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時期的北上廣生活:物價偏高房價非常便宜 | 時光網

 

A-A+

民國時期的北上廣生活:物價偏高房價非常便宜

2017年09月28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4 次

  民國時,即使是北京區位最好的普通瓦房,均價也只有1345元/平方米,是今日北京同地段房價的幾十分之一。魯迅在北京買過兩回房。第一回買房是在1919年,魯迅跟弟弟周作人合夥,買下西直門內八道灣胡同一座四合院,不算契稅和裝修款,花了3500塊大洋。第二回買房是在1924年,魯迅從八道灣胡同搬出來,去阜成門內西三條胡同買下另一座四合院,不算契稅和改造費,花了800塊大洋。按銀元在民國前期的購買力,按一塊大洋折合50元計算,3500塊大洋不到18萬元,800塊大洋剛剛4萬元。

  其實,魯迅還買貴了呢。 1915年曾有人捷足先登,在阜成門內王府倉胡同西段路北,買下正房3間、廂房4間、南房2間、耳房1間、門樓1間,共計11間房,佔地半畝,才花了 150塊大洋。當然這個案例有點兒特殊,特殊的原因是賣主兒急等錢用,把房子賤賣了。但即便不賤賣,民國初年的房子也賣不到好價錢。到了 1930年,北平市財政局土地股評價委員會調查與評估全城住宅,評估的結果是小洋樓最貴,每間均價400塊大洋;普通樓房次之,每間均價176塊大洋;四合院瓦房再次之,每間均價130塊大洋;普通平房再次之,每間均價80塊大洋。這時銀元的購買力已經下滑,一塊大洋僅僅相當於30元到45元人民幣。假定一塊大洋折合40元,每間房建築面積平均是20平方米,可以很直觀地得到1930年北京住房的平均價位:小洋樓每平米800元,普通樓房每平米352元,四合院瓦房每平米260元,普通平房每平米160元。

  同樣在1930年,北平市社會調查所記賬式調查全城工薪階層的家庭收入,調查對像共有2300家,包括小學教員、人力車伕、三等巡警、紡織廠工人和店員,每家平均月收入16塊大洋,折合人民幣640元。這種收入水平當然很低,不過跟當時房價比可不算低,因為那時的工薪階層攢幾年錢就能輕鬆買小院。

  同樣在1930年,北平市社會調查所記賬式調查全城工薪階層的家庭收入,調查對像共有2300家,包括小學教員、人力車伕、三等巡警、紡織廠工人和店員,每家平均月收入16塊大洋,折合人民幣640元。這種收入水平當然很低,不過跟當時房價比可不算低,因為那時的工薪階層攢幾年錢就能輕鬆買小院。

  現在北京房價跟區位有關係,基本上是離市中心越近,房價就越高。民國時北京房價也受區位影響,以當時市面上交易最多的普通瓦房為例,單價最高的都集中在正陽門大街、王府井大街、珠市口、大柵欄、廊房頭條、西河沿東部這些地方,每平方丈能賣到370塊大洋;其次是西長安街、東安門大街、戶部街南夾道、金魚胡同、乾麵胡同、方巾巷、鬧市口、溝沿頭這些地方,每平方丈能賣到310塊大洋;再其次是馬市大街、羊市大街、豬市大街、花市大街、西直門大街、鼓樓東大街、南鬧市口、北鬧市口、太平橋、鴨子廟、什錦街、府右街這些地方,每平方丈能賣到235塊大洋。

  每平方丈大約是11平方米,把平方丈計價換成平方米計價,即使是區位最好的普通瓦房,均價也只有1345元/平方米,是今日北京同地段房價的幾十分之一。那時北京房價之所以如此之低,最直接的原因是房多人少。原住民不消說,家家戶戶都有住處,即使外來的新移民,也可以很輕鬆找到落腳的地方。1930年北京常住人口大約150萬左右(含郊區),而住房卻有119萬間,再加上因沒門牌而沒被政府統計到的大量棚屋,差不多可以人人一間了。不過從時間上縱向看,民國北京住房充足、房多人少的景象,並沒能保持下去,至少在1937年之後,由於日本僑民和華北農民的湧入,出現了短時間的房荒。

  從空間上橫向看,房源充足、房價偏低的北京,在民國眾多都市中也是特例。無論抗戰前還是抗戰後,其他都市如上海、南京、重慶、漢口和廣州,居住成本都遠高於北京。像上海,同樣面積和同等戶型的公寓,在北京租一間每月只需幾塊大洋,在上海則需要幾十塊大洋,還不算數額巨大、幾乎相當於幾十年房租的挖費和頂費———民國上海房荒嚴重,二房東轉租時趁機向後來的房客收取金條,稱為挖費或頂費。

  與上海類似的房荒在廣州也出現過。1932年12月2日,國民黨機關報《中央日報》刊載了一條長新聞,說廣州房價飛漲不已,高昂的居住成本把一些市民逼進了貧民窟。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某國民黨官僚建議將廣州市內所有之祠堂、廟宇、教堂一律沒收,用極低價格租給那些買不起房也租不起房的貧民。該建議,其實就是要推出公營廉租房。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