知道,後周的那幫前朝遺老還對自己欺負人家孤兒寡母有意見呢?得想個法子也做回中華料理,讓這些人服氣。機會還真來了,有一次老趙設宴招待群臣,不醉不歸,一干江湖豪傑出身的草莽在那兒八匹馬,五魁首呢,這邊一個書獃子叫做王著的,坐不住了,此人原本是後周舊臣,喝了點貓尿兒,有點二高二高的了,觸景生情,號淘大哭,吃得是人家趙家飯,哭得卻是周家人。群臣面面相覷,大驚失色,心想,老王(八)吧,你這犯得是哪門子酸勁呢,這不找死麼?老趙這心裡也不自在,可又一想,這呆子挺重感情的,酸是酸了點兒,可不失書生本色,於是讓人攙扶下去。第二天有人告陰狀,讓老趙收拾王著,老趙臉一黑,喝道:「放屁,俺早說過不醉不歸,他喝高了,思念舊主,也是人之常情,這種重感情的人,值得咱敬重」,老趙的話通過帝國機器宣傳了出去,讓一幫後周遺老們感激涕零的,鐵了心的跟著老趙建設大宋美好明天。

  宋朝重文輕武,那是後世子孫走了調唱黃了腔板,北宋在開國皇帝老趙手裡,軍事上並不弱,要不老趙也不會將周圍的蝦米小國一個一個收復,甚至還敢公然與當時強大的契丹叫板,要不是老趙忽然暴卒,契丹和大宋誰收拾誰還一定呢。當然老趙對邊關大將輕車熟路的駕馭也讓人佩服的五體投地的,他知道將在外軍令有所不授的古訓,所以對邊關大將的心理拿捏得恰到好處,讓這些人既忠肝義膽的為大宋效力,又不至於軍權旁落,自己指揮不了槍桿子。比如他對邊關大將李漢超的一系列超級秀場,就讓這位只知拚殺不會玩心眼的傻軍爺感動得一塌糊塗,恨不得掏出自己的心肝來表白自己的赤誠,以報君王知遇之恩。

  李漢超,北宋初期卓越的軍事將領,其先後跟隨後唐末帝李從珂和後周太祖郭威,宋太祖趙匡胤建立北宋王朝後,李漢超又先後擔任錦州刺史、恩州團練使、齊州防禦使兼關南兵馬都監,是一個頗有實力的舊軍閥,但此人頗得宋太祖趙老大信任,關南地區瀕臨契丹,李漢超坐鎮後,契丹不敢犯境。但這位軍爺雖能保境卻不能安民,經常縱兵搶掠,以資軍備,當地民眾越級上訪,官司打到了老趙的金鑾殿上,老趙親自接待上訪人員,嘬著牙花問道:「你們鄉里是不是經常被契丹人搶掠?」「皇上明鑒,是的」。「那麼老李去後,契丹人還搶嗎?」「皇上再明鑒,不搶了」。老趙黑臉一沉,「昔日契丹人搶掠,你們不上訪,如今李漢超暫借你們的財物,反來上訪,是何道理?」於是下令將上訪之人轟出殿外。老趙這段對話,頗堪玩味,有什麼樣的主子爺,就有什麼樣的大頭兵,這叫啥?以流氓無賴手段對待流氓無產階級。

  還沒完,這樣的做派,叫做主子爺護犢兒,不太符合老趙個性,人家掂量著哪頭輕哪頭重,既維護手下大將臉面,還忠實的把民眾的利益放在首位,堅決的落實中央政策,還上訪者一個公道。老趙接著秘密的把李漢超的母親接到皇宮,和顏悅色的對老太太說:「你兒子長年征戰在外,家裡有什麼欠缺,為什麼不來尋老趙俺,反而取之於民呢?」然後賜給老李家白金三千兩,自此以後,李漢超再也不縱兵擾民了,而且深為這樣的主子爺而感動,抱著必死之心為大宋守護江山社稷。

  還是這個李漢超,曾經帶領五千精銳守衛北宋北大門,以防契丹偷襲。老李心想啊,這點兵也忒少了點吧,還不夠契丹鐵騎塞牙縫。於是派遣他的兒子帶著文書到老趙那兒求增兵,老趙很不高興的說:「你老爹竟然派你來增兵,也太離譜了吧」。然後好吃好喝的招待李家公子,接著佯裝遺憾的歎息道:「這個李漢超呀,既然不能為俺辦好事情,那就只有讓契丹人取他的腦袋了,俺只有再派能為俺辦事的人取代他了,實話說要兵沒有,要命一條」,老趙的無賴勁兒一上來,只有氣死瘋牛了,因為活人早就趴地上了。不過老趙絕不只是這點耍賴的本事,那也太小看這位皇爺了,小李回去後,帶給他老爹皇帝親賜的一條自個兒佩戴的玉帶和無數金銀賞賜,末了當然還有添言加語的一番話。李漢超以老趙的話為勉勵,自我鞭策,終成北宋御邊名將,從此邊境安寧,契丹自此再也不敢侵擾大宋疆界了。

  有關宋太祖趙匡胤以職場超級秀恩威並施,讓李漢超死心塌地賣命這段軼事,被宋仁宗時士人田況記錄在《儒林公議》一書中,作者還感歎,太祖天威神略,東征西討,夷狄畏縮,不敢犯邊,是因為慧眼識英雄,用人不疑也。而李漢超以寡敵眾,沒有敗績,是兵精而權專。而今之治邊者,將士離心,師老兵疲,國家用度無數而邊患不斷,真是沒得比啊。宋太祖職業軍人一個,老兵油子了,然治理起國家來,還真是有兩彎刀。特別是他的用人馭下之術,堪稱得心應手,就算是賣命,咱也得心甘情願,有個好心情不是?而今之領導者,什麼職場用人、玩人三十六計等等,都是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別的不說,就是跟宋太祖趙老大學學皮毛,一生恐怕也受用不盡了。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