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常洵是如何自挖大明江山根基 明朝亡於萬曆皇帝? | 時光網

 

A-A+

朱常洵是如何自挖大明江山根基 明朝亡於萬曆皇帝?

2017年03月21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導讀:自從朱元璋登上皇位,朱家的基因就在養尊處優中發生了巨變:後代裡每多肥胖之人。其中最肥胖的有三:一是朱元璋之孫明仁宗朱高熾,另兩個是福王朱常洵和他的兒子朱由崧。這裡重點說一說福王。

  福王是萬曆第三子,母親鄭貴妃。萬曆的皇后姓王,但沒有生育一男半女。一次萬曆一時興起,「寵幸」了一個宮女,便有了長子朱常洛。按當年朱元璋立下的「有嫡立嫡,無嫡立長」和「東宮不待嫡,元子不並封」的繼承法,身為長子的朱常洛是理所當然的太子。但一則由於萬曆對鄭貴妃的寵愛,二則由於朱常洛的母親只是個一般宮女,萬曆遲遲不肯立朱常洛為太子。他的意圖很明顯,就是要立心愛的女人鄭貴妃所生的皇三子朱常洵為太子。萬曆這種不顧祖制的行徑,遭到了多數正直大臣的批評。儘管萬曆曾「一怒而斥諫官十一人,朝士莫不駭歎」,但前仆後繼的批評者依然絡繹不絕。最後萬曆敵不過大臣們的口水仗,他終於明白,儘管貴為天子,卻不能隨心所欲地立一個接班人,只得接受祖制的安排,立長子朱常洛為太子。這就是後來的明光宗,即崇禎之父。

  在廢長立幼失去可能性之後,萬曆只得封朱常洵為福王。像是作個補償,朱常洵大婚時,萬曆為他花費銀子多達30萬兩;給朱常洵在其封地洛陽所修的王府,費銀28萬兩,為祖制規定的10倍。按祖制,成年後的親王郡王必須離開京城,到自己的封地上去,叫「就藩」。但萬曆卻長期把朱常洵留在京城,他對批評的回應是「留中不發」,直到朱常洵將近29歲,才終於戀戀不捨地將其送出京城。

  對朱常洵「就藩」,萬曆又給予了慷慨無比的賞賜,下令賜上等良田四萬頃。就連朱常洵也怕接受這筆不依章法的巨賞而成為眾矢之的,主動上奏請辭。萬曆順水推舟,把四萬頃改為兩萬頃——這仍是個大得驚人的數字,由於河南的良田不夠,不得不從鄰近的山東和湖廣劃撥。儘管如此,朱常洵仍嫌不足,而萬曆也還在擔心這個寶貝兒子受窮。於是,當朱常洵向萬曆請求把沒收的前首輔張居正的家產給自己時,萬曆答應了;請求把江都到太平沿江的雜稅和四川的鹽稅、茶稅給自己時,萬曆也答應了;請求每年給他一千三百引的淮鹽,由他在洛陽設店銷售時,萬曆又答應了——前兩者使得國有資產直接變成福王的私產,第三項影響更為惡劣:以往,洛陽一帶食用的鹽都是河東鹽,福王獲得淮鹽銷售權後,河東鹽一律不准銷售,銷量銳減,而從河東鹽中抽取的邊餉也隨之銳減。也就是說,為了兒子生意興隆,萬曆不惜讓駐守邊關的軍人連軍餉也拿不到。

  當萬曆在做一個最優秀最仁慈的父親時,他對他們朱家江山的傷害卻深及骨髓。後世論者以為明朝之亡實亡於萬曆,可謂一語中的。到了崇禎年代,論輩分,福王朱常洵乃是今上的叔叔,按朱元璋的設計,所有的親王郡王均「分封而不錫土,列爵而不臨民,食祿而不治事」。這樣,這位沒當成皇帝的親王在洛陽封地,除了享受榮華富貴,委實別無他事。《明史》記載:「常洵日閉閣飲醇酒,所好惟婦女倡樂。」當時的河南是農民問題的重災區,旱、蝗兩災相繼,人相食,福王的奢侈引發了諸多不滿。一支被派往前線與農民軍作戰的政府軍中,就有人發牢騷說,福王府裡金錢百萬,卻讓我們餓著肚皮去送死。當時,南京兵部尚書呂維祺省親居於洛陽,得知軍隊的這些不滿後,「聞之懼」,跑到宮裡講給福王聽,福王卻「不為意」,繼續他花天酒地的生活——在朱常洵看來,如果不盡情揮霍父皇賞賜給他的錢財,就不能補償沒當成皇帝的遺憾。

  崇禎十四年春,李自成圍攻洛陽,總兵王紹禹率軍守城。這時,福王開始害怕了,他拿出千金募死士出城偷襲農民軍並取得一場小勝。但小勝於事無補,何況守城軍隊早懷二心,與農民軍裡應外合拿下了洛陽。城破時,朱常洵縋城而下,藏匿於城外的迎恩寺,第二天被農民軍抓獲。與朱常洵一同被抓的,還有曾告誡過他的呂維祺。呂維祺勸朱:「名氣很重要,千萬不要受辱。」意思是要朱常洵自殺,但朱既沒有自殺的機會,更沒有自殺的勇氣。

  比豬還肥胖的朱常洵不會想到他的結局如此悲慘:李自成下令將他殺死,把他的肉和鹿肉摻在一起作為下酒菜,稱「福祿酒」。像朱常洵一樣縋城逃出的,還有他的兒子朱由崧。這又是一個胖子,像他那貪戀酒色的父親一樣,朱由崧每天的功課也是觀雜劇、飲火酒、奸幼女。他雖沒有像其父親那樣被人吃掉,但也沒能逃脫被俘處死的末路。

  筆者認為,最應該知道這個故事的首推富二代。建議有關部門把朱常洵的遭遇寫進課本,必讀對像為富二代。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