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林黨誤遼事:一味的掣肘熊廷弼和袁應泰兵敗 | 時光網

 

A-A+

東林黨誤遼事:一味的掣肘熊廷弼和袁應泰兵敗

2017年09月23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3 次

  1,熊廷弼的前期作為

  萬曆四十七年,在與後金軍的薩爾滸之戰中,經略楊鎬指揮的大軍慘敗,從此明朝力量大衰,在遼東失去優勢,不得不由進攻轉為防禦。戰後,經廷議,擢升熊廷弼為兵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代楊鎬為遼東經略,至此熊廷弼便開始了在遼東的軍事生涯。

  其時開原、鐵嶺相繼失陷,瀋陽軍民紛紛逃奔。熊廷弼到任後,逮捕了準備逃跑的知州李尚皓,斬殺逃將劉遇節等,以求穩定軍心。遼東經略楊鎬被熊廷弼逮解進京下獄,前遼東總兵李如柏(李成梁之子,薩爾滸大敗中唯一沒有被殲滅的一路總兵)被召回北京後自殺。熊廷弼的策略是以守為主,反對浪戰,並聯合朝鮮牽制後金,卓有成效,使後金軍一年多內不敢輕進,努爾哈赤也陷入進退兩難之境,熊廷弼把防線守得嚴嚴密密,他根本討不到好處,再也無法大規模的攻城略地,只能帶著他的八旗四下進行半搶劫的軍事行動。據說努爾哈赤氣得給熊廷弼取了個外號——「熊蠻子」。這個外號是否真的存在,只能問努爾哈赤了。

  2.東林黨誤國導致遼事惡劣和敗壞

  可惜的是,正當局面大好時,熊廷弼卻被撤職了,原因是他生性彪悍,向來不肯吃虧,與同僚關係相處極差,遇事便罵,不管何人,哪怕是兵部尚書,他都照罵無誤。因此很自然的便得罪了他的頂頭上司——東林黨人。於是,東林黨內閣決議,將熊廷弼給免了,派另外一個人去接替他,此人也是東林黨,名字叫袁應泰。袁應泰是個好官,也是個傑出的水利專家,可以說,在東林黨中,他很優秀,不過他有一件事情不會,那就是打仗。

  袁應泰到任後,一改熊廷弼之前的做法,將城外大量蒙古流民放入城中,結果一個月後,努爾哈赤便率兵進攻,瀋陽守將賀世賢拚死抵抗,關鍵時刻,那些被招撫的蒙古流民開始露出真面目,他們大肆在城中進行破壞,攻打守軍,與後金軍裡應外合,賀世賢戰死,幾萬大軍覆沒,瀋陽淪陷。好像努爾哈赤在關外遼地攻克的城池,很多是依靠這種奸細混入的辦法;看來不是努爾哈赤攻城強——(事實上如果守軍積極抵抗在沒有大炮的情況下攻克一座較高大的城池的代價相當大,野豬皮時代後金的人口根本就消耗不起),而是明軍將領或者說明軍指揮官愚蠢,多次讓奸細混入城中裡應外合。

  攻陷瀋陽後,努爾哈赤一刻也不停,又攻遼陽。遼陽堪稱遼東第一重鎮,比瀋陽城還要高大堅固,壕溝圍繞,又有紅衣大炮,按理努爾哈赤的八旗兵憑借雙手是無法攻進城中的。但因為袁應泰輕敵,自視能文能武,對付區區後金蠻子小菜一碟,因此逼迫守軍出城與後金軍野戰。戰鬥結果:三萬人的遼陽守軍被後金六萬騎兵全殲,無一人生還,戰況之烈!後金軍進城時,袁應泰盡到了大明臣子的職責,並未驚慌,從容穿好官服,佩帶寶劍,面向南方,自縊而死。

  袁應泰死得像個烈士,像個忠臣,但這不足以掩蓋他的無能!也不能掩蓋東林黨人在遼東邊事的混帳所為!遼東邊事毀於東林之手!這個歷史真相絕不容篡改!後來關於東林黨人的誤國,更是多得數不清了。

  3,熊廷弼遷民如關是否是重大過錯?

  遼陽失陷後,遼東雖然亂成一團,但主力尚在,其時明軍在遼東的兵馬據說仍有十萬以上(可能是包括那些根本不能打的吧),百姓70多萬,遼西走廊仍被明軍牢牢控制著,局勢還未崩潰,只要稍做整頓,努爾哈赤仍得提心吊膽的過日子。東林黨也想到了這一點,因此他們再次啟用「邪黨」熊廷弼,將他再次派往遼東。而這次出關,熊廷弼卻未能再有作為,最後同東林黨的巡撫王化貞一起被下到了詔獄,起因只緣於他同王化貞嘔氣!王化貞主戰,熊廷弼主守,戰守不合,王化貞自視有強硬後台,不理會熊廷弼,結果戰敗,這是他咎由自取,自大所致。而熊廷弼為了對王化貞的那口氣,索性把遼東全部棄捨,這是他自尋死路!僅僅為了一口氣,而不顧大局,拱手將廣袤土地讓於異族(當時明後金雙方而言,顯然已經反明廷的後金,對於明而言是異族),這等行徑與自毀長城有什麼不同,熊廷弼死得不冤,他這牢做得更不冤!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