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憲宗的死竟是一場殺夫陰謀?唐憲宗怎麼死的? | 時光網

 

A-A+

唐憲宗的死竟是一場殺夫陰謀?唐憲宗怎麼死的?

2017年03月25日 宮廷野史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關於唐憲宗因,後世歷史學家一般認為是被唐穆宗害的,裴廷裕的《東觀奏記》有詳細記載。然而,歷史的真相究竟如何?

  《舊唐書·憲宗本紀》:「元和十五年正月庚子,是夕,上崩於大明宮之中和殿。時以暴崩,皆言內官陳弘志弒逆,史氏諱而不書。」

  用白話文說,就是元和十五年正月庚子這天晚上,唐憲宗突然在大明宮中去。皇帝猝死,當時都說是太監陳弘志謀殺了皇帝,但史官卻隱諱了這件事不記錄,以致於詳情不得而知。

  這段記錄很是蹊蹺。

  首先,太監(內官)是「刑餘之人」,這種人在正常人眼中,一向是卑賤恥辱的對象,他做下了謀殺皇帝的「大逆不道」之事,為什麼史官要「諱而不書」呢?

  舊唐書中,並沒有對此事有更多敘述,只是在《文宗本紀》中載:「大和九年九月癸亥,令內養齊抱真,將杖於青泥驛,決殺前襄州監軍陳弘志,以有弒逆之罪也。」似乎認定陳弘志是元兇。

  可是,在舊唐書中,還是有地方透露了不同的信息。

  《皇甫鎛傳》載:「憲宗服柳泌藥,日益煩躁,喜怒不常,內官懼非罪見戮,遂為弒逆。」此處又像是陳弘志害怕憲宗無故遷怒自己,所以先下手為強。

  然而,事實真相遠比想像來得豐富。

  《后妃傳》載:「憲宗懿安皇后郭氏,尚父子儀之孫,贈左僕射駙馬都尉曖之女。母代宗長女昇平公主。元和八年十二月,百僚拜表請立貴妃為皇后,凡三上章,上以歲暮,來年有子午之忌,且止。帝后庭多私愛,以後門族華盛,慮正位之後,不容嬖倖,以是冊拜後時。」

  從這這段文字可見,唐憲宗拖延不冊立郭氏為皇后,他怕郭家勢大,干涉自己對其他小老婆的寵愛,卻造成了郭氏的怨氣——皇帝的女人總是想方設法要做皇后的,以郭家的功勳富貴,卻做不了皇后,能不怨恨?而遲遲成不了皇后,即意味著自己遲遲成不了正室,始終是沒有地位的「妾」,而不是作為六宮之主的「妻」,她的兒子也就成不了太子、儲君和將來的皇帝。

  政治鬥爭,在後宮中一點都不遜色於朝堂上。而憲宗死後,即位的穆宗,正是郭後的兒子,「母以子貴」,郭氏正是因為兒子當上了皇帝,而名正言順成為太后,坐上了正後宮掌權者的位子。

  這裡暗示我們,郭氏極有可能謀害了憲宗,然後把自己的兒子推上皇位。匡復唐室的功臣郭子儀,是她的爺爺,憲宗皇帝的祖父德宗皇帝的大妹妹昇平公主,又是她母親,她實際上是憲宗皇帝的表姑,本身就是大唐的皇室貴戚。

  郭皇后的出身,使她有雄厚的靠山左右皇權。事實也正是如此,此後的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四朝皇帝(唐敬宗、文宗、武宗都是穆宗的兒子,即郭太后的孫子)都由她控制著。

  以上不僅是推理,郭氏謀害憲宗,其實有當時人的證詞。

  《東觀奏記》的作者,是唐宣宗時人,他在該書中寫道:「憲宗皇帝晏駕之夕,上(宣宗)雖幼,頗記其事,追恨光陵商臣之酷。即位後,誅除惡黨無漏網者。時郭太后無恙,以上英察孝果,且懷慚懼。時居興慶宮,一日,與二侍兒同升勤政樓,依衡而望,便欲殞於樓下,欲成上過。左右急持之,即聞於上,上大怒。其夕,太后暴崩,上志也。」

  (註:唐宣宗是唐憲宗第十三子,元和五年(810)六月二十二日生於大明宮,論輩分,他是敬、文、武宗的皇叔,論年齡卻比唐敬宗和唐文宗還小一歲。他在穆宗長慶元年(821)三月,被封為光王。會昌六年(846)三月,武宗彌留之際,把37歲的光王李怡立為皇太叔,並更名李忱,成為新的皇位繼承人。他是唐朝歷史上惟一以皇太叔即位的皇帝,又是晚唐皇帝中順宗以後的11帝中壽命最長的一位,他死於大中十三年(859)八月,享年50歲。宣宗在晚唐的皇帝中也是得到較高聲譽的一位,《資治通鑒》載:「宣宗性明察沉斷,用法無私,從諫如流,重惜官賞,恭謹節儉,惠愛民物,故大中之政,訖於唐亡,人思詠之,謂之小太宗。」)

  宣宗即位,郭後若不是做賊心虛,為什麼怕?為什麼想用墜樓而死,來造成宣宗「過」的惡名?然而,唐宣宗記得兒時父皇遇害的舊事,他終於下手了(具體情節,當時人沒有記,也不可能記下來)。

  《后妃傳》載:「憲宗懿安皇后郭氏,尚父子儀之孫,贈左僕射駙馬都尉曖之女。母代宗長女昇平公主。元和八年十二月,百僚拜表請立貴妃為皇后,凡三上章,上以歲暮,來年有子午之忌,且止。帝后庭多私愛,以後門族華盛,慮正位之後,不容嬖倖,以是冊拜後時。」

  從這這段文字可見,唐憲宗拖延不冊立郭氏為皇后,他怕郭家勢大,干涉自己對其他小老婆的寵愛,卻造成了郭氏的怨氣——皇帝的女人總是想方設法要做皇后的,以郭家的功勳富貴,卻做不了皇后,能不怨恨?而遲遲成不了皇后,即意味著自己遲遲成不了正室,始終是沒有地位的「妾」,而不是作為六宮之主的「妻」,她的兒子也就成不了太子、儲君和將來的皇帝。

  政治鬥爭,在後宮中一點都不遜色於朝堂上。而憲宗死後,即位的穆宗,正是郭後的兒子,「母以子貴」,郭氏正是因為兒子當上了皇帝,而名正言順成為太后,坐上了正後宮掌權者的位子。

  這裡暗示我們,郭氏極有可能謀害了憲宗,然後把自己的兒子推上皇位。匡復唐室的功臣郭子儀,是她的爺爺,憲宗皇帝的祖父德宗皇帝的大妹妹昇平公主,又是她母親,她實際上是憲宗皇帝的表姑,本身就是大唐的皇室貴戚。

  郭皇后的出身,使她有雄厚的靠山左右皇權。事實也正是如此,此後的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四朝皇帝(唐敬宗、文宗、武宗都是穆宗的兒子,即郭太后的孫子)都由她控制著。

  以上不僅是推理,郭氏謀害憲宗,其實有當時人的證詞。

  《東觀奏記》的作者,是唐宣宗時人,他在該書中寫道:「憲宗皇帝晏駕之夕,上(宣宗)雖幼,頗記其事,追恨光陵商臣之酷。即位後,誅除惡黨無漏網者。時郭太后無恙,以上英察孝果,且懷慚懼。時居興慶宮,一日,與二侍兒同升勤政樓,依衡而望,便欲殞於樓下,欲成上過。左右急持之,即聞於上,上大怒。其夕,太后暴崩,上志也。」

  (註:唐宣宗是唐憲宗第十三子,元和五年(810)六月二十二日生於大明宮,論輩分,他是敬、文、武宗的皇叔,論年齡卻比唐敬宗和唐文宗還小一歲。他在穆宗長慶元年(821)三月,被封為光王。會昌六年(846)三月,武宗彌留之際,把37歲的光王李怡立為皇太叔,並更名李忱,成為新的皇位繼承人。他是唐朝歷史上惟一以皇太叔即位的皇帝,又是晚唐皇帝中順宗以後的11帝中壽命最長的一位,他死於大中十三年(859)八月,享年50歲。宣宗在晚唐的皇帝中也是得到較高聲譽的一位,《資治通鑒》載:「宣宗性明察沉斷,用法無私,從諫如流,重惜官賞,恭謹節儉,惠愛民物,故大中之政,訖於唐亡,人思詠之,謂之小太宗。」)

  宣宗即位,郭後若不是做賊心虛,為什麼怕?為什麼想用墜樓而死,來造成宣宗「過」的惡名?然而,唐宣宗記得兒時父皇遇害的舊事,他終於下手了(具體情節,當時人沒有記,也不可能記下來)。

  「暴崩」(猝死),「上志」(皇帝的意願),已經說明,唐宣宗終於如願以償除掉了這個殺父大仇人。

  元稹,是唐憲宗同時代人,他的《將進酒》寫道:「將進酒,將進酒,酒中有毒酖主父,言之主父傷主母。母為妾地父妾天,仰天俯地不忍言。佯為僵踣主父前。主父不知加妾鞭。旁人知妾為主說,主將淚洗鞭頭血。摧集主母牽下堂,扶妾遣升堂上床。將進酒,酒中無毒令主壽。願主回思歸主母,遣妾如此事主父。妾為此事人偶知,自慚不密方自悲。主今顛倒安置妾,貪天僭地誰不為。」

  詩雖婉曲,仍然暗透消息——元稹的樂府詩,必定是有所針對而作的。詩中的主,可以認為是唐穆宗,主父,即唐憲宗,主母,即郭太后。雖然一會說「酒中有毒」,一會又說「酒中無毒」,看似矛盾,但作者是故作狡黠顛倒,他可能正是想說:就是郭氏殺了憲宗!

  最旗幟鮮明地點出郭氏行兇的,是王夫之,他在《讀通鑒論》中,也引用《東觀奏記》的話說:

  「考諸稗官之傳記,宣宗既立,追憲宗之仇,郭氏迫欲墜樓。弒逆之跡,暴露於論定之後,則憲宗之賊,非郭氏、穆宗而誰哉?穆宗以嫡長嗣統,逆出於秘密,故大臣不敢言,史臣不敢述,而苟且塗飾,不唯郭氏逭韋後之誅,穆宗逃劉劭之戮,陳弘志抑以逸罰為千秋之疑案。烏呼!唐至是,猶謂國之有人乎?而裴度、張弘靖、柳公權、韓愈之為人臣,亦可知矣。」

  這段話翻譯成白話,就是說:考察野史小說,宣宗即位後,追報殺害父親憲宗的仇,郭太后害怕得想跳樓。殺害憲宗的陰謀詭計,暴露在這件事平定之後,那麼憲宗之死的元兇,不是郭太后和唐穆宗,又是誰?

  唐穆宗因為是長子繼承皇位,殺父的事情當時又沒有太暴露,所以大臣不敢說,史官不敢記載,而苟且偷安並且還為此事婉轉塗飾。

  當年韋皇后謀殺丈夫唐中宗李顯,後來被唐玄宗剿滅,郭太后卻逃過了這樣的處決。

  南朝宋文帝被兒子劉劭殺害,後來宋孝武帝起兵殺了劉劭,而唐穆宗也逃過了這樣的懲罰。

  陳弘志當時逃過了處決,而成為千古疑案。

  唐朝到這個時候,國家中還能說有敢說敢為的棟樑嗎?而裴度、張弘靖、柳公權、韓愈這樣的忠臣,是怎樣的尸位素餐,就可窺一斑了。把郭太后擬作殺了中宗的韋皇后,唐穆宗擬作殺了宋文帝的劉劭,還不直接嗎?!

  所以可知,《舊唐書》是在為誰「諱言」那場弒逆了。

  陳寅恪先生的《金明館叢稿二編》中,有文《順宗實錄與續玄怪錄》只引用《續玄怪錄》中的「辛公平上仙」,證明這是在影射唐憲宗被太監閹黨謀害,並沒有深入闡述這件皇帝被謀殺的案件主謀,是十分可惜的。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