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死就不會死之唐朝​:唐朝是如何自己滅亡自己 | 時光網

 

A-A+

不作死就不會死之唐朝​:唐朝是如何自己滅亡自己

2017年10月19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6 次

  唐朝後期的皇帝過得很慘,生殺予奪大政方針除了出自宦官,就是出自藩鎮強帥,朝廷都是別人的朝廷,自己雖為一國之主,但權力十分有限,約等於豪華監獄裡的囚徒。唐代宗時宦官李輔國公然要求皇帝「大家但內裡坐,外事聽老奴處置」;另一個宦官魚朝恩因為未與朝事,竟然狂怒:「天下事有不由我者乎?!」唐後期多任皇帝人選都是宦官決定的,有兩個皇帝直接被宦官殺,還有兩個間接被宦官害,唐文宗和唐昭宗生前還被太監們虐待多年,生不如。不止一個皇帝跟臣子吐槽過宦官陰影下的悲慘生活,簡直字字血聲聲淚,聽得人油然而生同情之心……但是且慢!這一切的一切,都是誰造成的呢?就是他們自己!唐朝早期宦官是沒什麼權力的,只負責宮中雜務而已,到唐玄宗,因為寵信高力士等人,為其加官封爵,開了宦官封官爵之先例,宦官因此地位升高。不過此時宦官未有實權,因此也不敢真正干預朝事。

  宦官真正有權就是從被宦官責罵的唐代宗開始,是他先令幫自己登上皇位的宦官李輔國「專掌禁兵」,之後又讓宦官魚朝恩控制神策軍,並收天下精銳15萬人於該軍,給其超過所有外軍的軍餉。自此後,神策軍就成了宦官的專門軍隊。一個有軍權的人誰不怕呢?何況這人還執掌著武器庫——唐德宗時期,京師武器庫歸軍器使管理,軍器使就是宦官官職,同時令軍民官吏不許私藏武器,自此京內捉賊都需要向宦官申請武器,朝廷自己的軍隊再也無法跟宦官武裝抗衡。代宗德宗這樣做,是因為覺得臣子將領都不可靠,只有身邊人最親,他們就這樣在身邊養起了一隻猛虎。

  唐朝中央庫藏本來歸太府寺,到唐德宗時,趕上這個皇帝是個財迷。他極其缺乏安全感,多疑又雄猜,對誰都不放心,把國家的財物都轉移到了皇帝私有的瓊林、大盈庫,這兩個庫都歸宦官管理,於是宦官在軍權外又有了財政大權。此外,唐代宗時設宦官組成的樞密使,負責皇帝與宰相之間的上傳下達,於是宦官有了插手朝政的權力。唐玄宗時派宦官到各藩鎮任監軍使,於是宦官能夠干預地方事務。唐朝前、中期宮廷政變頻發,此後的皇帝對親人包括兒子都心懷防備,傳位搞得像地下工作,外臣都沒機會參與,於是宦官們又得以插手皇位之爭……軍權財權行政權……一個都不少,宰相都沒這麼大能量,不好好用一用,怎麼能夠呢?

  唐朝皇帝居處深宮,除朝會外很少與外臣交往,很多皇帝都患上了「只信任身邊人」的病,身邊人都有誰呢?后妃沒什麼能力干政,那自然只有宦官了。他們派自己的心腹宦官出去執行自己的任務,去傳達自己的旨意,去監視自己不信任的人,去做自己羞於出口的事,他們給心腹宦官提供的便利,養大了這些宦官的權力,使其具有了反噬的力量,他們再養大一個新的心腹,去誅除反噬的宦官,於是又養出了一個更大的……鐵打的皇宮,流水的皇帝,每個上一任的皇帝都無意地給下任養出一個到幾個大宦官頭子,於是每個新上任的皇帝就都成了宦官的兒臣。有本事的能搞掉前代大宦官頭子,又為下一任再養一個。

  就這樣,皇帝們都癡心不改。外臣、藩鎮對宦官有所不滿,皇帝全都護著宦官;唐肅宗時派心腹宦官出去辦事,回來時都要問外臣給宦官送了多少禮,送得少的話就不高興,覺得不給宦官面子就是不給自己面子。俗話說不作死就不會死,自己養瘋狗,還怪瘋狗咬人,這不是活該麼!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