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教士談鄭成功北伐:士兵下船就亂殺人強姦婦女 | 時光網

 

A-A+

傳教士談鄭成功北伐:士兵下船就亂殺人強姦婦女

2017年10月19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2 次

  作為明清之際縱橫東南亞海域的一股重要力量,鄭成功家族勢力的興衰引起17世紀向外擴張的歐洲社會較廣泛關注。在與鄭氏家族勢力交往的過程中,荷蘭、西班牙、葡萄牙等歐洲主要海上國家留下了許多關於其家族事跡的記載。毫無疑問,這些由同時代歐洲人所撰寫的西文記錄,在研究鄭成功及其家族活動方面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但可惜的是,這部分西方文獻並沒有像中文文獻那樣得到國內學者比較深入的開發利用。除了一部分荷蘭文檔案得到翻譯整理外,對於數量眾多的西班牙、葡萄牙語種資料,幾乎少有人觸及。本文以17世紀三位天主教傳教士所撰寫的西班牙文書稿為考察對象,探討內中有關鄭成功及其家族事跡的記載,並結合相關中西文獻史料,對其在研究17世紀鄭氏政權興衰方面的史料價值進行初步分析。

  利勝與鄭成功家族故事

  多明我會士利勝(VictorioRiccio,1621~1685)是17世紀下半葉捲入華南詭譎多變政局中的一位傳奇人物。1621年1月,利勝出生於義大利翡冷翠著名的利氏家族中。1631年1月人多明我會。從羅馬聖多默學院畢業後,他成為一位哲學教授。在多明我會士黎玉范(JuanBautistadeMorales)的感召下,他加入赴東方傳教隊伍,於1648年6月底抵達菲律賓馬尼拉,成為西班牙多明我會聖玫瑰省的一員。利勝先是被安排到當時馬尼拉閩南華商聚居的巴利安(Pari6n)區傳教,並由此學會了閩南語和不少漢字。1655年7月,他受馬尼拉多明我會派遣由馬尼拉渡海入閩,並受命留在閩南地區,一方面負責向閩南人傳教,另一方面承擔聯繫馬尼拉和福建多明我會傳教區之間人員、書信、補給往來的中轉任務。從1655年到1663年,利勝絕大部分時間都在鄭氏家族掌控的閩南地區傳教。1663年底,鄭軍丟失廈、金根據地,撤離到台灣島後,利勝跟隨已降清的原鄭氏家族重要將領鄭鳴駿到泉州地方傳教,此後又輾轉前往福州。由於正值楊光先掀起反教案,清廷下令各地官府抓捕西方傳教士,利勝在福州未能久居。1666年1月,利勝搭乘荷屬東印度公司的商船離開福州,前往台灣雞籠(基隆)。在短暫停留雞籠期間,他曾經受荷蘭人委派。與台灣鄭氏政權談判。1666年3月,利勝乘坐荷蘭商船由雞籠抵達馬尼拉,以希望能夠說服西班牙殖民當局恢復與荷蘭人自1648年起中斷的貿易,但卻因此遭到流放。不久他得以獲釋並返回馬尼拉,並被委派到距離馬尼拉約一公里的聖若翰住院服務,同時也藉以調養身體。就在這段時間裡(1666~1667),利勝接受馬尼拉多明我會的委託,開始編撰一部反映多明我會人華傳教歷史的書稿。利勝曾經試圖返回中國傳教,但因清廷自康熙八年(1669年)起已頒布諭旨禁止傳教而未能如願。,此後,利勝一直留在菲律賓群島傳教,直到1685年2月17日死於馬尼拉華人社區。

  利勝可以說是17世紀與鄭成功家族關係最為密切的一位天主教傳教士。因長住閩南,他得以與鄭氏家族交接往來,並由此見證了此期間鄭氏家族的一系列重大軍事外交活動。因此,當1666~1667年間利勝受命撰寫《多明我會在中華帝國之業績》這一部重要書稿時,就在書中記載了關於鄭成功及其家族活動的大量珍貴資料。其中最有特色的包括如下幾個部分:

  其一,關於鄭成功父親鄭芝龍的生平事跡。鄭芝龍是鄭氏家族崛起的關鍵人物。但可惜的是,目前所見有關鄭芝龍早期經歷的中文史料基本上是吉光片羽,由此使得鄭芝龍的早年生涯變得撲朔迷離。而利勝在書稿中就用了相當多的篇幅來記載鄭芝龍的早期活動,如內中提到:「(尼古拉斯·一官)出生於安海港前的一個小漁村石井(Chiochy),由於極端貧困,他決定出外碰碰運氣。他先是到了澳門,在那裡以『尼古拉斯』為名受洗,隨後前往馬尼拉。在這兩處地方他都從事低下的工作。後來他來到日本,投靠在那裡的一位非常富有的叔叔。叔叔看他機敏能幹,就放手讓他管理全部的生意,而且還給他娶了一位異教的日本女子。他和她生養了兩個兒子,長子及聲名最顯的就是國姓,後文我們會談到他的事跡。」這段引文值得注意的是不僅明確提到鄭芝龍的家鄉是安海石井,而且談到鄭芝龍在往日本依附李旦前,曾經在澳門、馬尼拉謀生。我們知道,關於鄭芝龍赴日前的行蹤,一直比較模糊,尤其他究竟是否到過馬尼拉,還存在疑問。因為此前所見提到鄭芝龍曾經居住寫尼拉的史料,基本上出自18、19世紀的出版物,如傳教士康若翰(JuandeConcepcion)所著《菲律賓群島通史》、傳教士馬地內斯(JoaquinMartinezdeZuniga)所著《菲律賓史》等,前後相隔一二世紀,難以為憑。而利勝此書撰寫於1667年,基本上屬於與鄭氏父子同時代的記敘,可說是目前所見最早反映鄭芝龍曾到馬尼拉的史料之一,無疑具有較高的參考價值。在接下來的部分,利勝對鄭芝龍亦商亦寇、實力坐大、受撫明廷、遠販東西洋、權傾閩省、投降清軍、為「韃靼人」裹脅到京城羈押,終被殺死等一系列事跡都有簡述。

  其二,1656~1660年間的清鄭衝突。從清順治十三年(1656年)起,清軍與以廈、金為基地的鄭氏軍隊在華南地區展開頻繁交戰。現存有關此時期清鄭衝突情況的中文史料儘管比較豐富,但往往失之籠統,特別是鮮有具體細節方面的描繪。而利勝則因耳聞目睹得以在其書稿中為我們提供了發生於這段時間內幾次大規模清鄭衝突的詳細情況。如1656~1659年間,鄭成功發起聲勢浩大的北伐。其時利勝正在廈門,對於此次鄭成功北伐的前後經過,他就花費了不少筆墨專門加以描述。為準備大規模的北伐,1656年鄭氏軍隊從閩南出發,襲擊了福建東北沿海許多地區。利勝記載了當年冬季一支龐大鄭氏船隊進入閩東福安縣的情況:

  1656年基督降臨節的第四個主日,大大小小超過3000艘的國姓的舢板從海口溯福安河而上。當他們剛一著陸,這些海寇們立即開始蠻橫地洗劫該地。他們搶奪一切東西,不分男女老幼肆意殺戮。他們強姦婦女。抓捕壯丁。最後,他們放火燒燬了許多村鎮。遠遠就能望見陸地上令人可怖的濃煙。

  此次鄭氏軍隊滯留閩東長達十個月之久,直到1657年夏天才撤出。儘管通過這類「取糧」活動,鄭軍獲得了必要的補給,但也給當地民眾造成了極大的損害。此處利勝所提到鄭軍劫掠閩東沿海地區的情況,恰好可以與同時期當地民間文獻的相關記載相印證。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