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九是誰?蔣介石為什麼要支持金九搞韓國獨立 | 時光網

 

A-A+

金九是誰?蔣介石為什麼要支持金九搞韓國獨立

2017年03月25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金九(1876—1949),號白凡,本貫安東金氏。在中國各地輾轉27年的韓國獨立元勳金九先生,是韓國歷史上的一個傳奇人物,著名的韓國獨立運動家,被譽為「韓國國父」。

  日本投降後,在美國的支持下,李承晚成為韓國的首任總統。金九為建立一個統一的、獨立自主的韓國進行了百折不撓的鬥爭。金九被殺,使朝鮮半島的極右獨裁主義勢力抬頭,亦使李承晚得勢成為韓國的總統。朝戰爆發後,李承晚開始其獨裁統治直到受到各方的反對而下台。金九著有《白凡逸志》等書。

  全力保護「白丸先生」

  上世紀20年代,以金九、金元鳳為代表的韓國「獨立運動」領袖流亡到中國,金九受朝鮮傳統文化影響較深,而金元鳳畢業於國民黨黃埔軍校,參加過北伐戰爭,這一背景使他得到國民黨強力支持。不過從蔣介石日記來看,金九與蔣介石的關係也不錯,後者以「白丸先生」的敬稱來稱呼金九。從歷史檔案看,兩人共進行六次直接會談,其中第一次和第四次會談對韓國命運產生重大影響。

  1932年4月29日,由金九領導的 「韓人愛國團」在上海虹口公園刺殺了日本大將白川義則,此舉振奮了當時遭受日本侵略的中國民眾。虹口公園襲擊事件後,日本憲警利用「治外法權」,對旅居上海的朝鮮人進行大搜捕,5月 10日,金九在上海各報刊發表題為「虹口公園炸彈案之真相」的公開信,宣佈虹口爆炸案系本人指使。看到聲明後,日本憲警釋放部分被抓的朝僑,但加緊對金九等「獨立運動」人士的抓捕,甚至對金九人頭開出60萬元法幣的賞格。

金九

  為擺脫日本憲警追殺,金九於1932年初夏秘密來到嘉興,開始了半年的避難生活。此時,得到中國國民政府庇護的韓國獨立機構——臨時政府也撤到杭州。當時,持對日退讓態度的蔣介石沒有屈服於日本的壓力,他指示對金九執行最高標準的警衛。

  當年8月,金九秘密來到南京,在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長陳果夫的安排下,他在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與蔣介石見了第一次面,現場由韓國臨時政府成員樸正一擔任翻譯。蔣介石首先說:「東方各民族實行符合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之民主政治,是光明大道。」金九表示贊同,並提出:「日本侵略的魔手,時刻都在威脅著中國,如果方便的話,我們單獨筆談幾句如何?」金九提筆寫道:「(蔣)先生若支助百萬元法幣,兩年之內可在日本、朝鮮、滿洲(中國東北)三地掀起暴動,切斷日本侵略大陸之後路,以為如何?」但蔣介石對金九提出的暴動計畫並不贊同,他提筆寫道:「請以計畫書詳示。」這次會談即告結束。

  金蔣首次會面的最大成果是達成中國國民政府幫助韓國「獨立運動」培訓武裝幹部的協議。隨即,陳果夫和金九商定訓練韓國志士的具體計畫。金九立即派人到北京、天津、上海、南京等地招收朝籍愛國青年。

  與此同時,由中國國民黨軍事委員會聯絡的朝鮮民族革命黨(以金元鳳為首),也在中方支持下開展培訓武裝幹部的工作。從1932年10月至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國民政府在南京、洛陽及江西、湖北等地舉辦各類朝鮮革命幹部學校,招收415名朝籍學生。

  中國阻止美英托管圖謀

  1937年8月,金九領導的韓國國民黨與朝鮮革命黨、韓國獨立黨等9個韓國愛國團體,在南京聯合成立韓國光復運動團體聯合會(簡稱「光復陣線」)。11月,金元鳳也聯合一些韓國左派團體,組建朝鮮民族戰線聯盟(簡稱「民族戰線」)。1939年1月,蔣介石分別約見金元鳳和金九,力促雙方盡釋前嫌,協力抗日。1939年5月,金九與金元鳳發表聯合宣言,號召在華各朝鮮獨立團體結束「各自為政」的狀態,為共同抗日發揮作用。1940年9月,韓國光復軍在重慶舉行成立典禮,宋美齡特別捐贈10萬元法幣作為慰勞金。

  1943年7月26日,金九在重慶第四次見到蔣介石,他向蔣介石提議,要求中國方面率先承認韓國臨時政府,並請各盟國一致承認。此前,金九曾致電美國總統羅斯福及英國首相丘吉爾,要求兩國承認韓國臨時政府。但羅斯福和丘吉爾非但不願承認,還要求中國方面斟酌「承認」一事,很顯然美英打算在戰後對朝鮮半島實行 「托管」,它們的理由是 「朝鮮民族缺乏統一後管理國家的人才,短時間內難以建立統一國家,由盟國先行托管5年至為穩妥」。

金九

  為擺脫日本憲警追殺,金九於1932年初夏秘密來到嘉興,開始了半年的避難生活。此時,得到中國國民政府庇護的韓國獨立機構——臨時政府也撤到杭州。當時,持對日退讓態度的蔣介石沒有屈服於日本的壓力,他指示對金九執行最高標準的警衛。

  當年8月,金九秘密來到南京,在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長陳果夫的安排下,他在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與蔣介石見了第一次面,現場由韓國臨時政府成員樸正一擔任翻譯。蔣介石首先說:「東方各民族實行符合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之民主政治,是光明大道。」金九表示贊同,並提出:「日本侵略的魔手,時刻都在威脅著中國,如果方便的話,我們單獨筆談幾句如何?」金九提筆寫道:「(蔣)先生若支助百萬元法幣,兩年之內可在日本、朝鮮、滿洲(中國東北)三地掀起暴動,切斷日本侵略大陸之後路,以為如何?」但蔣介石對金九提出的暴動計畫並不贊同,他提筆寫道:「請以計畫書詳示。」這次會談即告結束。

  金蔣首次會面的最大成果是達成中國國民政府幫助韓國「獨立運動」培訓武裝幹部的協議。隨即,陳果夫和金九商定訓練韓國志士的具體計畫。金九立即派人到北京、天津、上海、南京等地招收朝籍愛國青年。

  與此同時,由中國國民黨軍事委員會聯絡的朝鮮民族革命黨(以金元鳳為首),也在中方支持下開展培訓武裝幹部的工作。從1932年10月至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國民政府在南京、洛陽及江西、湖北等地舉辦各類朝鮮革命幹部學校,招收415名朝籍學生。

  中國阻止美英托管圖謀

  1937年8月,金九領導的韓國國民黨與朝鮮革命黨、韓國獨立黨等9個韓國愛國團體,在南京聯合成立韓國光復運動團體聯合會(簡稱「光復陣線」)。11月,金元鳳也聯合一些韓國左派團體,組建朝鮮民族戰線聯盟(簡稱「民族戰線」)。1939年1月,蔣介石分別約見金元鳳和金九,力促雙方盡釋前嫌,協力抗日。1939年5月,金九與金元鳳發表聯合宣言,號召在華各朝鮮獨立團體結束「各自為政」的狀態,為共同抗日發揮作用。1940年9月,韓國光復軍在重慶舉行成立典禮,宋美齡特別捐贈10萬元法幣作為慰勞金。

  1943年7月26日,金九在重慶第四次見到蔣介石,他向蔣介石提議,要求中國方面率先承認韓國臨時政府,並請各盟國一致承認。此前,金九曾致電美國總統羅斯福及英國首相丘吉爾,要求兩國承認韓國臨時政府。但羅斯福和丘吉爾非但不願承認,還要求中國方面斟酌「承認」一事,很顯然美英打算在戰後對朝鮮半島實行 「托管」,它們的理由是 「朝鮮民族缺乏統一後管理國家的人才,短時間內難以建立統一國家,由盟國先行托管5年至為穩妥」。

  在考慮了金九的建議後,蔣介石拒絕了羅斯福的要求,提出「應合國際情況,隨時考慮適時承認(韓國獨立)」,此舉令金九頗為感動。隨後,國民黨中央援韓小組正式確定「先於他國承認韓國」的原則,表明了中國對韓國「獨立運動」的堅定支持。

  11月23日,蔣介石和宋美齡在開羅會議上向羅斯福口頭提出,在打敗日本後應承認韓國的自由與獨立,得到羅斯福的口頭承諾。後來,美方將蔣介石與羅斯福的談話內容寫入宣言草案,但丘吉爾覺得羅斯福在會議上過分親近蔣介石,感覺受到歧視,表示宣言最後文本需要再加推敲,加入「於適當時間」等限制詞,使得韓國戰後獨立問題又變得模糊起來。對此,中國代表極力反對,主張明確戰後韓國的「自由獨立地位」,並迫使美國人作出妥協,在《開羅宣言》的最後文本中明確提出三國支持韓國在戰後獨立。

  當《開羅宣言》承認韓國獨立的消息傳來後,在華朝僑喜極而泣。開羅會議後,國民政府加緊了援助韓國 「獨立運動」的步伐,向韓國臨時政府提供了500萬元法幣。儘管1945年蘇美在聯合給予日本最後一擊後,仍以北緯38度線將朝鮮半島一分為二,但韓國臨時政府及金九等人對中國國民政府的努力仍給予高度評價。

  歡送金九回國

  1945年11月4日,蔣介石夫婦在重慶國民黨中央黨部大禮堂舉行茶會,歡送金九等韓國獨立領袖回國,這也是蔣介石與金九的最後一次會談。蔣介石致詞時說:「朝鮮不能獨立自由平等,無異中國不能獨立自由平等;朝鮮如不能獨立,不特將妨礙中國獨立,而東亞與世界之和平亦不穩固。……國民黨必用全力輔助朝鮮之獨立。」金九先生致答詞時表示了真誠的感謝。

  11月5日,金九一行29人分乘兩架飛機前往上海,金九發表《致中華民國朝野人士告別書》,回顧20多年來中國對韓國「獨立運動」的支持,稱「似此義薄雲天,是吾等與吾韓三千萬民眾當永感不忘也」,表示「更願與貴國保持永遠密切合作之精神」。11月23日,經中國政府與美軍駐上海總部聯繫安排,金九乘坐美軍飛機由上海直飛漢城,結束了自己在中國長達27年的流亡生涯。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