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揭秘:以陳宮之智怎會不知呂布武夫之實? | 時光網

 

A-A+

歷史揭秘:以陳宮之智怎會不知呂布武夫之實?

2017年03月20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這個問題本身不難回答,但是牽扯的背景相當複雜,曹操在兗州的早年經歷可以說是整個初平-建安早期一系列政治問題的淵藪。

  呂布的定位很難簡單地用武夫來概括,自然,擔任過主簿的呂布不可能是文盲,但是,要說呂布是知識型人才,未免也有矯枉過正之嫌。《後漢書》中呂布的本傳記載傳主出仕時寫道:「以弓馬驍武給并州。」可見呂布的立身之本是武勇無疑,至於此後擔任丁原主簿,只能證明他有一定文化水平,要繼續過譽的話,從現存史料中就找不到答案了。而整個《後漢書》、《三國誌》中,也基本只有這一筆表現呂布的文化素養,其他地方都是反覆強調他的武勇以及在這種武勇下的短視,用陳壽的話來說就是「有虓虎之勇,而無英奇之略」。更何況,即使呂布具備相當水準文化素養,這和具有戰略眼光仍然是兩碼事,所以我覺得原題目的描述沒有什麼問題,呂布確實只有「武夫之實」。

  那麼,讓我們來看問題,以陳宮之智怎會不知呂布武夫之實?這個問題的問法錯誤並不在「武夫」上,而在「不知」上。其實,陳宮不僅知道,而且對這一點認識的非常深刻。

  曹操東征後,陳宮遊說張邈迎接呂布進入兗州,使用的說詞是:「呂布壯士,善戰無前,若權迎之,共牧兗州,觀天下形勢,俟時事之變通,此亦縱橫之一時也。」注意,陳宮此處強調的是呂布作為「壯士」,「善戰無前」的一面!這個時候,在陳宮的眼中,呂布是一桿用來殺人的長槍而絕非安定兗州的主心骨,這個時候他心中的後者應該是張邈。從「權」這個字中,我們不難看出陳宮的內心世界。

  對於呂布的這種為人火中取栗的處境,曹操一方的謀士也有深刻的洞察。曹操出征兗州時,程昱與荀彧留守鄄城,在勉勵范城令靳允堅守城池時,程昱為他如此分析呂布和陳宮的關係:「陳宮叛迎呂布而百城皆應,似能有為,然以君觀之,布何如人哉!夫布,粗中少親,剛而無禮,匹夫之雄耳。宮等以勢假合,不能相君也。」很顯然,對於陳宮來說,「武夫」與手中悍勇的并州軍事集團正是呂布作為這顆棋子最大的優勢,至於擊殺董卓積累的政治號召力,則在這之下了,一桿槍擁有政治號召力是一件危險的事。

  陳宮抱著利用之心迎接呂布,這一開始就為兗州反曹集團的前景打上了離心的陰影。最後這一集團瀕臨崩潰的時候,領導不再是陳宮心中的張邈,而是擁有槍桿子的呂布。「二年間,太祖乃盡復收諸城,擊破佈於鉅野。布東奔劉備。邈從布。」陳宮自然也在「從布」之列,張邈死後,他當然只能繼續輔佐呂布。這只不過是「槍桿子裡出政權」的註腳之一而已。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