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如何看待辱罵自己的文章?批評宰相不識人才 | 時光網

 

A-A+

武則天如何看待辱罵自己的文章?批評宰相不識人才

2017年03月19日 歷代宰相,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原文:

請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

出處:

唐駱賓王《代李敬業討武曌檄》

背後的故事:

我聽一高中語文老師講過一件事情,說的是他在課堂上問一學生,你讀了這篇文章是什麼感受?學生回答說:「如沐春風!」老師想了想,說,具體點!學生也想了想,說,這沒法具體,你懂的。

他說他當時就徹底崩潰了。但是他沒有爆發,他說,同學,我懂。但考試的時候考官可不懂啊!

每當我讀到一篇我認為很好的文章的時候就會想起這個老師講的這件事。「如沐春風」用來形容讀完一篇好文章後的感受並無不可,但過於籠統,有敷衍了事的嫌疑。歷史好文章很多,那歷史上那些人讀了好文章又是啥反應呢?

先來看看武則天讀了好文章是啥反應。武則天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女皇帝,她的反應也異於常人。

話說徐敬業看不慣武則天臨朝稱制,於684年九月在揚州起兵,以匡扶中宗復闢為由反對武則天。古人起兵講究師出有名。於是徐敬業請文章高手駱賓王寫一篇討伐武則天的檄文。駱賓王不愧是初唐四傑之一,寫起文章來洋洋灑灑,氣勢磅礡。文章寫好,徐敬業讀後大喜,命人謄抄,佈告天下。武則天自然也見到了這篇檄文。當她讀到「峨眉不肯讓人,狐媚偏能惑主」時,只是微微一笑。而當她讀到「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時,非常不高興。為啥不高興?是因為駱賓王把她罵得太狠了嗎?當然不是。她是因為宰相沒有盡到招攬天下人才的義務。她說:「宰相何得失如此人!」

話說駱賓王在這篇《代徐敬業討武曌檄》中把武則天罵了狗血淋頭,他罵武則天「以虺蜴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殘害忠良,殺姊屠兄,弒君鴆母。人神之所同嫉,天地之所不容」。平常人讀了可能要雷霆大怒,但武則天不但不怒,反而責怪宰相沒能發現能寫這樣好文章的人才。可見武則天氣度寬廣、胸懷博大、識見不凡。這就是一代女皇的境界。

哦,對了,駱賓王的文章的確非常有煽動性。千年之後的我們讀了這篇檄文仍舊會產生一種像是被打了雞血的興奮感,會產生想提著兵器跟著徐敬業大幹一場的衝動。「請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就是出自該文。

說完了女皇武則天讀文章,再來聊聊另外一個唐人讀好文章的感受。這個人叫閻伯嶼。什麼,沒聽過?沒聽過不要緊,王勃你肯定聽過吧!此公讀的正式王勃的文章。

閻伯嶼在洪州(南昌)任都督時,組織人員對滕王閣進行修復。修復工程竣工之後,他於九九重陽這天在滕王閣上舉行了一次宴會,來的既有文人雅士,也有官宦子弟,還有閻都督的女婿孟學士。閻都督有意讓女婿在這種大場面上露一手文章,提前讓通知孟學士做好準備。中國人最講面子,作假也要作得像。所以現場閻都督還是命人取出紙筆,假意邀請在座的賓客為滕王閣寫作序文。人們知道閻公的意圖,沒人願意出頭,都推薦孟學士來寫。

但是,還沒等孟學士上場,一個年輕就很不識趣地站了出來主動毛遂自薦,要求寫文。

既然有人主動請纓,那也不好拒絕啊!只能讓他寫了。

被人大亂了計畫,閻都督有種被人霸王硬上弓的感覺,十分不爽。在王勃寫文章時,自己憤憤離座,到後堂去了。但他還是想聽聽這個年輕人能寫出啥東西,便安排一個人專門傳報王勃寫的文章——我估計他當時的想法應該是這樣的:希望這個不懂得察言觀色的年輕人寫出一坨狗屎,讓在場的人好好笑話他。

當傳報的人說王勃寫「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閻都督笑了笑說:「不過是老生常談」。

然後又報說王勃寫了:「襟三江而舉五湖,控蠻荊而引甌越。」閻都督聽了便沉吟不語。當傳報的人說王勃寫了「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此時閻都督情不自禁地一躍而起,連連誇讚:「這小子真是天才啊!」

說完整理好衣裳,笑盈盈走到席間,看王勃寫完整篇文章。在場的人無不誇讚王勃才華橫溢。

閻都督的私心險些讓一篇傳世好文流產。要真是那樣,他的罪名可大了。不過閻公還是值得敬佩的,一則是他懂得欣賞,有一雙識得才華的慧眼;二則是他能夠及時改正態度,如果他看了王勃的精美文章依舊嫉恨,那就要不得了,是要被唾罵的。

還記得小學時候讀的那篇「離離原上草」嗎?這是令白居易少年得名的作品,原名叫《賦得古原草送別》。所謂「賦得」就是以某某為題。這是白居易十六歲那年寫的詩。少年白居易為了在詩壇上有所建樹,便從自己的作品中挑出一些自己認為好的,拿著前去拜謁當時的詩壇大佬顧況,希望得到他的肯定和指點。

顧況聽到來的人叫「白居易」,便戲謔地說道:「長安百物皆貴,居大不易。」這話既是句玩笑話,也是在提醒白居易,要在詩壇立穩腳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他翻開白居易送上的詩作,第一首就是《賦得古原草送別》。當他讀到「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的時候,不禁感歎說:「有句如此,居天下亦不難,老夫前言戲之耳!」這件事立即傳了出去,白居易的名字也就開始在長安城裡走紅了。

武則天讀了駱賓王討伐自己的文章後,責問宰相為什麼失掉這麼好的人才!閻都督讀了王勃的文章後,認定作者是天才,不再記恨王勃大亂他的計畫。而顧況讀了白居易的詩,立即表示此兒「居天下亦不難」。而趙明誠讀了他媳婦李清照新寫的詞之後,萌生了要跟老婆比一比的念頭。於是他閉門謝客,廢寢忘食地苦幹了三天,寫出了五十首詞。他把妻子新寫詞《醉花陰》混在自己的五十首裡面,拿給在好朋友陸德夫品評,並說:「這是我近期作品,你覺得哪首最好?」

陸德夫反覆吟詠之後對趙說:「我覺得只有三句真正是絕妙好詞!

趙明誠急忙問道:「是哪三句?」

陸德夫吟詠道:「莫道不銷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

趙明誠聽完說:「罷了罷了,我比不上老婆。」

怎麼回事?原來這三句正是李清照《醉花陰》中的句子。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