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上海灘三大亨:他們在上海一共有多少產業? | 時光網

 

A-A+

揭秘上海灘三大亨:他們在上海一共有多少產業?

2017年07月26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22 次

  在國民黨中,有人對上海三大享不屑一顧,嗤之以鼻。其中態度最激烈者當數李宗仁,還因此對蔣不滿:「他們自以為與蔣有舊,於清黨更有微勞,遂居然以紳士姿態出現,周旋於黨國要人之間。而我黨中樞領袖,不自覺其在政府中地位的尊嚴,竟與這批流氓稱兄道弟,不以為恥。官箴全失,斯文掃地,以視北洋軍閥,猶等而下之,實堪浩歎!」1927年李宗仁在上海時,曾多次拒絕黃金榮、杜月笙的宴請,表示排斥。相比之下,倒是胡漢民看得比較開,他勸李宗仁大可不必太過認真:「在上海這種環境裡,我們應該敷衍敷衍他們,免得讓他們被別人利用了。」

  在政界這個平台上,三大亨缺乏底氣,畢竟是流氓出身,既無效命疆場的經歷,更沒有軍校學堂之類的文化積澱。與政界沾邊,以及由此帶來的榮耀,使他們對蔣心存感激。1936年10月31日,三大亨與張仁奎、陳世昌、金廷蓀、王曉籟、陳群等人聯合上海各界領袖,在黃家花園舉行「上海市民慶祝蔣委員長五十壽辰同樂會」。

  黃家花園坐落於上海西南郊漕河涇,原系黃家祠堂所在地,後來黃金榮的門人建議他將祠堂擴建為花園。由唐嘉鵬、馮志銘兩人具體負責此事,他們借此在黃門子弟及其他幫會分子中募捐,少則三四十元,多的千餘元,杜月笙、金廷蓀約捐四千元。1931年,耗資350萬銀元的黃家花園終於建成。

  黃家花園佔地60餘畝,是黃金榮歇夏的別墅。有一大客廳,名「四教廳」,四壁懸掛的黎元洪、徐世昌、曹錕等人的匾額是黃家祠堂舊物;廳前陳列著一堂樊石八仙,廳中供福祿壽三星,兩旁擺著十二把紅木大座椅;廳後是一排二層樓房,共有十數間;園內亭台樓閣,假山水池,曲徑通幽,植玉蘭、黑松、牡丹、桂花等花木。花園落成時,蔣介石題「文行忠信」四字,黃金榮奉為至寶,刻在四教廳右側六角亭上。

  有資料記載:為慶祝蔣介石五十歲生日,「從漕溪路口起,直達黃園大門,計共扎牌樓五座,聳立通衢,……入晚八仙廳內設壽筵八十餘桌」。杜月笙致辭,說蔣「一生致力於革命事業之偉大」。

  過了一個多月發生了西安事變,杜月笙參與「救蔣」行動。1931年「九·一八」後,杜月笙曾在滬保護過張學良的安全,並幫助張學良戒毒,憑著這一層關係,杜月笙聯絡王曉籟、錢新之,以「上海市地方協會」、「上海市商會」的名義致電張學良,表示「願赴陝北以身為質」。

  蔣介石獲救,與杜月笙絲毫無涉。西安事變和平解決後,杜月笙又和張嘯林、王曉籟、錢新之專程入京晉謁,向蔣介石「慰問祝賀」,並與蔣介石及其他「西安蒙難要人」合影留念。

  上海青幫的坐大,除了依靠國民黨政府,還得到了租界當局的扶植。而當時上海煙賭娼的發展,是三大亨重要的經濟基礎。

  上海城市在管理上,政府僅限於華界,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各行其是,自成一體。這就給幫會分子的黑道提供了空間,更何況此間還涉及彼此的經濟利益。

  鴉片了得,賭和娼同樣了得。以賭來說,當時僅法租界就有五大賭台:巨籟達路(今巨鹿路)181號的富生賭台,主持人顧嘉棠、江肇銘;福煦路(今延安中路)陸家觀音堂附近的榮生賭台,主持人顧掌生、謝葆生;敏體尼蔭路(今西藏南路)申吉裡的利生賭台,主持人馬祥生;以及高鑫寶、葉焯山主持的義生賭台;芮慶榮主持的利源賭台。它們的後台老闆就是三大亨。據平襟亞《舊上海的賭博》介紹,「晚上賭客贏了錢回去,有保鏢護送,保證安全無事,另外還有上等聽裝香煙奉送。開幕之前,遍邀滬上富紳巨商,達官貴人,男女老少,蒞臨參觀,並大擺筵席,同時發給特別會員證。凡屬特別會員,進場賭博,格外優待……每天保接保送,負安全責任。」

  三大亨無疑是各賭台最大獲利者,而法租界總領事、總巡、總探長每月也都能拿到幾萬至幾十萬銀元不等的孝敬,法捕房的職員也能按級別享受四十至五百元不等的特殊津貼。五大賭台直到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變,才被迫停止經營。

  上海租界畸形繁榮的另一個現象,娼妓業發達。當時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當局均在巡捕房特設管理妓女的「正俗股」,專門徵收花捐作為其殖民收入的一個重要來源。正俗股中有不少人就是幫會分子。

  據《中國幫會史》轉引《上海市年鑒》統計資料:1920年上海公共租界成年女性共二十萬八千八百七十九人,其中妓女就有二萬四千八百二十五人,佔十分之一強。同年法租界成年女性共三萬九千二百一十人,其中妓女竟有一萬二千三百一十五人,約占三分之一。後來隨著江蘇、浙江、安徽一些城市妓女湧入上海,使得30年代上海公娼、私娼總數高達十二萬人。上海的長三(出局陪席銀洋三元,留客宿夜再付三元而得名)妓院多集中於公共租界四馬路(今福州路),么二(出局、夜宿均收銀元二元而得名)堂子大多在法租界,前者如會樂裡、愛多亞路(今延安東路)寶興裡、寶裕裡、東新橋蕊香院、南京大戲院(今上海音樂廳)附近的鴻香院等等。而一些規模較大、等級較高的妓院中不乏青幫通字輩和悟字輩流氓的股份,各妓院的保鏢更是多為青幫分子。作為潛規則,妓院主逢年過節都要孝敬大小幫會流氓。黃金榮的情人阿桂、元配夫人林桂生就曾加入以青幫女流氓史錦繡為首的「十姐妹」集團。她們的背景就是黃金榮,而黃金榮等三大亨的背景則是國民黨政府和租界當局。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