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的溥儀大婚花550萬兩:梅蘭芳演《霸王別姬》 | 時光網

 

A-A+

盛大的溥儀大婚花550萬兩:梅蘭芳演《霸王別姬》

2017年12月28日 歷史紀事 暫無評論 閱讀 18 次

  婉容是中國歷史上最後一位皇后,從1922年12月入宮,到1924年11月和末代皇帝溥儀一起被馮玉祥驅逐出宮,在紫禁城總共生活了兩年時間。婉容是怎樣被迎娶入宮的?她在宮中的生活又是哪般情形?透過原始的清宮檔案,我們可以有個大致的瞭解。

  婉容入宮沒走大清門

  溥儀結婚是在1922年12月1日,他和婉容這一年都是17歲。清朝皇帝結婚稱為大婚禮。這時的清王朝雖然已被推翻11年,但按照皇室優待條件,溥儀仍然保持著皇帝的尊稱,並繼續住在紫禁城,所以對內對外仍然稱為大婚禮。這次迎入紫禁城的,除了皇后婉容,另有淑妃文繡。

  婉容能被挑選當上皇后,真是費盡了周折。當初,要為溥儀選皇后的消息傳開後,提親的人便接踵而來。但按清朝定制,皇后都從滿蒙王公大臣家的女兒中挑選。所以,像徐世昌、張作霖提親推薦的,都被婉言謝絕了。據說,當時負責匯總提親情況的溥儀叔父載濤的桌子上,女孩的照片都可以裝訂成冊了。在這讓人眼花繚亂的女子堆裡,經過反覆篩選,有4人入圍成為候選人。再經仔細挑選,最後剩下婉容和文繡。

  皇后只有一個,是選婉容,還是文繡,皇室內部鉤心鬥角,特別是那些太妃們,都想讓小皇帝選自己看中的姑娘,以鞏固各自在宮中的勢力。這樣爭來爭去,各不相讓,最後只好讓溥儀來「聖裁」。他看過婉容和文繡的照片後,最終選中婉容作皇后,文繡則封為淑妃。民間傳說是婉容的父親榮源花了20萬兩黃金,為女兒買下了皇后這頂鳳冠,這只是傳聞,已很難證實了。

  迎娶婉容作皇后的禮節儀式,全都按照清朝的舊例來辦,分為納彩禮、大征禮、冊立禮、大婚禮四個步驟。具有訂婚意義的納彩禮,是在1922年10月21日這天,溥儀派正副使臣帶著近千人的儀仗隊伍和100多抬轎的禮品,到北京地安門外帽兒胡同婉容的家,向其父榮源送上彩禮。接下來的兩個月裡,先後舉行了大征禮和冊立禮,大征禮是告訴女方家裡確切的成婚日期,冊立禮則是正式給予皇后名分。說起來,婉容的婚禮也還是有些遺憾的。按清朝慣例,奉迎皇后入宮,不論皇后的家住在京城哪個方位,迎親隊伍都要經過大清門,再從紫禁城的正門——午門進宮。大清門在平時除皇太后、皇帝可隨時出入外,任何臣工都不能擅自行走,皇后也只有在大婚之日才能享用一次。而婉容卻沒有享受到這份榮耀,她入宮不僅沒走大清門,而且也沒走午門。婉容走的是東華門大街,從東華門入的宮。從這點說來,她這個小朝廷時代的皇后,還是與大清帝國的真正皇后不一樣的。這時的溥儀已是退位的皇帝,雖獲准住在後宮,但紫禁城內乾清門以南的地方已歸北洋政府了,因此也就不能再那麼講究了。

  屈指數來,清朝入關後的10位皇帝,先後共立過24位皇后。如果婉容還可以稱得上皇后的話,那麼她就是第25位,也是古代中國的絕版皇后。

  梅蘭芳為婉容大婚演《霸王別姬

  在保存下來的溥儀檔案裡,有兩本大婚典禮時的禮品賬簿,封面上寫著《大婚典禮進奉銜名物品冊》,裡面一一開列了送禮的人名、物品種類和數量等。清單裡,不僅有清朝的遺老舊臣,還有民國政府的要員、軍閥政客,外國使節也名列其中。當時的大總統黎元洪,專門派特使帶著2萬銀元前去祝賀。像曹錕、吳佩孚、馮玉祥、徐世昌、張作霖等民國要人,以及康有為等社會名流,也都送了如意、傢俱等禮品。

  為了操辦婚禮,當時的小朝廷成立了專門的「大婚禮籌備處」,他們查閱《大清會典》和清朝歷代皇帝大婚的檔案,最後決定按照同治帝婚禮的規模來辦,因為那次大婚相對花錢少些。雖然小朝廷已不能過於鋪張,但最終算來,還是花費了40多萬銀元。當時,兩元錢能買一袋麵粉。而光緒帝大婚,竟花費了550萬兩銀子!

  大婚期間,宮裡連續唱了3天戲,光這就花了3萬多銀元。值得一提的是,還專門請梅蘭芳、楊小樓演了《霸王別姬》這齣戲。當時曾有人提出,在這樣大喜的日子裡,演這樣傷感的戲不太合適。但溥儀認為沒關係,還是決定演了。當戲演到動情的地方時,太妃和王公的女眷們都流下淚來。散戲之後,一些王公舊臣心事重重,認為這是不祥之兆。兩年後,當溥儀和婉容被趕出宮的時候,還有人說:這都是大婚時演《霸王別姬》惹的禍!

  婉容在宮裡的英文名字叫伊麗莎白

  在清朝,皇帝的生日稱為萬壽節,皇后的生日稱為千秋節,每當遇到這樣的節日,宮裡都要唱戲慶賀幾天。1923年9月,是婉容入宮後的第一個千秋節,雖然對外再三說要節儉,還是在紫禁城的漱芳齋唱了一天的戲,並且對身邊太監和宮內當差人員分別賞賜銀元,少則2元、5元,多則10多元。就是在平時,婉容每天的生活費也要用去一二百元。

  據說,在民國時期長大的婉容,從小受到做生意的父親的熏陶,接受了不少西化教育。在紫禁城裡,婉容和溥儀常常在一起騎車、打球。婉容還手把手教會了溥儀吃西餐。溥儀和婉容、文繡這些小朝廷的主人,還在宮內拍了不少照片,留下了他們的身姿芳容。

  在溥儀檔案裡,還有不少當年婉容在宮內寫給溥儀的英文簡訊。他們兩個天天都能見面,還用英文通信,說明他倆那時的感情還是不錯的。婉容為了學習英語,在宮裡先後請過兩個美國女教師,專門教她。文繡也學英文,只不過請的是中國女教師。在婉容給文繡的信中,也不時攙雜著一些英文單詞。當時,婉容還有一個英文名字叫伊麗莎白(Elizabeth),那時她自己按音譯寫成「衣裡薩伯」,溥儀的英文名字叫亨利(Henry)。西化風氣已經進入並且影響到末代宮廷的生活。

  1924年11月5日,馮玉祥的軍隊進入紫禁城。當時擔任北京衛戍司令的鹿鍾麟帶著二十幾名警察來到內廷,逼迫溥儀的小朝廷接受修改後的「優待條件」,且當天就要離開紫禁城。皇宮裡頓時一片慌亂,溥儀雙手托腮,一聲不吭,文繡無奈地說:「搬出去也好,省得在這裡擔驚受怕!」只有婉容態度強硬,叫喊著說:「反正我鐵下心,今天不搬,不能搬!」但是,願意搬也罷,不願意搬也罷,軍隊上午9點入宮,下午4點溥儀就交出了「皇帝之寶」和「宣統之寶」兩顆大印,帶著婉容等一批身邊的家眷,分乘5輛汽車,暫時遷往其父載灃的醇親王府邸。末代皇帝溥儀和末代皇后婉容就這樣永遠地離開了紫禁城。


你可能也喜歡:





給我留言