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觀中國歷史上存活時間最長的一個王朝:薛國 | 時光網

 

A-A+

縱觀中國歷史上存活時間最長的一個王朝:薛國

2017年09月26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 次

  存活時間長的王朝——薛國

  薛國是古代黃河下遊的一個歷史悠久的小國。據《通志·氏族》稱:"顓帝少子陽封於此,故以為姓,夏朝時期,陽的第十二世孫奚仲亦封於薛。」《左傳》載「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以為夏車正」,故後人稱奚仲為中國造車鼻祖。

  西周初年,「周武王封任姓後裔畛,復於薛國,爵為侯」。周顯王46年,為齊國所滅。任姓薛國自薛畛開始,相傳31世。齊滅薛以後,齊威王少子田嬰封於薛,謚靖郭君。田嬰去世後,田文繼封薛地,招賢納士數千人,諸侯國君主競相求其輔助,他曾先後被齊湣王,秦昭王和魏昭王封為相國。孟嘗君居薛後,對薛國城池擴建加固並發展商賈,重農桑,減賦稅,使薛國經濟繁榮,國力強盛。齊國被秦滅亡後,設薛郡,漢至魏晉設薛縣。薛國故城雖然歷經滄桑3000餘年,但雄姿依在,歷代文人墨客寫下了許多迫思懷古的詩詞文賦。明代徐天博在《過薛》中寫道:「西去官橋舊薛城,城中百畝春田平,三千食客皆塵土,十二侯邦就戰爭,林鳥有聲應弔古,汀花無語自含情,千年野廟荒碑在,行路猶能說姓名。」清代滿秋石在《春日過薛城懷古》詩中寫道:「車正遺封弈代承,杳茫人鬼兩無證,河山依舊還有薛,名分於今終長滕」。

  薛國始封祖為夏朝車正奚仲(侯爵)。今有薛國故城遺址。後遷邳,亦曰下邳,在今江蘇邳縣東北。不久又遷上邳,即今微山西北歡城,奚仲之後仲虺居薛,為商湯左相。周武王滅商,復封其後裔於薛。春秋以後,薛又遷下邳。薛國歷夏、商、週三代,可考者凡64世。戰國時(或疑齊湣王3年,即前298年)滅亡,入為齊邑。傳世器有薛侯匜、薛侯鼎、薛仲銅簠。據現存的有關史料記載:薛國的始祖是黃帝的二十五子之一——禺陽,因其封地為任(今河北任邱)而以任為姓。到了大禹時期,禺陽的十二世孫奚仲曾擔任過「車服大夫」(掌管車的官),因幫助大禹治水有功,被封到薛地(今山東滕州),建立任姓薛國。商朝時期,薛國曾因幾次大的遷徙一度改名,但任姓血統卻始終沒變。周武王克商後,鑒於與任氏有親緣關係,封任氏後裔畛為薛侯,復國於薛。從禺陽算起,薛國歷經黃帝、顓頊、帝嚳、堯、舜,以及夏商週三代,到周顯王四十六年時滅亡,其存活時間超過一千九百年。

  

  薛國國祚的延續,固然有歷代君王的特別關照,但與那些同樣地域狹小的諸侯國相比,邾、杞、滕、鄫等小國多次遭受其它大諸侯國的攻伐,而薛國卻很少受到這種來自外部的侵略和干擾。分析個中原委,除了薛國與中央政權關係密切、地理位置相對優越外,也與歷任國君一貫堅持固城池、重商賈、重農桑、輕賦稅的治國舉措,以及推行不擴張、不侵略、不結盟的和平外交政策是分不開的。國家雖小,但其威名遠播。加強防禦,發展經濟,增強國力,結善鄰邦,歷來都是不可動搖的立國之本和長久之計。春秋中後期,薛國一改先前國策,從與晉文公結盟開始,此後六十多年的時間裡,薛國不斷出兵、出資、出物,為霸主爭榮,為他國效力,同時也是在為自己掘墓。忘記了自己是一個相對弱小的國家,忽視了發展這個硬道理,拋棄了和平共處的外交原則,薛國這種不自量力、不切實際、不留後路的錯誤路線,導致經濟衰退,國力耗盡,民怨四起,敵國林立。戰國中期,薛國在內憂外患下,被齊、魏兩國趁機滅之。華夏一統,固然是歷史發展的必然要求,但薛國一千九百多年的興衰歷程,卻很值得後人借鑒和深思。

  夏商邦國

  傳說,薛氏一族是黃帝的後代,其第12代孫奚仲曾經在大禹的時代裡做過「車正」,也就是管理車輛生產的官員,因此,後人又把奚仲推崇為車子的發明人。大概奚仲的管理還不錯,所以大禹就給了他一個「薛侯」的封號,這裡遂成為奚仲的封地,周邊的山川也因此而帶上了「薛」的印記,河流叫薛河,城池稱薛國。但是,《山海經》卻說薛的始祖不是黃帝,而是帝俊。帝俊是東夷民族的一個首領,東夷民族就是活躍在山東地區的原始先民。對應薛城周邊豐富的考古資料,《山海經》所說薛氏族源應該更加可信。

  到了商代,奚仲的後人仲虺因為幫助商王朝打敗夏朝有功,被晉陞為商朝的左相,登上了高統治地位,輔佐商湯治理國家,其後人還有一個女兒出嫁陝西,生了一個著名的兒子周文王。因此,當商朝被西周推翻以後,薛氏一族不但沒有被西周王朝革了命,而且又被封回了薛地,世代為侯,並延續了64世、700多年。直到被戰國的田齊王國所吞併,薛氏一族才不得不退出歷史舞台,結束了其長達千年的邦國歷史。由此可見,薛國雖小,卻與夏、商、週三代有著非同一般的關係,薛國故城及其周邊也因此而蘊含了極其豐富的文化資源。雖然,沒有發現大禹時代的遺物,但商代的墓地卻在故城東牆外不足一公里的地方被發現了,這裡就是著名的「前掌大商代墓地遺址」。

  故城遺址

  在前掌大村前村後,商代墓地星羅棋布,遺址範圍達1平方公里。這裡不僅出土了商代中晚期精美的青銅器,舉世罕見的原始瓷器,而且還發現了數處保存完好的車馬坑。在商代,擁有車馬坑隨葬,是極其尊貴的象徵。這也是目前所見除「殷墟」和「西安」之外,第三處隨葬車馬的商代墓地。「殷墟」是商王朝的首都,隨葬車馬的應該是商朝統治者,西安一帶是西周王朝的老家,隨葬車馬的也應該是西周的執政們。前掌大村的貴族能夠和商周天子一樣隨葬車馬,表明這裡的人物也不是等閒之輩,很可能就是像仲虺這樣入主朝廷的顧命大臣。

  「前掌大商代遺址」經歷了商王朝的中晚期階段,也是商朝最輝煌的時代。數以千計的珍貴文物,給我們勾畫出了商代薛國的繁榮景象。正是因為薛國的尊貴和富有,所以它才得以以區區小國,長期立足於魯南,側身於齊楚晉等春秋大國的是是非非之中,苟延殘喘,和姜太公的後代同呼吸,共命運,子孫後代延續了1500多年。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