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國歷史解密:秦始皇之母趙姬為何能夠成為王后 | 時光網

 

A-A+

秦國歷史解密:秦始皇之母趙姬為何能夠成為王后

2017年03月27日 宮廷野史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趙姬秦始皇的母親,秦莊襄王子楚的夫人,因其為趙國人,故名趙姬。趙姬是商人的女兒,這在當時的社會來說,其出身是相當卑微的。古代的人們認為,商人不直接從事生產,其獲利只靠投機取巧,因此為社會所看不起,往往會被執政者所擬制。所謂「士農工商」,即便是在民這個階層,商人也是排在最後,僅僅比在籍的奴隸高一點點而已。民上一個階層是大夫,大夫上一個階層是諸侯,子楚當時是秦國太子的兒子,也就是屬於大夫這樣一個階層。像趙姬這樣的人即便是嫁入豪門,也不可能顯山露水,當上正夫人的可能性幾乎是微乎其微。趙姬開始嫁的人是商人呂不韋,而且還是個妾,可見她的地位是多麼的低。趙姬是秦莊襄王子楚在趙國做人質時向呂不韋要來的,也就是說,這樁婚姻開始不像王族間明媒正娶那樣得到過最高執政及其父母的認可,是一種私自婚姻。這樣的婚姻在王族間不是稀奇事,不過,所納女子幾乎沒有人能夠成為正夫人。就是這樣一種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趙姬是怎樣變成可能的呢?或者說,趙姬是怎樣成為王后,又是什麼原因使他終生為後的呢?這主要基於呂不韋的遊說和不斷運作,其次就是和她的公爹、丈夫早死以及她生了一個兒子有關。

  趙姬的丈夫子楚是秦昭王的孫子,太子安國君二十幾個兒子其中的一個,生母是夏姬,不受安國君寵愛。被派去趙國當人質。本來,人質是表示兩國不再打仗,友好相處的象徵,但子楚在趙國當人質期間,秦國仍然數次攻打趙國,趙國人因此很不待見這個子楚。

  子楚原來叫異人,是秦昭王庶出的孫子,在秦國也並不十分受重視,當人質期間連日常的財用都不富足,生活窘迫,很不得意。陽翟商人呂不韋做生意來到趙國,見到子楚很是驚喜,說,這是一件奇貨,可以囤集居奇。「奇貨可居」一詞就是這麼來的。呂不韋前去拜訪子楚,對他遊說道:「我能光大你的門庭。」子楚笑著說:「你還是先光大自己的門庭,然後再來光大我的門庭!」由此可以看出,一個落魄的王族公子,也是看不起商人的,哪怕你是天下巨富。呂不韋並不惱怒,說:「你不懂啊!我的門庭要等到你的門庭光大了才能光大。」可見呂不韋知道自己地位的低賤。子楚知道呂不韋話裡的意思,就坐下來和他深談。呂不韋說:「秦王已經老了,你的父親安國君被立為太子。我聽說安國君非常寵愛華陽夫人,華陽夫人沒有兒子,將來安國君繼位為王,能夠選立太子的只有華陽夫人。現在你的兄弟有二十多人,你排在中間,不受秦王寵愛,又長期被留在國外當人質,同那些長兄與長期留在安國君身邊的其他兄弟相比,你沒有任何優勢,即便是安國君當上國王,你也很難當上太子。」子楚同意他的看法,並問他怎麼辦?呂不韋說:「你很貧窘,又客居在此,也拿不出什麼來獻給親長和結交賓客。我呂不韋雖然不富有,但願意拿出千金來為你西去秦國遊說,侍奉安國君和華陽夫人,讓他們立你為太子。」子楚於是跪下來給他磕頭,說,如果能夠實現您的計畫,我願意分秦國的土地和您共享。

  呂不韋拿出五百金送給子楚,讓他用於日常生活和結交賓客;又拿出五百金購買珍奇玩物,自己帶著西去秦國遊說。他首先拜見了 華陽夫人的姐姐,通過她把帶來的珍奇物品獻給華陽夫人。在拜見華陽夫人的時候,呂不韋順便談及子楚聰明賢能,所結交的賓客諸侯遍及天下,常常說「我子楚把夫人看成天一般,日夜哭泣思念太子和夫人」。華陽夫人聽了非常高興。呂不韋又通過華陽夫人的姐姐勸說華陽夫人,說:「用美色來侍奉別人,一旦色衰,寵愛也就減少。現在您侍奉太子,很受寵愛,卻沒有兒子,不如這時早一點在太子的兒子中結交一個有才能而又孝順的人,立他為繼承人而又像親生兒子一樣對待他,這樣一來,丈夫在世時受到尊重,丈夫死後自己的兒子繼立為王,最終也不會失勢。這就是一句話能得到萬世的好處啊!不在容貌美麗時樹立根本,假使等到容貌衰竭,寵愛失去後,到那時就是想和太子說上一句話,還有可能嗎?現在子楚賢能,而自己也知道排行居中,按次序是不能被立為繼承人的,而他的生母又不受寵愛,自己就會主動依附夫人。夫人若真能在此時提拔他為繼承人,那麼夫人您一生在秦國都會受到尊崇了。華陽夫人認可呂不韋所說,趁太子方便的時候,她委婉地談到在趙國做人質的子楚非常有才能,來往的人都稱讚他。接著就哭著說,我有幸能夠填充後宮,但非常遺憾的是沒有生兒子,我希望能立子楚為繼承人,以便日後有個依靠。安國君同意了,於是決定立子楚為繼承人,並請呂不韋當老師。

  至此,呂不韋的運作取得了初步的成功。但事情還沒有說到趙姬身上。

  呂不韋有一個妾,非常漂亮而又善於唱歌跳舞,這是呂不韋在趙國娶的,所以這個女子日後被稱之為趙姬。子楚既然因為呂不韋的運作而成為太子的世子,身處趙國,當然和呂不韋會有密切的來往。子楚有一次和呂不韋飲酒,看到趙姬非常喜歡,就請求呂不韋把趙姬賞賜給他。呂不韋聽了很生氣,但又一想,自己把整個身家都壓在了這個人身上,為的不就是借他來釣取奇貨嗎?於是就把趙姬送給了子楚。趙姬嫁給子楚十二個月以後,生下來一個兒子,取名叫政,因其生在趙國,所以叫趙政;又因為秦國王室姓嬴,所以史稱嬴政。母以子貴,子楚就立趙姬為夫人。

  呂不韋的運作還得繼續。

  秦昭王五十六年(前257),這時的子楚已經在趙國做人質十年了,秦王派王齮(音yi)圍攻邯鄲,情況非常緊急,趙國人想殺死這個子楚。於是,子楚又和呂不韋密謀,拿出六百斤金子賄賂守城官吏,子楚得以出城,逃到秦軍大營,然後回國。作為秦國人質,本身就是秦國保證不攻打趙國的承諾,違反了這種承諾,趙國殺人質就算不上不守信義。因此,從本質上來說,子楚的命是由秦國當政者發動不發動對趙戰爭所決定的。從此我們可以看出,秦昭王為了秦國的利益,並沒有把這個孫子的死活放在心上。

  這時候的趙姬還留在趙國,趙國人又想殺死他們母子以洩憤。此後的事情《史記》是這樣記載的:「子楚的夫人是趙國富豪人家的女兒,才得以隱藏起來,因此母子二人竟得活命。秦昭王五十六年(前251),他去世了,太子安國君繼位為王,華陽夫人為王后,子楚為太子。趙國也護送子楚的夫人和兒子嬴政回到秦國。」從這段話中我們能夠看出這樣一些事情的端倪,趙姬在趙國又生活了六年,子楚成為太子,趙國人就把趙姬和嬴政送回秦國,可見趙國人是知道趙姬母子行蹤的,那麼,所謂的隱藏也僅僅是限於開始一段時間。也就是說,在這六年當中,趙國人是隨時可以找到趙姬母子並把他們殺死的。可以想像,趙國人六年當中沒有再追究這件事情,一定是有人在當中上下疏通,那這個人只能是呂不韋。

  對於趙姬來說,這六年還有一種危險存在,那就是回到秦國的子楚,又有了妻子,並且生了兒子,這就是後來被封為長安君的成蛟。假如說沒有嬴政,假如說子楚忘記了趙姬,那麼能夠成為太子的可能就會是成蛟,一旦假設成立,趙姬也就休想成為王后。

  趙姬到秦國以後,秦孝文王——也就是那個曾經的安國君、她的公爹死了。這個孝文王登上大位只有三天,實際上為王也不過一年不到的時間。子楚繼位為王,這就是秦莊襄王,莊襄王正式繼位以後,呂不韋被任命為丞相,封為文信侯。至此,趙姬成為王后,這時候的她,地位才真正鞏固下來,因為子楚對呂不韋有承諾,「分秦國與君共之。」何況,當年在邯鄲的時候,子楚就把趙姬立為夫人,那就是說,無論發生任何變故,只要嬴政活著,他就是嫡長子,繼承順序排在第一,無從改變。但這種嫡長子不能繼位為王的情況有很多,像前面兩任秦王都不是長子,這個子楚甚至都不是嫡子。如果子楚能像他爺爺昭襄王那樣執政五十多年,這當中會有什麼變化仍然很難說,但這個莊襄王繼位三年就死了,實際上只當了三年多幾個月時間的國王。趙姬的兒子嬴政繼位為王,趙姬也順理成章成為王太后。嬴政為王第十九年(前228),趙姬去世,與秦莊襄王合葬與芷陽,後來謚號為帝太后。由此看來,趙姬這個王后當得還是有一番曲折過程的。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