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初太子李建成為保儲位使奇招:與父皇妃子私通 | 時光網

 

A-A+

唐初太子李建成為保儲位使奇招:與父皇妃子私通

2017年10月22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0 次

  李建成(公元589~公元626年7月2日),唐高祖李淵長子。隴西成紀(今甘肅省靜寧縣西南)人。對唐朝的建立頗有貢獻,曾統兵平定河北的劉黑闥。後其弟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將李建成一箭射死,建成諸子亦被世民全數處決,不留活口。

  李世民繼位後,追封李建成為息王,謚「隱」。貞觀十六年五月,又追贈「隱太子」。

  太子李建成為保儲位與父皇妃子私通

  李建成早就暗戀張、尹二妃的妖冶動人,如今天假良緣,父皇出外巡狩,自己又是宮監,因此他蓄意起了一個早,過宮來偷香竊玉。如今李建成打通了全宮妃嬪,尤其是張、尹二妃替自己在父皇跟前說話,他想這下子將來唐室江山可以穩穩坐成了。

  驃騎將軍彭仁傑娶了一位天姿國色的夫人,滿京城裡誰不知道這位彭夫人是當今第一美人,於是張婕妤和尹德妃就設下筵宴,把這位彭夫人接進宮去玩。

  天底下惟有美人最能賞識美人,張婕妤和尹德妃結識彭夫人,本是惺惺相惜之意。果然她三人一見面,彼此十分羨慕,說話十分投機。從此彭夫人時常進宮去和張婕妤和尹德妃說話消遣。唐皇又不時出外去遊獵,不在宮中的日子多;因此彭仁傑也很放心,見他夫人常常進宮去,也不加阻止。

  當時唐皇宮中最得寵的,除張、尹二妃外,還有萬貴妃、莫嬪、孫嬪、郭婕妤、宇文昭儀、王才人、張寶林、張美人、楊美人、劉婕妤、崔嬪、小楊嬪、楊嬪、魯才人、柳寶林等二十幾位妃嬪,她們見張、尹二妃最得唐皇寵恩,就都來親近她二人,而她二人與彭夫人結閨中之好,這些人就也與彭夫人打得火熱。自然彭夫人也高興結識這些妃嬪。於是這群美人每日聚在一塊兒說笑歌唱,鶯鶯燕燕,好不熱鬧。

  唐宮規矩,皇子一生下地來,就交保姆撫育照管教養。到十歲上,就送交到世子府教禮讀書,非奉傳喚,不得擅自入宮。唐皇李淵共生有二十二子,竇皇后生的長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三子李玄霸、四子李元吉,除李玄霸幼年死難外,其餘都封王建府。此外,萬貴妃生子李智雲、莫嬪生子李元景、孫嬪生子李元昌、尹妃生子李元亨、張妃生子李元方、郭婕妤生子李元禮、宇文昭儀生子李元嘉和李靈夔兩人、王才人生了李元則、張寶林生子李元懿、張美人生子李元軌、楊美人生子李元鳳、劉婕妤生子李元慶、崔嬪生子李元裕、小楊嬪生子李元名、楊嬪生子李元祥、魯才人生子李元曉、柳寶林生子李元嬰,在這共十八位世子中,年長的皇子都娶了妃子,分居在外;年幼的也在世子府裡,受師傅的教訓。做母親的就是再想念親兒,無奈恪於宮禁嚴規,非有大禮節,不得傳喚進宮,母子一見。惟獨太子李建成仗著自己是當朝儲君,常自由地出入於禁宮中。這時他父皇李淵正駕幸昆明池觀練水軍,委太子留守監宮,於是他出入禁宮,不僅自由任意,而且還耀武揚威。

  這一天,太子李建成在太和宮的長廓下,遇見了絕色美貌的彭夫人,彼時她正輕盈裊娜地冉冉行來,太子李建成好似看見月裡嫦娥,剛從雲中捧出,不知不覺就看呆了,怔怔地站在那裡,直到美人兒轉過穹門,不見了影兒,才回過神來,急忙拔步就要追出穹門去,後面的小黃門上來拉住了他,低聲說:「千歲不可鹵莽,這一位是當今驃騎將軍彭仁傑的夫人。」

  當時唐皇宮中最得寵的,除張、尹二妃外,還有萬貴妃、莫嬪、孫嬪、郭婕妤、宇文昭儀、王才人、張寶林、張美人、楊美人、劉婕妤、崔嬪、小楊嬪、楊嬪、魯才人、柳寶林等二十幾位妃嬪,她們見張、尹二妃最得唐皇寵恩,就都來親近她二人,而她二人與彭夫人結閨中之好,這些人就也與彭夫人打得火熱。自然彭夫人也高興結識這些妃嬪。於是這群美人每日聚在一塊兒說笑歌唱,鶯鶯燕燕,好不熱鬧。

  唐宮規矩,皇子一生下地來,就交保姆撫育照管教養。到十歲上,就送交到世子府教禮讀書,非奉傳喚,不得擅自入宮。唐皇李淵共生有二十二子,竇皇后生的長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三子李玄霸、四子李元吉,除李玄霸幼年死難外,其餘都封王建府。此外,萬貴妃生子李智雲、莫嬪生子李元景、孫嬪生子李元昌、尹妃生子李元亨、張妃生子李元方、郭婕妤生子李元禮、宇文昭儀生子李元嘉和李靈夔兩人、王才人生了李元則、張寶林生子李元懿、張美人生子李元軌、楊美人生子李元鳳、劉婕妤生子李元慶、崔嬪生子李元裕、小楊嬪生子李元名、楊嬪生子李元祥、魯才人生子李元曉、柳寶林生子李元嬰,在這共十八位世子中,年長的皇子都娶了妃子,分居在外;年幼的也在世子府裡,受師傅的教訓。做母親的就是再想念親兒,無奈恪於宮禁嚴規,非有大禮節,不得傳喚進宮,母子一見。惟獨太子李建成仗著自己是當朝儲君,常自由地出入於禁宮中。這時他父皇李淵正駕幸昆明池觀練水軍,委太子留守監宮,於是他出入禁宮,不僅自由任意,而且還耀武揚威。

  這一天,太子李建成在太和宮的長廓下,遇見了絕色美貌的彭夫人,彼時她正輕盈裊娜地冉冉行來,太子李建成好似看見月裡嫦娥,剛從雲中捧出,不知不覺就看呆了,怔怔地站在那裡,直到美人兒轉過穹門,不見了影兒,才回過神來,急忙拔步就要追出穹門去,後面的小黃門上來拉住了他,低聲說:「千歲不可鹵莽,這一位是當今驃騎將軍彭仁傑的夫人。」

  原來李建成在他父皇宮中,早已不僅是出入自由,而且與宮眷們的關係也是肆無忌憚,一見有姿色的嬪娥,他也不問是否被父皇寵幸過,就拉進密室去,不管是硬逼還是軟誘,總要遂了他的心願,才肯罷休。那被姦污的嬪娥,有的畏懼太子的權勢,有的仰慕太子的地位,就只好含垢忍辱地受著。

  如今他一見彭夫人這般美貌,忍不住又要拿出老手段來,可一聽小黃門說她是驃騎將軍的夫人,只得把一腔慾火暫時按住,可不甘心卻早自言自語地表現了出來:「這樣的美人,叫孤王如何捨得放手!」

  正這時,忽見一個小宮女迎上來,說:「張娘娘有請。」

  李建成跟著那小宮女曲曲折折地走進了鳳藻宮。宮中的侍女一見李建成來了,都很知趣,一齊避了出去。張婕妤和李建成兩人手拉著手兒,肩並著肩兒,進寢宮去了,只留下三五個心腹宮女,在走廓下看著動靜。不一會兒,深深的艷幃裡就傳出來了張婕妤那一陣陣嬌脆滴滴的笑語聲。

  艷態媚骨的張婕妤和尹德妃早在隋宮裡,得了煬帝一度雨露後,就被冷清清地丟在晉陽宮,再不得召見;正淒涼得難受,得以侍奉唐皇,枕席之間,唐皇和她們瘋狂得都很滿意。無奈唐皇自登了大位以後,年已過半百,精力本來就不夠用,而後宮的新寵卻一天多似一天,輪流侍寢的,共有一百四五十位妃嬪。張、尹二妃的位分雖高,但雨露之恩卻一日少似一日。

  年華日增的唐皇近年來又常愛赴各處巡遊,每次出巡只把幾個新寵的妃嬪帶在身旁,其餘的一概丟在宮中。張、尹二妃早已是舊日黃花舊時寵愛,所以也一同被棄置在深宮中。而張、尹二妃正在花盛之年,再次感受長門寂寞的煎熬,對月更長吁,看花多灑淚,正淒絕無聊的時候,孽緣就這樣乘虛湊來了。

  那一天張婕妤清晨剛起來,侍兒正服侍她梳洗,忽報太子李建成請見。彼時唐皇正巡幸龍躍宮,委派太子留守宮中。

  張婕妤當時一面催著侍女趕快梳妝,一面吩咐宮女出去,擋住太子的駕,請他在外室稍待;一面她又因要去和太子見面,就特意挑揀了一套炫美耀麗的衣裙穿上,臉兒上多擦些脂粉,鬢兒上多插些珠翠。

  正妝扮得慌張,忽見門簾兒一動,小宮女一聲報:「千歲來了!」張婕妤手中正拈著一朵鮮花,要向鬢上插去,見太子李建成搶步上前,兜頭一揖,口中說:「參見娘娘。」

  張婕妤慌忙斂袖還禮,一鬆手,把那朵鮮花落下地來。李建成手快,忙去把鮮花拾在手中;身旁的侍女,正要上去接時,誰知太子竟甩開了侍女的手,跨進一步,把鮮花送在張婕妤手裡。張婕妤伸手去一接,太子的手就在袖口裡輕輕地扣住了張婕妤的纖指不放;張婕妤的粉臉上不覺飛起了一重紅暈,一任太子握著手,過了一會兒,她也乜斜著媚眼,看定了太子的臉,好一個雄赳赳氣昂昂的美少年,她禁不住孜孜憨笑了。李建成這時也酥呆了半邊,兩道眼光不停地在張婕妤的粉臉上亂轉,兩人險些不曾化成了石頭人兒,只管相對癡癡地站著,也不說話,也不讓坐。

  年華日增的唐皇近年來又常愛赴各處巡遊,每次出巡只把幾個新寵的妃嬪帶在身旁,其餘的一概丟在宮中。張、尹二妃早已是舊日黃花舊時寵愛,所以也一同被棄置在深宮中。而張、尹二妃正在花盛之年,再次感受長門寂寞的煎熬,對月更長吁,看花多灑淚,正淒絕無聊的時候,孽緣就這樣乘虛湊來了。

  那一天張婕妤清晨剛起來,侍兒正服侍她梳洗,忽報太子李建成請見。彼時唐皇正巡幸龍躍宮,委派太子留守宮中。

  張婕妤當時一面催著侍女趕快梳妝,一面吩咐宮女出去,擋住太子的駕,請他在外室稍待;一面她又因要去和太子見面,就特意挑揀了一套炫美耀麗的衣裙穿上,臉兒上多擦些脂粉,鬢兒上多插些珠翠。

  正妝扮得慌張,忽見門簾兒一動,小宮女一聲報:「千歲來了!」張婕妤手中正拈著一朵鮮花,要向鬢上插去,見太子李建成搶步上前,兜頭一揖,口中說:「參見娘娘。」

  張婕妤慌忙斂袖還禮,一鬆手,把那朵鮮花落下地來。李建成手快,忙去把鮮花拾在手中;身旁的侍女,正要上去接時,誰知太子竟甩開了侍女的手,跨進一步,把鮮花送在張婕妤手裡。張婕妤伸手去一接,太子的手就在袖口裡輕輕地扣住了張婕妤的纖指不放;張婕妤的粉臉上不覺飛起了一重紅暈,一任太子握著手,過了一會兒,她也乜斜著媚眼,看定了太子的臉,好一個雄赳赳氣昂昂的美少年,她禁不住孜孜憨笑了。李建成這時也酥呆了半邊,兩道眼光不停地在張婕妤的粉臉上亂轉,兩人險些不曾化成了石頭人兒,只管相對癡癡地站著,也不說話,也不讓坐。

  兩旁的侍女見了這神情,就知趣地悄悄地退去。李建成一見左右無人,大著膽子,伸手向張婕妤的纖腰上輕輕一攏,柔聲低語道:「待孤王替娘娘戴花。」 張婕妤也趁勢軟靠在太子肩頭,一任太子輕薄。

  其實太子李建成早就暗戀張、尹二妃的妖冶動人,如今天假良緣,父皇出外巡狩,自己又是宮監,因此他蓄意起了一個早,過宮來偷香竊玉。卻不期果然一拍即合。沒幾天,尹德妃也走上這一條路上去。從此李建成常常進宮來,左擁右抱,送暖送溫柔,替父皇盡足了保護之責。

  張、尹二妃私通太子,除貪情恣欲外,還另有一番心思。尹妃兒子李元亨封作酆悼王,外任金州刺史;張妃兒子李元方封作周王,開府在京中。兩人年幼軟弱,張、尹二妃深怕唐皇去世後,兩個兒子受弟兄們的欺負,因此結歡太子,無非期望將來太子登位後,另眼看待這兩位皇弟。

  而李建成蓄意勾引張、尹二妃,除了一樣的貪情恣欲外,也是另有一層深意的。李建成自己也知道,他的狂放行為,很多人不滿意;況且密報傳來,秦王左右正在那裡謀廢太子;如今要保全太子的名位,非得有人在父皇跟前替他說話不可。當朝大臣中,父皇最親信的,如劉文靜、房玄齡、蕭瑀、宇文士及、封德彝、陳叔達、裴寂、長孫無忌、尉遲敬德、侯君集這一群素以忠直而著稱於世於朝於人前的官員,大都和秦王親近,諒也不肯幫自己說話。於是他就從內宮下手,好在宮中那群妃嬪期望太子將來保全自己兒子祿位的,十有七八,因此太子得以在宮中廣結私情。後宮要算張、尹二妃的勢力最大,如今李建成打通了全宮妃嬪,尤其是張、尹二妃替自己在父皇跟前說話,他想這下子將來唐室江山可以穩穩坐成了。而對於那些妃嬪們來說,保住了太子的祿位,就是保住了自己兒子的祿位,怎麼能不盡心盡力地替他出力呢。

  男人的嘴終究是敵不過女人的嘴,有幾位忠直的大臣也曾在唐皇跟前勸諫,說太子李建成在外面如何跋扈,若不早廢除,後果不堪設想。唐皇也明知太子行為不端,將來難繼大業;但一進宮去,那群妃嬪們七嘴八舌地說這個太子如何忠實賢孝,他心中就又動搖起來。再回想從前,初打天下的時候,李建成在河東保護家小,還帶兵平定西河,打平洛陽,也是立了很大的功勞,尤其再加上了張、尹二妃從中竭力替太子說好話,就說什麼也不忍心廢太子了。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