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師師與宋江有關係嗎?李師師與三個男人的交往 | 時光網

 

A-A+

李師師與宋江有關係嗎?李師師與三個男人的交往

2017年03月22日 歷史解密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北宋名妓李師師幼年不幸,父母雙亡,以至淪落風塵。她美艷絕倫,才華出眾,善詞曲,工歌唱,名噪京城汴梁。她與宋徽宗、周邦彥、宋江三個男人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李師師與周邦彥

  李師師出生在北宋京師汴梁,父親叫王寅,祖輩以染布為生,在汴梁小有名氣。師師的母親在生她的時候,因產後大出血而死,可憐師師剛剛出生就失去了母親。

  師師在父親的撫養下很快成長起來。她八個月的時候就會說話,十個月就能走路,不到三歲就能把《三字經》背得滾瓜爛熟,而且能背誦很多唐詩,是一個十分可愛的女孩。

  師師四歲那年,她的父親王寅因為延誤了宮內錦絹的交貨期限而被捕入獄,不久就病死在獄中。無親無故的小師師被鄰居送到了當時收養孤兒或棄兒的「慈幼局」,不久就被到局中物色「搖錢樹」的李姥姥抱回,改姓不改名,就叫李師師。

  李姥姥在金錢巷開了一個妓院,名叫「鎮安坊」,生意十分紅火。金錢巷與皇宮後牆僅一街之隔,各色各樣的妓院一家挨著一家,是個燈紅酒綠的風月場所。政府官員、公子達貴、風流才子、酒色之徒等三教九流的人經常在金錢巷裡尋歡作樂,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

  李師師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成人的。

  年幼的李師師開始學習彈琴,她的琴聲細膩、委婉,竟引起了一個中年男人的注意。這個男人不是別人,就是當時有名的詞人周邦彥。

  周邦彥年輕時做過太學生,神宗當政時積極擁護王安石變法,以一首《汴都賦》馳名朝野。哲宗年間,因為變法受挫,他被貶出京城,數年後又被徽宗招回,在國子監做一個收稅管帳的小官。現在,他對官場已經心灰意懶,全心投入到青樓歌坊,尋求詩詞的靈感。周邦彥就是在鎮安坊裡結識李師師的。

  周邦彥發現了李師師的才華,就主動當起了李師師的老師,教她彈琴和歌唱,而李師師也把周邦彥視為自己的長者和恩師。在周邦彥的教導下,李師師在鎮安坊裡的名聲越來越大,以致轟動了整個汴梁城。

  李師師十六歲的時候,在李姥姥的逼迫下開始接客,她成了妓院裡紅得發紫的新星。北宋天子宋徽宗後來成了李師師的常客。

  李師師正值青春年華,而周邦彥已是年過六旬的老人了。他對李師師既是無限傾慕,又引為知音,而李師師對他雖然談不上有什麼愛情,但欽佩他的曠世之才,有一種情感上的慰藉和藝術上的共鳴,所以一直與他保持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當周邦彥得知當今天子微服私訪李師師後,自是不敢像過去那樣常常拜訪李師師,總是偷偷摸摸地尋找空子,只怕碰上徽宗皇帝。但是,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有一天黃昏,周邦彥正在李師師的寓樓上吹著洞簫,徽宗皇帝忽然駕到,嚇得周邦彥趕忙鑽到了李師師的床下。周邦彥以為徽宗皇帝很快就會離開這裡,沒想到,徽宗皇帝待到三更天還不走,竟要留在這裡與李師師過夜。要不是李師師把徽宗皇帝灌醉,真不知道周邦彥該如何收場。

  但是,周邦彥與李師師的關係還是被徽宗皇帝知道了。徽宗皇帝授意蔡京,隨便捏了個罪名,就把周邦彥貶出京城去了。

  李師師深為周邦彥的遭遇所不平,就給徽宗吹起了枕邊風。還真是管用,徽宗本知道周邦彥是冤枉的,頓時生出惻隱之心,赦免了周邦彥的罪名,並把他招回京城,封他做了「大晟樂正」。所謂「大晟樂正」就是徽宗所設立的中央音樂研究院的制樂之官,周邦彥真是「因禍得福」了。風波過後,周邦彥不僅升了官,而且還得了徽宗皇帝的默許,准他隨時在李師師家裡走動,君臣之間因為李師師的緣故,越發融洽了,這種情況在歷史上是少見的。

  年幼的李師師開始學習彈琴,她的琴聲細膩、委婉,竟引起了一個中年男人的注意。這個男人不是別人,就是當時有名的詞人周邦彥。

  周邦彥年輕時做過太學生,神宗當政時積極擁護王安石變法,以一首《汴都賦》馳名朝野。哲宗年間,因為變法受挫,他被貶出京城,數年後又被徽宗招回,在國子監做一個收稅管帳的小官。現在,他對官場已經心灰意懶,全心投入到青樓歌坊,尋求詩詞的靈感。周邦彥就是在鎮安坊裡結識李師師的。

  周邦彥發現了李師師的才華,就主動當起了李師師的老師,教她彈琴和歌唱,而李師師也把周邦彥視為自己的長者和恩師。在周邦彥的教導下,李師師在鎮安坊裡的名聲越來越大,以致轟動了整個汴梁城。

  李師師十六歲的時候,在李姥姥的逼迫下開始接客,她成了妓院裡紅得發紫的新星。北宋天子宋徽宗後來成了李師師的常客。

  李師師正值青春年華,而周邦彥已是年過六旬的老人了。他對李師師既是無限傾慕,又引為知音,而李師師對他雖然談不上有什麼愛情,但欽佩他的曠世之才,有一種情感上的慰藉和藝術上的共鳴,所以一直與他保持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當周邦彥得知當今天子微服私訪李師師後,自是不敢像過去那樣常常拜訪李師師,總是偷偷摸摸地尋找空子,只怕碰上徽宗皇帝。但是,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有一天黃昏,周邦彥正在李師師的寓樓上吹著洞簫,徽宗皇帝忽然駕到,嚇得周邦彥趕忙鑽到了李師師的床下。周邦彥以為徽宗皇帝很快就會離開這裡,沒想到,徽宗皇帝待到三更天還不走,竟要留在這裡與李師師過夜。要不是李師師把徽宗皇帝灌醉,真不知道周邦彥該如何收場。

  但是,周邦彥與李師師的關係還是被徽宗皇帝知道了。徽宗皇帝授意蔡京,隨便捏了個罪名,就把周邦彥貶出京城去了。

  李師師深為周邦彥的遭遇所不平,就給徽宗吹起了枕邊風。還真是管用,徽宗本知道周邦彥是冤枉的,頓時生出惻隱之心,赦免了周邦彥的罪名,並把他招回京城,封他做了「大晟樂正」。所謂「大晟樂正」就是徽宗所設立的中央音樂研究院的制樂之官,周邦彥真是「因禍得福」了。風波過後,周邦彥不僅升了官,而且還得了徽宗皇帝的默許,准他隨時在李師師家裡走動,君臣之間因為李師師的緣故,越發融洽了,這種情況在歷史上是少見的。

  李師師與宋徽宗

  李師師與宋徽宗的關係,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情人關係,說得更白一點,李師師就是宋徽宗包養的「二奶」。

  李師師開始接客後,名聲大振,連大宋天子宋徽宗都想與她進行魚水之歡,可見李師師的魅力是巨大的。但是,作為一國之君,徽宗皇帝並不敢明目張膽地去幽會李師師,而是採取了民間「偷雞摸狗」的辦法,暗地裡與李師師來往。一個是皇帝,一個是美女,兩人各有所需,一拍既合。徽宗在享盡一夜風流之後,就徹底被李師師征服了,三宮六院等大批美人在他眼裡都成了草木之人。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徽宗皇帝在外包養美人的事,很快就傳到鄭皇后耳朵裡。鄭皇后對徽宗說:「娼妓之流,極為下賤,不宜接聖體。況且皇上夜晚微行,容易發生不測,希望陛下自愛。」徽宗點頭應允,果然不說假話,一年多時間再沒有去過鎮安坊,但給予李師師的賞賜卻從未間斷過。

  徽宗皇帝對李師師更加思念,殿前太監張迪深知主子的心思,就對徽宗說:「皇上幸臨李師師,必須微服夜行,這樣當然不能常去。現在離宮艮岳東邊有一片宮地,有二三里寬,與鎮安坊相連,如果在那裡建一個地道直達鎮安坊,皇上再去師師家不就方便了嗎?」徽宗聽了非常高興,讓張迪趕緊去籌劃。不久,張迪上疏奏道:「離宮的宿衛人員,住處不夠完善,應出錢在官地營造數百間房屋,並築起高大的圍牆,以便宿衛。」徽宗當即准奏。於是,張迪令禁衛軍封鎖了這個地區,禁止行人往來,然後招募工匠,日夜不停地大幹起來。

  宣和四年三月,暗道終於建成。徽宗高興地從暗道裡來到鎮安坊,臨幸李師師,並賜給師師大批珍寶。李師師生日時,又賜給一批。不久,徽宗以滅遼大喜為名,大加賞賜,賞賜的金銀物品,總價值超過十萬。

  為了這個美人,徽宗真是出手大方,煞費苦心啊!

  徽宗皇帝對李師師更加思念,殿前太監張迪深知主子的心思,就對徽宗說:「皇上幸臨李師師,必須微服夜行,這樣當然不能常去。現在離宮艮岳東邊有一片宮地,有二三里寬,與鎮安坊相連,如果在那裡建一個地道直達鎮安坊,皇上再去師師家不就方便了嗎?」徽宗聽了非常高興,讓張迪趕緊去籌劃。不久,張迪上疏奏道:「離宮的宿衛人員,住處不夠完善,應出錢在官地營造數百間房屋,並築起高大的圍牆,以便宿衛。」徽宗當即准奏。於是,張迪令禁衛軍封鎖了這個地區,禁止行人往來,然後招募工匠,日夜不停地大幹起來。

  宣和四年三月,暗道終於建成。徽宗高興地從暗道裡來到鎮安坊,臨幸李師師,並賜給師師大批珍寶。李師師生日時,又賜給一批。不久,徽宗以滅遼大喜為名,大加賞賜,賞賜的金銀物品,總價值超過十萬。

  為了這個美人,徽宗真是出手大方,煞費苦心啊!

  李師師與宋江

  宋江是梁山的頭領,但在李師師眼裡,卻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強盜。對於這樣一個「草頭皇帝」,李師師自然不敢得罪。當宋江前來訪問時,她儘管心裡害怕,但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好酒好肉款待了宋江。

  李師師說:「客官從山東遠道而來,未知有何貴幹?」

  宋江面帶微笑說:「就是為了久聞姑娘芳名,特地前來拜訪。今日有幸得見,果然天資國色,名不虛傳!」說著就去握李師師的玉手。沒想到,李師師雙手裹著手帕,宋江握著的當然是手帕了。

  原來,自從徽宗皇帝臨幸李師師後,覺得自己的身子已經屬於皇上,決不能再和凡夫俗子發生一丁點關係。所以就連露在外面的兩隻玉手,也不能與別人接觸,就用手帕包裹起來。

  李師師見宋江有些不高興,就趕忙解開手帕,說:「賤妾指節疼痛,所以用手帕包著,客官切勿見怪。」

  宋江也不計較,問道:「聽說趙官家常常到這裡來行幸,可有這回事嗎?」

  李師師不知道宋江問這話的目的,連忙狡賴道:「沒有的話,客官休得輕信謠言。」

  宋江一把送李師師手裡搶過手帕,放在鼻子上聞了聞,說:「好香啊!這並不是普通的香氣,乃是國外進貢的西域奇香,只有皇宮裡才有。你說趙官家沒有到這裡來過,請問你是從哪裡來的西域奇香?」

  李師師啞口無言,正好婢女送上酒餚來,才解了她的圍。李師師也想把宋江灌醉,但宋江卻說什麼也不喝,只是與她交談。宋江知道了李師師的身世,深感同情,當場為李師師填了一闋《念奴嬌》:

  「天南地北,問乾坤,何處可容狂客?借得山東煙水寨,來買鳳城春色。翠袖圍香,鮫綃籠玉,一笑千金值。神仙體態,薄倖如何銷得!回想蘆葉灘頭,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六六雁行行連八九,只待金雞消息。義膽包天,忠肝蓋地,四海無人識。閒愁萬種,醉鄉一夜白頭。」

  宋江與李師師談了很長時間,李師師問道:「宋頭領既想舉大事,不惜冒險犯難,潛入京師,以求清君側,邀招安,怎還有閒情逸致到這裡來嫖院?」

  宋江笑道:「姑娘你錯了,你以為我到這裡來是真的嫖院嗎?非也!不久前打聽得道君皇帝風流好色,經常到你這裡來,我等有心招安,想請姑娘代為傳達聖上,所以才冒險來見姑娘。」

  李師師慨然說道:「將軍報國有心,請纓無路,實足令人扼腕!賤妾何惜一言,挽回聖心。此乃於國於民兩皆有利的事,賤妾如能玉成此舉,與有容焉!將軍放心,此事全在賤妾身上,請速回水寨,靜候好音,不必在京城多留!」

  宋江大喜,給李師師留了禮物,星夜走了。

  正當宋江與李師師談話的時候,徽宗皇帝早已來了,見李師師屋裡有人,所以沒有打擾,暫且在李姥姥那裡閒坐,等宋江走了以後,徽宗皇帝才到了李師師屋裡。

  徽宗吃醋道:「師師,你好!又有新歡,忘記朕了?」

  李師師趕忙跪下說:「聖上何出此言?賤妾既未落籍,身在行院,豈能不送往迎來?臣妾哪有什麼新歡?陛下不要錯怪了!」

  當徽宗皇帝知道來的人是梁山頭領宋江時,並沒有責怪李師師。李師師讓徽宗看了宋江填的那首《念奴嬌》,徽宗認真讀了一遍,說:「看來宋江這人確實有懷才不遇之感。此賊竟工詞如此,宰相何得失此人才?不若赦過招降,使討方臘。朕明天便降詔招安宋江,命他們去征方臘便了。」

  到了公元1126年冬月,大宋已處於風雨飄搖之中,北方的金人正如日方升。李師師被徽宗正式接入宮中,封為明妃。有一天,徽宗與李師師對飲,幾杯酒下肚,徽宗說:「師師,金人攻入內地,不肯講和,我準備讓位給太子。唉,我當個不操心的太上皇,與你在一起的日子就多了!」聽得出,徽宗的話裡並沒有什麼高興的成分。

  就在這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宋徽宗正式退位,太子宋欽宗繼位。不到三天,傳報金人渡過黃河,東京城內掀起一股大疏散、大撤退的狂潮。儘管徽宗反覆勸說,李師師始終堅持不隨皇室轉移;如果實在要她走,她就要回到鄉間,找一小庵,削髮為尼。徽宗此時已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也就隨李師師去了。

  一年之後,金人攻破東京,徽宗父子都做了俘虜。至於李師師,她離開汴梁之後,先是漂泊到了臨安,就在舊時好友羅惜惜所設的行院教曲為生,不久,宋高宗也從建康遷都臨安。高宗只圖自己享樂,根本不想恢復中原,迎回二帝,卻在臨安大興土木,他則整天歌舞昇平,極盡享樂。後來,李師師得到徽宗死於五國城的消息,就想自殺了卻一生,在羅惜惜的再三苦勸下,她才勉強活了下來。

  又過了一年,好友羅惜惜病故,李師師離開了臨安,漂流到了比較安謐的西南地區。她從西興渡過錢塘江到金華,從金華到玉山,乘船由信江入鄱陽湖,到南昌,再由南昌一直西進,到達潭州,然後由湘江北上,最後停留在從前叫做巴陵的岳陽城裡。

  若干年後,有人在湖南洞庭湖畔碰到過李師師,據說她嫁給了一位商人,容顏憔悴,已無當年的風采了。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