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皇室最後的虛榮:皇后婉容怎麼過豪華生日宴? | 時光網

 

A-A+

清皇室最後的虛榮:皇后婉容怎麼過豪華生日宴?

2017年09月26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21 次

群星閃爍,月光如水。

夜深了,婉容斜倚書案,無言地伴守著孤燈。明天是她的生日,她卻感到了一陣陣膩歪,活著有什麼勁?太累了!可是,明天的生日還是要出場,活像演戲給人看呢。自己不願上場,可是旁人不答應呵!

枯燥的宮廷生活,像演戲,也需要表面的虛榮和敷衍。

「千秋節」,早在前幾天就已經準備就緒了。殿裡依序擺上了金瓜、朝天燈等貴重擺飾,顯得金碧輝煌。清早起了床,她嘗過幾口點心,就開始梳洗打扮。富媽鄭重其事地給她穿上了龍袍,佩上了平時極少戴的鳳冠。溥儀卻沒有任何披戴,只穿著一身西服就來到了婉容屋裡,與她有一句無一句地閒聊。

十一點鐘剛過,太監一聲呼喚:「傳膳……」

大盤小碗遞了上來。祝壽的酒宴也沒有什麼十分特別,罕見的是桌上擺置的四大碗以燕窩碼放的「萬壽無疆」四個大字,活靈活現。雖然這句源於《詩經》上的辭句一般只適用於皇帝,而婉容作為皇后,居然也擺上了如此圖案。她的表情顯得挺興奮,仔細端詳個沒完沒了。端菜上桌的太監,滿臉笑意地奉迎說:「皇后主子,您吉祥!」

婉容也不多說話,只是笑著點頭。餐桌上,只有溥儀和皇后兩人共餐,幾個太監站立一旁,隨時等候呼喚。

午飯後,南府(即宮內昇平署,俗稱「南府」)便來了四五個奏樂的太監,侍立兩邊,吹奏著笛子、黑管。以往,南府大凡在宮內唱戲,昇平署的總管都要在戲台兩側站著,而這次在皇后殿裡兩邊站了幾名樂手,像儀仗似的個個穿著嶄新的衣服。隨著樂聲,婉容在溥儀陪伴下,坐在正間屋的寶座上接受賀拜。

奏樂開始了。「工尺凡工尺溜,工尺凡工尺溜,四合一,四一合一……」委婉的樂聲,迴旋在屋內,動聽悅耳。

太監大總管張謙和打頭兒他在宮廷的地位就像當年的小德張,所以人稱「大德張」,一進門,就跪伏地上,帶頭一聲:「皇后主子!」然後,跟著進來的太監一齊喊道:「萬壽無疆!」

緊隨張謙和後邊的是溥儀的幾個妹妹,另外還有宮外的太監,再下邊是本家府裡的太監、親隨等人,魚貫而入,逐一在婉容面前跪下,然後行「三跪九叩」之禮。

接下來,是溥儀宮裡的太監和親隨依次進殿。打頭的是太監總管邵祥清、二總管馮俊臣,還有御前太監五六個人(大多是頂小太監的名字進的宮),仍然是叩首、齊喊「萬壽無疆!」……

此後,就是各宮的「回事」來賀壽,領頭的是趙興振,也是進殿後就齊喊:「皇后主子,萬壽無疆!」接著,跪拜叩首後,紛紛一撣袖,倒退著走了出去。

按規矩,皇后始終僅點點頭,並不說一句話。溥儀在殿裡也不坐下,只是側站在一邊既沒言語,也不答禮。

「皇后主子,永和宮的首領太監來給主子賀壽!」奏事處的太監,跪在門口啟奏。

婉容一點頭,奏事處的太監忙傳:「進殿!」永和宮的首領太監到了殿內磕頭,跟隨來的小太監則在殿外磕頭。這是祝壽的後一撥。

孫耀庭叩拜完,早就與另外一個伺候婉容的太監徐壽先侍立一邊,隨時準備聽喝兒。

婉容並不吝慳,早在壽日前幾天,她就吩咐賞給各殿太監每人一份「尺頭」。那是捲著的一尺半多寬的一塊布,可以做大褂和其他衣裳。如是夏天,一般賞「羅」,秋天賞春綢,冬天則賞一件單衣。幾個太監悄悄議論說:

「如果再晚幾天過生日,到了冬天,賞件衣裳那多省事呀,省得再去做嘍。」

「你盡說這些沒用的話,皇后主子的壽日哪兒能由著咱們哪!」

這次朝賀,連端康主子、榮惠皇貴太妃、敬懿皇貴太妃等各宮的太監紛紛前來叩拜。一撥接著一撥,整整熱鬧了一天。

晚膳,仍是溥儀和皇后婉容一起吃。兩張八仙桌拼在一處,二人在桌子兩側相對而坐。照例先上來一個太監,端上了漱口水,又一個太監端上了洗臉水,兩位主子洗漱完畢,孫耀庭這才一聲:「傳膳!」

轉眼間,二十多道菜一個一個地端上了桌。按規矩,膳房的太監不能進屋,只提著食盒子到門口,由婉容宮內的太監接過食盒,傳到殿內,再由孫耀庭監督擺桌。他站在桌邊,一邊指點著小太監上菜,一邊照應著溥儀和婉容兩位主子。

晚膳後,溥儀帶著隨身太監回了殿。婉容這一天的祝壽慶賀才告結束。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