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古往今來猛將第一人?比項羽還厲害的人是他 | 時光網

 

A-A+

誰是古往今來猛將第一人?比項羽還厲害的人是他

2017年03月21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槍為百兵之王。

  在中國冷兵器時代,擅長槍、槊的猛將很多,但能使用鐵槍的卻寥寥可數,正史中記載的有五代的王敬蕘、北宋的郭遵、金朝的張鐵槍、元代的隋世昌,我們熟悉的民族英雄岳飛也有「單騎持丈八鐵槍,刺殺黑風大王」的事跡。但其中最出名的,卻是五代時的這個猛人——

  後梁擎天柱,人送外號「王鐵槍。」

  王彥章。

  甚至可以說,王彥章是古往今來猛將第一人。

  一、

  第一次看到王彥章名字,是在《水滸》上:擅長飛石打人的沒羽箭張清連敗梁山好漢多人,宋江眉頭緊鎖,對盧俊義和吳用慨歎:「我聞五代時大梁王彥章,日不移影,連打唐將三十六員。今日張清無一時,連打我一十五員大將,雖是不在此人之下,也當是個猛將。」

  「日不移影,連打唐將三十六員」的王彥章,是何方神聖?

  二、

  說起來,王彥章還真和梁山有點緣分。

  還記得《水滸》裡有一段李逵大鬧壽張縣的故事嗎?王彥章正是山東鄆州壽張縣人,就是距梁山最近的一個縣,他要晚生一百年,生在武人不吃香的宋朝,搞不好也上水泊梁山坐一把交椅了,而且排名絕對是五虎上將之首。幸好,五代時期中原兵家紛爭,王彥章這等豪傑生逢其時。

  不過一開始,王彥章是從小卒做起的。

  《五代史補》裡記載了一段軼事:梁太祖朱溫在鄆州募兵時,少年王彥章報名,同時參軍的還有幾百人。王彥章向徵兵的主將要求當隊長,這下那幾百人不幹了,怒氣沖沖地說:「你算哪根蔥!草野裡的無名小輩而已,憑什麼想爬到我們頭上,真是不自量力!」王彥章站在主將身邊,指著眾人說:「我天生雄壯,自己覺得你們都比不上,所以想當隊長。你們出言咄咄,一個個好像都很牛逼?這樣吧,大凡健兒動不動就說自己不怕死,死不死今天先不談,誰敢同我一起赤腳到荊棘叢中走個三五圈?你們能嗎?!」

  光腳到荊棘地裡走路?眾人都當他是說笑,沒想到王彥章真的當場脫掉靴子,光腳在荊棘叢中若無其事地走了三五圈,居然毫髮無損!眾人無不大驚失色,沒有一個人敢效仿。這事被朱溫知道了,驚為神人,從此開始重用王彥章。

  王彥章從此跟隨朱溫轉戰各地,屢立戰功,官職也陸續陞遷到開封府押衙、左親從指揮使、行營先鋒馬軍使。

  各位看官,千萬不要以為王彥章的本事就是腳頭硬,不怕疼,那只是彫蟲小技而已,他真正的厲害之處是衝鋒陷陣。《新五代史》載:「(王彥章)持一鐵槍,騎而馳突,奮疾如飛,而佗人莫能舉也,軍中號王鐵槍。」

  鐵槍王彥章。

  二、

  說起來,王彥章還真和梁山有點緣分。

  還記得《水滸》裡有一段李逵大鬧壽張縣的故事嗎?王彥章正是山東鄆州壽張縣人,就是距梁山最近的一個縣,他要晚生一百年,生在武人不吃香的宋朝,搞不好也上水泊梁山坐一把交椅了,而且排名絕對是五虎上將之首。幸好,五代時期中原兵家紛爭,王彥章這等豪傑生逢其時。

  不過一開始,王彥章是從小卒做起的。

  《五代史補》裡記載了一段軼事:梁太祖朱溫在鄆州募兵時,少年王彥章報名,同時參軍的還有幾百人。王彥章向徵兵的主將要求當隊長,這下那幾百人不幹了,怒氣沖沖地說:「你算哪根蔥!草野裡的無名小輩而已,憑什麼想爬到我們頭上,真是不自量力!」王彥章站在主將身邊,指著眾人說:「我天生雄壯,自己覺得你們都比不上,所以想當隊長。你們出言咄咄,一個個好像都很牛逼?這樣吧,大凡健兒動不動就說自己不怕死,死不死今天先不談,誰敢同我一起赤腳到荊棘叢中走個三五圈?你們能嗎?!」

  光腳到荊棘地裡走路?眾人都當他是說笑,沒想到王彥章真的當場脫掉靴子,光腳在荊棘叢中若無其事地走了三五圈,居然毫髮無損!眾人無不大驚失色,沒有一個人敢效仿。這事被朱溫知道了,驚為神人,從此開始重用王彥章。

  王彥章從此跟隨朱溫轉戰各地,屢立戰功,官職也陸續陞遷到開封府押衙、左親從指揮使、行營先鋒馬軍使。

  各位看官,千萬不要以為王彥章的本事就是腳頭硬,不怕疼,那只是彫蟲小技而已,他真正的厲害之處是衝鋒陷陣。《新五代史》載:「(王彥章)持一鐵槍,騎而馳突,奮疾如飛,而佗人莫能舉也,軍中號王鐵槍。」

  鐵槍王彥章。

  三、

  前文說過,王彥章打仗時騎在馬上,拿著一把別人舉都舉不動的鐵槍揮舞如飛。那麼,這把鐵槍有多重呢?

  《資治通鑒》裡給出了答案:「王彥章驍勇絕倫,每戰用二鐵槍,皆重百斤,一置鞍中,一在手,所向無前。」

  重達百斤的鐵槍!

  《三國演義》中,施耐庵老先生使個大勁才把關二爺的青龍偃月刀寫到81斤,現實中王彥章的鐵槍居然重達一百斤,而且還不止一桿,一把抓在手中,一把掛在鞍上做備用。通過古今度量衡換算,我們計算出,五代時的一市斤相當於現在的660克,一百斤就是66公斤!

  我不敢斷言王彥章是古代猛將中力氣最大的,雖然在古代正史中,關於兵器重量,明代之前的,我找不出比王彥章衝鋒用雙鐵槍更重的記載,只有《明史》中對猛將劉綎的記載是「綎所用鑌鐵刀百二十斤,馬上輪轉如飛,天下稱「劉大刀」」。不過,「馬上輪轉如飛」和戰場上「所向無前」的區別還是明顯的。

  打過群架的男生都知道,在亂戰中一寸長一寸強,你要是能將一根十斤重的鐵棍子揮舞如飛,基本是方圓幾米無人敢近。一個體院的哥們曾和我聊過一個段子:體院都是體育生,打架之才輩出,一般來說,這兩個專業的比較狠,一是拳擊,強在專項,人家就是吃這碗飯的;一是田徑,特別是練中短跑的,強在全能,身手敏捷,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你追不上。但還有一個專業是公認的無冕之王,無人敢惹:舉重。練舉重的基本自己不打架,但是有朋友啊,也有難得出去幫朋友撐個場子的時候,那就看吧——幾個壯小伙,清一色的矮墩墩小平頭,膀大腰圓,胳膊都紮著走路,當然光憑外形還嚇不倒人,他們的最令對手膽寒之處在於他們手上的傢伙,不是刀子不是鏈條,而是一根黑黝黝的槓鈴棒,空的,練過臥推的朋友都知道重量:20公斤。你想,誰敢和這麼重的鐵疙瘩過不去啊!所以一場群架如果有舉重隊參加,就等於黃了,對手絕對聞風而逃。

  古代戰爭當然不是打群架那麼簡單,但隨便哪一方有個超級牛人,一樣佔便宜。

  幾百年前,山東大漢王彥章騎著高頭大馬,揮舞著66公斤的鐵疙瘩,衝鋒陷陣蓋世無雙。

  打過群架的男生都知道,在亂戰中一寸長一寸強,你要是能將一根十斤重的鐵棍子揮舞如飛,基本是方圓幾米無人敢近。一個體院的哥們曾和我聊過一個段子:體院都是體育生,打架之才輩出,一般來說,這兩個專業的比較狠,一是拳擊,強在專項,人家就是吃這碗飯的;一是田徑,特別是練中短跑的,強在全能,身手敏捷,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你追不上。但還有一個專業是公認的無冕之王,無人敢惹:舉重。練舉重的基本自己不打架,但是有朋友啊,也有難得出去幫朋友撐個場子的時候,那就看吧——幾個壯小伙,清一色的矮墩墩小平頭,膀大腰圓,胳膊都紮著走路,當然光憑外形還嚇不倒人,他們的最令對手膽寒之處在於他們手上的傢伙,不是刀子不是鏈條,而是一根黑黝黝的槓鈴棒,空的,練過臥推的朋友都知道重量:20公斤。你想,誰敢和這麼重的鐵疙瘩過不去啊!所以一場群架如果有舉重隊參加,就等於黃了,對手絕對聞風而逃。

  古代戰爭當然不是打群架那麼簡單,但隨便哪一方有個超級牛人,一樣佔便宜。

  幾百年前,山東大漢王彥章騎著高頭大馬,揮舞著66公斤的鐵疙瘩,衝鋒陷陣蓋世無雙。

  四、

  我說王彥章厲害,一定有大神要跳出來喊:「你忘記十三太保李存孝了?!王彥章連打唐將三十六員,碰到李存孝幾個回合就敗了!」拜託,我說的是歷史,不是小說演義。關羽81斤青龍偃月刀固然是杜撰,李存孝打敗王彥章也是故事會。李存孝在《殘唐五代史演義》中是李元霸一樣的存在,戰無不勝,連五馬分屍都分不動的「神人」——李存孝和李元霸誰厲害?高寵能不能秒殺盧俊義--等等,那是只有大神們才能敞開聊的話題,我等普通人就離遠點吧。

  真實的歷史上,和王彥章屢屢對決的不是李存孝,而是他的干兄弟李存勖。

  王彥章所處的五代十國,堪稱中國歷史上最混亂的時代之一。

  中原一帶,是朱溫和李克用的爭霸之地。

  朱溫建立的後梁佔據河南,和佔據河東的晉王「獨眼龍」李克用爭霸中原多年。出身黃巢起義軍的朱溫在打仗上有一套,毛澤東曾經評價他說:「朱溫處四戰之地,與曹操略同,而狡猾過之。」相比之下,沙陀人李克用有勇無謀,在與朱溫的爭鬥中明顯處於下風。但是到了第二代,下風就變成上風了。原因是李克用生了個好兒子。

  李存勖。

  李存勖小名亞子,是李克用的長子,也就是後世的後唐莊宗。開平二年(公元908年)正月,李克用病死,李存勖襲晉王位。辦完喪事,他立即率軍奔赴潞州(山西上黨)打了一場漂亮仗,將圍困潞州的梁軍擊潰。朱溫對李存勖的用兵大吃一驚,歎息道:「生子當如李亞子,克用為不亡矣!至如吾兒,豚犬耳!」這句話很熟悉,因為當年曹操也誇過孫堅的兒子孫權:「生子當如孫仲謀,劉景升兒子若豚犬耳。」只不過,直言自己的兒子「豚犬」的,朱溫絕對是第一個。

  話說,朱溫也真沒看錯人,他說過這句話的四年後,就被自己的三兒子朱友圭謀逆刺死,而誅殺了朱友圭的另一個兒子朱友貞,也僅僅將後梁的江山多維持了十年,最終被李存勖滅國。

  李存勖勇猛善戰,兩國公認,唯獨王彥章自恃武勇,看不起他,常對人說:「李亞子就是一個鬥雞小兒,有何可懼!」

  這還真不是說大話,李存勖對於敵軍中這個驍勇無敵的王鐵槍,就是像「小兒」一樣畏懼。

  有一次,李存勖親自率軍,與王彥章的軍隊隔岸駐紮,用舟船在黃河中接戰,每天都要交鋒幾十次。一次,李存勖領兵迫近後梁寨子,梁軍隔河未能赴援,眼看寨子就要失守,危急時刻,王彥章一個人持著鐵槍登上一艘小船,喝叱船夫解纜,單人單槍劃向河中,大呼迎戰!李存勖一見大驚,立刻退兵。

  三國關雲長單刀赴會,五代王彥章單槍邀戰。

  什麼叫做萬夫不當之勇?沒有睥睨萬夫的氣概,沒有一騎當千的實力,你行你上啊?

  這種猛人,誠為一軍之膽。

  李存勖。

  李存勖小名亞子,是李克用的長子,也就是後世的後唐莊宗。開平二年(公元908年)正月,李克用病死,李存勖襲晉王位。辦完喪事,他立即率軍奔赴潞州(山西上黨)打了一場漂亮仗,將圍困潞州的梁軍擊潰。朱溫對李存勖的用兵大吃一驚,歎息道:「生子當如李亞子,克用為不亡矣!至如吾兒,豚犬耳!」這句話很熟悉,因為當年曹操也誇過孫堅的兒子孫權:「生子當如孫仲謀,劉景升兒子若豚犬耳。」只不過,直言自己的兒子「豚犬」的,朱溫絕對是第一個。

  話說,朱溫也真沒看錯人,他說過這句話的四年後,就被自己的三兒子朱友圭謀逆刺死,而誅殺了朱友圭的另一個兒子朱友貞,也僅僅將後梁的江山多維持了十年,最終被李存勖滅國。

  李存勖勇猛善戰,兩國公認,唯獨王彥章自恃武勇,看不起他,常對人說:「李亞子就是一個鬥雞小兒,有何可懼!」

  這還真不是說大話,李存勖對於敵軍中這個驍勇無敵的王鐵槍,就是像「小兒」一樣畏懼。

  有一次,李存勖親自率軍,與王彥章的軍隊隔岸駐紮,用舟船在黃河中接戰,每天都要交鋒幾十次。一次,李存勖領兵迫近後梁寨子,梁軍隔河未能赴援,眼看寨子就要失守,危急時刻,王彥章一個人持著鐵槍登上一艘小船,喝叱船夫解纜,單人單槍劃向河中,大呼迎戰!李存勖一見大驚,立刻退兵。

  三國關雲長單刀赴會,五代王彥章單槍邀戰。

  什麼叫做萬夫不當之勇?沒有睥睨萬夫的氣概,沒有一騎當千的實力,你行你上啊?

  這種猛人,誠為一軍之膽。

  五、

  寫到這裡,千萬別以為王彥章僅是一介勇將,對於後梁,他是軍事上的擎天之柱。

  王彥章晚年,晉的勢力越來越大,全部佔有河北之地,後梁的局勢猶如風中殘燭岌岌可危,只憑著一條黃河天險在做最後的掙扎。

  梁末帝朱友貞是個昏庸之君,當時的後梁朝廷,主事的是趙巖、張漢傑兩個權臣。王彥章雖身為招討副使、後梁名將,卻毫不受重用。但是局勢險惡成這樣,終於有人忍不住了。

  宰相敬翔。

  敬翔雖是宰相,其實完全被趙張二人架空,平時對皇帝說話毫無份量,不過這次他豁出去了,將一根繩子塞在靴子裡,入朝見皇帝,聲淚俱下:「這次陛下不聽老臣的,我不如死了算了!」拿出繩子就在大殿上找地方上吊。梁末帝給嚇了一跳,急忙讓人阻止,問他到底想說什麼。敬翔大聲說:「形勢危急了,非用王彥章不可!」

  在這樣的刺激下,梁末帝終於下詔任命王彥章為招討使主管前線戰事,段凝為副職。

  臨行前,梁末帝詢問破敵所需的時間,王彥章慨然回答:「三日。」朝中群臣竊笑不已,都以為這是老兵說大話。

  這也正常。在一個滿朝都是麻雀的國家,一隻老鷹肯定會遭到譏笑的。

  當時,黃河之北全被晉軍佔領,晉軍用鐵鎖橫斷德勝口(河南濮陽附近),架起浮橋,在黃河兩岸修築了一南一北兩城,號為「夾寨」。夾江的兩城好比晉軍的兩個橋頭堡,進可攻退可守,就好比在後梁的胸前架了兩把刀。

  王彥章接受任命後,馬不停蹄奔馳了兩天到滑州,為了掩人耳目,他大張旗鼓擺起了接風酒宴。私下裡,他卻偷偷派人準備好舟船,命甲士六百人持巨斧上船,同時裝滿了煉鐵的木炭等物品,乘流而下。酒宴上,王彥章酒喝到一半,借口更衣,出了門就頂盔貫甲,率領數千精兵沿黃河快馬加鞭,正好與舟船會合,直撲德勝。

  到了德勝口,王彥章指揮士兵首先將鐵鎖用炭火燒斷,又用巨斧斬斷浮橋,同時他率軍猛攻南城。浮橋一斷,南城成了甕中之鱉,終於被王彥章擊破。

  前前後後,正好三天。

  再說晉王李存勖,一聽說後梁啟用王彥章為招討使,大驚失色:「王彥章驍勇善戰,我都要避其鋒芒,夾寨的守將不是他敵手。王彥章兵少利於速戰,他一定會急攻我南城!」立刻親自率騎兵救援,才出發二十里,就得到夾寨的報告:「王彥章到了!」等到李存勖抵達北城時,南城上已經插滿了後梁的旗幟。

  隔著一道不寬的黃河,李存勖與王彥章立在城頭遙望,當生英雄相惜之情吧。

  對這兩人的知己知彼,宋代修《五代史》的歐陽修大為神往:「莊宗(李存勖)之善料,公(王彥章)之善出奇,何其神哉!」

  王彥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三天拔掉了夾寨的南城,給後梁的軍隊贏得了喘息的機會。

  因為這段勇悍的故事,王彥章聲名大振。《西遊記》作者吳承恩曾在一首詩中讚道:「橫飛平寨王彥章,據險當陽張翼德」,也就是說,在後人眼裡,王彥章是與張飛並列的古代猛將。

  王彥章接受任命後,馬不停蹄奔馳了兩天到滑州,為了掩人耳目,他大張旗鼓擺起了接風酒宴。私下裡,他卻偷偷派人準備好舟船,命甲士六百人持巨斧上船,同時裝滿了煉鐵的木炭等物品,乘流而下。酒宴上,王彥章酒喝到一半,借口更衣,出了門就頂盔貫甲,率領數千精兵沿黃河快馬加鞭,正好與舟船會合,直撲德勝。

  到了德勝口,王彥章指揮士兵首先將鐵鎖用炭火燒斷,又用巨斧斬斷浮橋,同時他率軍猛攻南城。浮橋一斷,南城成了甕中之鱉,終於被王彥章擊破。

  前前後後,正好三天。

  再說晉王李存勖,一聽說後梁啟用王彥章為招討使,大驚失色:「王彥章驍勇善戰,我都要避其鋒芒,夾寨的守將不是他敵手。王彥章兵少利於速戰,他一定會急攻我南城!」立刻親自率騎兵救援,才出發二十里,就得到夾寨的報告:「王彥章到了!」等到李存勖抵達北城時,南城上已經插滿了後梁的旗幟。

  隔著一道不寬的黃河,李存勖與王彥章立在城頭遙望,當生英雄相惜之情吧。

  對這兩人的知己知彼,宋代修《五代史》的歐陽修大為神往:「莊宗(李存勖)之善料,公(王彥章)之善出奇,何其神哉!」

  王彥章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三天拔掉了夾寨的南城,給後梁的軍隊贏得了喘息的機會。

  因為這段勇悍的故事,王彥章聲名大振。《西遊記》作者吳承恩曾在一首詩中讚道:「橫飛平寨王彥章,據險當陽張翼德」,也就是說,在後人眼裡,王彥章是與張飛並列的古代猛將。

  六、

  鐵槍王彥章的故事還有很多很多,受權臣嫉妒而罷官,寡不敵眾而兵敗重傷被俘。限於本文主題,就不多寫了。

  說說王彥章之死吧。

  李存勖得知抓住了王彥章,大喜過望,親自去見。一見到王彥章,李存勖第一句話就是:「你平常總把我當小兒輕看,今天服了嗎?」

  這句話李存勖憋了整整十幾年,今天終於在王彥章面前說了說來,這份痛快可想而知。

  李存勖一直愛惜王彥章的勇悍,令親信安撫勸降。王彥章慨然回答道:「我本是一介匹夫,本朝把我提拔成方面大員,與你們皇帝抗衡了十五年;今日兵敗力窮,死很正常,縱然你們皇帝寬恕我,器重我,我有何面目去見天下人!豈有為臣為將,朝事梁而暮事晉乎!賜我一死,很榮幸了!」

  李存勖還不死心,又對李嗣源說:「你親自去勸一次,說不定能成功。」李嗣源是李克用的義子,是晉軍中戰功最卓著的大將,外號「李橫衝」,和王彥章打過很多仗。後來李存勖死於伶人之亂後,擁重兵的李嗣源起兵平亂,做了皇帝,是為後唐明宗。

  當時王彥章重傷不能出行,李嗣源走到臥室裡見他。不料王彥章一見李嗣源,就大聲說:「你不是邈佶烈嗎?」邈佶烈,是李嗣源的小名。王彥章素來輕視李嗣源,故意用小名招呼他,以示輕蔑。這下,李嗣源連說話的心思都沒了。

  再以後,李存勖還下不了殺他的決心,命人用轎子抬著王彥章隨軍而行,到了任城,王彥章說傷口疼痛不肯再走,李存勖見始終無法勸降,這才下令將他殺死。王彥章時年六十一歲。

  李存勖還不死心,又對李嗣源說:「你親自去勸一次,說不定能成功。」李嗣源是李克用的義子,是晉軍中戰功最卓著的大將,外號「李橫衝」,和王彥章打過很多仗。後來李存勖死於伶人之亂後,擁重兵的李嗣源起兵平亂,做了皇帝,是為後唐明宗。

  當時王彥章重傷不能出行,李嗣源走到臥室裡見他。不料王彥章一見李嗣源,就大聲說:「你不是邈佶烈嗎?」邈佶烈,是李嗣源的小名。王彥章素來輕視李嗣源,故意用小名招呼他,以示輕蔑。這下,李嗣源連說話的心思都沒了。

  再以後,李存勖還下不了殺他的決心,命人用轎子抬著王彥章隨軍而行,到了任城,王彥章說傷口疼痛不肯再走,李存勖見始終無法勸降,這才下令將他殺死。王彥章時年六十一歲。

  七、

  金庸先生的《射鵰英雄傳》中,有大段情節發生在鐵槍廟中,鐵槍廟就是供奉王彥章的,這可不是小說家的杜撰,在宋代,鐵槍廟就像關帝廟一樣多,連鄉野童子都知道王鐵槍。

  傳說中的濟公,在張太尉的寵蟋「王彥章」老死後,用銀棺盛斂出殯時,寫了一首《鷓鴣天瘞促織》:「促織兒,王彥章,一根須短一根長。只因全勝三十六,人總呼為王鐵槍。休煩惱,莫悲傷,世間萬物有無常。昨宵忽值嚴霜降,好似南柯夢一場。」

  王彥章何以贏得如此大的聲名?

  翻開五代史的人物列傳,你會發現是一筆糊塗賬,某人,先仕梁,後仕唐,士大夫也好,武將也好,能從一而終的幾乎找不到。

  王彥章除外。

  《新五代史》的修史者是宋代大家歐陽修,他在「死節」列傳中,只列了三個人,排在第一的就是王彥章。

  歐陽修一語中的:「五代終始才五十年,而更十有三君,五易國而八姓。士之不幸而出乎其時,能不污其身,得全其節者,鮮矣!公死已百年,至今俗猶以名其寺,童兒牧豎皆知王鐵槍之為良將也。一槍之勇,同時豈無?而公獨不朽者,豈其忠義之節使然與歟?」

  王彥章是行伍出身的粗人,從沒讀過書,他常用俚語對人說:「豹死留皮,人死留名。」

  就是這種樸素的信念,他在後梁大勢已去之時,奮然抗爭,毫不屈服,以死報國。公既死而梁亦亡矣。悲夫!

  一條勇漢,一桿鐵槍。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