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戛爾尼訪華背後的陰謀:真的是給乾隆祝壽嗎? | 時光網

 

A-A+

馬戛爾尼訪華背後的陰謀:真的是給乾隆祝壽嗎?

2017年03月27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乾隆五十八年(1793),英國馬戛爾尼使團以為乾隆帝祝壽的名義來到中國。這是到達中國的第一個英國外交使團,是中英之間最重要的一次早期交往,堪稱中西關係史上的重大事件。

  別有用心的訪華使團

  18世紀後期,英國資本主義經濟已有相當發展,廣州一口通商已不能滿足其對華貿易的需要。乾隆五十二年(1787),英國國王應東印度公司的請求,派遣凱思卡特為使臣前往中國交涉通商事務,並謀求建立外交關係,卻未料使臣在中途病死。乾隆五十七年(1792),英國政府又派曾任外交官和殖民地行政長官的馬戛爾尼為特使,代表英王喬治三世前往中國,祝賀乾隆皇帝83歲壽辰。英國派遣馬戛爾尼使團訪華,是想通過與清王朝最高當局談判,取消清政府在對外貿易中的種種限制和禁令,打開中國門戶,開拓中國市場。同時,也是為了搜集有關中國的情報,估計中國的實力,為英國下一步的行動提供依據。

  英國政府對這次出使十分重視,為使團的組成進行了周密的準備。首先,對使團成員做了精心安排。特使馬戛爾尼是一位有經驗的外交官和殖民主義的老手,曾任駐俄公使,與俄國簽訂了十分有利於英國的商務條約,以後又歷任格林納達總督和英屬印度馬德拉斯總督。副使斯當東是馬戛爾尼的摯友,有從事殖民外交的豐富經驗。使團其他成員也都是各種專家,其中有哲學家、醫生、機械專家、畫家、製圖家、植物學家、航海家以及有經驗的軍官。此外,還有東印度公司的職員和大量軍事人員。

馬戛爾尼

  使團乘坐的船隻和攜帶的大批禮物也都是經過精心挑選和特別製造的。乘坐的「獅子號」炮艦,裝有64門大炮,是當時英國一流的軍艦。使團攜帶的禮物除一部分是投中國皇帝之所好外,更多地是為了顯示英國的科學技術,如天文地理儀器、樂器、鐘錶、車輛、武器、船隻模型等。

  總之,這是一個耗費巨大、人員眾多的外交使團,具有商務和政治的雙重目的,是英國向東方進行殖民與貿易擴張的一個環節。但由於當時的國際形勢和中國作為一個東方大國的形象,英國不敢貿然行動,而是嘗試與中國建立關係,加強交往。

  禮儀之爭造成負面影響

  對於祝壽而來的馬戛爾尼使團,清政府最初是持歡迎態度的,並表現出前所未有的重視。乾隆帝認為英使遠涉重洋前來祝壽,「具表納貢」,實屬好事。為此他連頒數道諭旨,親自確定了體恤優禮的接待方針。他不僅破例允許使團從天津上岸,而且命令沿海各省地方官做好接待工作,還向使團提供了豐富的免費的食物供應。英國使團的一個成員感慨道:「關於這一方面,我們所受的待遇不僅是優渥的,而且是慷慨到極點。」

  據說,乾隆帝在接見馬戛爾尼時,西方畫師描繪這一場景的作品被「警惕」的東方衛士發現,乾隆帝認為馬戛爾尼身材高大,自己則相對顯得單薄,他告訴西方畫師,在中國畫的傳統中,帝王要高大,使節要渺小,於是西方畫師立即照乾隆帝的要求修改了畫面,以免激怒這位帝王。

  乾隆五十八年六月,馬戛爾尼使團到達天津。欽差大臣徵瑞親赴天津接待。此時,乾隆帝正在熱河行宮(今承德避暑山莊)避暑,於是決定由徵瑞護送使團經北京赴熱河謁見皇帝。使團在北京稍事停留後,除留一部分人在圓明園調試從英國帶來的儀器外,其他主要成員隨徵瑞趕赴熱河。然而,外交接觸尚未開始,禮節衝突便已發生。清朝政府要求英國使臣按照各國貢使覲見皇帝的一貫禮儀,行三跪九叩之禮。英使則認為這是一種屈辱而堅決拒絕。禮儀之爭自天津,經北京,而繼續到熱河。乾隆帝聞訊,勃然動怒,下令降低接待規格。

  在今人看來,禮儀問題屬於形式,當時卻成了中外交往中難以逾越的障礙。因為中國素稱「禮儀之邦」,在以儒家文化為主體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君臣之禮尤為重要。臣民匍匐於君主腳下,向君主行跪拜禮被視為天經地義,是對君主至高無上地位的承認和服從。中國又始終以「天朝上國」自居,將別的國家都視為蠻夷之邦,把廣闊的世界納入一個以自我為中心,按照封建等級、名分構成的朝貢體系之中。歷代的統治者都制定有一套繁複的朝貢禮儀,朝貢國必須嚴格遵守這些禮儀,才能表明其「向化」的誠意。乾隆時期,清政府對當時歐洲各國的社會經濟的發展和近代資本主義的歷史性進步茫然不知,把西方各國仍然視為「海夷」。他們不假思索地稱馬戛爾尼為「貢使」,稱他們帶來的禮品為「貢品」,要求他們遵從中國禮制。英國作為當時西方第一強國,其使臣向中國這一傳統發起了猛烈的衝擊。

  由於中英雙方都不肯遷就讓步,談判幾近破裂。最後,雙方終於達成協議。乾隆五十八年八月,83歲的乾隆帝在熱河避暑山莊接見並宴請了英國使團,接受了英使呈遞的國書和禮品清單,並向英王及使團回贈了禮物。

  覲見時究竟行的何種禮節?中英雙方記載不同。英國人說馬戛爾尼等人按照覲見英王的禮儀單膝跪地,未曾叩頭。和珅的奏折卻說,英國使臣等向皇帝行三跪九叩之禮。

  因雙方記載不同,已很難明其真相。但無論當時以何種方式解決這場矛盾衝突,都改變不了禮儀之爭對中英首次通使往來所造成的負面影響。

馬戛爾尼

  使團乘坐的船隻和攜帶的大批禮物也都是經過精心挑選和特別製造的。乘坐的「獅子號」炮艦,裝有64門大炮,是當時英國一流的軍艦。使團攜帶的禮物除一部分是投中國皇帝之所好外,更多地是為了顯示英國的科學技術,如天文地理儀器、樂器、鐘錶、車輛、武器、船隻模型等。

  總之,這是一個耗費巨大、人員眾多的外交使團,具有商務和政治的雙重目的,是英國向東方進行殖民與貿易擴張的一個環節。但由於當時的國際形勢和中國作為一個東方大國的形象,英國不敢貿然行動,而是嘗試與中國建立關係,加強交往。

  禮儀之爭造成負面影響

  對於祝壽而來的馬戛爾尼使團,清政府最初是持歡迎態度的,並表現出前所未有的重視。乾隆帝認為英使遠涉重洋前來祝壽,「具表納貢」,實屬好事。為此他連頒數道諭旨,親自確定了體恤優禮的接待方針。他不僅破例允許使團從天津上岸,而且命令沿海各省地方官做好接待工作,還向使團提供了豐富的免費的食物供應。英國使團的一個成員感慨道:「關於這一方面,我們所受的待遇不僅是優渥的,而且是慷慨到極點。」

  據說,乾隆帝在接見馬戛爾尼時,西方畫師描繪這一場景的作品被「警惕」的東方衛士發現,乾隆帝認為馬戛爾尼身材高大,自己則相對顯得單薄,他告訴西方畫師,在中國畫的傳統中,帝王要高大,使節要渺小,於是西方畫師立即照乾隆帝的要求修改了畫面,以免激怒這位帝王。

  乾隆五十八年六月,馬戛爾尼使團到達天津。欽差大臣徵瑞親赴天津接待。此時,乾隆帝正在熱河行宮(今承德避暑山莊)避暑,於是決定由徵瑞護送使團經北京赴熱河謁見皇帝。使團在北京稍事停留後,除留一部分人在圓明園調試從英國帶來的儀器外,其他主要成員隨徵瑞趕赴熱河。然而,外交接觸尚未開始,禮節衝突便已發生。清朝政府要求英國使臣按照各國貢使覲見皇帝的一貫禮儀,行三跪九叩之禮。英使則認為這是一種屈辱而堅決拒絕。禮儀之爭自天津,經北京,而繼續到熱河。乾隆帝聞訊,勃然動怒,下令降低接待規格。

  在今人看來,禮儀問題屬於形式,當時卻成了中外交往中難以逾越的障礙。因為中國素稱「禮儀之邦」,在以儒家文化為主體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君臣之禮尤為重要。臣民匍匐於君主腳下,向君主行跪拜禮被視為天經地義,是對君主至高無上地位的承認和服從。中國又始終以「天朝上國」自居,將別的國家都視為蠻夷之邦,把廣闊的世界納入一個以自我為中心,按照封建等級、名分構成的朝貢體系之中。歷代的統治者都制定有一套繁複的朝貢禮儀,朝貢國必須嚴格遵守這些禮儀,才能表明其「向化」的誠意。乾隆時期,清政府對當時歐洲各國的社會經濟的發展和近代資本主義的歷史性進步茫然不知,把西方各國仍然視為「海夷」。他們不假思索地稱馬戛爾尼為「貢使」,稱他們帶來的禮品為「貢品」,要求他們遵從中國禮制。英國作為當時西方第一強國,其使臣向中國這一傳統發起了猛烈的衝擊。

  由於中英雙方都不肯遷就讓步,談判幾近破裂。最後,雙方終於達成協議。乾隆五十八年八月,83歲的乾隆帝在熱河避暑山莊接見並宴請了英國使團,接受了英使呈遞的國書和禮品清單,並向英王及使團回贈了禮物。

  覲見時究竟行的何種禮節?中英雙方記載不同。英國人說馬戛爾尼等人按照覲見英王的禮儀單膝跪地,未曾叩頭。和珅的奏折卻說,英國使臣等向皇帝行三跪九叩之禮。

  因雙方記載不同,已很難明其真相。但無論當時以何種方式解決這場矛盾衝突,都改變不了禮儀之爭對中英首次通使往來所造成的負面影響。

  斷然拒絕與英使的談判

  清政府認為,進貢和祝壽已畢,英國使團的任務已經完成,應該打道回府。但是,在將英王國書譯出後,他們才如夢初醒,知道英國人祝壽的背後是要求使臣駐京和擴大通商。馬戛爾尼則急切要求和等待談判,他向清政府提出了六項要求:一是請允許英商到寧波、舟山和天津貿易;二是准許英商像以前俄商一樣,在北京設立商館;三是將舟山附近一處海島讓給英國商人居住和收存貨物;四是在廣州附近劃出一塊地方,任英國人自由來往,不加禁止;五是英國商貨自澳門運往廣州者,享受免稅或減稅;六是確定船隻關稅條例,照例上稅,不額外加征。

  顯而易見,這些要求一部分是屬於希望改善貿易關係的正常要求,一部分則具有殖民主義侵略性,如割讓島嶼一事,清政府決不能接受。面對這種情況,清政府理應認真研究和區別對待。有的可以接受,有的應當拒絕,有的經過談判,加以修改。即便拒絕英國的大部分要求,只要把談判繼續下去,也能夠相互增進瞭解,緩和矛盾衝突,於中國有益無損。可是清政府卻簡單地一概拒絕,將英國的六項要求全部斥為「非分干求」,斷然關閉了談判的大門。

  乾隆帝示意馬戛爾尼使團應於十月七日離京回國。英使要求舉行談判,暫緩回國,遭到拒絕。於是,在沒有舉行談判、沒有完成使命的情況下,英國使團踏上了歸程。馬戛爾尼一行從北京出發,由軍機大臣松筠伴送,沿運河南下,幾乎縱穿中國腹地,到達廣州,於1794年1月自廣州回國。

  廣東海關外洋船牌,1788年發給西洋商船載貨前往英國的通行證。

  清政府之所以會採取這樣的行動,主要是對外部世界毫無瞭解,既沒有近代國際交往的經驗,也不認為有建立經常性外交關係的必要,而是沉湎於「天朝上國」的自我陶醉之中,滿足於自然經濟結構下「無求於人」的狀態,正如乾隆帝所說:「天朝物產豐盈,無所不有,原不藉外夷貨物以通有無。」同時,也惟恐外國人與中國各階層接觸頻繁,將後患無窮,危及其統治。因此,要「杜民夷之爭論,立中外之大防」。

  清政府斷然拒絕英國的割地要求,明確宣佈:「天朝尺土俱歸版籍,疆址森然,即島嶼沙洲,亦必劃界分疆,各有專屬。」這是完全正確的。它維護了國家的主權,抵制了殖民主義的侵略。但是,清政府不願打開中國的大門,閉關自守,又使中國失去了一次瞭解世界、擴大經濟文化交流、推動社會前進的歷史機遇。

  馬戛爾尼訪華雖然沒有達到打開中國門戶、擴張英國貿易的目的,但畢竟開始了中英兩國正式的外交接觸,雙方互遞了國書,互贈了禮品,使團成員在華期間還與中國負責接待的一些官員建立了良好關係。同時,使團沿途搜集了大量有關中國政治、經濟、軍事的情報,為日後英國侵略中國做了資料準備。通過對清王朝各方面的觀察分析,馬戛爾尼認為清朝實質上是極其虛弱的,「好比是一艘破爛不堪的頭等戰艦」,要擊敗它並不困難。從此,18世紀盛行於歐洲的關於中國強盛富庶的看法開始改變。

  40餘年之後,鴉片戰爭爆發,英國用武力打開了中國關閉的大門。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