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盜日本侵華八年從我國華北掠奪了多少資源? | 時光網

 

A-A+

強盜日本侵華八年從我國華北掠奪了多少資源?

2017年10月19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日本法西斯對中國華北的重要工業資源,可以說是舉國上下,集軍、政、經、文等各方力量進行掠奪。通過血腥的殖民統治和龐大嚴密的掠奪機構,把華北的巨量物資和財富變成其發動、擴大、維持侵略戰爭的經濟動力,給中華民族造成了極大的災難。

  據不完全統計,抗日戰爭期間,日本帝國主義在華北掠奪煤炭12000萬噸,鐵礦石450萬碑,鋁釩土3000萬噸,鎢、錳、金礦21.2367萬噸,棉花2000餘萬噸。

  但實際掠奪和造成的損失,遠遠超出此統計數據。以大同煤礦為例,日軍即掠煤炭1400餘萬噸;為上述數字的1/8,在山西晉城一個縣,日軍僅生鐵就掠運走50000噸;晉東南地區1941年以前日軍搶劫羊毛295萬噸。糧食掠奪量更為驚人。

  山西祁縣抗戰期間全縣人口僅10餘萬,被掠奪糧食竟達7500萬公斤……另外,日軍瘋狂抓丁,不顧條件野蠻生產,對中國的人力資源掠奪和對民夫屠殺更加殘酷。據1937年7月至1942年統計,被日軍抓去當「勞工」的青壯年就有529萬人。

  抗日戰爭期間大同礦區死亡6000餘人。山西靈石富家灘煤礦,日軍掠奪煤103萬噸,而生產這些煤炭的礦工死亡竟超過10000人。也就是說,日軍每劫掠100噸煤,就有一個中國人賠進了寶貴的生命。

  在日軍侵佔河南焦作的7年多時間內強盜般地掠奪煤炭500餘萬噸,屠殺礦工和其它群眾數萬人,燒燬房屋上萬間。日山寺、妙樂寺等古跡也被日軍破壞殆盡。

  在北平,日軍以「軍管理」的方式,霸佔了華商電燈公司、石景山煉鐵廠、長辛店機車修理廠、清源制泥廠等企業。北平至華北各地以及其它地區的全部鐵路設施,也均被日軍奪為己有。其中包括11個鐵路廠,200餘台機車,4600餘輛客貨車。

  日軍還在金融方面進行掠奪。中國聯合準備銀行(由日本侵略者操縱1937年2月12日成立),總行設在北平、它大量發行無儲備的不兌現的「聯銀卷」,依靠武力強迫華北人民使用。引起物價飛漲。初期發行這種偽卷,票面共有1元、5元、10元三種,後來由於發行額的加大,印刷速度跟不上,偽中聯就增印50元、100元票面的大鈔。1945年3月發行500元票面的大鈔。同年5月又增發1000元票面的大鈔。到日本投降時,竟出現了5000元票面的大鈔。

  據偽中聯總裁汪時璨供認,在其任職的時間裡,共發行偽鈔1238億元。當時,在華北被日軍殖民統治的人民只有1億,平均每人占1238元。由此造成物價飛漲的速度極快。在北平以玉米面計,1938年每市斤0.10元左右,1942年12月漲至每市斤1.05元,1944年8月中旬每斤漲到5元,日本投降前夕每斤竟狂漲到1000元至1400元。

  日偽在發行聯銀券的同時,極力排斥打擊中國政府發行的法幣。1939年3月日偽頒布《擾亂金融暫行處罰法》,明令禁止法幣在其佔領區流通,強迫人們用手中的法幣以低值兌換聯銀券。然後日方又到國統區以法幣套購外匯,購買物資,補充軍用,進一步加劇了國統區的通貨膨漲。

  日軍變本加厲地對北平市民進行掠奪與壓迫。首先,加捐加稅,加重北平市民的負擔。1942年9月,日偽華北政府將原徵收的稅賦提高數倍,並加大所得稅的額度。其次,日偽政府還巧立名目開展了一系列的所謂「獻金」、「獻機」、「獻袋」等運動。

  所謂「獻金」,就是搜刮民間銅器供給日軍製造武器。北平居民的家用銅製器皿、門環等,都被掠去。故宮的銅質文物亦被強行運走1000多公斤。至1944年,日軍以「獻納」名義從北平掠奪的銅達數十萬斤。「獻機」就是偽北平市公署強迫市民繳納「獻機基金」,購買飛機獻給日軍。僅市公署負責砍伐北平市的全部成材樹木,「獻給」日軍,計有20000餘株樹被其掠走,包括很多有保留價值的古樹。「獻袋」,即由偽市公署徵集「大東亞戰爭慰間袋」,「獻給』舊軍。

  在天津,自從1937年七·七事變以後,日方搶佔良田92.17萬畝,約占當時天津縣、清河縣兩縣耕地面積的1/2。並成立了以軍事頭目為主的天津米谷統制會,實行殘暴貪婪的「米谷統制」,從天津掠奪了大批糧食。

  日本侵略者還以「軍事管理」、「委任經營」、「中日合辦」、「租賃」、「購買」等手段,大肆掠奪的中國民族工業。日方又以「物資統制」的名義,嚴禁自由經營和販運鋼鐵、糧食、棉紗、棉布、皮毛、煙草、火柴、建材、染料、汽油等40餘種物資。

  天津淪陷初期,日軍以該地作為掠奪華北戰略資源的中心,並由天津向整個華北幅射,使華北成為它擴大侵略戰爭的基地,日本政府通過野蠻、凶殘的掠奪,獲取了大量的軍用和民用物資。僅在1937年至1938年間,日本佔領者就從天津掠走價值約40億英磅的物資。特別是日軍封鎖天津的水陸交通,控制天津港,接管海關以後,天津就成為日軍戰略物資的加工和集散地,天津的工業完全納人日本擴大侵略戰爭的軌道。日軍還成立華北鹽業公司,並指使漢奸成立興蘆公店,先後開闢鹽田25.3萬餘畝,將原鹽大批輸人日本國內,每年達幾十萬噸。為了進一步掠奪華北的物產和資源,日本從1939年開始擴建塘沽新港。到1945年,新港基本建成3000噸級的雜貨泊位4個和5000噸級的煤炭泊位1個。日本從天津港口運出了大量的煤、鐵、鹽、棉等重要戰略資源並掠走了成千上萬的勞工。

  日本侵略者不僅從其佔領區掠奪資源,而且還通過「圍攻」、「清剿」等軍事方式妄圖消滅華北敵後抗日根據地和抗日軍民,並大肆掠奪根據地的物資。

  據不完全統計,在八年抗戰中,晉西北區24個縣被日軍搶掠糧食3057500石、牲畜1049940頭(只);北嶽區(冀晉區)31個縣被日軍搶掠糧食10.01億公斤、牲畜713008頭(只)、被服3987530件;在太行區,日軍搶走糧食12056100石、牲畜279774頭(只)、衣服3020514件;在太岳區,日軍搶走糧食22.1億斤,食鹽702億斤,牲畜4780000頭,被服946500件,等等。

  本文節選自:《民國檔案》

  作者:王乃德 翟相衛,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