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關東軍為何要選擇「九一八」發動侵略中國? | 時光網

 

A-A+

日本關東軍為何要選擇「九一八」發動侵略中國?

2017年12月27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1 次

  導讀:1931年9月18日,從這一天起,東北成為遭受日本帝國主義統治14年的殖民地;從這一天起,東北父老鄉親淪為亡國奴;從這一天起,中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反侵略戰爭打響,中國人民空前團結起來,長達14年的浴血奮戰,前仆後繼,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九一八」事變的發生不是偶然的,它是日本帝國主義為了吞併中國、稱霸亞洲及太平洋地區而採取的一個蓄謀已久的重要侵略步驟。早在1927年夏,日本內閣在東京召開「東方會議」,制訂了《對華政策綱領》,露骨地聲稱中國東北「在(日本)國防和國民的生存上有著重大的利害關係」。

  尋找發動戰爭的口實

  日本法西斯為發動侵略戰爭,不斷製造事端,大肆渲染「滿蒙危機」,為行使武力尋找借口。1931年春夏發生的「萬寶山事件」和「中村事件」,就是最突出的事例。

  萬寶山是長春的小村鎮,當時漢奸郝永德將盜租的農田轉包給無籍朝鮮人耕種,並在其他農戶耕地上開掘溝渠,引起糾紛。日本遂出動武裝警察,鎮壓當地農民,雙方發生衝突但無傷亡。而後在日警的武力保護下,強行開渠竣工,使農民遭受巨大損失。這樣一樁強盜事件,日本侵略者卻顛倒黑白,捏造數百名朝鮮農民被害,釀成在朝鮮各地的排華風潮。

  所謂「中村事件」。1931年5月,日本軍部派遣軍事間諜中村震太郎,非法侵入邊境屯墾地區,進行軍事偵察,搜集情報。當其一行到達蘇鄂公府附近時,被屯墾第3團關玉衡部捕獲,並將其秘密處死。7月關東軍偵知此事,便將這一事件視為「解決滿蒙問題開端的絕好機會」。

  於是,「萬寶山事件」和「中村事件」成了日本法西斯發動侵略戰爭的重要口實。在中國東北的法西斯組織滿洲青年聯盟,派人前往關東軍司令部,要求行使武力,還組成了「母國遊說團」,回日本拜訪政軍等各界人物,舉行集會。日本各法西斯團體和右翼組織也召開聯合大會,叫囂解決「滿蒙問題」,「除斷然使用武力之外,別無其他途徑」。執政的民政黨也通過決議:「對於侵犯既得利益的行為,要毅然行使自衛權」。至「九一八」事變前,日本侵略者煽動的侵華狂潮,已席捲了日本列島。

  關東軍原計畫9月底行動

  1931年8月,本莊繁走馬上任關東軍司令官,立即聽取了關於「滿蒙」情況的匯報和作戰計畫報告,隨即發出「訓示」,表示「已下重大決心……應付多變之時局,共圖伸展國運之大業」。

  接著,本莊會見了關東軍的兩大支柱——第2師團長多門二郎中將和獨立守備隊司令官森連中將,並對所屬部隊進行了巡視,檢閱了以攻擊中國軍隊為目標的軍事演習。本莊訓示中明確提出對於危害日本的「滿蒙」權益的「不逞之徒」或「有侵犯之虞者」,均應「主動採取斷然措施」,予以膺懲;並要求各部隊「萬一發生事變……要有必勝的決心和準備,不許稍有麻痺」。

  到9月18日事變當天,本莊才回到旅順關東軍司令部。至此,關東軍已處於臨戰狀態。經過長達三年之久的精心策劃和充分準備,日本發動侵華戰爭的日期迫在眉睫。

  關東軍原計畫是於9月底發動事變,並按分工做好了準備。儘管關東軍的活動是在極其秘密的情況下進行,但還是走漏了風聲,外務省已經風聞關東軍在策劃陰謀,外務大臣幣原為此向陸軍大臣南次郎提出質問。鑒於這種情況,軍部中央決定派遣建川美次前往東北,「以防患於未然」。

  對於軍部派建川去東北的意圖,一般認為是讓其「勸說」關東軍暫緩行動。但眾所周知,建川是主張行使武力的強硬派,對關東軍的策劃持支持態度,與其說讓其「勸說」,不如說前去點火。美國學者甚至認為,建川作為昭和天皇的親信之一,是暗受天皇之命前去指導關東軍的。於是,建川在臨行前授意橋本欣五郎給關東軍發出了密碼電報,告之:「事已暴露,必須立即動手。」同時還通過大川周明派中島信一立即飛往東北,向關東軍通報有關情況。

  關東軍原計畫9月底行動

  1931年8月,本莊繁走馬上任關東軍司令官,立即聽取了關於「滿蒙」情況的匯報和作戰計畫報告,隨即發出「訓示」,表示「已下重大決心……應付多變之時局,共圖伸展國運之大業」。

  接著,本莊會見了關東軍的兩大支柱——第2師團長多門二郎中將和獨立守備隊司令官森連中將,並對所屬部隊進行了巡視,檢閱了以攻擊中國軍隊為目標的軍事演習。本莊訓示中明確提出對於危害日本的「滿蒙」權益的「不逞之徒」或「有侵犯之虞者」,均應「主動採取斷然措施」,予以膺懲;並要求各部隊「萬一發生事變……要有必勝的決心和準備,不許稍有麻痺」。

  到9月18日事變當天,本莊才回到旅順關東軍司令部。至此,關東軍已處於臨戰狀態。經過長達三年之久的精心策劃和充分準備,日本發動侵華戰爭的日期迫在眉睫。

  關東軍原計畫是於9月底發動事變,並按分工做好了準備。儘管關東軍的活動是在極其秘密的情況下進行,但還是走漏了風聲,外務省已經風聞關東軍在策劃陰謀,外務大臣幣原為此向陸軍大臣南次郎提出質問。鑒於這種情況,軍部中央決定派遣建川美次前往東北,「以防患於未然」。

  對於軍部派建川去東北的意圖,一般認為是讓其「勸說」關東軍暫緩行動。但眾所周知,建川是主張行使武力的強硬派,對關東軍的策劃持支持態度,與其說讓其「勸說」,不如說前去點火。美國學者甚至認為,建川作為昭和天皇的親信之一,是暗受天皇之命前去指導關東軍的。於是,建川在臨行前授意橋本欣五郎給關東軍發出了密碼電報,告之:「事已暴露,必須立即動手。」同時還通過大川周明派中島信一立即飛往東北,向關東軍通報有關情況。

  防洩密提前發動侵華戰爭

  關東軍接到橋本電報後,當即於15日午後召開了緊急會議,會上今田等人主張立即動手,花谷等主張與建川見面後再做決定,意見不一。至16日凌晨2時,阪垣詐稱暫停行動。然而僅過了幾小時,阪垣和石原通知今田、三谷等人提前於9月18日發動事變。之所以出現變故,並不是因為建川要來東北發生動搖,而是為防止洩密,並排除所謂「不堅定者」(主要是指花谷正,因為此人愛吹,嘴不嚴)。

  公元1931年9月18日,星期五,農曆辛未年八月初七日。這一天,在中國瀋陽,日本法西斯製造了柳條湖事件,悍然以武力發動了對中國的侵略戰爭。9月18日下午7時許,帶著「勸說」使命的建川美次到達瀋陽,但他並沒「勸說」,而是在日本飯館裡酒足飯飽後,躺在了藝妓的懷裡。此時,關東軍守備隊川島中隊已全副武裝出發了。

  他們以巡查南滿鐵路為名,到達了瀋陽城以北的東北軍第7旅駐地北大營西南約800米的地方。這裡當時叫做柳條湖村(曾訛傳為「柳條溝」)。川島中隊到達後,由河本末守中尉率領幾名士兵,在南滿鐵路一側路軌的連接處安裝上炸 藥,然後點燃了導火索。時間大約是22時20分左右。

  隨著一聲爆炸,寂靜的夜空被打破了。被炸壞的鐵軌和枕木的碎片,飛落到鐵路兩旁。據後來滿鐵調查,爆炸只造成了輕微的破壞。關東軍只進行小規模破壞是有用意的:第一,避免造成列車阻礙或顛覆,不使旅客滯留現場,防陰謀敗露;第二,關東軍只需在現場留守少數人員,可集中兵力進攻北大營;第三,可保證將鐵路及時修好,便於以後的軍事運輸。

  實施爆破之後,川島中隊隨即趕到現場,向駐守北大營的東北軍發起攻擊。並用電話向阪垣報告。阪垣接到報告後,遂根據事先的計畫,下達了全面進攻的命令。關東軍各部隊接到命令後,立即按《攻取奉天城計畫》出動。夜23時許,安裝在獨立守備隊院內的巨型榴彈炮開始向北大營轟擊,一場災難降臨到了瀋陽城。

  張學良不抵抗原因成謎

  然而,這時東北當局和東北軍卻是群龍無首,不知所措。軍政長官張學良時在北平,東北軍政委與東北邊防軍副司令長官兼吉林省主席張作相、遼寧省主席臧式毅和東北邊防軍參謀長榮臻代行。由於蔣介石推行「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在1931年夏以來中日關係日趨緊張的局勢下,蔣介石不但不加強東北國防,反而於8月致張學良「銑電」,讓張對日本之挑釁不作抵抗。

  根據蔣介石的指示,張學良給臧式毅、榮臻發來密電:「查現在日方外交漸趨吃緊。應付一切,亟宜力求穩慎。對於日人無論如何尋事,我方務必萬萬容忍,不可與之反抗,致釀事端」。由此看來,張學良是執行了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但在1990年張學良接受日本記者採訪時,沒有提及蔣介石的密電,而說當時的中央政策行政院長孫科,下達過一個指示,內容是「相應處理」,意思是說中央不負責任。這等於張學良承擔了不抵抗的責任。

  實施爆破之後,川島中隊隨即趕到現場,向駐守北大營的東北軍發起攻擊。並用電話向阪垣報告。阪垣接到報告後,遂根據事先的計畫,下達了全面進攻的命令。關東軍各部隊接到命令後,立即按《攻取奉天城計畫》出動。夜23時許,安裝在獨立守備隊院內的巨型榴彈炮開始向北大營轟擊,一場災難降臨到了瀋陽城。

  張學良不抵抗原因成謎

  然而,這時東北當局和東北軍卻是群龍無首,不知所措。軍政長官張學良時在北平,東北軍政委與東北邊防軍副司令長官兼吉林省主席張作相、遼寧省主席臧式毅和東北邊防軍參謀長榮臻代行。由於蔣介石推行「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在1931年夏以來中日關係日趨緊張的局勢下,蔣介石不但不加強東北國防,反而於8月致張學良「銑電」,讓張對日本之挑釁不作抵抗。

  根據蔣介石的指示,張學良給臧式毅、榮臻發來密電:「查現在日方外交漸趨吃緊。應付一切,亟宜力求穩慎。對於日人無論如何尋事,我方務必萬萬容忍,不可與之反抗,致釀事端」。由此看來,張學良是執行了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但在1990年張學良接受日本記者採訪時,沒有提及蔣介石的密電,而說當時的中央政策行政院長孫科,下達過一個指示,內容是「相應處理」,意思是說中央不負責任。這等於張學良承擔了不抵抗的責任。

  張學良為什麼不進行抵抗呢?張學良解釋是判斷失誤。他認為,判斷一件事,「應站在對方的立場上設想對方環境、處境和利害關係」,因此,「我的判斷是,日本那樣做,不僅對中國不幸,對日本來說,要受國際上的責備,後果也是不好的」。「日本是利用軍事行動向我們挑釁,所以我下了不抵抗命令」。「假如我真知道日本人要挑起戰爭,那我當時可能跟日本人要拼的」。

  對於張學良的表白,日本學者認為「考慮到他現今的處境,不得不做如是說」。不管是張學良執行蔣介石的命令也好,還是判斷失誤也好,他推行了不抵抗政策,客觀上挫傷了東北軍愛國官兵抵禦外侮的積極性,致使東北軍迅即潰敗,將東北的大好河山丟掉。在這個意義上,張學良要承擔丟失國土的歷史責任的。

  24小時內瀋陽內外淪陷

  由於不抵抗主義,東北軍的防務只能是建立在「逃跑主義」基礎上,駐守北大營的東北軍精銳第7旅,擬定了敵進我退的方案。不抵抗主義和逃跑主義也造成了防務鬆懈,官不守職。

  事變發生當夜,第7旅主官,只有參謀長趙鎮藩和620團團長王鐵漢留守營中,當敵向北大營發起進攻時,趙鎮藩急忙用電話向榮臻請示辦法,榮命令:「不准抵抗,挺著死,大家成仁為國犧牲。」在敵攻進營垣大肆殺戮的情況下,趙鎮藩下令部隊按計畫一邊掩護一邊向東撤退。

張學良

  在突圍中,620團王鐵漢部進行了英勇抗擊,其他各部被敵分割,突圍情形極為混亂。至19日晨5時左右,敵完全佔領北大營,並將其付之一炬。北大營之戰,日軍以區區4個中隊數百人,進攻東北軍近萬人勁旅,結局卻是日軍獲勝。這在戰史上極為罕見。其根本原因就是不抵抗主義造成的。如果我軍迎頭抗擊,完全可消滅敵人,日侵略計畫難以實現。

  在關東軍獨立守備隊進攻北大營的同時,日軍步兵第29聯隊侵入商埠地,向瀋陽城發起攻擊。由於中國軍警接到不抵抗命令,除個別略有抵抗外,基本上對日進攻沒進行有組織的抵抗。遼寧省政府幾次與日本駐沈總領事館交涉,要求日軍停止進攻,甚至表示要「打開城門,以示沒抵抗之意」,但日領館卻回答:「中國軍隊破壞滿鐵鐵路,責任在中國」,並以「軍人行動,領事無權過問」相推諉。

  日軍第29聯隊幾乎未遇抵抗,很快從瀋陽城西北角突入城內,到19日晨6時左右,佔領了東北邊防軍長官公署、遼寧省政府等軍政機關。瀋陽城失陷了。接著,由遼陽趕來增援的日軍第2師團主力,到達瀋陽後,立即投入戰鬥,很快佔領了瀋陽航空處及兵工廠。然後又向瀋陽(東北軍講武堂所在地)發起進攻,所在教職員和學生也由於不抵抗命令,隨敗退下來的第7旅官兵一起撤退。19日中午時分,日軍佔領東大營。至此,瀋陽內外全部淪陷。 (摘自《日本關東軍侵華罪惡史》)


你可能也喜歡: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