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遼澶淵之盟:宋真宗議和導致遼國中心向南轉移 | 時光網

 

A-A+

宋遼澶淵之盟:宋真宗議和導致遼國中心向南轉移

2017年10月24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5 次

  後漢被後周所篡,劉知遠的胞弟河東節度使劉崇便據了山西十二州(均在今山西省中部)自稱北漢皇帝。他要報亡國之仇,也依了石敬瑭的故事,低首下心地向契丹求援,除了獻送金帛之外,並自稱侄皇帝,稱遼世宗為叔皇帝,請行冊封的典禮。遼世宗便派人冊命他為大漢神武皇帝。但是他們合兵打了幾回後周,始終沒有得手,劉崇反而氣死了。

  後周世宗(柴榮)是一個極有才幹和勇氣的人。他打蜀、打南唐,都勝利了。在他的末一年(959),他自己帶兵伐遼,取瀛(今直隸河間縣)、莫(今直隸任邱縣)、易(今直隸易縣)三州,把瓦橋關(在今直隸雄縣南易水上)以南都搶了回來。他本來想乘勝打下幽州,只因他病了,沒有達到這願望。

  他死了一年,宋太祖就接受了皇位。太祖對於契丹,只取守勢,因為要努力打平由節度使變成的各國皇帝,再沒有經營北方的力量。

  宋太宗滅了北漢,又想乘勢打下幽州,所以他從太原一直東行,進圍遼的南京(即幽州)。當時兵勢甚銳,順、薊二州都降與他了。契丹名將耶律休哥來救,大敗宋軍於高梁河,太宗逃了回來,宋軍死了一萬餘人。這是趙宋開國以來第一次吃的大敗仗。

  遼景宗死了,他的兒子隆緒(遼聖宗)繼位,年方十二,由承天太后攝政。承天太后便是現在的戲劇和小說中最著名的「蕭太后」,她既懂治道,又知軍政,每回打仗,又能自己披甲督戰,所以官吏將士都肯聽她的命令。那時總管軍務的耶律休哥,又是一個極能作戰的人。於是契丹復到了全盛時代。宋太宗雖以新興的銳氣,終不能在他們的孤兒寡婦的局面之中得到勝利,連年用兵,只落得精銳喪亡了大半,勇將楊無敵(楊業的綽號)也戰死了。

  1004年,遼聖宗奉了承天太后大舉攻打中國,深入內地。一時人心惶駭,都想避亂。宋真宗召集群臣,討論辦法:只聽得江南人王欽若提議避到金陵,蜀人陳堯叟提議避到成都。他更問宰相寇准,寇准道:

  臣要把獻策避地的人先殺了,把他的血釁了鼓,然後北伐!陛下若能御駕親征,契丹自然會得逃走。否則亦可想出一點奇謀,把他們擋住。若要逃到金陵、成都,徒然使得一處處的人心渙散罷了!

  真宗聽得這番議論正大,遂決定親征。

  當時命朝臣出知諸州,在殿前受敕。寇准警戒他們道:

  各州的百姓都是兵,各州的府庫都是財。我不希望你們立戰功,只希望你們堅守。若是你們失去了一城一壁,可不要怪我用軍法從事!

  他把提議逃到金陵的王欽若出判天雄軍(今直隸大名縣), 不准他辭職。王欽若嚇極了,在軍中整天閉著門,修齋唸經,禱求佛菩薩的保佑。

  宋真宗雖是親征,心中也著實害怕。寇准逼住了他,一定要前進。好容易到了澶州南城(今直隸濮陽縣城南),真宗望見契丹軍勢甚壯,又想停下了。寇准指揮衛士,把御輦向前開發,就渡過了黃河。真宗無奈,只得到了北城門樓(今濮陽縣)。遠近宋軍望見城樓上張著黃色的御蓋,知道真宗已到,大家跳躍著呼喊「萬歲」。這聲音傳播了數十里遠,軍氣頓時一壯。契丹料不到真宗能親來,聽得宋軍的歡呼,心中有些吃驚。他們數千個騎兵衝向城樓,宋軍迎上,擊殺了大半。真宗到澶州五天,契丹就請和了。

  宋的舊將王繼忠降在契丹,他向遼聖宗言和好的利益,又寄書到宋營中勸和。真宗本來怕事,落得借此收場,就派曹利用到遼軍議和。承天太后對他說,他們這次所以出兵,為的是要取還周世宗奪去的瓦橋關南的地方;現在如能把這些地方還給他們,當然無事。利用把這話回報,真宗道:

  歸地的事沒有名義,我們不能答應。倘使他們要財貨,那麼,漢代已有「以玉帛賜單于」的故事,我們可以照辦。

  寇准正想把契丹打敗,使得他們向中國稱臣,並將幽薊之地一併獻出,聽得這話,大驚道:

  照我的計策做去,可以保得百年無事。若這樣苟安地做了,數十年之後他們又要生心了!

  但真宗已怕得很了,說道:

  數十年之後,自然又有人去抵禦他們了。我忍不得生靈的困苦,姑且聽了他們的話,和他們講和吧!

  寇准還是執意不肯答應。但這時有說他壞話的,以為他想藉著這回兵事,自己抬高地位,他受不下這種譭謗,只得答應了。真宗再派曹利用到遼軍商議歲幣,對他道:

  若是實在沒有法子,便是一百萬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寇准聽得這話,連忙召了曹利用來,叮囑他道:

  這事雖是你奉了御旨,可以答應到一百萬,但我決不許你這樣做。倘使你對他們許過了三十萬,我就把你斬了!

  曹利用到了那邊,講定了每年送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並議定名稱上宋為南朝,遼為北朝;南朝為兄,北朝為弟;宋真宗稱蕭太后為叔母。兩方便各自退兵。

  這便是歷史上所謂「澶淵之盟」,是宋代種族史上的一件大事。—後來遼興宗雖曾於1042 年派人又來求地,宋仁宗使富弼前往,再三磋商,又加了歲幣銀絹各十萬,但兩國國交總算沒有破裂。自從澶淵之盟以後,雙方的和平居然保持了一百二十年。

  寇准從澶州回來,頗矜張自己的功績。先前在天雄閉門唸經的王欽若到這時想報仇了,對真宗毀寇准道:

  城下之盟,春秋所恥。澶州這一回,以天子的尊貴而為城下之盟,這是陛下的奇恥大辱!陛下懂得賭博嗎?賭博的人輸得快要完的時候,把所有的錢一齊拿了出來,做末一次的勝負:勝了便加倍,負了便完結。這喚做「孤注」。陛下在那時,做了寇准的孤注,這是多麼危險呵!

  真宗聽了他的話很動心,對於寇准就漸漸地疏遠。並且為他自己湔除恥辱起見,假造天書,舉行封禪,做出許多粉飾太平、張揚功德的事。於是道教就大盛了。

  遼聖宗是一個勤於治政的人,在位四十九年,契丹很是強盛。他死了之後,因皇位的爭奪,起了好幾次內亂,契丹從此不能振作。到了天祚帝,他專喜打獵,不留心國事,於是末運就到了。

  契丹的東邊,有女真一族。女真分為生熟二種:熟女真住在混同江(即今松花江)的西南,算是契丹的臣民;生女真住在混同江的東面,只算契丹的屬國,不算契丹的臣民。生女真風俗樸陋,人民強悍,善於騎射,勢力漸漸地強了。遼天祚帝喜歡打獵,屢次派人向生女真勒索優種的鷹,他們便為他發兵到鄰國去尋覓,捕得獻上。後來不勝其擾,契丹的官吏又待他們很苛刻,他們積憤不平,就叛了契丹,立領袖阿骨打為帝,國號大金。這是1115 年的事。阿骨打即是金太祖。

  遼天祚帝帶了七十萬人前去親征,但給小國寡兵的金打得大敗而歸。天祚帝敵不過他們,只得請和。金太祖說,和是沒有什麼不可,但須歲送供獻的東西,契丹帝並須以兄禮奉事金帝。這便是契丹對中國的一副面目了!天祚帝不肯答應,和議未成。那時宋徽宗正想奪回石敬瑭割去的地方,約金國和他夾攻契丹,磋商的條件,是成功之後,金國把石敬瑭所割之地歸還宋國,宋國把按年送與契丹的歲幣改送與金國。但雙方出兵之後,金兵所向有功,宋兵卻連連地敗了。

  金兵打破契丹的中京(今熱河平泉縣)、西京(今山西大同縣)、南京(今北京),天祚帝四面逃竄。1125 年,他給金兵擒獲,封為海濱王,契丹亡了。他們稱帝共九世,傳了二百十年(916—1125)。

  契丹亡時,遼太祖的八世孫耶律大石率眾西奔,豫備興復。他隨走隨打,走了數千里,軍勢很大了。到了別喇薩軍(城名,在吹河上,今俄國中亞細亞七川州界內),他們的王棄國而逃。耶律大石就在這地建立都城,都城名作遜鄂爾多,國家名作西遼,自做闊兒汗,名作天祐帝(即是西遼德宗)。他們傳了八十餘年,居然成為西域的一個大國,直到蒙古興起時才滅亡了。)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