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重根刺殺伊籐博文始末:伊籐博文是被誰殺死的 | 時光網

 

A-A+

安重根刺殺伊籐博文始末:伊籐博文是被誰殺死的

2017年09月26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6 次

  1909年10月26日,義士安重根在中國哈爾濱火車站刺殺了挑起中日甲午戰爭和吞併朝鮮半島計畫的主要策劃者、曾四度出任日本首相的伊籐博文。孫中山題詞稱其「功蓋三韓名萬國」,章太炎更是稱其「亞洲第一義俠」……

  今年1月19日下午,安重根義士紀念館在哈爾濱火車站落成開館。該紀念館包括安重根義士事跡陳列室、安重根擊斃伊籐博文地點標識等。韓國政府當天表示歡迎並給予高度評價。

  然而,日本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卻稱安重根為恐怖分子,將開設紀念館斥為「對恐怖分子的禮讚」。日本言論引發中韓強烈反對。韓國政府重申安重根是著名獨立運動家。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連發兩問予以回應:如果說安重根是「恐怖分子」,那麼靖國神社裡的14名二戰甲級戰犯算什麼?如果把設立安重根義士紀念館稱作是「對恐怖分子的禮讚」,那麼日本領導人參拜供奉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的行為又算什麼?

  如果時光倒流,真相一定會撥開歷史迷霧。讓我們重溫百餘年前那震驚世界的一幕。

  1.天賜良機

  1897年朝鮮王朝改國號為「大韓帝國」。1905年日本強迫「大韓帝國」簽訂《日韓保護條約》(史稱《乙巳條約》),在漢城(今韓國首爾)設立「統監府」,前首相伊籐博文首任「統監」。

  1909年,日本政府利用日俄戰爭中獲勝的有利形勢,派伊籐博文到哈爾濱,與俄國財政大臣可可夫切夫商談有關吞併朝鮮半島、進一步干涉中國內政、劃分日俄在中國東北的勢力範圍等事宜。安重根決心利用這次機會擊斃伊籐博文,向世界揭露日本的侵略野心。

  之前,安重根曾多次與「斷指同盟會」的成員討論刺殺伊籐,甚至想去東京,可一是經費缺乏,二是成功率太低。這次伊籐來哈爾濱真是天賜良機!

  安重根覺得殺伊籐博文不是小事,必須有人員和費用。於是,他找到好友禹德淳,密商去哈爾濱舉事之計。禹德淳本是經商的,十分反對伊籐在朝鮮的所作所為,便同意同去。

  1909年10月21日,安、禹二人登上去哈爾濱的郵政列車。列車運行途中,乘務員對旅客介紹說,列車在前方的綏芬河車站停留1小時9分鐘。安重根突然想起了在綏芬河火車站邊上行醫的劉敬輯。列車一到綏芬河,他們便走出車站,來到劉氏診所。安謊稱去接從朝鮮來的家屬,因不懂俄語,求劉給找個翻譯。劉敬輯說他兒子劉東夏俄語好,正巧要去哈爾濱買藥,就一同走吧。

  22日21時15分,安重根、禹德淳、劉東夏乘列車到達哈爾濱。在埠頭區列斯亞那街(今道裡區森林街)28號的金成白家住下。擁有俄國國籍的金成白是建築承包商,也是哈爾濱「朝鮮民會」的會長。

安重根

  安重根推算,伊籐25日下午從寬成子站(今長春火車站)出發前往哈爾濱,整個旅程要10小時40分,伊籐到哈爾濱應該是26日上午9時以後。

  2.兩地埋伏

  10月24日一早,安重根和禹德淳從金成白家出來,商討計畫。他們認為在寬城子下手比較有把握。寬城子與哈爾濱之間有個叫蔡家溝的小站,兩邊的列車須在此相會停車,於是決定在蔡家溝行動。他們請會俄語的曹道先同去,又讓劉東夏留在哈爾濱打聽伊籐到達的確切日期、時間,往蔡家溝拍電報。

  安重根、禹德淳、曹道先於24日上午9時登上開往寬城子的列車,12時左右到達蔡家溝。這是個小站,車站的候車室和辦公室合用,房下的半地下室是俄國人開的小賣店,安重根三人便在小賣店吃住。安頓已畢,安重根讓曹道先用俄文寫下電文:「到達蔡家溝,有事請通知。」給車站的俄國電報員發往哈爾濱金成白家。然後曹又問俄國事務員車次情況,回答說每天列車往返3次,今晚接伊籐的專列從哈爾濱出發,經過這裡去寬城子,將於26日上午6時經此回哈爾濱。傍晚,在哈爾濱金成白家的劉東夏回電了:「明天到。」再晚些時候,接伊籐的專列經過蔡家溝駛向寬城子。安重根發現,劉東夏的消息有誤,26日早6時,專列在此經過,即使有人下車,當時天還不太亮,很難辨別哪個是伊籐,此外這裡的巡警和憲兵比他想像的還要多。

  10月25日一早,安重根便同禹德淳研究對策:在蔡家溝和哈爾濱兩地行刺,禹留在原地見機行事。安則於中午12時乘火車返回哈爾濱,再次住進金成白家。

  當晚,蔡家溝車站來了不少俄國憲兵、巡警,重點監視小賣店,店門被上了鎖,禹德淳和曹道先被困在半地下室內。10月26日早6時,載著伊籐的專車鳴笛駛過了蔡家溝站,禹、曹二人只能聽著列車呼嘯而過的聲音,直至被捕。

  日俄的兩位要人這時已到了中國。俄羅斯財政大臣可可夫切夫一行於10月13日當地時間11時30分,在莫斯科乘坐直達哈爾濱的專列,於10月24日早8時30分到達哈爾濱。10月25日,他在局長霍爾瓦特的陪同下,視察了東清鐵路管理總局。

  3.五步絕殺

  伊籐博文臨行前對外說去中國旅行觀光。10月14日下午5時20分,他從日本大磯車站乘上開往下關的列車,16日在大阪乘鐵嶺丸商船從百舌鳥港出發,18日到達中國大連。10月25日,伊籐到達寬城子,晚11時,他登上了俄國為他特備的專列。1909年10月26日一大早,安重根檢查了勃朗寧手槍,將8發彈頭刻有十字的子彈上了膛。安重根換上了舊西服外套,戴上運動帽,把手槍放在右兜。

  上午7時,安重根坐馬車來到哈爾濱站,俄國官兵忙著做歡迎準備,同時也加強了警備。戒備雖嚴,可安重根還是隨著日本的歡迎隊伍進入了候車室,這是因為日本駐哈爾濱總領事川上俊彥告訴俄方,只對歐洲人、中國人查看通行證,日本人則一律放行。在俄國人眼裡,安重根外貌裝束與日本人無異。在候車室裡有個小賣店,安重根就坐在那裡等待。

  9時整,俄國專列駛入站台。可可夫切夫登上列車,與伊籐博文見禮、寒暄,20分鐘後,可可夫切夫對伊籐說:「稍後有宴席款待公爵。如蒙閣下能檢閱我的儀仗隊,我將十分榮幸。」伊籐博文說:「能在哈爾濱一睹貴國軍隊的威儀,非常高興。」

  這時日本僑民舞動太陽旗大喊「歡迎」,俄國軍樂隊奏響了樂曲,伊籐已走下車來,在眾人陪同下開始檢閱。

  9時30分,伊籐博文走到俄國儀仗隊前,距安重根10步左右時,安重根穿過俄國軍人空隙,衝過儀仗隊,相距伊籐博文五步左右,拔出手槍對準伊籐博文連發三槍。三發子彈命中伊籐博文的胸部、腹部,伊籐博文撲倒在地。20分鐘後,伊籐博文命絕。

  隨後,他又射傷日本駐哈總領事川上俊彥、滿鐵理事田中清次郎和秘書官森泰二郎三人。

  場面頓時大亂,俄國憲兵衝了過來,安重根拋掉手槍,用俄語高呼三聲:「高麗亞烏拉!」(朝鮮萬歲)然後從容被捕。

安重根

  安重根推算,伊籐25日下午從寬成子站(今長春火車站)出發前往哈爾濱,整個旅程要10小時40分,伊籐到哈爾濱應該是26日上午9時以後。

  2.兩地埋伏

  10月24日一早,安重根和禹德淳從金成白家出來,商討計畫。他們認為在寬城子下手比較有把握。寬城子與哈爾濱之間有個叫蔡家溝的小站,兩邊的列車須在此相會停車,於是決定在蔡家溝行動。他們請會俄語的曹道先同去,又讓劉東夏留在哈爾濱打聽伊籐到達的確切日期、時間,往蔡家溝拍電報。

  安重根、禹德淳、曹道先於24日上午9時登上開往寬城子的列車,12時左右到達蔡家溝。這是個小站,車站的候車室和辦公室合用,房下的半地下室是俄國人開的小賣店,安重根三人便在小賣店吃住。安頓已畢,安重根讓曹道先用俄文寫下電文:「到達蔡家溝,有事請通知。」給車站的俄國電報員發往哈爾濱金成白家。然後曹又問俄國事務員車次情況,回答說每天列車往返3次,今晚接伊籐的專列從哈爾濱出發,經過這裡去寬城子,將於26日上午6時經此回哈爾濱。傍晚,在哈爾濱金成白家的劉東夏回電了:「明天到。」再晚些時候,接伊籐的專列經過蔡家溝駛向寬城子。安重根發現,劉東夏的消息有誤,26日早6時,專列在此經過,即使有人下車,當時天還不太亮,很難辨別哪個是伊籐,此外這裡的巡警和憲兵比他想像的還要多。

  10月25日一早,安重根便同禹德淳研究對策:在蔡家溝和哈爾濱兩地行刺,禹留在原地見機行事。安則於中午12時乘火車返回哈爾濱,再次住進金成白家。

  當晚,蔡家溝車站來了不少俄國憲兵、巡警,重點監視小賣店,店門被上了鎖,禹德淳和曹道先被困在半地下室內。10月26日早6時,載著伊籐的專車鳴笛駛過了蔡家溝站,禹、曹二人只能聽著列車呼嘯而過的聲音,直至被捕。

  日俄的兩位要人這時已到了中國。俄羅斯財政大臣可可夫切夫一行於10月13日當地時間11時30分,在莫斯科乘坐直達哈爾濱的專列,於10月24日早8時30分到達哈爾濱。10月25日,他在局長霍爾瓦特的陪同下,視察了東清鐵路管理總局。

  3.五步絕殺

  伊籐博文臨行前對外說去中國旅行觀光。10月14日下午5時20分,他從日本大磯車站乘上開往下關的列車,16日在大阪乘鐵嶺丸商船從百舌鳥港出發,18日到達中國大連。10月25日,伊籐到達寬城子,晚11時,他登上了俄國為他特備的專列。1909年10月26日一大早,安重根檢查了勃朗寧手槍,將8發彈頭刻有十字的子彈上了膛。安重根換上了舊西服外套,戴上運動帽,把手槍放在右兜。

  上午7時,安重根坐馬車來到哈爾濱站,俄國官兵忙著做歡迎準備,同時也加強了警備。戒備雖嚴,可安重根還是隨著日本的歡迎隊伍進入了候車室,這是因為日本駐哈爾濱總領事川上俊彥告訴俄方,只對歐洲人、中國人查看通行證,日本人則一律放行。在俄國人眼裡,安重根外貌裝束與日本人無異。在候車室裡有個小賣店,安重根就坐在那裡等待。

  9時整,俄國專列駛入站台。可可夫切夫登上列車,與伊籐博文見禮、寒暄,20分鐘後,可可夫切夫對伊籐說:「稍後有宴席款待公爵。如蒙閣下能檢閱我的儀仗隊,我將十分榮幸。」伊籐博文說:「能在哈爾濱一睹貴國軍隊的威儀,非常高興。」

  這時日本僑民舞動太陽旗大喊「歡迎」,俄國軍樂隊奏響了樂曲,伊籐已走下車來,在眾人陪同下開始檢閱。

  9時30分,伊籐博文走到俄國儀仗隊前,距安重根10步左右時,安重根穿過俄國軍人空隙,衝過儀仗隊,相距伊籐博文五步左右,拔出手槍對準伊籐博文連發三槍。三發子彈命中伊籐博文的胸部、腹部,伊籐博文撲倒在地。20分鐘後,伊籐博文命絕。

  隨後,他又射傷日本駐哈總領事川上俊彥、滿鐵理事田中清次郎和秘書官森泰二郎三人。

  場面頓時大亂,俄國憲兵衝了過來,安重根拋掉手槍,用俄語高呼三聲:「高麗亞烏拉!」(朝鮮萬歲)然後從容被捕。

  4.慷慨就義

  中午11時40分,俄國專列載著伊籐的屍體駛向大連。安重根則被帶到火車站內的俄國憲兵派出所,簡單審訊後,日方便來要人。晚上9時許,安重根被移交到秦家崗義州街27號(今哈爾濱南崗區花園街97號)的日本駐哈爾濱總領事館,關在地下室裡。俄當局下令逮捕哈爾濱周圍所有可疑的朝鮮人。安重根刺伊籐的2個小時後,禹德淳、曹道先在蔡家溝車站被捕。

  11月1日,安重根等9名涉案者被押送至旅順監獄,3日到達旅順。

  日本外務省於12月2日下達了將「安重根處以極刑」的密令,並把旅順高等法院院長平石召回東京,命令他保證執行。

  安重根在最後的遺言中曾說:「我之後,希望把我的遺骨埋在哈爾濱公園旁,等我們恢復主權後返葬到故國。當大韓獨立的消息傳到天國時,我一定會歡呼,高唱萬歲。」

  在1910年2月7日到14日期間,共進行了六次庭審。法院當局背棄允約,拒絕俄國律師米哈伊洛夫、英國律師道格拉斯及「大韓帝國」律師安秉瓚等出庭辯護,只允許日本官方選定的日本律師「辯護」。

  安重根在法庭上闡述了義舉的正當理由和目的,揭露了伊籐博文侵略朝鮮半島,破壞東亞和平的15條罪狀。安重根在公判庭上陳述:「我殺伊籐博文是韓國獨立戰爭的一部分,而我站在日本法庭,是因為戰爭中失敗當俘虜所致,我不是以個人資格幹此事的,而是以韓國義兵參謀中將的身份,為祖國的獨立和東洋的和平而做的。所以,我應當根據萬國公法來處理。」

  1910年3月26日上午10時,在旅順監獄處刑室,安重根被處以絞刑。安重根就義後,安重根的兩個弟弟要求日本政府引渡安重根的遺體,按照安重根的遺願安葬在哈爾濱公園(今兆麟公園)旁。

  日本拒絕這一要求,將安重根的遺體秘密埋在旅順某地。近幾年,中、韓、朝人士為尋找安重根的遺骸作了很大努力,但至今沒有找到。

  5.忠烈千秋

  安重根在哈爾濱的義舉,不但震驚了遠東,也震驚了世界。當天這條簡短的電報「伊籐博文今日在哈爾濱被一朝鮮人彈斃,刺客已被獲」一發出,全球報刊爭相報道這一特大新聞。

  安重根殉國後,中國各界名人紛紛題詞。孫中山的題詞是:「功蓋三韓名萬國,生無百歲死千秋。弱國罪人強國相,縱然易地亦籐侯。」章太炎題寫了「亞洲第一義俠」,還有蔡元培等二十多位名人題了詞。身在日本的梁啟超作了一首《秋風斷籐曲》,其讚頌部分為:「黃沙卷地風怒號,黑龍江外雪如刀,流血五步大事畢,狂笑一聲山月高。」

  「五四」前後,中國各地紛紛演出反映義舉的戲劇。

  早在20世紀初,有關安重根的韓文版著述便有數種,也有德國人和俄國人寫的相關書籍。20世紀50年代初,中國的小學教科書也都有安重根事跡的課文。朝鮮在1979年為紀念安重根誕辰100週年,拍攝了故事片《安重根擊斃伊籐博文》,朝鮮在新世紀也拍攝了《安重根傳》。

  安重根的紀念館、紀念碑遍及朝鮮、韓國、中國、俄羅斯,甚至日本。在中國旅順、哈爾濱都有不同形式的安重根紀念場所,20世紀90年代,哈爾濱上演了歌劇《安重根》,還出版了幾種相關著作。

  當年在旅順日俄監獄,安重根為日本人寫了二百餘幅題詞,現已發現約六十餘幅。其中一幅「為國獻身軍人本分」,是臨刑前應看守他的日本憲兵千葉十七所題,在日本的安重根紀念碑上就刻有這首題詞。隨著時間的推進,題詞還陸續有所發現,2008年在中國拍賣行亮相的一幅《臨敵先進為將義務》,以55萬元(人民幣)成交。

  在當代,朝鮮和韓國都將其視為民族英雄。朝鮮稱他為「愛國烈士」,韓國稱他為「義士」。其中韓國不僅將他視為抗日英雄而高調紀念,更因為其《東洋和平論》而將安重根推崇為東北亞合作、共同發展的先驅者。

  5.忠烈千秋

  安重根在哈爾濱的義舉,不但震驚了遠東,也震驚了世界。當天這條簡短的電報「伊籐博文今日在哈爾濱被一朝鮮人彈斃,刺客已被獲」一發出,全球報刊爭相報道這一特大新聞。

  安重根殉國後,中國各界名人紛紛題詞。孫中山的題詞是:「功蓋三韓名萬國,生無百歲千秋。弱國罪人強國相,縱然易地亦籐侯。」章太炎題寫了「亞洲第一義俠」,還有蔡元培等二十多位名人題了詞。身在日本的梁啟超作了一首《秋風斷籐曲》,其讚頌部分為:「黃沙卷地風怒號,黑龍江外雪如刀,流血五步大事畢,狂笑一聲山月高。」

  「五四」前後,中國各地紛紛演出反映義舉的戲劇。

  早在20世紀初,有關安重根的韓文版著述便有數種,也有德國人和俄國人寫的相關書籍。20世紀50年代初,中國的小學教科書也都有安重根事跡的課文。朝鮮在1979年為紀念安重根誕辰100週年,拍攝了故事片《安重根擊斃伊籐博文》,朝鮮在新世紀也拍攝了《安重根傳》。

  安重根的紀念館、紀念碑遍及朝鮮、韓國、中國、俄羅斯,甚至日本。在中國旅順、哈爾濱都有不同形式的安重根紀念場所,20世紀90年代,哈爾濱上演了歌劇《安重根》,還出版了幾種相關著作。

  當年在旅順日俄監獄,安重根為日本人寫了二百餘幅題詞,現已發現約六十餘幅。其中一幅「為國獻身軍人本分」,是臨刑前應看守他的日本憲兵千葉十七所題,在日本的安重根紀念碑上就刻有這首題詞。隨著時間的推進,題詞還陸續有所發現,2008年在中國拍賣行亮相的一幅《臨敵先進為將義務》,以55萬元(人民幣)成交。

  在當代,朝鮮和韓國都將其視為民族英雄。朝鮮稱他為「愛國烈士」,韓國稱他為「義士」。其中韓國不僅將他視為抗日英雄而高調紀念,更因為其《東洋和平論》而將安重根推崇為東北亞合作、共同發展的先驅者。

  時事檔案

  伊籐博文其人

  日本近代政治家,長洲五傑,明治後三傑,明治九元老中的一人,日本第一個內閣首相,第一個樞密院議長,第一個貴族院院長,首任韓國總監,明治憲法、立憲政友會的創始人,四次組閣,任期長達七年,任內發動了中日甲午戰爭。

  青年時即參加「尊王攘夷」運動。1863年留學英國學習海軍,回國後與高杉晉作等從事倒幕運動。1868年明治政府成立後,任外國事務局判事,以後歷任大藏少輔、民政部少輔、工部大輔、工部卿、內務卿等職。1882—1883年赴普魯士研究憲法,歸國後致力於訂定日本憲法,內閣制度、皇室典範,設立樞密院等。1885年起四任日本首相。1888年起三任樞密院議長,1889年國會組成,又任貴族院議長。是中日甲午戰爭的主要策劃者,戰後任和談全權代表,脅迫清政府簽訂《馬關條約》。1904—1905年日俄戰爭期間,以元老身份,指導戰爭。1906年任特派大使,與朝鮮簽訂《日韓協約》,任第一任韓國統監,推行朝鮮殖民化政策。自1884年至1907年由伯爵、侯爵遞升為公爵。1909年10月26日在中國哈爾濱車站被朝鮮愛國者安重根刺殺。

  安重根(1879年—1910年)

  朝鮮半島近代史上著名的獨立運動家,擊斃日本政客伊籐博文的刺客,1879年出生於今朝鮮黃海南道海州地區。早年皈依天主教。日俄戰爭後積極反對日本侵略,後投身朝鮮愛國文化啟蒙運動,致力於教育事業。

  1907年參加義兵運動,但與日軍作戰都失敗了。1909年3月,安重根與姜基順等11人在克拉斯基諾開會,親自切斷了自己左手無名指的一個關節,用熱血在韓國國旗—太極旗上書寫了「大韓獨立」四個漢字,並寫下「安重根」三字,創建了「斷指同盟會」。

  1909年10月26日,安重根在中國哈爾濱成功刺殺了侵略朝鮮的元兇、前日本首相伊籐博文,當場被捕。日本關東都督府地方法院判處安重根絞刑,於1910年3月26日在中國旅順就義。

  丈夫歌

  丈夫處世兮/其志大矣

  時造英雄兮/英雄造時

  雄視天下兮/何日成業

  東風漸寒兮/壯士義烈

  忿慨一去兮/必成目的

  鼠竊伊籐兮/豈肯比命

  豈度至此兮/事勢固然

  同胞同胞兮/速成大業

  萬歲萬歲兮/大韓獨立

  萬歲萬歲兮/大韓同胞

  (刺殺行動前,安重根感慨萬千,心潮澎湃,於是用漢文寫了一首名為《丈夫歌》的詩。)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